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钱学森,一个不懂科学的科学家

时间:2014-03-10 20:59来源: 作者:涂建华 点击:
钱学森在哲学上的糊涂,主要有两点:一是没有彻底的唯物主义思想。你看研究来研究去一个子虚乌有的特异功能,唯了什么物?二是形而上学。最典型的就体现在植物对阳光的利用率问题。
  

 

叶永烈《钱学森传》部分内容被《南方周末》摘编成《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后,被网络和报刊大量转载,对长期以来人们对钱学森的微词进行了一次大反攻。这些文章使用了《害钱学森蒙冤半个世纪的“万斤亩”》、《被冤枉的钱学森》、《钱学森“亩产万斤”公案:报社编辑移花接木》等标题,仿佛正了视听,实则乱了视听。
关于这些问题的详细论证,需要一本专著,题目可以叫《你所不知道的钱学森》,或者《关于钱学森,不得不说的话》。但对于几个关键问题的解读,只需要稍微整理一下。出于学术情感抱着实事求是态度,我想分析一下叶永烈先生的观点并阐释我观点,看看钱学森在推动大跃进问题上有没有冤屈,进而论证钱学森是不是一个大科学家。
一、钱学森推动了大跃进运动
叶永烈写《钱学森传》很投入,因而产生了情感偏移。他的分析很不甚中立因而不甚可靠。叶永烈在《钱学森传》拿出几个重要材料想说明钱学森没有推动大跃进运动,不想适得其反,帮了倒忙。这些材料,一个是钱的文章不止两篇而是七篇,二是钱的文章不在粮食高产“卫星”发射之时而是更在其前并持续到其后三十五年的1993年。这些材料倒使钱为粮食卫星提供理论依据、鼓吹粮食卫星铁证如山。相关推理如下:
(1)钱早就提出了高产理论和观点。他提出理论在前,为大跃进提供理论依据的说法成立。
(2)钱在粮食高产卫星期间发文,并在各种场合津津乐道,推动卫星的说法成立。
(3)钱始终坚持自己的计算,认为最多不过是具体计算有问题,但修正之后产量不是低了而是更高了,出现了亩产32-53吨的超级卫星,令人瞠目结舌。说明他为高产卫星提供理论依据并且鼓吹高产卫星是真实想法的体现,不存在叶永烈所说的是做“应景文章”。
(4)钱是中科院力学所所长,这个所根据钱学森本人和研究所党委的意见,在大跃进期间把原来根据学科而建立的六个研究组改为四个任务型研究室,分别研究“上天”“入地”“下海”和与工农业生产有关的力学问题。他们的任务就是给高产卫星提供科学依据。中科院是中国最高科研机构,力学所又被明确是研究“工农业生产有关的力学问题”的机构,钱学森是所长,他的表态就是代表这个机构向社会发布最新科研成果,不是简单的“表态谈话”和“应景文章”。他们应该向社会发布的成果,因为国家养他们明确要你们做研究是要他们出成果的。对粮食产量问题研究成果的发表是他们应尽的责任,不可以“表态谈话、应景文章”搪塞。
(5)钱不是一篇文章而是先后六篇文章加一篇书信发表卫星成果,如此这般,说明钱在学术上热衷农业中的力学问题这个选题,在成就上他自信自恋这些卫星数据。他多次表态、六次发文,在学术上推销了自己的“成果”在政治语境和社会学语境里鼓吹了这些成果。
(6)人们相信了钱学森。连毛泽东都说听信了他。说明钱不仅推了,而且推动了,有推动大跃进卫星的客观效果。
钱学森推动了大跃进卫星吗?我们认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说推动未免夸张,但一个人的影响一些人,其力量就会高倍放大,进而具有推动力量。这个推动的意思是:他发表过这样的言论,他有推动的客观便利,他有推动的主观行为,他的推动有实际效果。所以说,钱学森推动了大跃进粮食高产卫星的说法完全成立。
以前我们只知道两篇推动文章,叶永烈为了为钱学森鸣冤把鲜为人知的四篇文章和一篇书信都拿出来了,叶本想证明钱没有推动大跃进卫星,这不,在这卫星之前他就说了呢,在这卫星之后若干年他还这样说呢。这就充分证明他没有推动。可是我们一听这推论,怎么这样滑稽?难道我们的结论不应该是钱学森前推了中推了后来不断地推了?看来叶永烈老先生为了为钱学森伸冤,已经顾不得公用的逻辑自行发明一套逻辑了。自行发明的逻辑不是逻辑。钱学森先于大跃进放了卫星,大跃进中间及时放了卫星,三十多年后还在放卫星。这个卫星不是越来越被科学修正,而是越来越被形而上学扩大。所以,应该认为所谓的大跃进卫星,虽然从政治和社会意义上讲是中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一场浮夸的唯心主义运动,但在学术上实在应该命名为“钱学森卫星”。他当之无愧。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涂建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12-01 09:12 最后登录:2014-03-10 08:03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