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无神论 宗教 中国梦

时间:2014-03-21 18:27来源:科学无神论 作者:徐 麟 点击: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的到2041年宗教将消失、被无神论取代的依据:比利时、捷克、丹麦、法国、德国、日本、荷兰、瑞典和英国这9个发达国家在2004年不信宗教者在人口比例达到一半,此后他们成为无神论国家。
  

    “中国梦”概念的提出始于2011年1月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在全国各小学举办的“红领巾心向党——我的中国梦”活动,90名少先队员的“中国梦想”在中国国家网络电视台获奖,其中前9名获得“梦想金奖”。习近平同志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做的第一次讲话提到:“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2012年11月29日,他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说:“每个人都有理想和追求,都有自己的梦想。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我坚信,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即2021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到新中国成立100年(即2049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2013年3月17日上午9时20分许,作为新当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坚定地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在这前后,社会各界纷纷对“中国梦”做出了自己的阐释。中共中央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说:“从世界发展的历史看,有梦想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因为没有理想驱动的现实是盲目的,没有现实支撑的理想是虚无的。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符合历史发展必然趋势的梦想就是科学的理想。正是建立在革命和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顺应历史潮流和时代需要,适时提出了‘中国梦’。‘中国梦’是适合历史发展必然逻辑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与适合中国现实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高度结合,是中国共产党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的高度结合,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的高度结合。”1这个阐释最贴近习近平“中国梦”思想的本来面目。
       追述历史,“中国梦”概念脱胎于82年前的“梦想的中国”。1932年11月,以“启导国民,联络东亚”(创刊号发刊词)为宗旨,所刊言论大多倾向于改良、立宪,呼吁爱国救亡,赞成君主立宪,提倡发展实业,主张普及教育,反对民主革命的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悠久的大型综合性期刊《东方杂志》向400余位社会各界人士发函邀请他们“于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梦”,次年元月即把收到的160多份回函编辑成第30卷第一期——“新年的梦想”特辑,分为“梦想的中国”和“梦想的个人生活”两个专题。其中有代表性的“梦”是杨杏佛2、巴金3和穆藕初4做的:杨杏佛强调“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当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大同社会,人们有合理的自由,同时有工作的义务,一切斗争的动机与力量应用在创造与服务方面,物质的享用应当普遍而平等”,巴金希望“自由地说我想说的话,写我愿意写的文章,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不受人的干涉,不做人的奴隶,不受人的利用,靠着自己的两只手生活, 在众人的幸福中求得自己的幸福,不掠夺人,也不被人掠夺”,穆藕初说:“我有一个先生,他说过这样的话:‘我希望每个家庭都有住宅,每个口都有面包,每个心都受教育,每个智慧都得着光明。’假若这就是他的梦想,那么我的也是这个。我也相信个人是和社会分不开的,要全社会得着解放,得着幸福,个人才有自由和幸福之可言。”5
我们知道,当时“九一八”事变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中国的抗日战争已经开始,国共两党之争和国民党内部派系之争正处在高潮当中,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未来充满变数。在这样的背景下,有识之士的“中国梦”仍然超越以个人成功为标准的“美国梦”,把个人命运与整个社会的解放联系在一起,凝结着中华民族的共同利益追求。可见“中国梦”正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动力。把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高度结合在一起的21世纪的“中国梦”指向的是一个具有5000年历史的东方大国统一和谐、主权完整、经济腾飞、文化繁荣、教育进步、科技创新、环境提升,实行民主法治,实现公平正义,保证公民物质和精神生活不断改善、个人身心全面发展,兵强国富,享有国际尊严,全力维护世界和平。这正是13亿中国公民的共识。作为不同的个体,他们的世界观千差万别,但实现上述指向的中国梦是他们的共同理想。
        从世界观着眼,当代中国的13亿公民大致可以划分为无神论者群体、包括各合法宗教信仰者的有神论者群体和未对世界观做出自己的明确选择的公民群体。其中每一个部分与中国梦的关系,都可以从现实和未来两个层面做出分析和判断。
首先来看无神论者群体。 
       常识告诉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都应该持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就是说,他们是当然的无神论者。形成这个常识是改革开放以前的新中国30年间执政党坚持向全体人民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的结果。海外某种舆论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无神论国家”,便以承认这个常识为前提。
       改革开放以来,在世俗生活中凭借“纯洁的”基督教信仰的“救世”意识而保持着持久的使命感在国内外坚持不懈地推广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核心价值体系的美国人6把中国传统的“无神论”壁垒打开了一个重大的缺口,中国官方文件称之为“宗教渗透”。其结果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青团作为无神论者群体的资格遭受了广泛的质疑。
        2013年4月18日,有人在互联网上发帖称:
        五·四青年节将至,以党政机关、学校为代表,开始纷纷开展团建活动。细数全年,唯有此时沐浴在红歌嘹亮的氛围中,沉浸于1919年五四运动的激情里,才能激发部分青年作为团员的自豪感,才能提醒广大青年团员我们是共产党的后备军、我们身兼重任。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共青团员连同少先队员,甚至共产党员的身份都在走向一个尴尬的境地。
        据统计,截至2007年底,全国共有共青团员7543.9万名,截至2010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8026.9万、中国少先队员人数达1亿4千万左右。保守估计,到2013年底,上述三类人群总人数最少突破3.2亿7。如此巨大的数字无疑彰显着我们少年先锋队、共青团、共产党的队伍建设在数量的扩充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质的提升上,在队伍的管理方面是否并驾齐驱呢?我们都不言而喻。
        试问当今,还有多少少年先锋队员怀揣祖国,坚守“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呼号,佩戴红领巾时,谨记“戴着它,别玷污了它!它的颜色是同革命烈士的鲜血的颜色是一样的!”自豪而不是将其作为判断是否触犯“校规校律”的标准;又有多少共青团员心系国家,铭记誓词,“遵守团的章程,执行团的决议,履行团员义务,严守团的纪律,勤奋学习,积极工作,做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而不是置于一隅,搞不清、弄不明白团员身份到底代表着什么?重要性在哪儿?另外,还有多少共产党员心怀国事,认真履行党员义务,坚决执行党的决定,积极工作,做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伴随流动党员的增加,党员管理的复杂性逐渐增加,出现许多党组织找不到党员、许多党员找不到组织的现象,还有部分党员完全忽视党员义务,唯权是图。
        时光倒流,老人们细述解放前后作为少先队员的骄傲、作为共青团员的自豪、作为共产党员的光荣。深入历史的背后,显而易见,制度的严苛保障了那份骄傲、自豪和光荣。独立成章的制度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唯有环环相扣,将三类人群的发展情况采取步步递进的方式,才能重塑少先队、共青团的权威性,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共产党员的质量。“少先队员”记录着我们的儿童时期,“共青团员”记录着我们的青少年时期,“共产党员”记录着我们大半的人生,直至永远。只有先为少先队员,再做共青团员才能养成心怀感恩,传递正能量的意识,才能拥有为祖国奋斗的广阔胸襟;只有共青团员,才有资格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8
        这里没有提到世界观。但从中共中央党校资深教授周天勇建议中央放开党员的宗教信仰自由并得到广泛呼应9来看,不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似乎已经不是一个小的数字。那么当代中国究竟还有没有名副其实的无神论者群体呢?有。那就是以朱晓明为理事长的中国无神论学会成员和以方舟子为首的科学公园科普论坛成员所代表的不同政治面貌和不同年龄段的自觉地与形形色色的超人间力量保持距离的男女公民群体。2013年这两个团体分别举行了具备一定规模的学术活动,引起相当大的社会反响,各种媒体对之做了比较集中的报道10。网民“南漂的吉林人”于2013-8-19 12:55在新文化网社区发帖《[民生] 80多位专家学者研讨科学无神论事业与“中国梦”的实现》称:“8月18日至19日,中国无神论学会2013学术年会在京召开,80多位专家学者研讨科学无神论事业与‘中国梦’的实现、科学无神论体系及学科建设等议题。朱晓明理事长:无神论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底色。教育部社科中心原主任田心铭:坚持科学的无神论可避免一些党员干部出现腐败问题。”这位网民没有提及该会议最切本文标题的发言者是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他的观点如下:
        西方国家有人计算,全世界61亿人中,宗教信仰者48亿人,不信宗教的13亿人,其中12亿在中国。这种算法是以一神教为标准的,实在地说,这12亿人未必都是无神论者,其中不少人多多少少有一些鬼神观念,但是他们没有形成系统的宗教信仰,经过科学世界观的教育和引导,可以比较容易成为自觉的无神论者或无神论的支持力量。这反映出中国人世界观区别于世界有些国家的一个特点。这一特点不可小视,它是我们党作为一个无神论的党而能如此自然地从人民中生长起来,得到人民长期支持,取得胜利并长期执政的重要原因。当前国内外一些人极力制造种种神话,诸如唯有有神论才有信念、有文化、有道德,而无神论则导致社会物欲横流;今天中国所谓“道德水准下降”的原因是中国人不信宗教特别是不信基督教;中国当务之急是对中国人进行宗教信仰“补课”,甚至有些党内领导干部也讲这样的话。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总体道德水平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这个问题另说,而我们在实际生活中看到的是,有些人所谓“世风日下”,与这些年社会信教人数过快增长、宗教活动过热同时发生;世界范围内宗教团体的道德危机频频出现,并不比世俗社会少;世界上与宗教问题相联系的暴力、流血冲突都是在不同宗教背景的人群之间发生,与无神论并无关系。一个社会道德的提升是多种因素起作用的结果,其中包括宗教在一定条件下的道德约束作用,但如果以为宗教特别是基督教越强大,社会道德水准越高,那么中世纪梵蒂冈统治下的欧洲就应当是人类道德的黄金时代了,文艺复兴也是多余的了。当此之时,我们更要旗帜鲜明地指出:无神论传统不仅是中国古老文明的重要基石,也是今天中国现代化建设包括道德提升的一大优势。人们愈是更深刻地认识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就愈能更好地顺应这种规律,自觉运用道德和法律手段约束自己的行为。……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