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皮瑞·雷斯的古南极洲地图是真的吗?

时间:2006-05-10 00:00来源:魔鬼教官的博克huangzhangjin.blog.sohu 作者:黄章竟 点击:
辛苦一番,找到了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学院的查尔斯·H·哈普古德(Charles H. Hapgood)教授宣称的古南极地图。 该地图是16世纪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著名航海家、海军上将皮瑞·雷斯(Piri Ibn Haji Memmed,1470-1554,英译名Piri Reis)1513年绘制的
     辛苦一番,找到了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学院的查尔斯·H·哈普古德(Charles H. Hapgood)教授宣称的古南极地图。
  该地图是16世纪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著名航海家、海军上将皮瑞·雷斯(Piri Ibn Haji Memmed,1470-1554,英译名Piri Reis)1513年绘制的,1929年,一组科学家在君士坦丁堡的故宫图书馆发现。这张古南极大陆地图只是众多羚羊皮地图中的一幅,一并被发现的,还有皮瑞·雷斯的笔记。但在笔记和这张地图上,并未标明此图描绘的是哪里。根据笔记,人们得知,皮瑞·雷斯绘制的大量地图是根据前人留下的各种地图绘制。这张地图的价值最终是由哈普古德发现的。他发现,这张地图的轮廓与1940年代完成的南极大陆地形描绘的毛德地(Maud)不被冰封的海岸轮廓惊人的相似,他得出结论,这是张古南极地图,并且,其绘制远早于皮瑞·雷斯时代!
  必须强调,查尔斯·H·哈普古德远不像他的中国同行那么藐视权威,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自己给自己鉴定的主,他找到了空中航拍地图方面的专家美空军第八侦察中队的哈洛德·奥梅耶尔(Harold Z. Ohlmeyer)中校进行鉴定,奥梅耶尔认为该地图轮廓与南极大陆地图轮廓相符。
  显然,皮瑞·雷斯绘制了完整的古南极大陆地图,严重颠覆了人们的历史观念——南极大陆一直为厚厚的冰层所覆盖,真正南极大陆轮廓被绘制出来,是在人们掌握了地震勘测技术之后。如果,古人发现南极大陆并完整绘制其地图,则当时南极应当还没有为冰层所覆盖,按照符合这个气候的年代倒推,这至少是在BC4000年以前的事情。
  因此,哈普古德进一步得出结论,在非常久远的史前时代,曾有个高度发达的文明拥有高超的航海技术航遍全球……哈普古德将他的发现著书立说,立即风靡全球,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看上去,这很容易要人联想起古大西洲的传说,以及埃及人不可能造出金字塔来,这,是个可以给人多么浪漫遐想的开头啊……


    
    图一、哈普古德教授复制并详细标明解说的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
    用这张图对比今天的南极地图,我们的确不难发现,皮瑞·雷斯时代绘制的地图有相当高的精度,至少,猛一看上去是如此。

   图二、哈普古德教授详细介绍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的著作(《古代海王的地图》)  
    (此图在原网站不显示) 

    哈普古德教授为了这一话题,出了很多本书,都很畅销,尤其是,它作为一种上游资源,为其他人总结提升继续写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尤其在今天的中国,详细它要许多书商发了大财,如果我们还记得神秘的指纹一类书铺到每个城市的每个书店的话。
  不过,相信许多看过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传说的人一定非常好奇,想知道皮瑞·雷斯绘制在羚羊皮上的神奇地图到底是什么样。

   



  图三、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
  有兴趣探究这一问题的兄弟们,大可就此慢下来,不要急着往下看,先欣赏这幅地图,接下来,再慢慢看个究竟,看看这个地图与哈普古德教授复制说明的地图味道上有什么不同,是的,是味道上的不同。

  好,我们接着往下看……

    



    图四、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与现代勘探南极地图轮廓对比

  图五、莫桑比克海峡地图
  ……遗憾的是,我没找到

  现在,我需要大家帮忙,找一幅莫桑比克海峡北部的地图,我一直没有找到象样并且合适的地图。
  因为,所谓的“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其实绘制的是莫桑比克海峡的地图……

  如果你还没看出来,请继续往下读,当然,我也希望,自己不会因此落下个贪天之功据为己有的恶劣名声。
  我并不知道古南极地图是怎么回事,虽然从不相信它,只是无意中在《新语丝》发现有这样一篇文章而已。当然,俺还是做了点有意的工作,花了些时间,根据涂建华原文中的中文寻找英文线索,然后再去找图片。
  再当然,是因为我收到这样一篇投稿,说是郑和时代中国人绘制了全世界的地图,文章写得很好看,有流行潜质,只是还没收到地图。虽然我认为这比皮瑞·雷斯南极地图更扯淡,我之所以不是简单拒发了之,而是准备连同“皮瑞·雷斯古南极地图”之谜一起发,实在是因为,我们看到的永远是这些荒诞不经的泡沫,真正朴素有力的反驳却从来为泡沫所覆盖。

  所以,请爱好者转载下面这篇文章
  感谢作者涂建华,并为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方舟子做个广告


  《南极洲古地图之谜》

     涂建华编著

  我手头有数十种的神秘主义“著作”,其中包括美国耶鲁大学的理查德·艾尔曼的两种和英国畅销书作者葛瑞姆·汉卡克的《上帝的指纹》,它们均不厌其烦地大同小异地叙述了南极洲古地图的神奇。
  据说,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学院的查尔斯·哈普古德教授有幸获得一幅绘在羚羊皮上的地图,该地图被美国空军第八侦察中队的奥梅耶尔证实是一幅南极洲地图。这是1960年7月的事。
  这幅羊皮地图的作者是皮瑞·雷斯,他是16世纪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名官员,一名出色的航海家,且写过许多有关航海的书。他劳苦功高,但后来却失宠于主子,在公元1554年或次年被问罪斩首。皮瑞·雷斯于1513年绘制的那些地图也被卷成一筒,置于尘封的书架之上,直到1929年才在君士坦丁堡的故宫图书馆被发现。
  奥梅耶尔认为,皮瑞·雷斯的地图显示的是南极洲毛德地不被冰封的海岸。其海岸线很准确,和1949年英国、瑞典联合探险队用地震量法测得的结果基本一致。
  一般认为,南极洲是1818年才正式被西方宣布发现的。在此之前,至少没有已知文献记载有人到达过南极洲。况且此时的南极洲,已被一公里以上厚度的坚冰覆盖,人们只能借助精密仪器才能探知南极洲海岸线的轮廓。那么,16世纪初的皮瑞·雷斯是怎样绘制南极地图的呢?
  研究者没能从皮瑞·雷斯的书籍中找到有关的记载,但在他的笔记中,却得知他绘的地图是参考了许多古地图的。这些古地图年代不一,从哥伦布到公元前400年以前的都有,哈普古德教授1963年提出了这样的观点,雷斯是根据君士坦丁堡内所藏古代资料画出那份地图的,而他依据的那些古代资料,又是根据更古老的资料作出的,如此循环,一直可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以前。哈普古德教授没有给出他的推测的根据,他只是认为,既然地图的海岸线很精确,则应是根据无冰的实地测绘的,而无冰的时代,至少在公元前4000年以前。哈普古德教授认为,大约在那个时候,整个地球已被一个具有高度技术,至今犹未被发现的神秘文明彻底勘探过,并且绘成了地图。他进一步推断说:“最早的地图显然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民族所绘制,然后经由古代最伟大的航海民族、纵横世界海洋1000多年的迈诺斯人和腓尼基人流传到后代。有证据显示,这些地图被收藏在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图书馆,经过地理学家整理后编纂成集,供学者研究。”这些图集和一些原始地图辗转流传到其他学术中心,尤其是君士坦丁堡。皮瑞·雷斯就是依据了这些图集制作了地图。
  哈普古德教授的研究自称是有确凿证据的。但是,除了猜测,他给不出任何证据,甚至连羊皮上的地图是不是南极洲也只是根据奥梅耶尔的证实而不是作者皮瑞·雷斯的说明,这样的研究实际上是一种臆测。皮瑞·雷斯在笔记中谈到他的航海地图参照了前人的地图,但并没有具体讲出羚羊皮地图是参考了哥伦布的呢,还是公元前4000年前的地图。
  查尔斯·哈普古德教授,生前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学院教授西方科学史。他既不是地质学家,也不是古代史学家。我们显然不能对他期望过高,以为他能就地图的来龙去脉给个说法,或者给《南极地图》以确凿的证据,但是,偏偏是这位古代史和地质、地理学外行,在皮瑞·雷斯的羊皮地图问题上大搞想当然,制造神秘。他给南极地图的解释是:远古时代,地球上曾经存在一个包括航海技术在内的科技发达的文明,南极地图是这个文明的产物。后来,这个文明奇迹般消失了。
  如果我们认为在美国,人人都是信奉哈普古德的神秘主义者,那就错了。事情恰恰相反,哈普古德的观点受到了来自科学界的一片批评声。他的同侪不但不承认他在人类文明研究上的“贡献”,反而进行了哈普古德认为的讥讽和打击。但是,这并不影响哈普古德一再著书立说,宣扬自己的发现。
  为哈普古德的骗局推波助澜的,是爱因斯坦这位伟大的科学家。我们有理由相信,是爱因斯坦对哈普古德所宣扬的神秘主义的好奇,促成了这个不该有的错误。爱因斯坦被哈普古德利用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们甚至不想用“过失”一类的词来嗔怪爱因斯坦。因为他确实没有肯定哈普古德。1953年,哈普古德的新书《移动的地壳:探索地球科学的一些根本问题》写成了。他请爱因斯坦作序。爱因斯坦看了书后,对其中的观点很有兴趣。因为这时的哈普古德抛弃了史前文明人类绘出南极地图的观点,而研究出了“地壳移置”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地球的整个外壳“有时可以移换,如同一只橘子的表皮,松脱后就会整个地移动”。因此,南极洲原来就不在现在的位置,它应在现在的位置以北2000英里处,即处在南极圈之外的温带,或温带与寒带之间的地区。这样,这块后来叫南极洲的陆地就没有冰雪覆盖,人们可以实地绘图了。爱因斯坦对这一理论有兴趣。他进一步发挥想象认为:
  在南北极地区,冰雪不断累积,分布并不均匀。地球的运转使这一堆堆分布不均匀的冰雪产生变化,从而引发一股离心的动力,传送到地球僵硬的表层。以这种方式产生出来的离心动力,能量会日渐增强;当它达到某一程度时,就会使地壳松脱,开始移动……(《移动的地壳》爱因斯坦序第1页,转引自《上帝的指纹》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第13页)
  虽然爱因斯坦附和了哈普古德的“地壳移置”论,但在南极大陆移置问题上,他与哈普古德显然不同。哈普古德认为南极洲是从南极圈外移置来的,而爱因斯坦认为那种移置是缺乏动力的。只有在南极圈内的南极洲,由于冰雪的厚积才会产生这种动力。并且,爱因斯坦没有对哈普古德的“研究”作出确认,而是认为这种观点缺乏证据。他说:
  我经常接到各方人士来函,要求我对他们尚未公开发表的论点和观念谈一些看法。当然,这些观念和论点大多缺乏科学依据。然而,接获哈普古德教授的第一封信时,展读之下却让我大为振奋。他的论见虽然简单,却极寓创意;如果能找到确凿的证据,他的观点必将对地壳的历史研究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同上引文)。
  应该说,爱因斯坦的评价是谨慎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一句明确指出“地壳移置”理论缺乏证据的评语,哈普古德也视为宝贝,大事张扬,向不明事理的人们宣称自己的观点从伟大的科学家那里得到了何等高度的评价和礼遇。在推销神秘主义工作中,哈普古德利用名人做了一次广告。
  《移动的地壳》出版后,哈普古德又请空军第八侦察中队的哈洛德·奥梅耶尔中校作了地图鉴定。鉴定说: 
  本部业已遵照你的要求,对皮瑞·雷斯于1513年绘制之世界地图,就其中若干不寻常细节进行鉴定。
  部分学界人士声称,这幅地图下端所绘是南极洲毛德地马特海岸以及帕玛半岛之地形。经仔细检视,本部发现,上述学者对皮瑞·雷斯地图之推测合乎逻辑而且正确(《上帝的指纹》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第3页)。
  鉴定是以哈洛德·奥梅耶尔的名义作的,且措词较为谨慎,但这并不妨碍哈普古德再利用名人作一次广告,使他的书一版再版。稍后,他又出版了一本《古代海王的地图》。这个至死也得不到科学界承认的羚羊皮地图专家以他的骗术吸引和愚弄了成千上万读者,赚了不少钱。
  现在,让我们先看看哈普古德对地图的认定。为了看得清楚,葛瑞姆·汉卡克把羊皮图海岸线轮廓进行了重绘。我们把重绘的地图与以毛德地为中心的南极地图作个对照,发现这两个图的轮廓有大致的相似和相当大的出入。相似处在于:毛德地马特海岸的轮廓有些相似。图右上亦有些与维多利亚地一带相似的海岸线。仅此而已。而疑点则有如下:
  一、在图上,所有的河流均是上游粗大下流细小,且从海岸线开始“发源”。
  二、图左下有三个水系连着的荷叶状湖泊令人莫名其妙,因为照海岸线所在地看,这里应在海洋之中。
  三、爱德华七世半岛比实际的要外伸得多,以至于在图上找不到。
  这个经过了空军中校鉴定的陆地图,令人十分奇怪,我直觉地感到,地图上水陆,已被人倒了个了。因为,只有图左下和右上方是陆地中心,大片的空白是海洋,才符合我们的看图习惯(如果是南极,则极点四周皆为北方,故以左右上下读图)。我的疑点在原图上得到了证明。
  首先:原图上中心部分绘有许多帆船图案,这些地方应是海洋中的航线所在。
  其次,图右那片被哈普古德判断为罗斯海的地方,绘有许多图案,其中一只很显然是大象,那里应是陆地。
  再次,图中海岸线,描绘得十分精细,海岸附近岛屿众多,而陆上的情况,描绘得十分粗略,正符合海图的特点。
  第四,图中两个定位坐标都在海洋之中,正符合海图测绘的情理。
  第五,图左下的大片波纹状线条不是水的标识,而是一片不明详情的陆地。
  现在,让我们翻开世界地图,找到包括马达加斯加岛、莫桑比克海峡及非洲东部在内的部分。我们把地图逆时针旋转45°,按照羊皮图的形状,将以莫桑比克海峡为中心的地图切下一块。我们就得到了“羊皮图”所绘的地区:
  那片河流众多,绘有大象的地区,正是马达加斯加西部草地;
  海峡西部,赞比西河、卢里奥河,鲁伍马河和鲁菲季河等众多水系赫然纸上;
  那片荷叶形标识,却是马拉维湖;
  在莫桑比克海峡,我们看见了众多岛屿;
  羊皮上两枝铅笔样标识指示着航海的方向……
  这就是世界之谜——南极洲古地图的谜底,哈普古德把一片莫桑比克海峡图运到了南极圈内,并且沧海桑田倒了个儿,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摘自《谁在欺骗全世界:七大世界之谜的谎言》,湖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5月版,定价:18.50元。出版社地址:长沙市银盆南路78号 邮编:410006)

     [编后]涂建华的文章在本网站已经发表,且多种网站有转载。这里发表,是因为黄章竟先生提供的两副图片为以前未见,作为资料,本站郑重收存、以飨网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