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探索发现 >

灵异照片与鬼神摄影

时间:2006-10-04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2 作者:郑 国 泮君玲 点击:
2006年1月6日《大河报》题为《真奇怪———身份证人像采集系统在舞钢一农民身上“失灵”》的报道引发了众多媒体和世人关注。一个正常人的影像怎么可能在照片中显示不出来?难道真的见鬼了?究竟是特异功能还是灵异照片,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假把戏?为此
       2006年1月6日《大河报》题为《真奇怪———身份证人像采集系统在舞钢一农民身上“失灵”》的报道引发了众多媒体和世人关注。一个正常人的影像怎么可能在照片中显示不出来?难道真的见鬼了?究竟是特异功能还是灵异照片,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假把戏?为此,《北京科技报》记者亲自赶往“照相”事发地河南进行调查。然而,调查过程中,“隐身人”被无一例外地拍入到记者的相机里。同时,当记者重新与最早报道此事的《大河报》记者接触后,确定灵异照片现象纯属骗局,“河南隐身人”根本不存在。的确,事实胜于雄辩,所有稀奇古怪,看似非常惊人的事情,如果经过严密的科学调查和分析,都会不攻自破(详据2006年1月18日《调查揭开河南隐身奇人真相灵异照片多系伪造》,《北京科技报》)。
    真相大白,事情似乎到此结束了。但是,我们不免反思,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漏洞百出的所谓灵异照片为什么能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广泛评议。
    20世纪初,随着摄影技术传入我国,有些人对它的工作原理不甚了解,对自己的人像呈现到相纸上很是诧异,误认为是灵魂被摄的妖术,屡起风波。鲁迅曾说过,“照相似乎是妖术。咸丰年间,或一省里,还有因为能照相而家产被乡下人捣毁的事情……中国人的精神一名威光即元气,是照得去,洗得下的”。
    还有一些人则利用人们的无知,借用从西方传入的近代摄影技术而结合国人传统的灵魂观念,搞起灵魂摄影的骗术,先进的科技与古老的迷信结合起来了。1920年《申报》曾报道申大面粉厂王某一日摄影,“忽有伟大身躯之无头鬼在旁,头在脚边,见之大骇,顿时寒热交作迄今未愈”。1920年11月12日《申报》曾报道一篇题为《伍博士演讲通神学》的演讲,称自己“在美国时,与鬼同拍照,见有三鬼立吾身后,一为前英国公使,一为美国人,一为中国带小帽者,我不知其为何人,此照尚在”。伍博士即中国第一个法律博士、清末民初著名的外交家和政治家伍廷芳。1926年在《申报》又登载了一条类似的消息,不过据分析那张被认为有鬼影的照片“不过是因事先摄好了礼堂,然后再感上那个人影的,因这偶然的复摄,才弄出这种互传的鬼影了”。
    以上仅是一些个别的事例,有组织的灵魂摄影骗术则要以上海灵学会掀起的风浪最大。灵学会是在1917年秋由中华书局俞复、陆费逵等桐城派文人与从事多年设坛扶乩迷信活动的无锡人杨璿、杨光熙父子共同创议设立的,下设盛德坛,从事扶乩、灵魂摄影等迷信活动,提出“鬼神之说不昌,国家之命遂促”的谬论。其出版杂志《灵学丛志》一卷七期《灵魂照相记》详细记载了灵魂摄影的全过程。当事人杨廷栋“友人言盛德坛近于灵魂照相事,成绩颇著,盖往试求,为先君照相,俾令年节供奉,籍申孝思”。事实上,在杨廷栋颇费周折地摄取照片之后,“取片端视,疑非甚似”,而“闭目凝视,又恍若酷肖,亲长悉不在沪,无从质证”。也就是说,他对照片的真实性也仅限于“好像”与“推测”之间,并且因其多是为去世或不在场者进行灵魂摄影,故其真实性是无任何保证的。尤为荒谬的是,灵学会不仅为安徽黄姓人摄得其父兄鬼影两张,而且因为该黄姓人不知其父骨骸所在,又替他摄得坟影一张。
    灵学会的灵魂摄影术虽然是从西方灵学界移植过来的,但却因嫁接在中国本土传统鬼神文化迷信土壤之上,从而显得更加荒唐离奇,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在《灵学丛志》第二期增刊上登了一副灵学会摄取的徐班侯灵魂的照片来欺骗世人。严复为此还击节赞赏,“今段志中所载,以徐班侯死后灵魂摄影最为惊人之事,此事欧美已为数次,然皆于无意中为生人照相片中忽然呈现异影,莫测由来……至于已死灵魂托物示意,指授摄取己影之法从无出有,则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言下之意,灵魂摄影不但毫无怀疑之处,而且,比西方灵学界的灵魂摄影还有创新之处。近代史上的西学启蒙大师严复此时已变成了中西灵学迷信这种蒙昧主义的精神俘虏。
    更为神奇的是,灵学会竟然还能摄得“鬼仙”常胜子的照片,且称常胜子即为元代的司马潜,并将其照片刊登在《灵学丛志》第六期《临时增刊》上。俞复为此专撰《盛德坛试照仙灵记》一文,大肆吹捧摄仙灵成功是“盛德坛之盛迹,灵学会之灵光”,“两界沟通之先导,科学革命之未来”。俞复将这种腐朽的灵学把戏竟然与严肃的科学相比附,实在荒唐之尤。灵学会在灵魂摄影方面比西方灵学界要走得更远,亦更显荒谬绝伦。
    关于灵魂摄影的传闻因触及到人生终极关怀,并披着西方先进的摄影科技外衣,在民国前期是一件很新鲜时髦的事物,具有很大的迷惑性,这从1923年《申报》言“自伍博士使美回来,摄有鬼影,沪人奇之”可管窥一二。以致有一个苦闷的青年给陈独秀写信称自己虽然“从根本上可以断定无鬼”,但又荒唐地认为“摄鬼相念写等事实,则积极是认之”。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灵学传入对国人尤其是青年的毒害。事实上,这种神秘荒诞的把戏,连西方的传教士也是不相信的。著名传教士卫礼贤就曾为一张所谓灵魂照的真伪作过鉴定,结果是“我们所得到的仅是死者的生前的旧照片被涂上某种特殊墨水后重新翻拍的照片。因此,这轰动一时的曾在一段时间内占据报界主要版面的事件证明是一场骗局”。据说,卫礼贤在调查时,仅得到了一张幽灵照片的复印件,但被告知“若能支付更高数目的报酬的话,将可能获得一张无可反驳的、直接的照片”。由此可见所谓灵魂摄影有着借此而骗敛钱财的卑鄙目的。
    “画鬼易而画人难”。民国前期灵学界大搞灵魂摄影闹剧,将主观主义随意性的丑态在现实社会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荒诞地化神奇为腐朽,利用科学技术来反科学的现象,使近代中国虚弱的科学界蒙羞遭垢,理所当然地会激起科学界的抨击。中国现代心理学的先驱、著名心理学家陈大齐提出应该以科学实证的态度与方法来研究对待之。他说“吾们对于鬼照念写这些新奇现象,顶重要而且应该顶先解决的问题,不是理论上的解释,却是事实上真伪的证明,一定要先证明了这些现象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然后再立出一个假定来去解释他们,方是正办”。可以说这抓住了其要害,因为任何欺骗都经不起科学实证检验的。此外,他还提醒人们注意眼见并不一定为实,“传闻的固然全不足信,亲见的也未必可信”。一切都必须“经过科学上极严密的实验,才可信哩”。这样在科学的方法与态度的过滤下,灵学会所谓的灵魂摄影“没有经过科学上严密的实验,只好让他们闭眼胡说,岂可轻易相信”。
    陈独秀则从哲学的高度,通过分析实像与幻象的区别来揭穿灵学会的骗局。他论述道:“宇宙间万象森罗中,有客观的实质和主观的幻觉二种,实质有对境……幻觉无对境”。实像的特点是“时时可入吾人的感官”,而幻象因为本无此物,不随人的喜好而改变。所以,即使假定灵魂可以摄影,那么它应是“有对境的实像;而何以时隐时现呢?”这样,灵学会灵魂摄影的骗人真相就更加昭然若揭了。
    照片与灵魂之间的荒唐衔接比照出科学与迷信之间的距离。缺乏科学精神武装的头脑,即使对作为势不两立的科学与迷信,也是很难分清的。灵异照片的出现再次印证了这个道理。科学不仅是知识,也是精神。联系历史,对照现实,培养人们自觉应用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看待问题、分析问题的意识,仍然任重道远。
    作者简介:郑国,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
    泮君玲,青岛大学师范学院讲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探测金星的历程(三)

    美国对金星的探测 美国于1961年7月22日发射“水手1号”金星探测器,升空不久...

  • “彩票预测师”曝黑幕

    张强曾经当过“彩票预测师”。近日,他向笔者倾诉了欺骗彩民不堪回首的往事。 误入歧...

  • 无神论宣传和科学普及

    今天由科普所召集会议讨论科学与无神论问题,我觉得非常高兴。这是对中国无神论学会的...

  • 走出伊甸园(一)

    一、认知善与恶 如果上帝死了,世间万物都会消失吗?如果一个人拒绝相信神圣的造物主...

  • 动物通灵和动物灵媒

    (编译自《 Skeptical Inquirer》2002年第六期,总第26期) 长久以来,许多人相信在人...

  • 妖魔击磬之谜

    唐朝的时候,洛阳有一座寺庙,建造在风光旖旎的郊外。寺庙里金碧辉煌,香烟缭绕。信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