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对“官员迷信”现象的思考 ———保持先进性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问

时间:2016-03-21 22:30来源: 作者:郭瑞祥 点击: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上封建迷信沉渣泛起,“官员”们参与迷信活动的现象也屡屡发生。一些党员干部,甚至是中高级领导干部(包括政府官员和企业的管理者),不信马列信宗教、不信科学信鬼神。他们烧香叩头,以祈福禳灾;求签问卦,以预测仕途;做决策请“大师”当顾问,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上封建迷信沉渣泛起,“官员”们参与迷信活动的现象也屡屡发生。一些党员干部,甚至是中高级领导干部(包括政府官员和企业的管理者),不信马列信宗教、不信科学信鬼神。他们烧香叩头,以祈福禳灾;求签问卦,以预测仕途;做决策请“大师”当顾问,用人时以“八字”做参考;出门要选“黄道吉日”,办事须择“吉祥数字”;门外立菩萨,室内设佛堂;念金刚经,喝信息茶……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认真剖析治理这一社会现象,不但是整个社会反对伪科学和封建迷信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是当前正在开展的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的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

一、三大特点
任何事物和现象,都既有其普遍性,又有其特殊性,而我们要真正深刻地认识某一现象,那就必须在深入了解普遍性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深入地了解其特殊性。认真分析起来,“官员迷信”现象,似有以下三大特点:
1. 人数较多,比例较大
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官员”参与迷信活动的绝对数量也许有限,但相对比例却是比较大的。从媒体已经曝光的那些贪官污吏来看,很多人都与鬼神迷信有些瓜葛,有的甚至深陷其中,成为其腐败堕落的一个重要的诱因。如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甘心做“大仙”殷风珍的忠实信徒,从虔诚地礼佛拜佛,到“借佛敛钱”,腐败堕落,就是一例。再如山东省泰安原市委书记胡建学,迷信“大师”对其仕途的预测,为实现当副总理的这一宿命,不惜耗费大量资材,违规建设所谓“功德榜”一事,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至于那些尚未绳之以法的“隐贪官”,那些虽不够绳之以法但却在群众中影响较坏的劣官、庸官,也大都有这方面的劣迹;甚至连一些大体上还可以的党员干部,也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一些这方面的毛病,时不时也搞点“生辰八字”、“吉祥数码”之类的小名堂。
2. 程度较深,力度较大
当前在我国有迷信思想、参与迷信活动的人自不在少数,但对于其他社会群体来讲,除极少数外,多数人实际上是半信半疑的,参与迷信活动也带有很大的随机性,或偶一为之,或逢场作戏。他们是不会拿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搞这种事的。而官员这一特殊群体就不同了。比较起来,他们不但虔信痴迷的程度比较深,而且投入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也都比较多。前边提到的丛福奎,不但在家中设佛堂,被里衬黄绫,头枕五道符,而且遍访四大佛教圣地,有两次春节都是在寺庙中度过的,甚至拜师傅、起法号,成了“在家弟子”。江苏省徐州市原泉山区法院院长王辉,不但平时就室内供菩萨,枕下压神符,逮捕之际,她还身佩玉佛,怀揣佛像,甚至在看守所里,她还不时祷告,祈求神灵保佑。湖南省衡阳市原南岳区国土局局长谢道平,拜佛礼佛,虔诚至极,出手大方,他家里供的是花几千元买来的金佛,他向南岳大庙捐赠,一次就是一万元。
3. 权力介入,危害重大
一般人参与迷信活动,一般仅限于自身,或影响家庭而已,而官员就不同了。他们手中握有实权,掌管着一个地区或一个单位的印把子,因而他们参与迷信活动,是带着权力一同介入的,这就难免要出现“公款礼佛”、“鬼神干政”等怪现象,不但劳民伤财,甚至影响一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胡建学为建“功德桥”,强行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线,穿越一座水库,以便在水库上修建一座大桥。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听信风水先生的鬼话,认为县政府的门楼比县委大院的高,压住了县委的“风水”,影响他的升迁,于是强令拆掉。他听说红色有助于行大运,于是就下令把建筑物都涂成红色,结果卢氏县城一片红海洋!无独有偶。山西省交口县的领导也曾在1998年听信风水先生的鬼话,认为县政府主楼偏低,县人大所在的西楼比东楼高,是“白虎压了青龙”,不利于主要领导升迁,为了补“风水”,数十名党政干部竟在夜深人静之时,齐刷刷跪在县委大院内的香案前,并埋下了“镇邪物”和“升官符”———写有符咒的方砖一块,瓦4片、木刻罗盘一个、铜镜一面、砚台一套。丛福奎为了“做善事”,修寺庙、建佛堂,并以此为借口,大肆勒索钱财多达1700多万!一方面“敛财礼佛”;另一方面“借佛敛财”,迷信活动与腐败活动,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因而其影响也就格外恶劣,其危害也就特别重大。
二、原因何在
人类已步入知识经济时代,科学技术已如此之发达,而党员领导干部又属“社会精英”,无论科学文化素质还是辨别是非的能力水平,理应都远远高出一般人,其特殊的社会角色和地位又受到更为严格的监督和党纪国法的制约,然而为什么“官员”参与迷信活动的现象还如此之严重呢?原因何在?
近年来,由于种种极为复杂的原因,不仅封建迷信沉渣泛起,伪气功、伪科学、邪教等现代迷信也大肆泛滥,在这一大的宏观背景下,这股邪风也必然会影响党员干部中那些理想信念淡薄,平时不注意学习,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的人。这是一般性的原因,我们不想多说。那么,作为这一特殊社会群体的特殊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为升官发财。俗话说,“人到无求品自高”、“无欲则刚”,如果一个人真正到了“无欲”、“无求”的境界,那鬼神是难以近其身的。问题就出在这里。身为“官员”,他的社会角色和地位,他的权力和影响,使他较之常人不可避免地会有更多更大的欲望和需求。正是这些欲望和需求,常常烧得他们头脑发热,乃至利令智昏,最终误入歧途。当官的渴望升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必须走正道,勤政廉洁、甘当公仆;如果私心严重,一心为己,那就难免要走邪道了。上述参与迷信活动的“官员”,他们当官的目的就是为了发财。福建省政和县原县委书记丁仰宁就说过:“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当官不收钱,退休没本钱。”他在上任前一天,就同老婆双双赶到庙里去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他成为“百万富翁”。俗话说,“欲壑难填”,官越大越想升迁,钱越多越想发财,情急之下,就很容易去求神拜佛了。
二为平安吉顺。当官的即使由于某种原因,不求大红大紫,平步青云,至少也都希望维持现状,保住乌纱。官场中竞争激烈,仕途中布满荆棘,为平安吉顺,除恭敬好上司外,祈求神灵暗中呵护,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浙江省富阳市原市委书记周宝法就属于此类。他非常讲究“吉利”,喜爱“8”字,坐车要带“8”字的牌照,开会要在逢“8”的日子。他经常向人夸耀,自己的名字每个字都是八画,连起来就是“888”,意即“发发发”。
三为避祸消灾。当前,官场腐败严重,已不容讳言。那些贪官污吏们,拿了不该拿的钱,做了不该做的事,难免心中忐忑,坐立不安。尤当反腐风暴来临之际,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怎么办?于是有些人就“急来抱佛脚”,求鬼神佛祖保佑。
正是由于上述几种特殊的原因,才使得“官员”这一社会群体参与迷信活动的人比例大、力度大,危害大。
三、如何治理
对“官员”参与迷信活动的治理,其重要性、必要性自不待言,怎样治理倒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用一句套话说,这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综合治理。
首先,需要学习和教育。参与迷信活动,不管有多少原因,主要还是认识上有问题,否则,谁也不会对那些泥雕木塑的东西叩头礼拜,让那些所谓的“大师”玩弄于股掌之中。既然如此,首先就要对那些迷信活动的参与者,进行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教育,无神论的教育,让他们认真学习科学知识,用唯物主义精神、科学精神武装自己的头脑,增强自身的免疫力,以便自觉抵制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此外,还要进行人生观、价值观方面的教育。从前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党员干部正是由于人生观、价值观方面的问题,经不起五光十色花花世界的诱惑,在贪欲和私心的推动下走向腐败的时候去寻求鬼神的呵护和保佑的。因此,对这一特殊群体来说,这方面的教育也就格外的重要。换句话说,对党员干部进行这方面的教育,是同反腐败教育联系在一起的。
其次,要进行批评和处理。党员领导干部不同于一般人,他们参与迷信活动,会在社会上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和十分重大的危害,所以,这绝不是他们个人的“私事”,绝不能等闲视之,听之任之。宗教信仰自由不适用于党员领导干部,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对其党员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提出了特殊的要求,放弃这些要求,党的先进性也就不复存在。党员领导干部参与迷信活动,就失掉了做党员、当领导的起码资格,同时,这也是共产党的纪律所不容许的。因而,对参与迷信活动的党员干部要进行严厉而又耐心的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改正,坚持不改的,要进行严肃的处理,绝不可姑息纵容。
再次,要建立健全必要的制度。诸如学习制度、监督制度、教育制度、考核制度、惩罚制度中都要有与此相关的内容和条款,以便形成一个硬性的、常效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防治体系。
作者简介:郭瑞祥,沈阳铁路局党校教授
(《科学与无神论》2005年第4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6-03-23 22:03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