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俄罗斯重新陷入混沌?

时间:2015-10-20 22:49来源: 作者:爱德华·克鲁格利亚科 点击:
1997年12月26日独立电视台社会节目“当代英雄”首次介绍了国防部的官方星相学家亚历山大·布济诺大海军上校。这件事的发生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早在1995年4月4日在“消息”节目就抛出了探测气球,当时宣布,“星相学是一种实用科学,医生、学者和政治家都应该在自己的行
  

      1997年12月26日独立电视台社会节目“当代英雄”首次介绍了国防部的官方星相学家亚历山大·布济诺大海军上校。这件事的发生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早在1995年4月4日在“消息”节目就抛出了探测气球,当时宣布,“星相学是一种实用科学,医生、学者和政治家都应该在自己的行为中注意星相学家的预言”。好家伙,这简直就是命令。还说什么应该。作者说得比同济会①密谋的传奇还要离谱,但要注意,公司使用大众媒体愚弄我国民众的深思熟虑,确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想起了在卡什比罗夫斯基电视系列片中大规模愚弄听众和电视观众的情景。看看阿兰·丘马克是怎样有效地愚弄人民的吧,喋喋不休地要把水变成油!这种电视心理变态开始后不久,从街头小报到最严肃的大报也加入其中,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报导那些简直是荒缪的,与巫师、预言家、特异功能人有关的,当然还有外星人的故事。种类繁多的“菜单”都出自对“超级秘密”试验室的采访,在这些试验室中“科学家们”发现并研究人的灵魂,彻底解决了癌症问题等等。最新的一个“杰作”是与金字塔有关,通过金字塔的力量,聪明的商人医治疾病、净化水、提高各种农作物的产量,甚至可以获得最坚硬的金刚石。对民众进行密集的愚弄收到了实际的成果,紧急情况部内成立了试验室,使用了大量的有特异功能的人。按紧急情况部部长C·K·绍伊古的说法,他们的成效不大:1996~1997年间“准确率在5%~7%之间”。思维正常的人都会明白,如果随便用手往天上指指,效果也会是这样。不过,我们想到了1995年12月发生在哈巴罗夫斯克附近的图—154空难。有127个特异功能者在差不多两个星期内给紧急情况部的救援人员指点搜寻方向。根据防空系统雷达显示分析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找到了飞机。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一开始不这么办呢?

      非常遗憾的是,政治家们也没有袖手旁观,来自利佩茨克的一名认字不多未卜先知的老太婆拉伊萨·苏缅莉娜进了俄联邦国家杜马。一个伟大国家的议会倾听她荒缪的先知先觉!俄联邦杜马生态委员会听有关俄罗斯飞碟安全问题的报告。并声称根据可靠的情报,肆无忌惮的外星人开始抢我们的男人成亲了。说实话,我有点为我们这样一个大国而羞耻。难道是议会里迫切要解决的问题还不够,害得他们去干这么荒缪的事情?
  卡尔梅克的总统基尔桑·伊柳姆任诺夫像接待最高贵的客人一样接待巫师和预言家,况且他在通灵术的道场上也不是一个旁观者:“……不论我对人民说什么,我都会下意识地给他们以启示和代码,也正是这些东西在我与共和国相邻的其他地区的俄罗斯人交往时,我会建立一种友善的特异功能场,这对我们所有的创举中是有帮助的!”怎样来解释伊柳姆任诺夫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各方面能力很强的人会热衷于灵魂出窍的鬼术?依我看,答案就在他以下的谈话之中:“在共和国转型期必须要建立权威机制,卡尔梅克需要可汗!”为实现伊柳姆任诺夫指出的目的,神秘主义就成了他可靠的朋友。
  B·B·日里诺夫斯基在国家杜马的讲话被电视永远记载下来。他说:“久加诺夫输了(总统选举——作者注)其原因是,当时是满月。学者指出,满月是有很强的暗示感受性”。得了吧,弗拉基米尔·沃利福维奇,是什么样的学者“指点”出如此荒谬的东西?唉,又是学者的论断和科学的威信,这是众所周知的伎俩。星象学、特异功能和其他的以巫师主预言为生的人们都会借助科学的威信,炫耀那些谁都无法弄懂的伪科学术语!国防部的官方星象学家布济若夫(Бузинов)也不甘心寂寞,他也经常提及科学。尽管我不会在这上面用脑子,但星象学与科学有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不久前刚去世的俄联邦安全会议国防工业安全问题跨部门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席М·Д·马列伊(М·ДМалей)在最后的时间里忙于建立“大的国家研究中心”,这个中心吸引了大量的以伪科学为生的骗子。正是他们以其自身的荒谬和无知用令人压抑的反科学的思想武装了这位国家高官,马列伊先生通过大众媒体,把这种思想描述得绘声绘色:“量子物理的概念要被中微子物理所代替,而真空作为空洞将被中微子场所取代。我们在试验设计研究阶段面临着许多工作,而这些工作是与理智思维相矛盾的,是不能用一个公式来描述的……”。马列伊追求的是一个崇高的目的:“从安全会议的观点看,我们的任务——实实在在地过滤出基本方向,在这场科学技术革命中帮助现任和未来的国家领导确立俄罗斯的起点”。那好,将来在这个基础上希望实现“科学突破”。
  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幼稚地认为基础科学研究可以十几年在严格保密的环境下进行?然后过了10年、20年、30年突然带来巨大的成果。正好相反,过度的保密会滋生不负责任、招摇撞骗,甚至……腐败。况且没有任何保密的东西不会真相大白。有没有人计算过,耗费了多少国家财力用于研究抗重力武器、精神武器、用于从地面摧毁导弹的绝对量子武器、远距离传输思维和许多许多的在秘密帷幕下研究的课题?是不是有一个“突破”?——没有!
  不久前我有机会接触了一份有关已完成工作的报告,该项工作向将领们展示了反重力现象的存在,甚至使用反重力场的可能性。这真是罕见的事情!报告送给了物理学家们鉴定!近年来类似的鉴定情况实际上已完全销声匿迹了。让我们再回到那份报告上来。当代最有名望的物理学家之一俄罗斯科学院院士A·H·斯克林斯基(C.H Cкринский)在自己的呼吁书中指出,试图用“反重力对撞证明其是一种被发现的现象想法完全不符合当代科学的实际情况”。按照斯克林斯基的观点,应该采取积极的步骤,在没有进行非常严格的和最广泛的鉴定之前不要再给类似的工作投资了。对于白白耗费的用于科学研究工作的财政拨款终究是政府级的过错“我不能苟同最后一个论断。既然这样一个事实已经确定,就要研究追究其刑事责任。不然的话,这种可以捞油水的事情永远不可能禁止。”
  关于这个报告我想补充一些评论。从整体上看,我们干过大规模冒险的事情,并且划拨了不少的经费。文章都是那些彻头彻尾的骗子们做的,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坚信自己不会受到任何惩罚。报告的作者们所利用的效果(最好说是诡计)是基础科学中不著名的,是基础科学不研究的东西。那些拨款给类似的冒险活动的大政治家们应该明白,科学研究只能由与研究人员无关的专家鉴定,为了做到这一点,至少要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研究成果。在这种情况下,对研究成果的检验、对成果的承认或者反驳才能成为可能。可以认为,一项重大的、“突破性”的基础科学发现能通过一些(秘密)科室来完成,这是非常大的误解。
  若干年以前,作者有机会写过有关总统安全局副局长Г.Г.罗高金(Г.Г.Рогозин)将军的文章。80年底,当时他还是克格勃的一名军官的时候,进行过“极限领域”的研究(远距离解读思维等等)。最近几年,根奥尔金·根奥尔金维奇的基本职责是保证总统的安全。但是Г.罗高金还有非常奇怪的业余爱好(魔术、神秘学等等)。“罗高金善长占星术,经常在国家高官面前露一手,罗高金能与宇宙就预算——财政问题进行交流……罗高金能在总统周围建立起‘友善的电磁场’,……能把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的床定位于南—北方向”(1995.第29/30《莫斯科新闻》)。
  当然,如果占星术像拼字游戏一样送给高层领导人消遣,那么还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占星家出现在国防部不能认为是一种玩笑或者消遣。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独立电视台的晚间节目“今天”为A.布济诺夫(A.Бузинов)和他的神奇的预言举办了专门的报导。布济诺夫和他的同伙预言的范围非常宽泛并涵盖了一些人的命运、灾难、政治事件等等。预言以“星球的分布”、“电离层变化过程”为依据,除此之外,还有“磁场对事件的影响”。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前有过的。靠这些语言欺骗民众挣饭吃的骗子真是不少。但是,布济诺夫这伙人还是有一点新东西:利用占星术不仅是预言人的未来,还能预言飞机、潜艇等等。这些东西也有“生日”。没什么好说的,绝顶聪明的发现!但如果严肃地说,在军事领域不负责任的占星预言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不可能期望占星术会有科学的预测。正与电视台的保证和占星学家本人的理想相反,占星术不是科学。对300位美国著名科学家的调查表明,大多数被调查者认为,占星术是骗人的勾当。
  确有一些为数不多的事件。应该承认,古代占星术在天文学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两千年以前由托勒密创建的世界图谱正是他为编制占星术而做的。我们应该指出,托勒密建立的原则实际上没有改变。多数现代占星家大肆兜售自己的“货物”,依我看都领悟到这一点。占星术的对手实际上是在其出现的同时就有了。西塞罗曾经写道:“说实话,我很吃惊,有些人到现在还相信那些人,他们的预言过去和现在从来就没实现过。”应该承认,占星术确实有不少的追随者。甚至牛顿也从事占星术。关于星体在人出生时在天空中的分布位置会决定着人未来一生的思想在当时的许多学者看来是非常令人信服的。但是,占星家们有时并没有试验的基础。千百年来这种思想最终没有得到过验证。
  最近,世界上完成了几个重要的研究,这些研究可以证实占星术的预测是站不住脚的。以下引用的统计数据来自B.Г.苏尔金(B.Г.Сурдин)的文章《聪明天文学家的愚蠢女儿》(苏联科学院通报,1990年第11期,第17—18页)。按照占星家的观点,人对一种或者另一种职业的倾向性是要通过占星术来确定的。乔治·马克·杰尔温(Дж.Мак-Джервн美国)对17000名学者和6000名政治活动家的生日与黄道十二宫的相对分布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完全是偶然现象。Б.西尔温尔蒙(Б·Сильвермен美国)对夫妇中处在其中的一人相关生日对其结婚或者离婚概率的影响进行了研究,他使用了2978个结婚婚礼和478个离婚数据。这些数据与两个独立的占星家对按黄道十二宫有利结合和不利结合的婚姻组合的预言进行了比较。其结果是,预言与实际情况没有任何共同之处。M.高克林(M.Fokeлен  法国)研究了41000名欧洲居民的档案资料。他对行星和星座在每个人降生时的状态与其个人的类型和所从事的工作种类进行比较。说实话,高克林所从事的研究表明,占星术完全是在说谎。没有发现人的性格和所从事的职业有任何关系,另一方面,就是他的黄道带,行星在“家里”的,也就是说他出生一刻的状态完成是另外一回事。只要有高克林的分析就足以得出明确的结论:占星术与科学没有任何共同点。这里还有一个能证明占星术本质的非常明显的实例。乔治·马克——格鲁(Дж.Mak-Гpy美国)对一组被占星家综合预言了性格的志愿者进行了检验,其结果对占星家们来说是令人失望的:被6名占星家预言了的这些和那些志愿者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大相径庭。我希望所有的读者都能明白这些。我认为,在俄罗斯,对学者的调查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正像以上所说的在美国进行的调查一样!可惜呀!类似的调查在俄罗斯是不可能的。经常会有人来奉劝我们,世界上对我们影响最多的是最后一个皇帝家庭不幸的骸骨。简直可以和女人非常日子里的垫布相提并论……这还不够吗?俄罗斯!赶快醒来吧!
      注释:
      ①同济会:18世纪初发生在英国,后来传播到法国、德国、西班牙、俄罗斯、丹麦、挪威、印度、美国等国家的一种宗教伦理运动。
      作     者 :爱德华·克鲁格利亚科夫,俄罗斯反伪科学和反科学造假委员会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
      编 译  者:孙黎明  解放军61672部队译审
      本文责编:申振钰
      (《科学与无神论》2009年第3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