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关于谜米以及谜米学的另一些思考——对《谜米机器》的心理学批判

时间:2003-12-27 00:00来源:科学无神论网 作者:雒焕国 点击:
本文是笔者《人类是谜米的主人,不是谜米的机器--对苏珊.布莱克摩尔谜米机器的批判》一文的姊妹篇。在那篇文章里面,笔者从哲学的角度出发,指出苏珊.布莱克摩尔的谜米学著作《谜米机器》存在着不少的谬误,主要表现在对谜米的神化和对人的异化上;她的谜米
     本文是笔者《人类是谜米的主人,不是谜米的机器--对苏珊.布莱克摩尔<谜米机器>的批判》一文的姊妹篇。在那篇文章里面,笔者从哲学的角度出发,指出苏珊.布莱克摩尔的谜米学著作《谜米机器》存在着不少的谬误,主要表现在对谜米的神化和对人的异化上;她的谜米学理论实际上是一种迷信达尔文进化论的机械唯物主义学说。不是象她认为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谜米复合体而已,这个谜米复合体运行于我们人类的身体和大脑的生理机制之中--因而,我们人类不过是一架谜米机器而已[1](P.429)"那样,笔者认为我们人类与其他谜米复合体有着本质的不同,那就是人类具有主观能动性。谜米作为人类意识的内容和结果,是人类对客观现实的主观能动地反映的结果。而"人的意识不是对客观事物的消极直观,而是基于实践的需要所进行的能动的反映,具有目的性、抽象性和创造性"[2](P.82)。 因此上, 笔者认为从本质上来看,"人类不是谜米的机器,而是谜米的主人[3]"。本文在此基础上,继续阐述笔者从心理学角度对苏珊.布莱克摩尔谜米学观点的一些不成熟的思考,以求教于诸位同仁。
    苏珊.布莱克摩尔在《谜米机器》第一章《神奇的造化》里面写到:"使我们人类区别于动物而成为人的,乃是我们所拥有的模仿能力。"[4](P.5)且不用说"动物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单纯地以自己的存在来使自然界改变;而人则通过他所作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这便是人同其他动物的最后的本质的区别,而造成这一区别的还是劳动。"[5](P.516)就心理学而言,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最重要的特征是"人在劳动中逐渐形成的抽象思维能力[6(P.197)",而不是模仿能力。就算是人类的学习能力,那也不能用模仿能力来代替。人类不但有模仿的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还有创造的能力。"我们必须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批判地吸收其中一切有益的东西,作为我们从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作作品时候的借鉴……但是继承和借鉴决不可以变成替代自己的创造,这是决不能替代的。[7](P.860)"如果我们仅仅依靠模仿而不需要创新,那么最优秀、最先进的文化从何而来?
  苏珊在这一章还写到:"不管其(谜米)进化方式或进化史如何,每一个谜米都是在利用着你的行为,试图通过你的行为让它自己被别人拷贝、复制。[8](P.12)"这样来形容谜米的特点,显然把谜米看成了活的东西,给它赋予了生命,并且认为它是主动的。但是,我们说某种文化是有活力的、有生命的,这仅仅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准确地说,是还有人愿意接受它或者主动地用来丰富、指导自己的实践生活,而不是说它是主动地要求别人接受它、或者要去控制别人。苏珊的这一错误可能也存在于道金斯的原话中:"(谜米)是通过一个过程而从一个人的头脑跳入另一个人的头脑之中的。这个过程,广义而言,可以被称为模仿。[9](P.12)"如果说道金斯使用"跳入"一词仅仅是打了个比方,应该说没有不对的地方。他在这里所说的"模仿",完全可以理解为学习;他所说的"谜米",也完全可以理解为学习结果。但如果他和苏珊一样认为谜米具有主动性,那就犯了和苏珊一样的错误,也就是说,谜米这个词的含义可能一开始就有唯心的成分。同样说"任何事物,只要它以这种方式(道金斯所谓的'模仿')从一个人身上传递到另一个人身上,那它就是一个谜米[10](P.12)"中的"传递",如果理解为谜米自己跑过去了,那就是唯心的;如果理解为谜米被别人输出和接纳,那就是科学的。"从谜米学的观点来看,我们的各种观念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创造物,它们的存在也不是为我们的目的服务的,相反,我们必须将我们的观念理解为自主且自私的谜米,它们的一切活动,都是旨在自身的被拷贝、被复制。[11](P.14)"正好相反,笔者认为它们的存在就是为我们人类的目的服务的;我们不能把它们理解为自主且自私的,谜米是我们接受或者被别人接受的东西,而不是自己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神仙鬼怪,一旦我们认为它们是自主的、自私的甚至主动的,而我们人类是被动的、被利用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臣服于谜米,把它当作了另一个上帝。在这一章的倒数第二段里苏珊写到谜米学的理论机制时说:"谜米之间的相互竞争,以占有人们的头脑并由此传播开来"[12](P.16)。笔者的看法是谜米的主人之间的相互竞争和谜米的潜在主人之间的相互竞争,使得他们想方设法地让别人接受或者阻止别人接受谜米,并使得谜米传播或者不能传播。能不能传播,关键取决于是否对模仿者和被模仿者两方面都有益,或者对其中的某一方有益。也就是说,如果对模仿的双方都有害,或者对其中的某一方有害,那么,这个谜米就不会传播,或者要么被模仿者不愿意被模仿,要么模仿者不愿意再模仿,最终可能导致这个谜米的"死亡"。
  作者在第三章《文化的进化》中写到:"全部谜米学的根本要点,是将谜米理解为一种独立存在的复制因子,它的运作完全是为了它自身的利益,亦即它的自私的自我复制。[13](P.51)"而笔者认为,谜米作为一种复制因子,与基因不同的是,它不是完全独立存在的;它的运作也不是为了它自身的利益,而是完全为了它的主人的利益。之所以能够被传播、被复制,乃是人为的结果,而不是也不会是它自己努力的结果。在第四章《从谜米的观点看世界》中回答"究竟是什么从大脑那不知疲倦的思维活动中获益"这个问题时,苏珊说"大脑无休无止的思考,看来……并不直接地有利于我们人的福祉。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旦谜米出现了,它们就必然要对我们的大脑施加压力,使之连续不停地思考着。在谜米的激烈竞争中,我们那原本平静的心灵成了一个主要的牺牲品。[14](P.73)"与她的观点正好相反,就此笔者的看法是:大脑无休无止的思考,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直接地有利于我们人的福祉;在有些情况下,可能客观上是有害的,但是在主观上我们还是认为它是有利的。当然它可能对某些人有害,但是它肯定对另外一些人有益,比如说统治阶级的思想观念的形成与发展肯定是有利于于统治阶级,但不一定有利于被统治阶级。对我们施加压力的,也不是谜米,而是谜米的主人。竞争发生在谜米当前的或者未来的的主人之间,而不是在谜米之间。如果我们说发生在谜米之间,那也是对其主人之间竞争的一种便捷的说法。作者还认为"人类的学习,绝大多数都属于斯金纳意义上的学习,而不属于谜米学意义上的学习。[15](P.78)" 笔者的看法正如"班杜拉反复强调的,人类的许多行为都是通过观察他人的行为及其结果而习得的[16](P.394)"。也正如苏珊自己所说的,"我们每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在相互模仿、相互拷贝着别人的行为"[17](P.90)。因此上,笔者也不同意她的下面一个观点:"事实上,我们终其一生所学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我们自己也是为我们自己而学的,而且它们也都不能得到传递"[18](P.78)。事实上,人类的学习是以间接经验为主的。人类除了通过直接的方式获得个体经验外,还在同其他人的交往过程中获得人类社会的历史经验。个体从出生以来,就是通过与成人的交往,通过在学校里与教师的交往进行学习,掌握前人所积累的经验;还通过与同代人的交往而获得大量的社会经验。而个体获得的这些经验,又被传递给另外的人。
  在第六章《容量巨大的人脑》中,苏珊认为:""要模仿那些最善于模仿的人[19](P.134)"。 笔者认为更准确一些的说法应该是模仿那些最善于创造的人;退而求其次,才是最善于模仿的人。同样,她的另外一个观点应该"与那些最善于模仿的人婚配,因为与他们婚配的结果是使你的子女更有可能成为最善于模仿的人[20](P.134)"中的最善于模仿的人"也应该理解为最善于创造的人,拥有最多的有效谜米的人。与他们婚配的结果是使你的子女更有可能分享那些谜米带来的好处,能否成为最善于模仿的人则不一定。当然在享受那些谜米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可能深受其害,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常言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就是这个道路。在模仿的过程中,是谁从模仿中获益了呢?苏珊的回答是"当然是模仿者[21](P.135)"。但是事实上却不一定。诚如前面分析的那样,有可能是模仿者和被模仿者都受益,也有可能是单方面受益;也有可能是单方面受害,也有可能是双方都受害。所谓"害人终害己"指的就是最后一种情况。"随着这些谜米的传播和扩展,最成功的人便是能够获得和掌握当前最重要的谜米的那些人",在一定程度上当然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些谜米如果是"自产的",可能更有利于它的主人。事实上,在模仿链中,处在最前面的人才是最成功的人,处在较前面的人只能是较成功的人。此外,她的"如果你与最好的模仿者建立婚配关系,那么,你的子女将更有可能成为善于模仿的人,并因而能够获得在不断更新的文化中依次成为最重要的所有事物。[22](P.137)"这段话笔者认为是倒因为果的。你的子女首先更有可能获得在不断更新的文化中依次成为最重要的所有事物,其次才是有可能成为善于模仿的人;是你的子女成为最新谜米的拥有者的可能性首先增大了,而不是成为善于模仿的人的可能性增大了。因此,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创新能力,而不是模仿能力。在这一章的结尾处,苏珊得出一个结论说:容量巨大的人脑,"正是由谜米创造出来的"[23](P.142)。对她的这个观点笔者不敢苟同。因为容量巨大的人脑是劳动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容量巨大的人脑是人类在创造、传播和使用谜米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这个某种程度就是指承认人脑是劳动创造的这个前提。因为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首先是劳动,然后是语言和劳动一起,成了两个最主要的推动力,在它们的影响下,猿的脑髓就逐渐地变成人的脑髓;后者和前者虽然十分相似,但是就大小和完善的程度来说,远远超过前者。[24](P.512)"和"劳动是人类精神文化的基础。劳动以及在劳动中产生的语言,使人的意识得以产生和发展"[25](P.211)。
  在第七章《语言的起源》中,苏珊犯了同样的错误。比如说"它们在不断地相互竞争,以图获得你的青睐……[26](P.147)"和"它们几乎是迫使它们的主人不得不将它们传递出去[27](P.147)"的说法把谜米人性化,给了谜米所不具有的属性,从而混淆了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差别,进而导致了后面否定人的主观能动性,把人看成是谜米机器的原则性错误。而她的"在全部这个过程(语言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中起作用的乃是选择[28](P.181)"这句话中的"选择"一词应该理解为"谜米主人的选择而不是谜米的选择"。同样,在第十六章《进入因特网》一章中,苏珊以因特网为例,在谈到语言和因特网等复制机器的发展时说,所有这一切,"都是由谜米选择创造出来的[29](P.369)",理解为是由谜米的主人选择创造出来的更为贴切。谜米复制机器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对具有更大的保真度、更高的多产性和更长的寿命的谜米的需要而研制出来的,而不是谜米为了它们自身的自我复制而创造出来的。苏珊还认为"人类语言的语法结构的形成与进化,是为了保证对那些在保真度、多产性、长寿性等维度上表现值高的谜米的传播,而不是为了传播有关各种具体的信息,如关于狩猎、饲养、社会契约关系的符号表征[30](P.185)"。正好相反,笔者认为,语言的产生和发展首先是为了保证拥有谜米或者想拥有谜米的人能够通过传播谜米而使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次才是为了保证那些谜米在保真度、多产性、长寿性等维度上有比较高的表现值。同样,她对语言起源问题的理解"更具基本意义的是模仿能力,而不是符号指称能力[31](P.187)"也是错误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更具基本意义的是形成符号指称能力,而不是模仿能力。"没有人第一个使用某种表达,对这种表达的模仿又怎么能够产生呢?
  在第九章《社会生物学的限度》中苏珊写到:"除非它们能够通过模仿而被拷贝并因而转变成了谜米,否则它们是不可能摆脱行为主体而获得自由的[32](P.212)"。好象谜米不是被传来传去,而是成了可以自己跑来跑去的动物。笔者认为,实际上,谜米从来就没有自由过;说谜米是有生命的、有活力的,只能是一种比喻。如前文所述,那是指还有人愿意接受它或者主动地用来丰富、指导自己的实践生活,而不是说它是主动地要求别人接受它、或者要去控制别人。同样,在第十一章《现代世界中的性》中作者有这样一个观点,"谜米迫使他们将自己的生命献给谜米的传播[33](P.256)"中的第一个"谜米"应该置换为谜米真正的主人才对,当然谜米真正的主人不一定就是当前的主人,后者有可能是这个谜米的受害者,是被这个谜米的真正主人欺骗了的人。苏珊的另外一个说法,即世界人口总数的减少,"对于谜米而言则不是一件好事[34](P.262)",也是她赋予谜米生命的一种说法。这种说法实际上很荒谬,谜米本来就没有生命,更不用说意识了,没有意识,有怎么知道好还是不好?应该说好坏只是在对它的主人而言的,而不是对它自身而言的。在第十二章《利他行为的谜米学阐释》中作者的一个观点"在这个过程(教授带研究生)中,获得利益的是'善行原则'而不是教授"[35](P.286),我一半同意一半不同意。的确,获得利益的不一定是教授,但也不是'善行原则';应该是'善行原则'的拥有者,或者理解成人类本身也未尝不可。
  从第十三章到第十五章,主要叙述了从谜米学的观点对利他行为的阐释,并且运用它们对宗教、迷信、占卜算卦、江湖医术、废物回收、素食主义还有外星人劫持事件等逐一进行解释。这一部分比较精彩,对我们识破各种各样的利他主义骗局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同样的精彩和帮助我们也可以从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中得到,而且后者给我们的精彩、帮助更大。之所以我们感到这些论述是比较精彩的、对我们还有一定的帮助,是因为总体上它的性质是唯物主义的,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东西。但是它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而是机械唯物主义的。这样,不可避免地还存在着一些缺陷和问题。比如是谜米受益还是谜米的主人受益的问题,苏珊认为是谜米;笔者认为是谜米的主人,是人而不是人的精神产品。也就是说,人类是谜米的主人,谜米是我们创造并且服务于我们人类的工具。而不是象苏珊所说的那样"人成了服务于他们所持有的谜米的工具[36](P.308)"。如果硬要说有些人就是谜米的工具,他们被谜米利用了,那也是说这些人是这些谜米的主人的工具,他们被这些谜米的主人利用了。如果说那些对法轮功痴迷不悟的人是被法轮功所利用的话,那也是在说他们被李洪志及其一伙人所利用。李洪志及其一伙人利用法轮功这个工具,明火执仗地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是因为他们这样做给他们或者支持他们的人带来了很多的好处。只是他们这样做实在是太卑鄙、太自私,他们编造的谎言很快就会被识破。所以说,他们不断地的编造表面上看起来更加美丽而实际上同样荒谬的谎言的真实原因,不是在向更高层次发展,而是旧的谎言不再起作用了。正如作者在解释外星人劫持事件时所说的,"为了迎合观众的这些猎奇心理,同时也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赢利,电视制作商们便大量制作诸如外星人劫持地球人之类的节目,以期更有效地娱乐观众[37](P.324)"。"被外星人劫持"的事件之所以不断出现,是因为有些人还可以从中得到好处。有报道说,"尼斯湖怪兽"的说法给英国旅游业带来的收入多达数十亿英镑。
  综上所述,笔者不同意苏珊·布莱克摩尔的某些观点,而坚持以下的一些看法:使我们人类区别于动物而成为人的,不是我们所拥有的模仿能力,而是我们拥有的创造能力;人类的学习,绝大多数都属于谜米学意义上的学习,而不属于斯金纳意义上的学习;对理解语言起源问题更具基本意义的是符号指称能力,而不是模仿能力;没有人第一个使用某种表达,对这种表达的模仿又怎么能够产生呢?在语言的起源和发展过程中起作用的不是谜米的选择,而是谜米主人--人类的选择;语言和因特网等复制机器都不是由谜米选择创造出来的,而是由谜米的主人--人类选择创造出来的;容量巨大的人脑,也不是由谜米创造出来的,而是劳动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容量巨大的人脑是人类在创造、传播和使用谜米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这个某种程度就是指承认人脑是劳动创造的这个前提;与基因不同的是,谜米不是完全独立存在的;它的运作也不是为了它自身的利益,而是完全为了它的主人的利益。它之所以能够被传播、被复制,乃是人为的结果,而不是也不会是它自己努力的结果;不是谜米迫使我们将自己的生命献给谜米的传播,而是谜米真正的主人;我们说某种文化是有活力的、有生命的,这仅仅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准确地说,是还有人愿意接受它或者主动地用来丰富、指导自己的实践生活,而不是说它是主动地要求别人接受它、或者要去控制别人;一旦我们认为它们是自主的、自私的甚至主动的,而我们人类是被动的、被利用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臣服于谜米,把它当作了另一个上帝;大脑无休无止的思考,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地有利于我们人的福祉;在有些情况下,可能客观上是有害的,但是在主观上我们还是认为它是有利的;可能对某些人有害,但是它肯定对另外一些人有益,比如说统治阶级的思想观念的形成与发展肯定是有利于于统治阶级,但不一定有利于被统治阶级。,关于在谜米的传播过程中,受益的不是谜米,也不一定是模仿者,有可能是模仿者和被模仿者都受益,也有可能是单方面受益;也有可能是单方面受害,也有可能是双方都受害。谜米是我们创造并且服务于我们人类的工具,人类是谜米的主人而不是服务于他们所持有的谜米的工具。如果硬要说有些人就是谜米的工具,他们被谜米利用了,那也是说这些人是这些谜米的主人的工具,他们被这些谜米的真实主人利用了。
   
  参考文献:
  [1]苏珊·布莱克摩尔著,高申春等译:谜米机器--文化之社会传递过程的基因学(The  Meme  Machine)[M].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4.
    [4][8][9][10][11][12][13][14][15][17][18][19][20][21[22][23][26][27][28][29][30][31][32][33][34][35][36][37]同上
  [2]薛文华等,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程[M].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7.
  [3]雒焕国,人类是谜米的主人,不是谜米的机器--对苏珊.布莱克摩尔<谜米机器>的批判[J],甘肃高师学报,2003.01.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M].人民出版社,1976.10.
  [24]同上
  [6]巢峰:简明马克思主义词典[M].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1.
  [25]同上
  [7]毛泽东选集第一卷[M].人民出版社,1991.6.
  [16]施良方,学习论[M].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1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