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关羽被神化的由来

时间:2016-03-08 22:23来源: 作者:陈秀实 点击:
关羽被神化,始于南北朝时的一个故事,并深得当地老百姓的信奉。宋、明、清三代皇帝不断加封标榜,以期人们忠君。然民间则以关羽的“信义”为做人做事的榜样。在上层和民间的共同作用下,关羽不断被神化,关帝庙遍布于天下,其“义”的精神与孔子“仁”的教诲一样深入人
  

   关羽,由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转变成为神话人物,这固然要归功于《三国演义》的大力褒扬。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成功塑造了关羽这个性格鲜明、豪气干云的英雄人物,并使关羽的形象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然而关羽被“神化”,不自罗贯中始,而是在很早以前。因此,我们必须先把关羽本来的历史面目及其被神化的过程弄清楚,那么他由人而神、而圣,神话产生的根源就会跃然于纸上。

关羽本是三国时期蜀汉的一员战将,他的事迹首见于晋人陈寿所撰的《三国志》①。该书卷卅六有蜀汉五虎上将《关张马黄赵》合传,关羽名列第一,“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他的家乡解州,即今山西运城市所属之解州镇。他一生讲义气,对蜀汉主刘备忠贞不二,终至以死付之。宋人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对其事迹也有较详细的记载。

汉献帝建安24年(公元219年)7月,关羽率军由荆州(今湖北江陵市)北上,攻打曹魏,破襄阳,同樊城(今湖北襄樊市),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是其一生辉煌的顶点。然才数月,因其恃才傲物,中东吴将吕蒙的奸计,大意失荆州。12月初,败死麦城(今湖北当阳县境)②。这段事,见《资治通鉴》卷六十八,献帝24年记事。关羽死后身首异处,尸身葬在当阳县的玉泉山,头被孙权送给曹操,操厚葬于洛阳“关林”(今龙门石窟附近)。两地百姓均奉祀纪念。蜀汉后主刘禅景耀3年(公元209年),追谥关羽为“壮缪侯”。在中国封建王朝,功臣名将死后,追谥加号,属正常现象。不应算作神化。他被神化是过几百年后的事。

南北朝时,佛教盛行。至隋朝文帝开皇11年(公元591年),天台宗高僧智者大师来剑湖北当阳玉泉山,他想藉关羽之魂以弘扬佛教,于是编造了一个故事,说他梦见关羽显圣驱妖,得当地老百姓的信奉支持,在山顶建成佛寺,关羽从此成为皈依佛教的护法,此乃神化之始③。

到了宋代,真宗以后,国力衰弱,崇奉道教,迷信神仙。特别是后期徽宗统治的时候,政治腐败,金人南侵,他不思奋发以图强,专信道教以求神灵保佑,自称“教主道君皇帝”,幻想着忠、勇双全的神将来护国,于是他想到了关羽。崇宁3年(公元1104年),封关羽为“崇宁至道真君”。关羽由佛教的护法一变而为道教的“真君”,而且越往后拔得越高。大观2年(1108年),加封“武安王”,宣和5年(1123年)再封“义勇武安王”。南宋高宗建炎2年(1128年),加封“壮缪义勇王”。孝宗淳熙14年(1187年),特封“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④。终宋之世,封王为止。到了明代,则更晋爵为帝。

明宪宗成化13年(1477年),封关羽为“壮缪义勇武安显灵英济王”,综合以前的封号,再加“显灵”二字。至明神宗万历42年(1596年),晋封“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见清人孙承泽撰《春明梦余录》)④。“伏魔大帝”的称号,几乎与天上最高神玉皇大帝平起平坐了。

满清入关以前,把《三国演义》既当成文化课本,又当成兵书来读,利用反间计,愚弄明崇祯皇帝杀死忠臣袁崇焕,他们崇拜关羽,可想而知。入关以后,为拉拢蒙古王公,曾以清朝皇帝比刘备,蒙古王公比关羽,喻为桃园结义。清世宗雍正皇帝封关羽为“忠义神武大帝”。不仅如此,在国家祀典中,他又取代姜太公而又封为武圣人,与文圣孔夫子并驾齐驱(见《大清会典》)④。满清一代,山西商人财力雄冠华夏,山西银票风行全国。商人们经商要讲义气,山西人不忘揄扬乡贤,凡商人所到之处,无不建有关帝庙。关帝庙不仅通都大邑有,僻远乡里村镇也是处处可见。于是关羽由侯而王而圣,“关圣帝君”就成为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老百姓尊称之为“关公”或“关老爷”而讳其名。然而他何以能够达到如此崇高的地位?这就是我们需要探讨的根。

分析关羽由侯而王,由王而帝,由帝而圣的过程,发现其中许多问题是耐人寻味的。在我国历史上,智勇兼备、名垂青史的武将不少,周代的姜尚、孙武,西汉的韩信、霍去病,东汉的云台二十八将,唐代的凌烟阁众功臣,都是战功赫赫的人物。和这些人物相比,关羽逊色得多。尽管《三国演义》把关羽塑造得十分完美,当我们一旦剥去这些华美的外衣,就会发现了一些被掩盖起来的事实真相。首先,关羽的武艺并不高超。三英战吕布才勉强打了一个平手,如果单挑,他肯定不是吕布的对手。其次,关羽做了两次战俘。第一次被曹操所俘,第二次为孙权所擒。这样的遭遇,对一般军人来讲都是耻辱,更何况一代之武圣!尤其降曹一事,无论怎样文饰,在特别讲气节的人看来,这是一个无法消除的污点。其二,关羽恃才傲物,不尊重同僚。这里可举两例:一是听说马超武艺高超,立即就要离开工作岗位,到两蜀去找马超决斗。二是听说五虎上将有黄忠,很不服气,扔出一句严重伤害老同志自尊心的明言:“志士不与老卒同伍!”关羽爱惜士卒,不敬重士大夫,这与他的结义兄弟张飞恰好相反。一个不尊重知识,不善于团结知识分子的人,是干不了大事的。其四,大意失荆州,败走麦城,直至身死名灭。失去荆州,直接导致西蜀政权的衰落,使诸葛亮兴复汉室的计划宣告破产。后来诸葛亮、姜维帅师北伐,也只能举倾国之力在陇右的高山深谷间与曹魏打拼消耗。六出岐山,无功而返;九伐中原,劳民伤财。致使蜀汉的整体实力远远落后于曹魏、孙吴,在三足鼎立的格局中,它最先被曹魏吞灭。由此可见关羽的武勇、智谋顶多算是中等;如果从被擒而死这个结局来看,他甚至算不上一个成功的军人,更谈不上一代之良将了。可见,评定武圣的标准,是不完全凭借战功的。那么,凭借什么呢?

这里有必要先对“圣人”这个概念做一说明。在上古时代,圣人和王者是一体的。黄帝、颛顼、尧舜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他们既是世俗社会的王者,又是精神世界的领袖。一个人要想成为圣王,他一得有经天纬地的功业,二得有博大精深的思想。但到了春秋战国时代,情况发生了一些改变。世俗社会的王者诸侯,都没有圣人之德;孔子有圣人之德,却没有社会地位。有人称孔子为“素王”。素王就是一品老百姓。孟子认为孔子的功业在尧舜禹以上,是千古一圣。因为孔子不论穷达,都没有放弃教化天下的追求。孔子生于贫贱之家,干过许多被认为下贱的工作。甚至汲汲如丧家之犬,颠沛流离周游列国。尽管如此,他还不忘代行天下教化之权。相比较而言,达则兼善易,穷则教化难。孔子不论外界环境如何变化,都始终如一地推行圣王之道。在教化天下这一点上,他做到了上古圣王没法做到的事情。从孔子时代开始,教育就成了一项非常重要的事业,天下所有的人也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孔子思想博大精深,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仁”。“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孔子也讲忠、孝、信、义,但这些道德规范是以“仁”派生出来的,是用“仁”来“一以贯之”的。至孔子的继承者而被称为“亚圣”的孟子,则又突出了一个“义”字。他讲“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如此,“杀身以成仁,舍生以取义”,就成为圣者之所以为圣的最高道德标准。我们拿这个标准来衡量关羽,他是具备了的,是当之无愧的。关羽一生,实践了“忠义”二字。当汉末群雄并起,刘关张以异姓相聚,提一旅之师而争斗于其间,关羽对刘备这个领导者忠贞不二,起居必侍立左右,形同手足。正史虽无结为异姓兄弟之记载,但“桃园结义”的故事,在民间早已口碑相传,再经罗贯中之手加以褒扬,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它已形成正史。当徐州失散,关羽被曹操所围,他为了保护刘备的妻妾,以待将来相会之机,约三誓而暂时投曹,及至听到刘备所在的消息,乃毅然决然,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以寻找,终于相会合而成就了鼎足三分,雄居一方之功业。及至大意失荆州,乃慷慨就义,壮烈牺牲。他的一生达到了圣人所标榜的崇高的道德境界,得到社会各阶层的认可和崇敬,自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然而,应分清的是,统治阶级封爵褒扬与劳动人民口碑相传的信仰,是有其不同的立场、不同的思想基础的。统治阶级看重的是他的“忠”,劳动人民尊崇的是他的“义”。在皇帝面前效忠,天天喊万岁的是围绕在左右的近臣们的事,对老百姓来说,天高皇帝远,沾不到什么光。老百姓心目中却有着另一种形象,那就是讲义气,老百姓在关夫子庙门上写上:“志在春秋功在汉;心同日月义同天。”的对联,那就是突出了一个“义”字。这位红脸大汉自有他长久存在的价值。劳苦百姓出外谋生,闯荡江湖,互相帮助,靠的就是义气。“桃园三结义”的异姓结为兄弟,就成为了他们的榜样。特别应当提到的是自鸦片战争后的近代中国,国力衰微,华侨出国谋生,艰难创业,团结互助靠的就是义气。他们崇拜关羽,是自然的事且经久不衰。在其集聚地,不管是被称为“唐城”还是“华人街”,大都有关夫子庙宇居其间,且不乏规模宏大与装典雄伟。在国外,关帝庙也是中国独特文化传统的一大景观,有些地方关帝庙虽屡遭灾祸被毁而又屡被重建,而且愈建愈壮观⑤。他所代表的不正是中华民族那乡里相互关爱、无私援助、团结相帮、不屈不挠共渡艰难的友爱博大精神吗?多少年来海外华人之所以能在异国他乡、人地生疏的艰难困苦中慢慢立住了脚,并一步一步上升乃至溶入当地社会而又保持着独特文化传统,靠的正是这么一种精神。直到现在,华侨、华人回国,寻根祭祖,先拜祭中华始祖轩辕黄帝,再到洛阳拜祭关陵,是摆在同等的地位。反观国内,则有反复曲折。自“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反对偶像崇拜,至新中国成立,破除迷信,拆毁寺庙,特别是十年“文革”中在破除“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一股歪风之下,毁曲阜孔庙,将历代文物付之一炬,全国各地的关帝庙几乎被拆光,洛阳关陵没被毁掉,算是万幸!文、武二圣同被踩在脚下!及至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形势为之陡转。随着经济发展,国力的上升,继承和复兴传统文化,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曲阜孔庙,为政府所修复,孔子的教导,上了中学教科书。“孔子学院”,在海外陆续建立。中国的老百姓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手里有了钱,便自动捐献,把关帝庙重新建起来。这不能看作是恢复迷信的行为,而应视为复兴文化传统的举措。中华民族的复兴,要把已经淡忘了的传统美德——忠诚、信、义恢复起来。商人、企业家做生意、办工厂发了财,走出海外谋发展,要防止上当受骗,杜绝假冒伪劣,应学学当年山西票号的义字当头,诚信为先。不讲信义,是成不了大事的。

参考文献

① (晋)陈寿,《三国志·蜀书》[M],卷36,939~942页,中华书局出版,1959,12

② 《资治通鉴》[M],卷68,2148~2174页,中华书局出版,1956,6

③ (南宋)释志磐,《佛祖统纪》

④ (明)贺复征,《文章辨体汇选》[M],钦定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卷654.义勇武安王庙碑记

⑤ 蔡东洲,文廷海.《关羽崇拜研究》[M],巴蜀书社,2001

 

作者简介:陈秀实,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

本文责编:辛芃

(《科学与无神论》2008年第6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6-03-08 22:03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