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任振球与科海泛舟关于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辩论(二)

时间:2008-03-26 00:00来源: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 作者:任振球、科海泛舟等 点击:
续《任振球与科海泛舟关于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辩论(一)》( 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2536 )。 #13任振球: 2007-9-13 08:03 要害在于东西方两种科学思维的根本分歧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和科海泛舟展开了关于刘子华《八卦宇宙论》
  

    续《任振球与科海泛舟关于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辩论(一)》(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2536)。

#13任振球:2007-9-13 08:03

要害在于东西方两种科学思维的根本分歧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和科海泛舟展开了关于刘子华《八卦宇宙论》是不是 “伪科学”的辩论,这场辩论,实质上不仅是刘子华的个人和事的问题,而是始终反映了东西方两种科学思维在认知上的根本分歧。从科海泛舟的《五评》和多次回复来看,科海泛舟的西方分科的线性思想陷得实在太深,科海泛舟实际上把西方思维方式供奉为至高无上的绝对真理和检验科学是非的唯一标准,容不得半点非线性、形象、整体思维的存在。请看:
    其一,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核心依据是八卦原理。科在最近的回复中说:“提—波数列与行星的对应关系很明确”(行星离太阳远近的次序),而“八卦宇宙论”“谁与谁配对没有通用的规则,没有统一的根据”。不错,前者是根据太阳系行星实际资料归纳的,来之不易。但它对为何会有如此分布这一本源问题,至今没有弄清。当年法国布尔日天文台台长摩尔在评价刘子华的《八封宇宙论》时说到:“应该高声祝贺刘子华经过耐心和深奥的研究,在其博士论文中为我们指出了中国古圣先哲的宇宙科学,竟如此与我们在近4个世纪中若干代学者所费极大艰辛而得之甚难的一些结论相吻合”。至于“八卦宇宙论”的通用规则,就是八卦的原理,即:八个或多个相对称的方位对顶角相加均相等。请科海泛舟仔细看看“河图”和刘子华的“太阳系十二星球的速度配偶图”是不是这样配对的。很清楚,刘子华正是按八卦此种规则排列和推演的。但需指出,明明是配对时要遵循八卦原理此种宇宙中理想的时空平衡结构的通用规则和统一根据。可是,科海泛舟“巧妙地”偷换概念,变成了“谁与谁配对”,去掉了(起码是曲解了)八卦配对原理这一核心问题。况且,现今中国科学家已经在数学上证明:提—波数列定则本质上就是太极…八卦系列在太阳系天体分布排列的具体表现。本人在评科海泛舟“五评”中也己明确指出:八卦“以八个方位对顶角相加均相等的方式,反映了宇宙中存在的一种时空平衡结构。”这是一种超越太阳系的高层次规则!可是,科海泛舟就是看不懂,至今还在说“没有通用规则”。看来,在科海泛舟眼里,好像太阳系行星分布的“提—波定则”和现代太阳系分布理论是绝对真理,容不得怀疑和发展。另辟途径,如刘子华从八卦原理证明八卦的原理和规则对太阳系星体的分布也是适用的、且可预测更多行星的存在,难道这样就成了可恶的“伪科学”?!可是,宇宙中却有着错综复杂的更高层次的规律和“通用规则”,八卦就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二,科海泛舟将刘子华《八卦宇宙论》批为“伪科学”的主要论点。科说“刘子华既承认月球运行在绕地,而不如其他星球之绕日,也知道月球与太阳系其他大部分星球之卫星相似,却没有任何证明就独将月球升入行星行列”。这里争论的焦点是,能不能将月亮和其他行星“同等看待”、一起进行比较,而不是科所说的能否“独将月球升入行星行列”的问题。从近代天文学来看,当然月亮不是太阳系的行星,仅是地球的卫星,不能视作太阳系行星。但是中国古人却有另外一种思维方式,古人站在地球上,仰望天空的众星运动,不论昼夜和一年四季,都在围绕北斗星作旋转运动,从不停息。把月亮视为众星的一员,在众星的视运动中,以月亮为最亮(因为它离地球最近),太阳次之,再次是五星和其他天体。中国古人经历数千年的观察和思索,终于得出“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以及天地生人相联系的“天人合一”观。其中相当重要的就是把月亮和太阳、行星“同等看待”,从而制订的中国特色的农历(阴阳历),全面反映了一年四季中太阳热力作用和一个农历月中月亮、太阳的引潮力作用对地球的周期变化的不同影响。这比之单纯的阳历或单纯的阴历要全面客观得多。需指出,这种中国古天文历法的时空坐标系,由于受到外力的作用,它本身在作运动、且是曲线运动,因而它属于非惯性系统的相对时空,比之牛顿的绝对时空和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是一种更为高明的时空。用它研究宇宙诸天体对地球的影响来得直观、方便和更加深刻。例如我们统计检验得到的黄道面一等亮星与月亮、地球成直线时有着明显的非经典引力效应,万金华又进一步从理论上严格推导证明:此时存在着一种共生态的波—电磁引力波(或称引力电磁波),其双螺旋运动通过光量子(与天体亮度有关),可引起月亮的引力至少放大5倍以上。这是单从太阳系理论和牛顿万有引力不可能得出的。并且,在太阳系内,牛顿万有引力(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当然是成立的,但是还有引潮力(与距离的立方成反比),而月亮对地球的引潮力却比太阳对地球的引潮力要大一倍以上,比其他行星对地球的引潮力至少要大4个数量级以上。因而,刘子华按照八卦原理在配对时,将月亮和行星、太阳等同看待,是无可挑剔的。可见,科海泛舟说成刘子华“没有任何证明就独将月球升入行星行列”,这种说法是对刘子华博士论文的严重曲解!是一种愚蠢、无知之见。科完全混淆了两种不同视角、两种不同的科学思维方式!尤其严重的是,科用西方科学的线性推理思维(分科的天文学中的太阳系理论)作为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宏观的整体思维的是非,实在是牛头不对马嘴!荒谬之极!
    其三,再具体看一下科海泛舟如何用西方形式逻辑来“证明”刘子华及其《八卦宇宙论》是“伪科学家”和“伪科学”的。科海泛舟在《五评》的“二评”中,多次用了传统逻辑的“三段论”法,首先他主观臆想地分3种假说:“刘子华没有将其他卫星与月球相比较的原因”,①“是他未见到其他卫星的数据”;②或者“是他知识水平不足”;③或者“是他研究能力不够”。然后说明这些假说都不成立。“排除了以上可能性”,“只能是他不愿意进行比较”。科又说:“实际上刘子华对“八卦宇宙论”的验证分为两步:第一步将中国古代对太阳系各星球的认识与八卦进行比较(第二章第三节),第二步将已经与各星球对应的八卦与现代天文对太阳系各星球的认识进行比较(第三章第三节),最后得出结论:“八卦宇宙学理与现代天文事实,互相吻合。”(第80页)由于中国古代天文中没有对其他卫星的认识,所以第一步没有其他卫星的事儿,第二步也就没有其他卫星的份儿了。这实际上只是在验证“八卦宇宙论”(其实就是中国古代天文)关于太阳系部分星球的认识与现代天文事实相吻合,而“八卦宇宙论”关于太阳系另一些星球即其他卫星的认识与现代天文事实不吻合,刘子华就不说了。因为如果将其他卫星拉入视野,不管是与月球比较还是与八卦比较,都会凸现出中国古代天文不如现代天文的差距。这本来是很自然的事,外国古代天文也都不如现代天文。但这样一来,完全按照古代天文知识结构建立“八卦宇宙论”的意义,就被动摇了。所以:刘子华的错误不是一般的科学研究中的错误,这种错误不会通过别人告知而改正,因为当事人本来对自己观点的缺陷就心知肚明;也不会通过继续研究来克服,因为这种人在固有的思维模式下再怎么刻苦也只是努力从大量的证据中挑选对自己观点有利的证据,而不利的证据再多也不会正视,更不会去设法解决不利证据所反映出的问题。这是一种不会改正错误的错误,即伪科学研究式的错误。所以:刘子华在“八卦宇宙论”研究中错误的性质是搞伪科学研究”。“总结论:刘子华在“八卦宇宙论”的研究中是个伪科学家”。
    好家伙,科海泛舟在此又不厌其烦地搬出其他行星的卫星来责难刘子华的“八卦宇宙论”,以此作为刘子华博士论文(连同“八卦”)是“伪科学”的“大量论据”。可是,①科“三段论”第一段的3个假设“(“刘子华没有将其他卫星与月球相比较的原因”),都是科自己杜撰的、强加于刘子华的。因为八卦原理和刘的博士论文根本没有涉及“其他行星的卫星”。②这种无根据的“假说”,也违背“三段论”法的原则。③八卦原理和刘的博士论文也没有必要涉及“其他行星的卫星”的问题。因为如上所述中国古人是观星察地进行判断推理的,肉眼看不到的“其他行星的卫星”,根本不在考虑之内。可见,科海泛舟想用近代天文学的某些进展(其他行星大多有卫星),妄图作为八卦原理和刘的博士论文属于“伪科学”的论据,这种用单学科的细节进展来否定宏观的整体性原理,实在是无知、愚昧,再加狂妄!
    我们在此大段引用科海泛舟的原话,是请网友们来个“奇文共欣赏”,看看科海泛舟究竟是如何运用西方分科的、线性的、形式逻辑的思维模式为“依据”、作为标准,如何进行攻击和抵毁中国传统科学文化的多学科交叉综合的、主要以非线性和形象逻辑为特征的整体思维。看看科海泛舟是不是自卖自夸说的“保证我的每一个结论都有足够的证据”。
    其四,八卦研究方式究竟是阻碍科学发展还是促进科学发展。科海泛舟在“五评”中用光的波粒二象性,经多位科学家努力将光的波动性和粒子性的矛盾统一过程为例,认为刘子华运用八卦在具体处理上有矛盾,就断言:“正是“八卦研究方式”会阻碍科学的发展。”
    本人认为:关键在于刘子华运用八卦的基本原理是否有错。如上所说,由刘子华博士论文中相关图表可见,刘子华在配对时确实是符合八卦原理的。至于具体处理时如何应用、如何发挥,各人可以有所差别,也可以说这是需要进一步理解和继续探讨的问题。就当今科学技术的再发展来说,却是西方科学的线性思维虽然仍可继续推动科技进步,但是它已经开始不如中国特色的整体思维(其中包括太极、八卦系列的思维)来得更为有效,尤其是在复杂系统和非线性突变以及重大科技自主创新方面。本人上次提到中国科学家发现的“易经柱”和“双螺旋双质量能量公式”等,就是很好的例子。当今,中西两种科学思维究竟谁能更好地推动科学发展,本人认为这是不言自明的。不信,建议我们之间可以开展一场科学发展实践行动真正的竞赛和比赛!!!
    其五,关于中西两种思维的评价。从本贴上述的论述来看,科海泛舟的主张,当然是西方思维方式优于东方思维方式,而且后者还是“伪科学”!本人通过自身的科学实践和调查研究则认为:综观科学发展的历史,科学探索的思维模式和认知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中国传统科学文化为代表的,以整体、宏观、非线性形象思维为主要特征的思维模式和认知方式,推动了中国古代在哲学、天文学、医学、军事学、数学、物理学、农学、地学和人文科学等的诞生和高度发展,导致了当时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国家经济领先于世界各国千余年。另一种是近代西方科学的分门别类、解析的、以线性的形式逻辑为主要特征的思维模式和认知方式,在工业革命以后,推动了近代科学技术在三百年来的纵深发展,从而实现了科技的巨大进步和经济的飞速发展。前者在工业革命以后,由于封建制度的延续,以及科学思维上忽视了深化研究和实验科学的发展,导致了现代科技的落后和国家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后者由于忽视了整体思维的指导和整体性研究,往往“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导致了巨大的环境灾难;尤其在复杂系统面前往往显得无能为力。可见,中西两种思维方式都是科学的,在历史上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但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两者之间也存在某些交叉)。西方科学的认知方式的特长,在于它对科技问题的定量、精确化和机制的解决;中国古代科学的整体思维和认知方式的特长,在于它对整体的把握,长于对客观世界大量存在的复杂现象和非线性问题提供解决方向。为此,本人撰写了相应的论文,还倡议“关注中国古代科学思想中的现代物理学问题”。当今,国内的“跟踪、引进”已经提倡了许多年,是必要的。历史进入到21世纪,本人认为,正确的做法,应当全面总结两者的经验和教训,走中西两种科学思维的优势互补、结合和融合的道路,即中国整体思维和现代科学技术相融合,争取逐步找出各自领域如何融合的交叉点,并予以全力突破。其中,整体思维在客观上往往处在引领的主导地位。对此,如有不同见解,欢迎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可是,以何祚庥、方舟子为代表(科海泛舟仅是在紧跟)却在胡言乱语:“中国古代的整体思维是臆想笼通思维”、“中国传统文化90%是糟粕”“中医的核心理论阴阳五行是伪科学”、“八卦宇宙论是伪科学”等等。一个时期以来,“伪科学”的帽子满天飞,把一批具有中国特色的正是当前国家最需要的重大自主创新打成“伪科学”!这己不属于学术讨论范围。因为这种做法,难道与当前国家正在号召的“建设创新型国家”合拍吗?!它究竟是在起着推动作用还是阻碍作用?难道这不值得反思和深思吗?!           任振球

#43  科海泛舟:2007-9-29 07:23
回#13:
    关于“其一”:
    任振球说:“至于‘八卦宇宙论’的通用规则,就是八卦的原理,即:八个或多个相对称的方位对顶角相加均相等。请科海泛舟仔细看看‘河图’和刘子华的‘太阳系十二星球的速度配偶图’是不是这样配对的。”“四隅星”与四个子卦确实是按照“八卦的原理”对应起来的,可“四王星”是按照什么规则与“四隅星”一一对应从而与四个子卦相对应的?还请任先生明示。另外“太阳系十二星球的速度配偶图”在刘子华书中的第几页、第几图,也请一并明示。
任振球说:“明明是配对时要遵循八卦原理此种宇宙中理想的时空平衡结构的通用规则和统一根据。可是,科海泛舟‘巧妙地’偷换概念,变成了‘谁与谁配对’,去掉了(起码是曲解了)八卦配对原理这一核心问题。”难道“八卦配对原理”不是讲“谁与谁配对”的原理吗?看来任振球用心良苦,生怕别人看不懂他说的诡辩术(#10)是怎么回事儿,不仅列出了各种诡辩术的名称,而且还身体力行地给演示出来。上次在#10就演示了三把“出尔反尔、自打嘴巴”、“回避要害问题”和“乱戴政治帽子”(参见#11中的《关于“五曰”》和《关于“三曰”》),这次在#13又演示了一把“半斤不是八两”,不知下次还将演示哪种诡辩术?在下将继续跟任先生长见识。
    不是刚说过提—波数列“对为何会有如此分布这一本源问题,至今没有弄清”吗?怎么又说“现今中国科学家已经在数学上证明:提—波数列定则本质上就是太极……八卦系列在太阳系天体分布排列的具体表现”?“自打嘴巴”不是已经表演过了吗?想返场也应该来段儿别的呀。
    我确实看不懂任振球所说的“超越太阳系的高层次规则”。我说的是刘子华将星球“谁与谁配对没有通用的规则,”而任振球说的是八卦“以八个方位对顶角相加均相等的方式,反映了宇宙中存在的一种时空平衡结构”,没星球什么事儿!请问:“四王星”是如何按照八卦这种“高层次规则”配对的?
任振球说在我的眼里“好像太阳系行星分布的‘提—波定则’和现代太阳系分布理论是绝对真理,容不得怀疑和发展。”“现代太阳系分布理论”我没提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提—波定则”的缺陷我的文章里讲过,显然我没有把它当作绝对真理。我要是说任振球看别人的文章不仔细任先生可能还是不承认,那就说任先生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任振球说:“如刘子华从八卦原理证明八卦的原理和规则对太阳系星体的分布也是适用的、且可预测更多行星的存在,难道这样就成了可恶的‘伪科学’?!”完全正确!如刘子华确实完成了任振球所说的那些证明,那他的研究当然不是伪科学;如刘子华的证明存在推理缺陷,没有完成却说自己完成了证明,那他的研究才是伪科学。我的《五评刘子华及其辩护者》(http://www.tdsr.cn/bbs/viewthread.php?tid=909&fpage=5)的第二章证明实际恰恰是后一种情况。
    关于“其二”:
    我说“刘子华在‘八卦宇宙论’的研究中是个伪科学家”,既不是根据“能否‘独将月球升入行星行列’”,也不是根据“能不能将月亮和其他行星‘同等看待’、一起进行比较”;而是根据刘子华既承认月球是卫星不是行星,将月球与行星并列需要证明,又不经过证明就将月球与行星并列。也就是说我并不是用“近代天文学”的观点来评判刘子华的研究,而是用刘子华自己的观点来评判刘子华的研究,指出刘子华的研究自相矛盾,用任振球的话来说就是“自打嘴巴”。
    任振球说刘子华将月亮和行星、太阳等同看待是因为月亮对地球的影响大。第一,刘子华本人并没有说他划分“太阳系主要星球”与非“主要星球”的标准是对地球影响的大小;第二,即使是以对地球的影响为标准,一些彗星、小行星与地球“擦肩而过”,它们对地球的影响要比海王星、冥王星等大得多,为什么“主要星球”包括后者而不包括前者?仍然说不通。
任振球说我“说成刘子华‘没有任何证明就独将月球升入行星行列’,这种说法是对刘子华博士论文的严重曲解!”那就请任先生指出来刘子华的证明在哪儿啊?否则你扔出去的“愚蠢、无知之见”的帽子可要反弹回去了呀。
任振球说我“用西方科学的线性推理思维(分科的天文学中的太阳系理论)作为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宏观的整体思维的是非”。前边已经说了,实际上我是在用刘子华自己的观点作为标准,来衡量刘子华的研究。那任先生的“牛头不对马嘴!荒谬之极!”是在说谁呢?这个马蜂窝捅得确实“尤其严重”,小心人家近亲属跟你打官司哟!
    关于“其三”:
    ①任振球说:“科‘三段论’第一段的3个假设……,都是科自己杜撰的、强加于刘子华的。”是我“杜撰的”没错,但我并没有强加于刘子华呀。任先生自己在前边不是刚说过我“排除了以上可能性”吗?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了我“强加于刘子华”了呢?看来任振球还真有“自我牺牲精神”,为了攻击别人把自己的刚说过的话都给“牺牲”了。
    ②任振球说:“这种无根据的‘假说’,也违背‘三段论’法的原则。”如何“违背‘三段论’法的原则”了?还请任先生明示。
    ③任振球说:“肉眼看不到的‘其他行星的卫星’,根本不在考虑之内。”第一,刘子华可没有把自己的研究局限在肉眼能看到的范围内。他的“八卦宇宙论”不仅涉及了肉眼看不到的海王星、冥王星等,而且还涉及了仪器还没有“看到”的“木王星”,甚至涉及到了任何仪器都不可能探测到的“太极”。幸亏刘老前辈已先驾鹤西去了,否则要是知道他的铁杆辩护者都这样贬低他,刘老先生还不得给活活气死!第二,中国古人研究天文不考虑肉眼看不到的星球是因为当时没有仪器,没办法。为什么在有了较好的观测手段后还要把研究局限在肉眼能看到的范围内?还是没有根据。
不要把八卦原理和刘的博士论文“捆绑”在一起。八卦原理有没有涉及或者有没有必要涉及“其他行星的卫星”都与我的文章无关,而刘的论文涉及并且有必要涉及“其他行星的卫星”不是我说的,是刘自己说的。刘子华说:“至于月球,根据现代天文之论断,皆认为它是地球的卫星,并且与太阳系其他大部分星球之卫星相似。使人诧异者,何以本书独将地球之卫星升入行星行列。……至于用现代天文与我国的八卦理论结合起来研究证明,月球与日球为何能与五星同列,可参看本书第三章及第四章中的各项实际印证即可明了。”可见不是我“想用近代天文学的某些进展(其他行星大多有卫星),妄图作为八卦原理和刘的博士论文属于‘伪科学’的论据,”而是刘子华自己认为将月球与“五(行)星”归为一类需要“研究证明”,可他实际上又没有证明。月球“与太阳系其他大部分星球之卫星相似”这个“单学科的细节进展”与“独将地球之卫星升入行星行列”这个“宏观的整体性原理”相矛盾,这可是刘子华自个儿提出来的呀。任振球说这“实在是无知、愚昧,再加狂妄!”那又是在说谁哪?人家嬴了官司赔了钱,还落个“不是刘子华欺世盗名,是刘子华亲属欺世盗名”的名声,正愁找不着主儿撒气呢。咱没事儿别净往跟前儿凑哇。
    任振球说我讲的“保证我的每一个结论都有足够的证据”是“自卖自夸”,可他并没有找出我的任何一个结论缺乏足够证据。看来他的“整体思维”只会凭空下结论,不会具体找证据。那我就也请网友们来一起帮任先生找一找,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自卖自夸”。
    关于“其四”:
    任振球说:“刘子华在配对时确实是符合八卦原理的。”再问一遍:“四王星”的配对是如何与“八卦原理”相符的?难道任先生的“整体思维”就是在“具体处理时”有什么样的错误都无所谓,只要在“整体”上有“八卦”俩字就都是对的吗?
    任振球在这个主题里一再提起“易经柱”和“双螺旋双质量能量公式”,但却一直不说它们和“八卦宇宙论”的关系。如果认为前者正确后者就一定也正确,那就赶紧给出它们之间的证明关系呀。否则老这么单摆浮搁着岂不糟践了这两件“宝物”?张三用钢笔答卷得了100分,李四用钢笔答卷就一定也得100分吗?
    关于“其五”:
    我没有比较过东西方思维方式,也没有说过东方思维方式是伪科学。我只是认为像刘子华等人那样只看有利证据,无视不利证据的思维方式是伪科学的思维方式。如果任振球认为这种思维方式就是“以中国传统科学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思维方式,那是他的结论。我没有全面地研究过东方思维方式,对他这一“通过自身的科学实践和调查研究”取得的成果不好加以评论。不过如果实际确实是这样,那任振球想让这样的“整体思维”“处在引领的主导地位”,“这种做法,难道与当前国家正在号召的‘建设创新型国家’合拍吗?!它究竟是在起着推动作用还是阻碍作用?难道这不值得反思和深思吗?!”

#44  任振球:2007-10-12 10:50

再论要害在于中西两种科学思维的根本分歧
    有关《八卦宇宙论》等是不是“伪科学”的辩论,我们和科海泛舟、燧人之间的分歧,本质上属于对中西两种科学思维的态度和根本分歧问题。
    我们一再指出,科学探索的思维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近代西方科学的分门别类、解析的、以线性的形式逻辑为主要特征的思维方式。在工业革命以后,此种西方科学的认知方式,推动了科学技术向纵深发展,从而实现了科技的巨大进步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但同时也带来了全球环境等许多负面问题,以及在许多复杂现象面前处于无能为力的境地。另一种是中国古代整体的、形象的、以非线性为主要特征的思维方式,推动了中国古代哲学、天文学、医学、军事学、数学、物理学、农学、地学和人文科学等的诞生和高度发展,导致了当时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国家经济领先于世界各国千余年。但到了工业革命以后,我国由于封建制度的延续,以及科学思维模式忽视了分科的深化研究和实验科学的发展,导致了现代科技的落后和国家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西方科学的认知方式的特长,在于它对科技问题的定量、精确化和机制问题的解决;中国古代科学的认知方式的特长,在于它对整体的把握,长于对自然界本来面目的客观、完整的认识,以及为大量复杂现象和非线性问题提供解决方向、方法。我们认为,这两种科学探索的认知方式和思维体系,都是客观存在的、都是科学的,它们在历史上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同时也存在各自的不足。
    中西两种科学思维方式的关系,实质上可以说是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从认识论来看,一部科学发展史,本质上就是科学认知水平的发展历史。无非是整体和局部不断交替发展、并且螺旋式的由低级到高级、再到更高级的科学认知发展过程。局部的、分门别类的思维方式,和整体、辩证发展的思维方式,两者不仅都是科学的,而且在科学发展史上都是不可或缺的、但又各有其独立认知体系的科学发展过程。尤其是到了当代,从21世纪开始,理应进行全面总结、吸取中两种科学思维各自的经验教训、实现两者优势的互补和相互融合,逐步走向科技更高层次的发展和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历史阶段。当前的主要错误倾向在于:一个时期以来,国内某些人士将上述两种科学思想人为地加以对立起来。他们注重了西方分门别类的科学思维方式,而忽视、甚至根本否定中国传统科学文化的整体、形象的思维方式;他们将西方科学理念绝对化、将它作为检验科学是非的唯一标准,到处乱打“伪科学”。我们认为,如果照此发展下去,他们终将犯下时代性的历史错误。
    本人通过多方请教、反复学习和调查研究,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核心的精髓在于:“有生于无”;“有天地,然后有万物”;和太极系列;以及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它实质上是宇宙中最高层次的自然法则和自然定理。它是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系。这种时空坐标系,远高于牛顿的绝对时空坐标系和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坐标系。宇宙中存在着众多层次的旋转系统:①地球围绕自身质心的自转;②地球围绕地月系公共质心旋转(由于月球的存在而引起,涉及农历月、日和三星一线的准周期);③地月系质心又围绕太阳系公共质心旋转(涉及一年四季、准11年、准60年、准百年和千年周期,以及地球公转轨道参数变化而引起的准万年到准10万年、几十万年周期);④太阳系质心又围绕银河系公共质心旋转(准3亿年周期)、同时绕银道面作螺旋式前进转运动(准3300-7000万年周期);⑤银河系质心又围绕本星系团公共质心旋转;⑥本星系团质心又围绕超星系团公共质心旋转;……。此种众多层次的时空坐标系,用现代科学的理论和方法无法进行统一描写(三体问题就已无法解决)。这种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系,可以直观地、反映天体视运动在宇宙中自然界本来面目的多层次旋回,它是一种最优的时空坐标系。它通过光量子及其电磁引力波的双螺旋运动(包括三星一线时通过月亮的质能放大)而相互联系起来。
    此种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系,①以北极星为太极中心。对于地球来说,只有北极星,无论是一天中的昼夜变化、或者一年中的春夏秋冬四季变化,北极星都是不变的。②两仪。由地球自转引起昼夜的黑白变化,这就成为并推论天下万物皆有阴阳变化(互为前提、阴生阳长)。③四象。北斗星斗柄的指向,就是区分四个方位和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④五行。5是数字中最稳定、最和谐的数(参见九宫图)。万物中存在着5种不同的物质、能量形式的相生相克关系。⑤八卦。九宫八卦图是宇宙中最理想、最稳定的时空平衡系统,其对顶角相加均相等。这些自然法则和自然定则,反映在天地生人相互关系的普遍联系之中。它对现代科技的再提升及其种种负面效应和复杂系统问题的解决,必将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人们可以拭目以待,时代的发展,终将证明这一点。
    奉劝何祚庥、方舟子和科海泛舟、燧人等人,赶紧悬崖勒马,不要再干阻碍当代科技进步尤其阻碍中国人重大自主创新的蠢事!
                                            任振球

#45 科海泛舟:2007-10-13 05:38

祝贺任振球先生进步!
    经过在本论坛上几个回合的交流,任振球先生终于认识到不能再为刘子华的“八卦宇宙论”辩护下去了!当然,为了给刘子华留点儿面子,任先生表面上还得提一下“八卦宇宙论”;可是当说到“太极中心”等具体概念的时候任振球讲的就跟刘子华的观点完全是两码事儿了。“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任先生这招用得妙。看来老同志一旦觉悟过来出手就是不一般。我笨手笨脚地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一步一步地论证了刘子华理论的错处;可人家任先生在云山雾罩地放了一阵子“两种科学思维”的烟雾之后,笔锋轻轻一转,就蜻蜓点水般地把刘子华的理论给抛弃了。其功底之深厚,让人不得不佩服。
    祝任振球先生再接再厉,争取更大的进步!

#46  任振球:2007-10-13 07:31

回复科海泛舟:
    你的#45,非也!刘子华的“八卦宇宙论”确属重大自主创新。你的“辩论”,许多是挑剔、歪理,尤其是近期的往往纠缠于支节问题和沉醉于人身攻击,以此来转移这场辩论的大方向!!!故本人写出这一“再论”。至于对一些重大创新的完善、再发展,他人提出某些补究、修正,完全在科学发展史上的常规现象。你企图以此给你自己脸上贴金并打击他人,这种做法是完全徒劳、并且是卑劣的!你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则是我们欢迎的。
    本人“再论”的要害在于:“我们和科海泛舟、燧人之间的分歧,本质上属于对中西两种科学思维的态度和根本分歧问题”;“局部的、分门别类的思维方式,和整体、辩证发展的思维方式,两者不仅都是科学的,而且在科学发展史上都是不可或缺的、但又各有其独立认知体系的科学发展过程。尤其是到了当代,从21世纪开始,理应进行全面总结、吸取中两种科学思维各自的经验教训、实现两者优势的互补和相互融合,逐步走向科技更高层次的发展和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历史阶段。当前的主要错误倾向在于:一个时期以来,国内某些人士将上述两种科学思想人为地加以对立起来。他们注重了西方分门别类的科学思维方式,而忽视、甚至根本否定中国传统科学文化的整体、形象的思维方式;他们将西方科学理念绝对化、将它作为检验科学是非的唯一标准,到处乱打“伪科学”。我们认为,如果照此发展下去,他们终将犯下时代性的历史错误”;“奉劝何祚庥、方舟子和科海泛舟、燧人等人,赶紧悬崖勒马,不要再干阻碍当代科技进步尤其阻碍中国人重大自主创新的蠢事”。你科海泛舟对此有何感想???!!!          任振球

#47  科海泛舟:2007-10-17 08:20

回复任振球:
    经过几番交流,可以看出来你是个明白人,也有些小聪明,能够很快意识到对于我提出来的刘子华的种种问题自己都无法为其辩解,因而赶紧“转移这场辩论的大方向”,放弃为刘子华的具体理论辩护和对我“五评”一文及相关回帖具体内容的反驳,改为抽象地大谈“中西两种科学思维方式”。本来一个话题说不下去,“虚晃一枪”,找个台阶下也就完了。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尾巴没割干净,还要说一句“刘子华的‘八卦宇宙论’确属重大自主创新。”如果说辩论刚开始的时候你对刘子华问题的严重性还不了解,只是看到“八卦”俩字就愤然“挺身而出”;那当你现在已经明知刘子华的种种错误特别是严重错误都无法为其开脱的时候还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企图以此给你自己脸上贴金并打击他人”呢?这种做法是不是“完全徒劳、并且是卑劣的”呢?“你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则是我们欢迎的。”
    你主张发挥中国传统科学文化的作用,本意应该是好的,但应该有个最基本的识别。不能看到谁贴个“中国思维方式”的标签都纳头便拜,谁给个“中国传统文化”的鸡毛就给谁“冲锋陷阵”。对任何理论、学说或观点,都不能只看个“名儿”或“出身”就跟着叫好,还要看它的具体内容和得出方式是否能站得住脚。好比某人将被处分或判刑,如果要为他辩护就要针对对他的指控进行反驳;如果只是一味地讲“他是中国人”,“他有纯正的中华民族血统”,那有意义吗?
    关于“纠缠于支(枝)节问题”,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界定的,反正我是跟着你帖子的内容回帖。至于说“人身攻击”,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界定的,反正比起你的用语来,我的话应该客气多了吧。

#48 任振球:2007-10-18 06:21 

警告是非颠倒的科海泛舟:
    本人对“八卦”一直是在学习、探索过程之中。带着有色眼镜,一看到刘子华的“八卦宇宙论”就反感、就要“挺身而出”的却却是你自己!!!你反对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主要论点是月亮的特殊地位问题,对此你我都做了详细论述,在此勿需重复。我认为刘子华的卓越贡献,主要在于八封所反映的宇宙中最优的时空对称守恒原则,刘子华利用当时所掌握的天文数据,很好地运用到太阳系内的时空组合!至于一些细节问题,可以这样那样,无妨大局和整体。看来科海泛舟的分科分解思维实在陷得太深而不能自拔!!在这一点上,我们之间确实没有共同语言。只能算作是“对牛弹琴”了。
    本人再次慎重地“奉劝科海泛舟,赶紧悬崖勒马,不要逆当今强调自主创新潮流的“反动”,再干阻碍当代科技进步尤其阻碍中国人重大自主创新的蠢事”。              任振球

#49  翡翠人生:2007-10-19 18:28

    科海泛舟的最大问题,是自己不去哪怕实证一次
    实证一次,自然会发现自己前面所言的荒谬

    很多东西不是现代科学可以解得开的。非要将自己不懂当作懂,自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只是觉得你们这类人可怜而且可惜
    本来思维能力不算低,可惜仅仅因为不愿意动手实践一番,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当然不能够与有实践经验的人谈到一起。

    我们很多人都是学科学用科学的,没有看到实证之前,我们自己也不理解。
    所以奉劝科海泛舟,不妨“放舟”一次,自己航行一下再论吧。

    否则,你永远不懂

#50 liudepu:2007-10-19 19:33 

    诸如科海泛舟一类的人,关键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接受的教育原来这么不堪一击,为了明知道的错误而进行维护,其实心里边早就打鼓了!

#52  科海泛舟:2007-10-25 23:09

任振球: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分科分解思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为何对此如此深恶痛绝;我只知道你开始的时候对我的文章也是把它“分解”成“一些细节问题”,然后逐条反驳,只是后来你认识到自己的反驳竟无一条能站得住脚,所以才改为从“整体”上批判的。逐条辩论是很艰苦的工作,这样“笼统”地辩论倒是很轻松。你说“刘子华的卓越贡献,主要在于八封(卦)所反映的宇宙中最优的时空对称守恒原则,刘子华利用当时所掌握的天文数据,很好地运用到太阳系内的时空组合!”那我也可以说“刘子华的问题主要在于‘八卦宇宙论’并没有反映宇宙中的任何原则,刘子华对当时所掌握的天文数据运用得很糟糕!”如果我们都不谈这些结论所依据的“细节”,就这么“整体”地说下去,倒是省事儿。可是你觉得这样辩论有意思吗?或者说,这还能算辩论吗?
    后边那段扣政治帽子的“文革”战术,就用不着我再说什么了吧。

翡翠人生:
    任振球自己去“实证”了几次,确实“发现自己前面所言的荒谬”,所以现在躲在“整体思维”里,“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对“细节问题”“不愿意动手实践一番”了。他“本来思维能力不算低,”只是“非要将自己不懂当作懂,自然会犯这样的错误”,实在是“可怜而且可惜”。你应该劝劝他,让他不妨先认真对刘子华理论的“细节”“实证”后再论。要勇于正视刘子华理论中的问题,不要只是颠来倒去地空谈“中西两种科学思维方式”。否则,他“永远不懂”。

Liudepu:
    确实,不知道任振球到底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原来这么不堪一击,几个回合下来几乎就剩下喊口号了。不过这未必是他从前所受教育的缘故,关键是他为了明知道的错误而进行维护,心里边早就打鼓了,所以只能靠上纲上线的大话来撑面子。如果他对自己所辩护的东西有把握,其实本不会这么不堪一击。

#53 任振球:2007-11-5 06:37

剖析科海泛舟的阿Q精神!
    本人和其他网友一起与科海泛舟有关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辩论,至今经历多个会合,科海泛舟在中华传统精华整体思维和自然法则、自然定理面前,显得何等渺小、何等丑陋!无奈之下,来个阿Q精神表演:
    (1)明明是刘子华将八卦所反映的宇宙中最优的时空对称守恒原则,在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系框架下,卓越地运用于太阳系主要星体的时空组合,可是科海泛舟却说成:“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不堪一击”。难道现今太阳系理论能够反映“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的构架吗?!难道八卦不是对顶角配对守恒的最优原则吗?!这只能说明科海泛舟对于中华整体思维所反映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系和八卦对顶角配对守恒的最优原则全都根本一窍不通!他的极端“还原论”(即分科分解)思维已经走向否定整体、自然法则的反面!!在科海泛舟的眼里,好像只有树木、他的脑子是最最重要的客观存在,那森林、那地球等外界整体环境,都是无所谓的、“不堪一击”的。看来,科海泛舟崇洋媚外、迷信西方分科思维、在科学观上全盘西化之深,比之许多西方科学家正在向东方整体思维求教的变革思潮,不知要落后多少年代!!!弄了半天,科海泛舟连“分科分解思维”至今还弄不明白!科海泛舟在科学认识论上如此低下的水平,还有什么资格来谈论整体思维的优劣!!!
    (2)明明本人多次系统地逐条批驳了科的所谓“五评刘子华及其辩护者”。科只得用诡辩、歪理、无理傲慢、无知和人身攻击进行狡辩。不是么!科一忽儿说“预测”“至少应该有三个性质:准确性,进步性,方法理性”;一忽儿又说“刘子华的预测在准确性和进步性方面与洛威尔的“行星-X”预测不相上下,问题关键出在方法理性上”,而科的所谓“方法理性”,当然只能是“分科的理性”,不能是整体的理性(如八卦对顶角配对守恒原则)。难道说,这不是诡辩和歪理吗?!又如,科海泛舟将至今也没有得到解释的提丢斯—波得定则吹捧上天,而将刘子华按八卦配对守恒原则此种自然定理破解的《八卦宇宙论》打成所谓“伪科学”和“伪科学家”。难道说,这不是歪理和无知吗?!再如,科海泛舟采用臆想、伪造的前提作为命题,借用西方的“三段论”企图“证明”刘子华是“伪科学家”这种做法,实在卑劣、可悲!!
    (3)在科的“五评”所淡的“月亮不是太阳系行星”的“细节”问题,还稍为沾到了边。但正是这个“月亮问题”,恰恰是“八卦宇宙论”和线性太阳理论的根本分歧所在;也是地球原点的多层次时空坐标与太阳原点的绝对时空坐标的根本不相同的要害所在。从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多旋回时空坐标来看,首先碰到的问题是月亮的存在。由此决定了地球(以及月亮)围绕地月系公共质心(离地心约为地球半径的3/4处)在作旋转运动。而由此产生的惯性离心力与月亮引力之合力,即是月亮引潮力的定义。而此时太阳对地球的引潮力较小,仅是月亮对地球的引潮力的0.46!可见,对地球来说,月亮的引潮力是最为重要的。
    恰恰在这个核心问题上,本人己经亲身实践了三十多年有余!本人在月亮引潮力方面已发表100多篇论文!本人的大量实践表明:在以月亮为主的“三星一线”为主的非经典引力效应中,月亮是最为重要的。且与中国古代大军事家用观察月亮是否走到亮星附近来预报天气指挥打仗相一致。由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本人在刊物上就提出了“三星一线”时可能存在瞬时局部的引力放大假说。这一假说,早己得到美国多个航天器和阿波罗登月飞船观测事实的初步证实。不久之前,又进一步得到航天二院万金华研究员通过严格推导得到的万氏双螺旋双质量能量公式的理论证明。可是,科海泛舟却说成:躲在“整体思维”里,“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对“细节问题”“不愿意动手实践一番”,这种颠倒黑白的武断的说法有何根据??!!用在科自已身上:躲在线性思维里,“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不愿意动手实践一番”,倒很恰如其分!
    总之,科海泛舟的阿Q精神,只能是无趣的孤芳自赏,并不能挽救你的作为和走向极端的线性思维。
到此为止,本人的“对牛弹琴”,不知能否稍为触动一些?本人要做的“自找苦吃”的科研任务实在紧迫,无暇再奉陪。抱歉了!                                 任振球

#55 科海泛舟:2007-12-10 07:56
回#53:
    (1)看清楚了再说!我在#52套用翡翠人生的话,“只凭脑子里的理论空想空谈,”和Liudepu的话,“原来这么不堪一击,”是指刘子华吗?不认真到这种程度,实在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也算是个名人了,在网上发帖,即使不考虑讨论问题的态度是否需要认真,也总得考虑给自己留点儿面子吧?
     “难道现今太阳系理论能够反映‘以地球为原点的多层次旋回时空坐标’的构架吗?!难道八卦不是对顶角配对守恒的最优原则吗?!”我在什么地方对这些观点进行过评论了?如果你认为这些观点能够证明刘子华理论的正确性那你应该给出证明,这不是用“明明是”仨字能代替得了的。以为只要在一个观点之前加上“明明是”仨字,它就正确无误了,确实,“在科学认识论上如此低下的水平,还有什么资格来谈论整体思维的优劣!!!”
    (2)你列举我“一忽儿说……;一忽儿又说……,”这里有什么矛盾吗?那就请你具体指出来。
    我说“方法理性”的意思是“预测的方法要有根据。”(“五评刘子华及其辩护者”主题#2 http://www.tdsr.cn/bbs/viewthread.php?tid=909&fpage=5)这为什么“只能是‘分科的理性’,不能是整体的理性”呢?难道说,只有“分科”预测的时候才要有根据,“整体”预测的时候就可以不要根据了吗?从你一系列的帖子来看,你可能不管是预测还是提出什么观点确实不需要什么根据,可这还能算是理性吗?这不是诡辩和歪理吗?!
我什么地方“将至今也没有得到解释的提丢斯—波得定则吹捧上天”了?我只是将提—波定则与刘子华的“八卦配偶律”进行了对比。(同前,#4)如果你认为我指出的它们的差异有那个不对,请你具体指出来。
    什么叫“打成所谓‘伪科学’和‘伪科学家’”?如果没有根据就说某学说或某人是“伪科学”或“伪科学家”那你当然可以这样说,但如果是经过论证认定某学说或某人的某一方面表现属于“伪科学”或“伪科学家”,那也不能说出来吗?难道说,这不是歪理和无知吗?! 
    我列出刘子华没有将其他卫星与月球相比较的原因的种种可能性,然后将它们一一排除,最后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从而得出结论——“刘子华没有将其他卫星与月球相比较的原因只能是他不愿意进行比较。”(同前,#3)这怎么是“采用臆想、伪造的前提作为命题”呢?用“三段论”来证明的做法为什么“实在卑劣、可悲”呢?
    (3)刘子华什么地方讲过“月亮引潮力”?我又什么地方批过“月亮引潮力”?莫名其妙!如果说刘子华划定“太阳系主要星球”以“引潮力”为标准的话,那冥王星以及“木王星”又有多大“引潮力”?它们凭什么与月亮、太阳并列?

    由于任振球不愿意讨论“细节问题”,这里的辩论很难有多少学术上的收益。不过有时也可以得到一些别的方面的收获。比如可以让人们见识一下又一种阿Q精神:不管自己的观点如何,只要在前边加上“明明是……”、“明明……”,就一定是己是而人非了。不管接下来对自己的观点论证得如何甚至是否有论证,反正自己在精神上肯定已经是胜利者了。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正宗……”、“真正老牌子……”、“最最最……”、……

(未完待续)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