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所谓“鸦片基石论“的错误及其由来(一)

时间:2015-06-27 23:44来源: 作者:加润国 点击: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理论上的成熟是政治上坚定的基础,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是行动上锐意进取的前提,思想上的统一是全党步调一致的重要保证。中国共产党人坚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颠扑不破的科学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理论上的成熟是政治上坚定的基础,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是行动上锐意进取的前提,思想上的统一是全党步调一致的重要保证。中国共产党人坚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颠扑不破的科学真理,坚信马克思主义必须随着实践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发展,从来不把马克思主义看成是空洞、僵化、刻板的教条。”从宗教工作的理论和实践看,这一总结是完全正确的。建党90年来,我们党不仅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原理当作科学真理来坚持,而且坚持在宗教工作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这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重要成果。但这并不是说在历史和现实中就不存在把经典著作中的某些话看成空洞、僵化、刻板的教条的错误倾向。把列宁的宗教观歪曲概括为所谓的“鸦片基石论”,就是这类错误倾向中的一种。
      一、问题的是与非
      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我们党一向主张虚心认真学习、完整准确理解、掌握基本原理,然后运用基本原理来观察、分析、解决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中的宗教问题,并在这种实践中真正地加以坚持和发展。我们党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提出的宗教具有长期性、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复杂性的基本观点,就是运用马列主义宗教观的基本原理观察分析中国宗教问题而形成的基本观点;我们党在改革开放后逐步完善并确立的关于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本方针,则是运用马列主义宗教观的基本原理制定的处理当代中国宗教问题的基本政策。这些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是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在宗教工作实践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的重要成果,是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核心内容。事实证明,我们党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的这种态度是科学的,运用它来分析处理中国宗教问题的实践也是成功的。
      但是,无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总有人不愿意通过认真阅读马列原著来掌握马列主义宗教观的基本原理,再运用基本原理来观察分析宗教问题,而是把革命导师的某些话语断章取义,当作空洞、僵化、刻板的教条去到处生搬硬套。当这种教条主义的做法在现实中碰壁之后,不但不作反省,反而声称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已经过时,要用非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去修正它。比如,有的人把列宁在《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一文中的某些话语加以割裂和拼凑,抽离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全部世界观的基石”和“我们应当同宗教作斗争”这两句话,把列宁的宗教观概括为“鸦片(基石)论”和“(同宗教作)斗争论”,就是一种颇为流行的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的歪曲概括,它已成为一些人攻击、否定和“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宗教观的借口。
      二、马克思的原意
      1844年,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总结青年黑格尔派“宗教批判”的历史意义时,先用一段话概括了宗教的社会功能:“宗教是这个世界的总理论,是它的包罗万象的纲要,它的具有通俗形式的逻辑,它的唯灵论的荣誉问题,它的狂热,它的道德约束,它的庄严补充,它借以求得慰藉和辩护的总根据。”①又用一段话概括了宗教对人民的作用:“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情感,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②
      对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话,我们应该结合时代背景、上下文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思想体系来准确地理解。从时代背景看,《〈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总结青年黑格尔派“宗教批判”运动的历史意义,要求从“宗教批判”转入“政治批判”的宣言书。马克思认为,青年黑格尔派的“宗教批判”已经打碎了罩在德国制度上面的神圣光环,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现在应该转入“政治批判”,直接“向德国制度开火”。从上下文看,“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对整段内容的形象概括,对它的“权威解释”应该是它前面的那段话,核心是说明宗教对人民的作用。从思想体系看,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原理包括宗教的本质、根源、社会作用及其产生、发展、消亡的规律以及工人政党对待宗教的态度和政策,“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宗教社会作用”的重要内容。
      三、列宁的坚持和发展
      1905年,列宁在《社会主义和宗教》中对马克思关于宗教对人民作用的观点作了阐述:“对于辛劳一生贫困一生的人,宗教教导他们在人间要顺从和忍耐,劝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天国的恩赐上。对于依靠他人劳动而过活的人,宗教教导他们要在人间行善,廉价地为他们的整个剥削生活辩护,向他们廉价出售进入天国的门票。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是一种精神上的劣质酒,资本的奴隶饮了这种酒就毁坏了自己做人的形象,不再要求多少过一点人样的生活。”③ 列宁先把马克思的观点具体化,再用马克思的原话来概括,最后用俄国人爱喝的“酒”来比喻说明,从而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关于宗教对人民作用的观点。
      1909年,列宁在《论工人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中概述“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宗教问题表示意见的经过”时指出:“社会民主党的整个世界观是以科学社会主义即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多次声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它完全继承了法国18世纪和德国19世纪上半叶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历史传统,即绝对无神论的、坚决反对一切宗教的唯物主义的历史传统。……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全部世界观的基石。马克思主义始终认为现代所有的宗教和教会、各式各样的宗教团体,都是资产阶级反动派用来捍卫剥削制度、麻醉工人阶级的机构。”④ 显然,列宁在这里引用马克思的名言是要说明,党在对待“宗教”的“问题”上必须保持“世界观”的清醒和坚定——要坚持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反对唯心主义和有神论。因为宗教有神论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宗教信仰只是人民面对现实苦难无法摆脱时的无奈叹息和虚弱抗议,虽可获得一时的安慰,让痛苦减轻一些,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剥削和压迫、获得解放和幸福的问题,反而会成为妨碍他们进行革命的精神枷锁。本段的最后一句话,即“马克思主义始终认为现代所有的宗教和教会、各式各样的宗教团体,都是资产阶级反动派用来捍卫剥削制度、麻醉工人阶级的机构。”显然是列宁结合当时的实际对马克思“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句名言的具体理解和运用,是对当时控制在各国资产阶级手中的宗教的社会作用的批判。
      列宁接着说:“但是,恩格斯同时也多次谴责那些想比社会民主党人‘更左’或‘更革命’的人,谴责他们企图在工人政党的纲领里规定直接承认无神论,即向宗教宣战。……恩格斯要求工人政党耐心地去组织和教育无产阶级,使宗教渐渐消亡,而不要冒险在政治上对宗教作战。这个观点已经被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完全接受,例如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张给耶稣会士以自由,主张允许他们进入德国国境,主张取消对付这种或那种宗教的任何警察手段。‘宣布宗教为私人的事情’——这是爱尔福特纲领(1891年)的一个著名论点,它确定了社会民主党的上述政治策略。”⑤ 德国社会民主党1891年制定的《爱尔福特纲领》是在恩格斯指导下完成的,它在宗教问题上体现了恩格斯《1891年社会民主党草案批判》中提出的“教会和国家分离。国家无例外地把一切宗教团体视为私人的团体”的原则。⑥ 列宁撰写此文,就是为了结合俄国革命的实际全面阐述这一原则,因为“这个策略现在竟然成为陈规,竟然产生了一种对马克思主义的新的歪曲,使它走向反面,成了机会主义。”当时,“有人把爱尔福特纲领的这一论点说成这样,似乎我们社会民主党人,我们的党,认为宗教是私人的事情,对于我们社会民主党人来说,对于我们党来说,宗教是私人的事情。”列宁指出:“在19世纪90年代,恩格斯没有同这种机会主义观点进行直接的论战,但是他认为必须坚决反对这种观点,不过不是用论战的方式而是采用正面叙述的方式。就是说,当时恩格斯有意地着重声明,社会民主党认为宗教对于国家来说是私人的事情,但是对于社会民主党本身、对于马克思主义、对于工人政党来说决不是私人的事情。”⑦ 就是说,党要求国家把宗教视为私人的事情,保障公民信教或不信教的自由,但党不能把宗教视为私人的事情,党组织的成员必须坚持和宣传无神论。
      四、列宁的总结和论证
      列宁在概述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上述原则后指出:“从外表上看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宗教问题表示意见的经过就是如此。那些轻率看待马克思主义的人,那些不善于或不愿意动脑筋的人,觉得这种经过只是表明马克思主义荒谬地自相矛盾和摇摆不定:一方面主张‘彻底的’无神论,另一方面又‘宽容’宗教,这是多么混乱的思想;一方面主张同上帝进行最最革命的战争,另一方面怯懦地想‘迁就’信教的工人,怕把他们吓跑等等,这是多么‘没有原则’的动摇。在无政府主义空谈家的著作中,这种攻击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可以找到不少的。”显而易见,当时有的人感到党既主张宗教信仰自由又要求坚持和宣传无神论是矛盾的。在一些人看来,党既然坚持彻底的唯物论和无神论,就不应该允许工人群众信教;在另一些人看来,党既然主张宗教信仰自由,就应该允许党员信教。因此,就产生了从“左”、右两个方面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攻击。
      列宁指出,出现上述两种错误倾向,主要是由于一些人不认真看待马克思主义、不懂得唯物辩证法、不了解党的历史造成的。他强调指出:“只要稍微能认真一些看待马克思主义,考虑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和国际社会民主党的经验,就能很容易地看出,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的策略是十分严谨的,是经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周密考虑的;在迂腐或无知的人看来是动摇的表现,其实都是从辩证唯物主义中得出来的直接的和必然的结论。如果认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采取似乎是‘温和’的态度是出于所谓‘策略上的’考虑,是为了‘不要把人吓跑’等等,那就大错特错了。相反,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政治路线,也是同它的哲学原理有密切关系的。”接下来,列宁就展开了具体的理论阐述。(待续)
 
      注释:
      ①《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页。
      ③《列宁专题文集》(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19-220页。
      ④《列宁专题文集》(论无产阶级政党),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1-172页。
      ⑤《列宁专题文集》(论无产阶级政党),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2-173页。
      ⑥ 详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卷,第410-415页。
      ⑦关于恩格斯的原话,参看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54-356页。
 
      作者简介:加润国,国家宗教事务局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文丁
     (《科学与无神论》2012年第2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