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关于宗教渗透的理论思考(一)

时间:2015-10-24 23:19来源: 作者:孙浩然 点击: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战略发展阶段,和谐的国内国际环境不可或缺。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加强国家安全工作,警惕国际国内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和分裂活动。”长期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利用宗教宣扬西方意识形态,冲击社会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战略发展阶段,和谐的国内国际环境不可或缺。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加强国家安全工作,警惕国际国内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和分裂活动。”长期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利用宗教宣扬西方意识形态,冲击社会主义道德观念,插手我人民内部矛盾和社会热点问题,挑拨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企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如何有效的抵御宗教渗透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是马克思主义宗教工作者面向实际需要认真研究的理论课题。理论界对于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充分发挥宗教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等诸多问题讨论热烈,对于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宗教渗透重视不够,至今这一概念的学术性仍然被人为赋予的模糊性、敏感性、政治性所遮蔽,而不能开展实事求是的客观研究。我们应该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下对宗教渗透的演进历程、表现特征、惯用手法以及危害性等做出理论概括,正确认别宗教渗透与宗教交流、传播,在此基础上结合实际工作部门的具体经验,提出有效的反宗教渗透对策。抵御宗教渗透,关系到我国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

宗教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随着不同社会之间的文化传播和交流,宗教也会以各种形式和途径向外扩展。这种扩展既包括了正常的宗教交流,也包括了宗教的渗透。对宗教渗透进行科学研究离不开科学的研究方法。笔者拟从宗教学、社会学、政治学等具体学科方法和视角对宗教渗透现象进行初步分析与阐释,不足之处,请专家学者指正。
一、宗教学的思考
境外敌对势力的宗教渗透活动旨在“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祖国统一”,虽然本质上是一种政治现象,但总是要以宗教的形式表现出来。从宗教学的角度看,宗教渗透是宗教所有功能,尤其是政治功能的大演示。我们知道,宗教作为复杂的社会体系具有政治功能、文化功能、整合功能、社会控制功能、慰藉功能和激励功能等一系列功能。正是因为宗教具有的这些实体功能,敌对势力才一直青睐运用宗教进行渗透,他们的政治企图才可能会落到实处。
首先,宗教作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合法化与合理化工具,具有装饰和美化现实统治的传统,曾经为压迫有理、剥削万岁高唱赞歌。宗教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或者说是权变性,这使得它能在世界上每个角落生根发芽。宗教的这种适应性表现在它与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政治、伦理道德、哲学、文学艺术等上层建筑领域不断地调适过程中。正如马克思所说:“基督教的社会原则曾为古代奴隶制进行过辩护,也曾把中世纪的农奴制吹得天花乱坠,必要的时候,虽然装出几分怜悯的表情,也还可以为无产阶级遭受压迫进行辩解。”①(P218)列宁也指出,“这正像不以资产阶级的行动而以资产阶级牧师的博爱言词来判断一般资产阶级的‘利益’一样,因为资产阶级的牧师老是赌咒发誓说现制度是充满着基督教理想的。”②(P634)同样,宗教也为宗教渗透活动的实施者进行辩解,例如西班牙神学家弗朗索瓦·德维托里阿的“传播福音权利说”、英国殖民主义者的“解放野蛮民族说”等等。本来是罪恶的征服、压迫、颠覆活动,却变成了“拯救异族灵魂”、“光耀上帝”的神圣事业。
其次,宗教具有一定程度的排它性、狭隘性和不宽容性,各国传教士都有一种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征服异教徒的顽固信念。然而不同宗教之间强烈的排他性与同一宗教内部强大的聚合性是同时存在的。传教士的活动总是受到本国本民族利益的制约,当本国与他国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便自觉地站在自己政府的一边。因此,宗教天然就是强大民族推行扩张政策和践踏弱小民族的精神武器和神圣旗帜,是征服民族奴化被征服民族心灵和推行同化政策的有效手段。近代史上一些传教士就是如此以宗教为幌子在世界各地犯下了罪行,宗教渗透活动实际上也是符合这种模式的。
第三,宗教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各种文艺形式诸如文学、雕塑、电影、舞蹈都可以用宗教的形式表现出来,也都可以表现深刻的宗教思想和宗教内容。具体到西方国家来说,基督教在西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可以说是西方文化价值观的总根源。从意识形态上来说,宗教是宣扬有神论的,直接与马克思主义相对立。利用宗教向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渗透,在意识形态领域同我争夺群众,会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些根本问题上带来混乱,往往可以收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第四,宗教作为信徒的组织还具有许多社会功能,其影响不仅停留在思想意识里,宗教可以通过一系列内在机制将这些信徒进一步组织成牢不可破的社会实体。例如通过领袖人物的号召,通过宗教戒律的形式控制大批信徒,组织起来的教徒在狂热的宗教感情煽动下,就能发挥出极大的能量。一旦广大信徒被宗教渗透实施者所控制,就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宗教这种能够超越意识形态上升为庞大社会组织的功能,是其他一切可能的政治渗透工具所不具备的。
第五,宗教本身就具有十分强大的渗透功能,在一个民族内部,它不仅可以渗透到本民族文化和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该民族标志性的特征。同时,宗教还具有十分强烈的向外传播愿望,总是希望不断扩大自身影响,往往也乐意成为政治势力的渗透工具。此外,宗教宣扬真、善、美、平等、博爱等思想,以高洁脱俗的形象出现在人们心目中。因而宗教渗透所带来的危害也就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往往使人们放松警惕,在宗教美丽外表的迷惑下丧失自己的立场。可以说,宗教本身就是一个长袖善舞、明眸善睐的“最佳演员”、“全能演员”,所以在境外敌对势力导演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渗透活动中,宗教几乎都充当了领衔主演的角色。
总之,从宗教学的角度认识和探讨宗教渗透应该着重分析宗教本身有何特点,导致其成为敌对势力对我进行政治渗透的重要工具;分析如何在国内发挥宗教的正功能,制定有效的对策抑制宗教的各种负功能;并对境外宗教渗透策源国、对象国的宗教现状进行分析。具体到我国就是要坚持自治自传自养原则,牢牢依靠群众,依靠我国宗教界中的积极力量,构建抵御宗教渗透的钢铁长城,让西方敌对势力无法控制我国信教群众和教会,无法在我教会中安插政治代理人,其渗透阴谋就会在很大程度上不攻自破。
二、政治学的思考
从政治学的角度看宗教渗透,就是要把宗教还原为各种政治势力和“政治家”手中的战略工具,因为这些所谓的政治家往往都只是把宗教当作工具而已,他们很少虔诚的信仰某一种宗教。对此恩格斯曾经指出:“基督教已经踏进了最后阶段,它愈来愈变成统治阶级专有的东西,统治阶级只把它当作使下层阶级就范的统治手段,至于这些老爷们自己相信还是不相信他们各自的宗教,这是完全无关紧要的。”①(P252)
统治阶级很早就发现了宗教的政治功能,先是用来麻醉和压迫国内被统治阶级。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对外交流越来越频繁,自然也就把它运用到对外扩张和征服中。前者一般被称为愚民政策,后者我们通常叫做宗教渗透,可以说宗教渗透是统治者国内愚民政策跨越民族和国界后的天然延伸。同样是统治阶级利用宗教实现政治目的,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到底是用来麻醉国内劳动人民还是用来征服国外劳动人民。
运用政治学的方法,我们就应该自觉分析宗教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宗教本质上与政治有关,因为宗教与政治有一个共同的品格:需要民众,需要追随者。被奉为群经之首的《周易·观卦》彖辞中写道:“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③(P271)中国古代统治者利用神道设教人为的制造宗教仪式和宗教观念来治理国家,力图达到使老百姓在被描述天意化身的统治者面前服服帖帖之目的。在欧洲中世纪,基督教更是占据了统治地位,教皇权势往往凌驾于欧洲诸国君主之上。现代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宗教势力仍然作为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而存在。正是因为宗教与政治有如此之深厚的历史渊源关系,才可能在人类政治史上发挥重要作用。
在恩格斯关于宗教功能的一系列论述中,有一种被后人概括为“宗教外衣论”:“中世纪把意识形态的其他一切形式———哲学、政治、法学,都合并到神学中,使它们成为神学中的科目。因此,当时任何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都不得不采取神学的形式;对于完全受宗教影响的群众的感情说来,要掀起巨大的风暴,就必须让群众的切身利益披上宗教的外衣出现。”①(P251)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它的内容是人为附加的,所以宗教这张外衣,既可以被农民起义领袖裁剪成为民请命的战袍,又能够被统治者缝制成助纣为虐的僧衣,我们不妨将宗教渗透也看作是统治阶级奴役他国人民的“合法外衣”。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宗教“已不能成为任何进步阶级的意向的意识形态的外衣了;它愈来愈变成统治阶级专有的东西,统治阶级只把它当作使下层阶级就范的统治手段。”①(P252)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武器的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阶级,当然不需要什么“宗教外衣”,但是却一定要对所有敌对势力披着“宗教外衣”对我进行破坏的活动有所研究,有所提防,有所抵御。
宗教渗透作为一种政治侵略活动是宗教和政治紧密结合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凸显了宗教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宗教渗透归根结底是打着圣洁的宗教这一旗号进行政治违法犯罪活动。在宗教渗透中起主导作用的是政治势力,宗教作为政治工具通常处于附庸地位。宗教渗透不仅仅应该是宗教学关注的现象,作为境外敌对势力的一种战略选择和政治行为,它还应该是政治学视野中的重要话题。我们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综合运用宗教学、政治学、社会学、行政管理学等学科的理论和方法对宗教渗透现象进行宏观的、全方位的、立体的把握。从政治学的角度对宗教渗透现象进行深入分析与研究必将开阔我们的学术视野,活跃我们的理论思维,更加有益于我们探究宗教渗透现象中蕴涵的政治目的,揭示作为宗教渗透本质的政治恶意性,有助于我们从政治高度识破境外敌对势力的政治阴谋,做好抵御宗教渗透工作。(待续)
      *[基金项目]本文研究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05XZJ009)资助
 
      注释:
      ①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②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列宁选集第2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634.
      ③ 邓球柏. 白话易经[M]. 长沙:岳麓书社,1993.271.
作者简介:孙浩然,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学博士研究生
本文责编:李   申
(《科学与无神论》2008年第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