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大原则

时间:2016-11-14 12:03来源: 作者:朱晓明 点击:
为什么有的同志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持不愿讲、不敢讲的消极态度,一个思想根源是缺乏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理论自信、文化自信……
  

       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对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问题做了深刻的阐述,高屋建瓴、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大原则等一系列重要思想观点。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实践中,党的主要领导人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如此全面、系统、深刻地阐述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还是第一次。其现实意义和长远作用,将随着实践的发展,越来越显示出来。
      为什么说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大原则,这个大原则在马克思主义中于处于什么位置,这个大原则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是什么关系,如何在实践中坚持这个大原则,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主流主导地位,都是我们在学习和实践中需要搞清楚、弄明白的重要问题。理清这个基础性的重要问题,有利于提高我们在新形势下做好意识形态领域工作、做好宗教领域工作的的能力和水平。

      一、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覆盖面大、适用范围广

       说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大原则,是和与其相关的其他原则相比较而言的。宪法中有两条相关的基本原则一是国家要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一是国家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宗教信仰自由是宗教工作的基本原则,本身就包括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和不信仰宗教、宣传无神论的自由。世界上没有离开无神论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唯物主义。国家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就包含了在人民中进行无神论宣传教育。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则既是党和国家宗教工作的一个基本原则,同时又超出了宗教工作的范围,涉及到许多不同领域不同方面的工作。全国宗教工作会议要求,我国立法、行政、司法,以及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方方面面都要坚持这个大原则,不要有意无意违背这个大原则。这两条基本原则相比较,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覆盖的面更大,适用的范围更广。

      二、    “无神”是马克思主义一切理论的前提

      《国际歌》唱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本来以为,说“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常识。没想到这并没有得到个别学者的承认。《世界宗教研究》杂志2016年第5期,在“头版头条”的显著位置,刊登了某位学者的文章,质疑“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其实,早在三年前。田心铭同志撰写的《“无神”是马克思主义一切理论的前提》[]一文中,已经引经据典,条分缕析,讲清楚了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从实践和理论两方面,看看它是不是符合事实、符合逻辑。

      从实践上看,马克思是从宗教批判入手的,入手也可以说是切入点、着力点,是个起点。从宗教批判转入政治批判,通过政治批判创立科学理论,武装无产阶级。马克思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对宗教神学的批判能够“使人不抱幻想”,作为“具体理智的人来思考,来行动,来建立自己的现实”。[]“对宗教神学的批判就是对苦难尘世——宗教是它的神圣光环——的批判的胚芽”[],为开展对德国制度的批判扫清了思想障碍。[]

      从逻辑上看,无神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处于逻辑前提的地位。恩格斯说:马克思和我……早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这里把“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并列,表明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二者是相互关联、不可分割的。这一立场贯穿在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全部著作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无产阶级锻造的“第一个理论武器”就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马克思通过总结青年黑格尔派的宗教批判创立了以无神论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完成了从唯心主义和革命民主主义向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转变。

      在这个意义上,说“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与马克思所说的“前提”“胚芽”不是完全一致的吗?作为宗教批判成果的“无神论”为马克思所从事的“一切批判”即全部理论创造,提供了不可缺少的前提。如果不排除神、造物主和一切超自然神密力量对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干预”,就不可能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去认识世界。否定无神论这个前提,就抽掉了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厦最底层的基石。如果轻视或者忽视这个前提,就不能真正理解和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

      必须澄清的是,第一,我们这里所说的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而不是什么其他的无神论。第二,说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并不是主张仅仅停留在这一基础和前提上。马克思、恩格斯在宗教批判的前提下,把无神论继续推向前进,实现了两大超越。第一个超越,是超越了对宗教的批判,进入到对国家与法的批判。“对天国的批判变成对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变成对法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变成对政治的批判”[11],完成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两大发现,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第二个超越,是超越了思想批判领域,进入到社会实践领域。马克思、恩格斯创建了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领导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实现这两个超越,马克思、恩格斯就把无神论同马克思主义完整的世界观联系在一起,把坚持无神论、反对有神论的斗争融入到争取工人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的宏伟事业之中。[12]

      这位论者正是在这里两次偷换了概念。一是把我们所说的无神论贬为非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二是把“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指责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已经取代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地位”,“颠倒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与无神论的关系”[13]从而把无神论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割裂开来,把“基础和前提”与建立于其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割裂开来,然后给无神论扣上了“被无限吹胀大”[14],“看来像是朝同一方向多走了一小步”就是谬误[15]的帽子。如果否认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基础和前提,那么到底是别人“多走了一小步”,还是这位论者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上后退了“一大步”呢?

      三、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基础和前提

      这个道理和前一个问题相同。不过是把视角从历史转到现实,从整体聚焦到局部。历史上,无神论是创立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基础和前提,在现实中,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及其“宗教工作篇”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基础和前提。

      这本来也是不言自明的道理。19591013日,毛泽东主席在与任继愈先生谈话时提出:研究宗教要“外行人”才能把宗教作为对象来研究,因为有信仰的人,如果研究他所信仰的宗教,有时不免有局限性。这里所说的“外行人”,我认为指的就是相信和坚持无神论,而不信仰宗教的人。相信和坚持无神论,才能以科学理性的态度认识和对待宗教。这不是就是在讲无神论是科学地研究宗教的世界观基础吗?

      毛泽东指出:“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信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和宗教教义。”[16]政治行动上结成统一战线,是执行宗教政策;思想信仰上不赞同唯心论、有神论,是坚持无神论。二者结合,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思想信仰上不赞同唯心论、有神论,这不也是在讲共产党人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的世界观基础吗?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指导思想和原则是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和对待宗教;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观察、分析宗教现象和宗教问题,按照宗教自身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做好宗教工作。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的起点,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世界观基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与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本质上是一致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科学的无神论。它具有三个鲜明的特点:一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始终坚持用历史说明宗教,而不是用宗教说明历史,阐明了宗教产生的社会基础,同时与将宗教泛文化化的文化主义划清了界限。二是科学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把宣传无神论作为科学社会主义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三是贯彻始终的科学精神,继承和发展人类在无神论思想方面的优秀成果,特别是结合科学进步不断作出的新贡献,促使无神论不断丰富、充实,更有说服力。[17]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在理论、实践和科学三个方面的特点,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是一致的。

      我国哲学史家、宗教学家任继愈曾指出:马克思主义宗教学本质上是一种科学无神论。它是在批判地总结和继承历史上的无神论的优秀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如果我们不研究中外无神论的理论和历史,就不能深入地把握马克思主义宗教学和科学无神论的内容。[18]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在世界观上立足于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本质上也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只有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基础地位和作用,才能融会贯通,深入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丰富内容和前进方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贯穿和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这位论者否认笔者列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基本观点、基本内容与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关系,质疑“请问这些问题是以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世界观基础得出的吗?”[19]。笔者列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关于宗教的本质和根源、宗教的社会作用、社会与宗教的关系、党和政府与宗教的关系、中国共产党主张无神论和要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观察、分析宗教现象和宗教问题等一系列基本观点,无不贯穿和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思想。离开了无神论的世界观基础,能科学地揭示宗教的本质和根源吗,能辩证地认识宗教的社会作用吗,能正确地认识和把握社会与宗教、党和政府与宗教的关系吗,能坚持和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吗,能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观察、分析宗教现象和宗教问题吗?毛泽东指出:“宗教的本质是崇拜超自然力,认为超自然力支配个人、社会及世界。这完全是由于不理解自然力及社会力这个事实而发生的。”[20]请问这些观点哪一个可以离开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世界观基础而得出呢?如果割裂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与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关系,甚至徒劳地以后者否定前者,并企图以此来动摇或者否定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这块基石,就会扭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方向。

      还有人在网上说“有学者指出,尊重宗教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新高度,……值得深入思考。[21]我认为,这个提法是不准确、不妥当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尊重的是宗教信仰者自由选择自己信仰的权利,但是“决不赞同他们的唯心论和宗教教义”。但是这种信仰上的次要差异并不妨碍我们为根本的、一致的共同利益在政治上团结合作。如果无神论只能“尊重”而不能批判有神论,那无异于让无神论放下解放人类精神的思想武器,成为“虚拟的”无神论,在实际生活中被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在波澜不惊的“温水煮青蛙”的氛围中,不动声色地将无神论轻轻埋葬。

      四、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

      这位论者质疑“什么时候把‘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改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主流话语权和主导地位’”[22],还有人甚至说“把无神论前面冠以马克思主义的光环,就可以混入我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一种不明智的想法。[23]

      我不知道这些同志是怎样学习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的,如果是没有听到会议精神的传达,那就请先学学再说;如果是学习了、听到了,但没有想通,那可以继续学习讨论,深化认识,不要公开在重大问题上信口开河、误导读者。

      无神论作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是党中央和党的历代主要领导人一贯的、明确的主张。毛泽东说:“我们(共产党人)是信奉科学的,不相信神学。”[24]而且要求共产党人“要用唯物论代替唯心论,用无神论代替有神论。”[25]邓小平指出:“我们历来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当然,我们也进行无神论宣传。”江泽民指出:“共产党人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必须要向人民群众宣传无神论、宣传科学的世界观。”共产党员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应该积极宣传无神论,宣传科学的世界观,宣传反对封建迷信的正确观点。[26]2003819日,胡锦涛同志在任继愈先生等《关于进一步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的建议》上批示:“关于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是一项长期任务,需纳入科学研究规划和宣传思想工作的总体部署,锲而不舍地进行。尤其是共产党员应牢固地确立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这与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他还要求“对党员、干部进行马克思主义祖国观、民族观、宗教观、文化观教育和唯物论、无神论教育。”[27]

      195531日,《中共中央关于宣传唯物主义思想批判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思想的指示》中指出,“使广大劳动人民正确地认识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客观规律,是引导他们接受唯物主义世界观的重要方法之一。为此就应当在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下,认真进行自然科学常识和无神论思想的通俗宣传。”[28]1963614日,中央批转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党组第七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纪要指出:“应当经常向人民群众进行科学知识和无神论教育,但不要到教堂、庙观内去进行。”19831231日,中共中央关于在清除精神污染中正确对待宗教问题的指示中指出:“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宗教问题进行科学研究,是党的理论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唯心论(包括有神论),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教育,加强有关自然现象、社会进化以及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等科学文化知识的宣传,是党在宣传战线上的重要任务之一。”199811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关于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中认真妥善地处理好宗教活动问题的通知》中指出:要“大力宣传通俗易懂的科学常识和无神论思想,破除迷信,弘扬正气,用健康向上的思想文化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组织群众开展形式多样、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使群众受到正面教育。”

      20045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中央文明办和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对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打牢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推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各级各类学校是进行马克思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重要阵地,要围绕培养‘四有’新人的目标,坚持国民教育与宗教分离的原则,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列入政治理论课、思想品德课和有关专业课程的教学大纲,切实保证教学内容和教学要求落到实处。”2011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统战部、教育部等部门《关于做好抵御境外利用宗教对高校进行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工作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要“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作为抵御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的基础性工作,在思想政治理论课和有关专业课程中充实内容,通过多种形式强化宣传教育。”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的时代背景和历史条件下,中央又多次重申了这一基本原则和主张。20136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理想信念就是人的志向。应该充分肯定,我们大多数干部理想信念是坚定的,政治上是可靠的。同时,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也有的对共产主义心存怀疑,认为那是虚无缥缈、难以企及的幻想;有的不信马列信鬼神,从封建迷信中寻找精神寄托,热衷于算命看相、烧香拜佛,遇事“问计于神”……。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理想信念坚定,骨头就硬,没有理想信念,或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

      2013819,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精神上丧失群众基础,最后也要出问题。在我们党员、干部队伍中,信仰缺失是一个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有的精神空虚,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

      20158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要坚持不懈开展马克思主义祖国观、民族观、宗教观、文化观和唯物论、无神论,“团结稳定是福,分裂动乱是祸”、“三个离不开”等宣传教育活动,让人民群众掌握反分裂斗争的思想武器。会后下发的两份文件,一份是《关于进一步推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意见》,要求“广泛宣传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普及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引导群众追求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另一份是《关于进一步推进四川云南甘肃青藏区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意见》,也要求“深入开展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教育,大力普及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形成追求文明进步的社会风尚。”

      在今年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对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了深刻系统的阐述,发人深省地提出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等一系列重要思想观点。

      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部分,明确规定“党员不准搞封建迷信,不准信仰宗教,不准参与邪教,不准纵容和支持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及其活动。”

      有的同志对中央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一贯立场和新形势下的新的要求充耳不闻,对思想阵地和社会舆论中“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无人讲”的严重失衡局面无动于衷,相反却对贯彻落实中央要求,积极宣传无神论的行为横挑鼻子竖挑眼,以一副学阀面孔给别人扣上一顶顶“莫须有”的大帽子,恶化学术氛围。正如列宁所批评的“这种不是掩盖学究气就是掩盖对马克思主义一窍不通的冒充博学的诡辩,是再坏不过了。”[29]

      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主流主导地位,要立足全局。有的同志一方面说宗教工作事关全局,另一方面又仅仅从局部去认识和处理涉及全局性的问题。从中国的历史传统看,中国人精神世界的格局是“两头小中间大”。真正的无神论者是少数,虔诚的宗教信徒也是少数,处于中间状态的大多数人未必都是无神论者,其中不少人多多少少有一些鬼神迷信观念,但是他们没有形成系统的宗教信仰,经过科学世界观的教育和引导,可以比较容易成为自觉的无神论者或无神论的支持力量。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宗教不仅始终不能成为中国人意识形态的主流,而且自身也具有强烈的现实品格。“这使得中国宗教较少神秘主义,较少狂热和极端。”[30]精神领域,如同在其他社会领域一样,既要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又要有以包括无神论在内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流主导。没有这种主流主导,就不能创造和维护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社会秩序和氛围,也不能在“在尊重差异中扩大社会认同,在包容多样中形成思想共识”。[31]否定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主流主导地位的观点,是把这个大原则看小了、看窄了、看浅了,甚至看偏了。

      这里还要提出一个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为什么现在中央要旗帜鲜明地提出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的主导地位。这是因为我们面临的情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无论在全世界,还是在中国,宗教领域都出现了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从国际看,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宗教越来越成为影响世界政治的重要因素。从国内看,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利益调整期、矛盾凸显期,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宗教领域和宗教工作出现一些新情况和突出问题。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任务更加繁重,抵御境外利用宗教对我渗透的斗争更加复杂,防范邪教利用宗教发展组织、与我争夺群众的工作更加紧迫,宗教工作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更加紧迫。在理论和政策上,不能“刻舟求剑”,以不变应万变。在宗教领域和宗教工作中,政策偏差的负面效应并不都是即时性的,往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才能逐渐显现出来。但是,一旦这种负面影响成了势,造成了危害,再要纠正,就要付出成倍的时间和成本,甚至付出本来可以避免的的社会代价。改革开放以来,在西藏、新疆等局部地区,曾经一度发生偏差,有的影响至今仍在弥补,教训极其深刻。毛泽东曾经批评一些人“见事迟”,道理就在这里。

      五、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在人民群众思想中的主导地位

      有的同志只讲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不讲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有的同志认为“无神论宣传是党内思想教育问题”[32]甚至要把“无神论(即唯物论)宣传控制到低的水平和极小的范围之内”。[33]这种被动、防守、消极、应付的态度,不符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精神和要求。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重点是党员领导干部和青少年。前者关系到执政权力和资源的使用,后者关系到中国人精神世界的未来面貌。同时,无神论宣传教育还要面向全社会。不能因为不以宗教界和信教群众为对象宣传无神论,不在宗教场所宣传无神论,就放弃了在面向社会的大众传媒和宣传教育中积极开展无神论宣传教育。我们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而且要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帮助和引导人们划清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

      为什么有的同志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持不愿讲、不敢讲的消极态度,一个思想根源是缺乏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理论自信、文化自信。他们一提起无神论,就气不打一处来,跳起脚来,不择手段地将其污名化、妖魔化。质疑无神论宣传的这位论者,其所持错误观点的要害在于始终不能跳出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和极左路线挂钩的思想窠臼,不是用心探讨如何落实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的主导地位,而是企图想方设法绕过无神论、忽视无神论,淡化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重要论述的针对性和重要性。这种倾向本身就是长期形成的一种片面性认识的标识。这种片面性导致其论述失去了建设性,对学习领会和贯彻落实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要求造成干扰。还有人把“战斗的无神论”作为一个吓人的帽子,到处挥舞。殊不知,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这是一个荣耀的桂冠。列宁要求《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这个杂志应该是一个战斗的无神论的刊物”“要成为战斗唯物主义的刊物,就必须用许多篇幅来进行无神论的宣传”[34]列宁所倡导的“战斗”,是就马克思主义者主办杂志的思想宣传而言的,而绝不是要求在政治上同“宗教”战斗。他要求“用纯粹的思想武器,而且仅仅是思想武器,用我们的书刊、我们的言论来跟宗教迷雾进行斗争”。[35]今天,“战斗的无神论”的思想武器仍然没有过时。对于宗教极端主义、对于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破坏和暴力恐怖等违法犯罪活动,必须进行旗帜鲜明、针锋相对的斗争。同时,在人民群众中,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也在与时俱进,正在内容和形式上与普及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联系起来、结合起来,使无神论宣传教育有知识、有文化,打开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生动活泼、积极进取、如鱼得水的新境界、新局面。我们相信,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将不断研究新情况,回答新问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进程中焕发出新的思想光彩!

      (作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研究员,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四条。

[]《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科学与无神论》2013年第五期。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伦宗教著作精选和导读》,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编,宗教文化出版社,20168月,第26页。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62页。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伦宗教著作精选和导读》,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编,宗教文化出版社,20168月,第19页。

[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页。

[12]田心铭:《“无神”是马克思主义一切理论的前提》,《科学与无神论》杂志,2013年第五期。

[13]《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14]《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15]《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16]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第二卷,707页。

[17]杜继文:“科学无神论和它的社会责任”,《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

[18]任继愈《为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学而奋斗》

[19] 《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20] 《毛泽东哲学批注》,第214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21]新浪微博,转“一篇微信圈内关于无神论的文章”,城南城下的城,2016108日,一品文。

[22]《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23]徐玉成:无神论是否我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2016-9-13,宗教法治

[24] 《毛泽东文集》第二卷,第378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25] 《毛泽东文集》第七卷,第331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26] 江泽民:“论宗教问题”,《江泽民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068月第1版。

[27] 《西藏工作文献选编》,第540页。

[28]高玉春:历史是一面镜子建国以来无神论和有神论斗争启示录,《邢台师范高专学报》1999年第3

 

[29]《列宁专题文选.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出版社,第221页。

 

 

[30] 朱维群《民族宗教工作的坚持与探索》,第337页,四川人民出版社,2016年。

[31] 《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201455日,《人民日报》。

[32] 《简论马克思主义与宗教:兼议宣传无神论和信徒能否入党两场争论》,陈村富,《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5期。

[33] 徐玉成:无神论是否我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2016-9-13,宗教法治

[34]《列宁专题文选.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出版社,第324页。

[35]《列宁专题文选.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出版社,第221页。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朱晓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12-02 23:12 最后登录:2013-12-02 23:12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