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一封来信引起的思考

时间:2006-12-01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3 作者:科学与无神论编辑部 点击:
编者按: 一位深陷“特异功能”困扰的年轻人,是如何在人生的舞台上挣扎、困惑和艰难地苦熬人生。周戈同志只有24岁,就面临这样的窘境,为了尽快地从这困境中挣扎出来,他多次地给本刊编辑部写信和打电话,要求帮助。编辑部的同志委托一位××爷爷在百忙中
  

    编者按:

       一位深陷“特异功能”困扰的年轻人,是如何在人生的舞台上挣扎、困惑和艰难地苦熬人生。周戈同志只有24岁,就面临这样的窘境,为了尽快地从这困境中挣扎出来,他多次地给本刊编辑部写信和打电话,要求帮助。编辑部的同志委托一位××爷爷在百忙中给周戈同志写了一封充满爱心和蕴涵着深邃思想的长信,希望周戈同志能尽快摆脱“神魔”给他带来的恐怖,健康成长,事业有成。

       周戈的事例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事件,也不是一个偶然现象,是流行于中国大地二十多年的人体特异功能的怪风波,至今还余痛未消,周戈的事情引人思考,令人深思,希望广大读者关心,并引起讨论。

 

××爷爷:

       我叫周戈(化名),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今年24岁。毕业于××省科学院计算机培训学院。我现在从事的是计算机网络系统方面的维护工作。

       在我的人生当中,让我碰到了让我一生中最感痛苦的事情。

       在我快毕业的暑假当中,我在家让我碰到这样一件该死的事情,我们村里有一个年轻人,以前初中跟我是非常好的同学。我回家以后就听他家人说他最近变得怪怪的,话也很少说,把自己关在家里,很少跟朋友出去玩,整个人都变了。我听了心里非常着急,马上找到了他本人。我猜到他可能心理有问题,于是我跟他慢慢的沟通起来,我才清楚,原来他心里存在着一种巨大的恐惧感,让他无法入睡,每天提心吊担的过日子:因为农村知识水平低,很多人都相信算命和占卦,有一天有一个外地道士来到了我们村里,称自己是修炼了多年的道士有着非常厉害的法术,修炼完成特来帮助人间,还说他会算命占卦还有特异功能可帮人家治病,如果算不准,治不好病不收钱。我们村里很多人因为知识较低都去叫他看,我这位同学因为读了点书不太相信这个。他看见很多人都去算了,就跑过去说“那是骗人的,你们不要相信他,他哪里会算命和什么法术呀!如果真的那么厉害还用做这个来攒钱吗?”这位道士就说:“小伙子不要乱说,我是来帮助人间的。很多东西你还没看见过哦。”我同学因为年轻好胜就跟他争吵起来了。这位道士就说:“我有特异功能的,我可以算到你在哪里,并可以远处发功来控制你或伤害你,很……(说明:杂志社传送文件出现乱码,数百字丢失)想现身。”有一次在另外一个地方,我碰到了那个道士,心里非常的恼火,就跑过去说“你是不是用法术害了我的同学”,可他说没有呀。我问他“你到底有没有特异功能”,他说“我有呀但我没有害他呀”。我很想看一下他到底有没有特异功能,于是我故意激怒他,跟他打起来了,最后他让我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可他并没有用出他的特异功能。但他走了之后说“你小心点我会用法术来惩罚你们的”。

       事情没过多久,我同学又大病了,整个人傻傻的,最后发疯了。我开始陷入了恐惧当中。我心里非常的害怕难道他真的有特异功能!可以在远处发功致人死地呀?我现在确实无法控制住内心的恐惧,真的快要发疯了,我经常想自杀算了,省得这样难过。

       我也知道特异功能分很多种。但我内心担心的是“人到底有没有这种可通过远距离首先算到你在哪里,然后再通过远距离发特异功能来伤害你或控制着你”。如果说没有如何用科学理论知识说没有;如果有,这种特异功能就违背现有的已被科学证明的理论知识。

       科学家对特异功能也持两种态度,有些科学家说有存在的可能,科学现在还在研究过程中,或者有这种特异功能的人不肯现身而已。有的科学家说这种特异功能根本不存在,它违反了现有的科学知识,但又没说违反什么科学知识,为什么美国也会对特异功能进行长的时间研究,难道美国的科学家都是傻子吗?中国的科学家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包括很多有名的科学家都对它进行过研究。难道他们都不知道特异功能是违反现有科学知识属于超自然的东西吗?

       我也清楚,世界上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人有特异功能,但我大脑又在想有些有特异功能的人也许不想让人家知道他而已,不想暴露出来。不想成为科学的实验品。这足以让我产生恐惧的心理。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种思想当中去,我好后悔自己想得太多,但我无法阻止我心中对它的恐惧,所以一直在想是不是出了问题,好想摆脱这种心理的恐惧呀,可我却越陷越深。但有一点一直给予我生存的精神支柱。就是有许多人都了解或者也得罪了一些自称有特异功能的人,但他们却为什么放的下,心中没有恐惧呀。我不知他们怎么想的,就打比方来说:中国科学院的何祚庥院士,有很多关于他同伪科学和特异功能做斗争的事情,为什么他不恐惧?我恐惧,所以我很想听听他们这些人是如何看待我这种心理恐惧的。

       ××爷爷,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帮助呀,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心里话,我这些话放在心里快二年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任何人讲,真是有苦不知如何说呀,我整天除了上班别的都不想作事,傻傻的一个人,心情特别烦躁,压力非常的大,这样下去不死就疯,我有时候真想早点死了算了,不会这样难受。我自己都不知以后如何过才好?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爷爷身上。其实我的事业心很强,可这样的心态做什么都注定失败的。有很多人羡慕我,因为我这么年轻就做上公司的电脑部主管的职位,而且人也长得英俊,都说我如果今后努力,肯定是事业有成的,但我听了只是叹气。又有谁了解我心中的痛苦呀。我如果没有心理这种恐惧,我相信我自己今后在事业上一定非常的成功,我也相信自己非常的聪明。但我陷入了无聊和最没意思的恐惧当中去了,毁了我的大好前程。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可悲了,我都不知如何办呀,我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爷爷身上了,希望××爷爷能告诉我自己还有没有得救的希望!?

 

周戈同志:

       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把你的真心话倾露给我;也正因为你对我如此信任,我需要认真对待,向有关方面的同志请教,如何给你一个有助于你解除烦恼的回答,所以拖到今天才能给你回音,请你见谅。

       首先,你给我一个极好的印象:你有正义感,见义勇为,为了帮助同学,敢于挺身而出,除邪扶正,表现了青年人的一股浩然正气。你因此遭受到精神上的长期折磨,但依旧拒绝迷信,不信邪魔,坚持理性思考,相信和追求科学的解释,这也正体现了我们时代青年的应有品格。你在事业上也很有成就,而且还有更远大的理想,这在物欲诱惑、消费主义盛行的商品环境,显得十分可贵。祖国和人民需要你这样的子弟,需要你这样的子弟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让人民的生活更普遍地幸福和充实。如果你能继续锻炼身体,不懈地努力学习,学习更多的文化和科学知识,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我也向你讲一个隐私问题:我很小的时候,我的非常亲非常亲的人自杀了。这对我的影响是终生的。但我那时就暗自下誓:不论遇到什么挫折,什么痛苦,什么危险,我宁可被杀死,被酷刑致死,我也不会选择自杀。然而你在完全没有理由作这样想法的时候,却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想要自杀”一类的话。这很丧气,说明你还缺乏生活的勇气,尤其是缺乏面对精神折磨而勇敢生活的勇气。这一点,需要你的意志,需要你的社会责任心,需要你对父母的爱,对生活的爱,对未来的爱。

       我也实话实说,你的痛苦是自己制造的,在心理学上属于“暗示”。暗示有两种,一是他人给予的暗示,包括语言、手势、眼色等,都可能对被暗示者产生作用;一是自我暗示,例如有人怀疑自己的腿有病,于是就真的不能走路了。实际上,他人的暗示,也要通过自我的暗示才能发挥作用。你是听说有什么“特异功能”的(国内特异功能的风行,约20年),所以当一个道士恐吓你们,他要用法术报复你们的时候,你就怀疑你的同学有病,即是法术———特异功能所为,于是你也陷于恐惧之中,害怕他同样会控制你,现在你就陷在自我暗示的状态听说“特异功能”能够操作物体,控制他人,你认为自己就是被道士的特异功能控制了。

       这种现象,从哲学上解释,那就是“异化”,把自己的内心臆想,外化为客观存在的某种力量,然后反转回来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包括对它产生恐惧、依赖、信仰、膜拜等。譬如“上帝”,这本来是人的观念的产物,但他被外化为客观存在的“造物主”,一些人反而去敬畏他,乞求他,膜拜他,这道理与特异功能是一样的。有些科学家相信特异功能,与有些科学家相信上帝,道理也是一样的。这类现象是科学研究的对象,但不是证明上帝或特异功能存在的理由。

       西方的思想家早已宣布“上帝死了”,科学家则把上帝从自然界中驱逐出去,而特异功能的遭遇可能比上帝还坏。

       中国叫做特异功能的,在海外称作“心灵学”,或译作“超心理学”,旧中国叫做“灵学”,道士叫“法术”,和尚叫“神通”,用于医疗即是催眠术,现代心理学将它视作精神障碍的一种,作为病理和生理现象进行研究,也是当代脑科学关注的一个领域。西方注意到这种现象,并作系统观察,可能有160多年的历史,十多年前,做出结论:实际上不存在。美国和前苏联,也都进行过集中的考察和研究,他们希望人的特异功能存在,以便运用于侦查、谋杀、洗脑以及其他军事目的,但他们的国家科学部门,前后都否定了这种神异功能的真实性。

       结论不是有意的欺骗,就是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因而也都发表声明,宣布终止对它的研究,撤出了国家支持的资金。那些神汉巫婆,“通灵人”,大都转向“新宗教”,西方邪教,就是从这类新宗教中产生出来的。在民间,则形成种种与特异功能和邪教斗争的团体,例如美国就有专门与“声称非常现象(包括特异功能)”作斗争的团体,专门与邪教组织斗争的团体(家庭基金会)等。欧洲的情况类似。

       我国的所谓“人体科学”即“特异功能”,一直作为“伪科学”的代表,受到思想界的批判,进入本世纪,也被国家正式取消。那些以“特异功能”行骗的“大师”、“宗师”之类,或者锒铛入狱,或者逃亡国外,他们假借“气功”行骗害人的团体,或者作鸟兽散,或者被政法部门取缔。国内外的科学和政府行为,以及自称有特异功能的作假行为,都已证明,没有什么特异功能是真实的存在。

       特异功能不可能有真实的道理,说起来很简单:世界不可能有“超自然”的能力存在,而特异功能的特异处,就在于它妄言它是超自然的,而且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物理世界,或制造神迹。他们呈现给人们的特异功能,都是表演,类似魔术;有时对某些人起过类似歇斯底里的反应,或对某些人有过治疗作用,那可以用暗示、催眠等引发的心理变化做出解释,而在严格的科学实验和科学观察中,没有一项成功的。被揭露造假、当场出丑的特异功能,例证举不胜举。至于支持特异功能的理论,也是一片荒唐言。

       最常用的“理论”,是“天人合一”———此说现在有人解释成自然界与人类的和谐共处;特异功能者解释作:人体蕴涵有自然界一切能量,只要“开发”出来,就可以移山倒海,支配一切,创造一切,包括包治百病;据称,这已经开发出来的,就是“气功大师”,可这些气功大师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住,全让法律给控制起来了,遑论其他。还有一种“理论”,叫“意识即物质”,据称,不用动脑,不用动手,无须艰苦劳动,只要意念所到,想拥有什么就会拥有什么,想让他人如何就会使他人如何,想让世界如何改变就会如何改变,可他想来想去,如果不得妄想病,也终归是一场空。据说,达到能发放特异功能的精神状态是“恍惚”,或在“梦”中;精神恍惚本身就是一种病,梦有梦游,也是一种病。精神有病就是特异功能?据北京一些医院统计,在特异功能盛行时期,患精神病症的人明显增多。

    为什么这样荒唐的事情会在社会流传开来,得到众多媒体的鼓吹?我想,媒体抓新闻,通常总会讲一些神奇的事情吸引读者听众,这就需要读者听众具有足够的正确判断力。但为什么一些大官,甚至大科学家也相信,也在支持和传播?我以为,官的大小,甚至是否是官,与科学知识多少不一定相应。因此不能认为官大就一定不迷信,这正与官大,不一定道德水平高是一个道理。科学家只是在他的研究领域有效,超出他的研究领域,不在他的知识范围,他就是外行;外行讲的话,可能对,也可能不对。如果他以科学家的身份涉足他的外行,甚至认为与在他的本行同样地具有权威性,那就会变得异常荒唐。你所说的个别“有名的科学家”,就是如此。最早指出其谬误并与之长期辩论的,是哲学家于光远,何祚庥是比他年轻一些的院士,此外还有不少学者也站在批评的前列。现在国家已经完全停止了人体科学的研究,因此你说至今还有许多科学家还在进行研究,并不准确———何况“研究”与迷信也不是一个概念。

    从科学上讲,人体科学提倡者曾动员许多科研单位和高等学校作过许多实验,力图证明特异功能的存在,并想探究它的能量是什么,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造假作伪,一个是承认失败。因此,对人体特异功能最有兴趣的研究者,也不得不承认,至今没有一个成功的范例,但可以继续经受真正科学实验的检验。还有些特异功能研究者到了最后,干脆走上否定近现代科学,走上了反科学的道路。不讲科学,不讲理性,那就是另外一类问题了,不是我们这里讨论的事。

       其实,你对我说的这些情况可能都有些了解,你的许多见解也是正确的,真理在你的一边。但你还是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为什么?我看主要是缺乏自信。你说何祚庥为什么不恐惧而你却恐惧不已?那就是他自信他掌握了真理。他掌握的是什么真理?简单说,就是唯物论,唯物论者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能力存在,更不相信它会控制他人的行为,所以说,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此外,你可能还有点自私,就是老想你可能被控制,使你陷在患得患失的恐惧中,忘记了你还负有更多的责任需要去思考。无私才能无畏。你应该从个人的忧虑中解放出来。

       说到你的忧虑和恐惧,我感到像是杞人忧天。因为你最终的“担心”,是那个道士是否真的有特异功能,是否存在一个不想暴露的特异功能人。就是说,你的担心是建立在你的疑惑中,而不是经过检验的现实基础上。你明明知道,像何祚庥以及许多人,都与自称特异功能的人作过斗争,而他们始终安然无恙;你也应该知道,所有的“特异功能”经不住实践的检验,都以失败告终,可你却把你的疑惑当做你恐惧的原因,甚至由此得出活不下去的令人沮丧的结论。这合乎逻辑吗?这不是你自己造鬼,自己吓唬自己吗?你说你找不到你何以恐惧的原因,我认为你就是这样自寻烦恼的。

       你向我求助,我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国际歌中有句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自己救自己。希望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从自我烦恼中勇敢地走出来吧。既然你能够勇敢地与那个道士斗争,并取得胜利,你也一定会与你的无根据的恐惧作斗争,并取得胜利。

       此外我建议你两条:第一,参加体育锻炼,最好是集体项目,如打球、作集体操之类。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康的身体中。与大家一起活动,尤其是充满美的文娱活动,是会令人快乐的。第二,不要钻牛角尖,把自己的注意力从特异功能之类的乱想中转移到有益的学习,考虑你的事业上,这会带动你不断的进步。

       听着:把什么不想活了的丧气话全部收回去,燃烧起你青春的火焰,昂头挺胸,快快乐乐地生活吧,你的爸爸妈妈该多高兴!

    (××爷爷,本刊特约学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