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

时间:2016-09-13 12:59来源:科学无神论网 作者:本站 点击:
2016年9月,长期从事民族、宗教工作的几位党员领导干部,围绕无神论宣传问题,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是一场少见的公开争论,也是一个生动的案例。这样的讨论和争论,对于在无神论宣传问题上形成共识,使无神论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具有积
  

 

2016年9月,长期从事民族、宗教工作的几位党员领导干部,围绕无神论宣传问题,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是一场少见的公开争论,也是一个生动的案例。这样的讨论和争论,对于在无神论宣传问题上形成共识,使无神论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具有积极的作用。为使更多的读者了解这场争论的焦点和问题,小编收集了相关文章,编为一个专辑,供读者阅读和思考。
 

 
一、叶小文: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几个问题
在社会主义中国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
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需要深入思考。之所以强调“深入思考”,就因为并非只靠立场鲜明、辩才无碍的几篇雄文大论,就可以说服人,就可以解决问题。尤其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共产党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道理当然是对的,政策当然是硬的。但就像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一样,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疑虑,如“原来你们还是把宗教看成是个坏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信仰其友不真”等等,恐怕就有违初衷了。谈宗教问题,“左不得,右不得,难的是左不得”。(摘自《世界宗教文化》2016年第4期。叶小文,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二、朱维群: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
宣传党员不得信教原则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已经过头了吗?9月8日,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在《环球时报》撰文回应。
宣传“党员不得信教”原则,过头了吗?
《世界宗教研究》杂志今年第二期以首篇位置刊登一位著名宗教学学者文章,一方面表示认同“共产党员不能信教”原则,一方面又提出“宗教徒可以入党”,笔者在6月21日《环球时报》上对此发表了不同意见。近日,该杂志第四期又以首篇位置刊登另一位长期在宗教领域从事领导工作的同志文章,题为《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几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就对笔者的观点进行了批评。文章认为,“在社会主义中国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需要深入思考。”思考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共产党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道理当然是对的,政策当然是硬的。但就像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一样,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疑虑,如‘原来你们还是把宗教看成是个坏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信仰其友不真’等等,恐怕就有违初衷了。”原来宣传“党员不得信教”原则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说,至少在一些场合已经过头了。
“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仅仅是假设
笔者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说哪位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共产党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以及“跑到宗教场所谈无神论”等等,这更像是文章作者为了自圆其说而强加于他人的一种假设。当前有关“党员可以不可以信教”及怎样看待无神论宣传的争论,并不是发生在宗教界与党政之间,而是发生在党政及宗教学学界内部。如果查其起因,也不是由主张加强无神论宣传一方人为挑起来的,而是因为一个时期以来,由于社会生活急剧变化和宗教领域种种新情况新问题的发生,使得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中的主导地位,已经成为党必须面对的重大现实社会课题;也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一些党员背离党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转而用宗教来填补精神空虚,甚至成为事实上的宗教徒;特别是因为不断有人散布、鼓吹“党员可以信教”,近期又提出“宗教徒可以入党”,使得是不是还要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作为统一全党指导思想的哲学基础,也成了一个问题。
宗教工作会: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作为研究者,对这一类社会现象可以关注也可以不关注,但是没有理由阻止别人重视、研究这些问题。如果只是指责主张加强无神论宣传的一方企图“只靠立场鲜明、辩才无碍的几篇雄文大论,就可以说服人,就可以解决问题”,而对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指出的当前“越来越多的人把宗教信仰当作精神上的追求和寄托,宗教对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越来越深”现象漠然视之;如果只去指责前者宣传“党员不能信教”原则没有找对地方,而不去批评有的学者想方设法试图把宗教引入党内生活,这不仅像是在“拉偏架”,更表露出文章作者自己的观点倾向。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旗帜鲜明地强调:我们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而且要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帮助和引导人们划清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笔者以为,当前不是无神论宣传过了头,而是在许多情况下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落实;也不是无神论宣传进了宗教场所,而是宗教唯心主义进了一些共产党员的头脑。全面坚持和宣传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任重而道远。
无神论这面旗帜应当举起来,理直气壮
文章作者担心“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共产党员不得信教,宗教信徒不可入党”“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疑虑”,殊不知,我国信教群众近二亿,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信仰不同宗教的群众、不同信仰层次的群众在社会生活中高度混杂,要想确保他们都听不到无神论,恐怕只有全国停止无神论宣传。毫无疑问,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主要在干部教育、国民教育、公民教育、宣传舆论中潜移默化体现,但是无神论这面旗帜总归应当举起来,应当理直气壮。毛泽东同志1940年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他并不忌讳宗教徒知道我们党不赞同他们的世界观,相信政治上的共同利益完全可以超越双方在世界观上的分歧,把宗教徒团结到党领导的统一战线中来。我国宪法第24条规定,国家“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也并没有刻意把信教群众排除在外。
党坚持自己的世界观,不必藏着掖着
党坚持自己的世界观,是构建积极健康的政教关系的前提性条件。只要我们尊重宗教界和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对他们讲清楚这一点,有利于他们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理解,更好地配合党的宗教工作,完全不必藏着掖着的。事实上爱国宗教界人士普遍希望于我们党的是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而不是放弃自己的世界观、多出一些各类宗教徒。所谓“党员不能信教”的宣传将导致宗教界产生“原来你们还是把宗教看成是个坏东西”等念头,未免低估了我国宗教界在长期统一战线实践中对党的思想、组织建设原则的了解和认识。
什么事都用“左右”画线,效果大都不好
文章作者以这样一句话作为第一个问题的结尾:“谈宗教问题,
‘左不得,右不得,难的是左不得。’”轻轻一笔,把不同意见都划入左的行列。笔者以为,当前包括宗教在内的社会各领域都处于快速深刻变化过程中,各方面新情况新矛盾层出不穷,有些问题需要一定时间的实践才能形成近于客观实际的认识。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不同意见甚至争论,不仅是难免的,如果处理得好也是有益的。关键是双方都能遵循党的大政方针,讨论中能够尊重对方原意,是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不要轻易扣“左”“右”之类的政治帽子。什么事情,三句话没说就用“左”“右”来画线,历史上效果大都不好。(摘自《环球时报》2016年9月8日。朱维群,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三、叶小文:答《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
《环球时报》9月8日《无神论宣传过头了吗》一文,摘引了我在一篇文章中的几句话,批评“作者自己的观点倾向”出问题了。
讨论促进思考,批评有益进步。但说到“观点倾向”出问题,就言之凿凿了。能否把话引全,“尊重对方原意”,再做结论呢?笔者的“原意”是——
其一,“要特别注意防止把宗教问题看作可以较为快速地解决的非主流意识形态问题,从而导致认识的短视症,忽视宗教问题的长期性;注意防止把信仰上的差异扩大为政治上的对立,从而导致政策的狭隘性,忽略宗教问题的群众性。”这就是“左不得,右不得,难的是左不得”的要害所在。如果不在这里把必要的线画清楚,“历史上的效果大都不好”。
其二,必须坚持共产党员不能信教。这是个党内教育和党的纪律问题,应该在党的有关纪律规定中去重申和强调,在党的思想建设中去宣传和落实,似乎不必“在信教群众面前大谈共产党员不得信教”。这样说并不是“强加于人的一种假设”。例如,在《环球时报》这样发行量很大、海内外影响也很大,面对广大群众当然也包括广大信教群众的报纸上,“一位长期在宗教领域从事领导工作的同志”,用较大的版面去争论“党政与宗教学学者内部”的有关“宗教信徒不可入党”的问题,是否有那么一点“过头”之嫌?就算“假设”信教群众“孤陋寡闻”未必看见,对这类问题,是否到党建、学术类报刊抑或“党政与宗教学学者内部”去讨论更好?这仅仅是出于“要想确保他们(信教群众)都听不到无神论”的忧虑吗?当然,本文也是不得已在此作答,无意在此炒热这个话题。
现在有些党员精神空虚、信仰动摇,“不念苍生信鬼神”是其中的表现之一,且大都是迷信、乱信,是迷心逐物、心为物役所致,是“病急乱投医”的表现。特别是党内那些腐败变质分子,“双开”就开到群众里来?群众也不要;迷信就混到宗教里来?信教也不够格。
问题的根子,恐怕主要不是因为宗教对我们党突然严重侵蚀起来,而是党如何经受“四大考验”中市场经济的考验,如何化解“四大危险”中消极腐败的危险。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必须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对党员提出不忘初心、坚定信仰、增强党性的政治要求,必须加紧在精神上“补钙”,必须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对党员不能信教,是该打打招呼、扯扯袖子了。该治的病要治,要害在找准病根。该打的板子要打,不能“打板子找不到屁股”。
“无神论这面旗帜总归应当举起来,应当理直气壮”。但怎样举、在哪里举,是有个不能“过头”的问题。理直未必都要气壮,气壮也非都是理直。列宁在《论工人阶级政党对宗教的态度》一文中说,“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它完全继承了……绝对无神论的、坚决反对一切宗教的唯物主义的历史传统。”“但是,恩格斯同时也多次谴责那些想比社会民主党人‘更左’或‘更革命’的人,谴责他们企图在工人政党的纲领里规定直接承认无神论,即向宗教宣战。”列宁甚至说,“我们不仅应当容许,而且应当特别注意吸收所有信仰上帝的工人加入社会民主党,我们当然反对任何侮辱他们宗教信念的行为,但是我们吸收他们是要用我们党纲的精神来教育他们,不是要他们来积极反对党纲。”这显然是在讲“宗教信徒可以入党”了。但这段话有特定时代背景,是出于当时壮大党的队伍、尽量动员工人参加罢工的需要,今天不能简单照搬。
倒是列宁下面这段话,今天还值得深思:“那些轻率看待马克思主义的人,那些不善于或不愿意动脑筋的人,觉得这种经过只是表明马克思主义荒谬地自相矛盾和摇摆不定:一方面主张‘彻底的’无神论,另一方面又‘宽容’宗教,这是多么混乱的思想。一方面主张同上帝进行最最革命的战争,另一方面怯懦地想‘迁就’信教的工人,怕把他们吓跑等等,这是多么‘没有原则’的动摇。……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的策略是十分严谨的,是经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周密考虑的;在迂腐或无知的人看来是动摇的表现,其实都是从辩证唯物主义中得出来的直接的和必然的结论。如果认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采取似乎是‘温和’的态度是出于所谓‘策略上的’考虑,是为了‘不要把人吓跑’等等,那就大错特错了。相反,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政治路线,也是同它的哲学原理有密切关系的。”
无神论宣传,急不得,松不得,主要是松不得;左不得,右不得,难的是左不得。(《环球时报》2016910叶小文,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四、朱晓明:对无神论,既要坚持更要积极宣传
最近,《环球时报》连续发表两篇讨论无神论宣传问题的文章,引起读者广泛关注。首先要感谢《环球时报》,敢于在这个被人们认为比较复杂的问题上发表持不同观点的文章,把久疏战阵的无神论话题拉回公众视野。同时,高手过招,可以让读者从不同观点的争论中比较鉴别,从而更加深入地了解问题症结所在。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民族、宗教工作的实际工作者和目前中国无神论学会的负责人,笔者感到有责任和义务谈谈自己的看法。这是一个宣传无神论的机遇,也有助于扩大无神论的社会影响。
今年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对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做了深刻阐述,提出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笔者认为,要想解决好这个重大问题,我们首先就要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中的地位和作用。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世界观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对宗教基本问题的阐述,贯穿和体现了无神论的原则立场。例如,在社会与宗教关系的问题上,提出宗教是我国社会的一部分,社会要理性看待宗教,宗教必须顺应社会、服务社会、履行社会责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宗教工作的根本方向和目的,要支持宗教界积极探索适应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途径,改革和调整与社会进步不适应的地方。在党和政府与宗教关系的问题上,提出要牢牢把握坚持党的领导、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强化党的执政基础这个根本,坚持政教分离原则;中国共产党主张无神论,共产党人和信教群众世界观的不同,不妨碍政治上团结合作,等等。
党和国家的宗教工作有两个载入宪法的基本原则:一是要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即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一是要坚持无神论,即宪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这两个基本原则相辅相成,政治行动上结成统一战线是执行宗教政策,思想信仰上不赞同唯心论、有神论是坚持无神论。只有这样,才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明确立场、清醒认识和正确态度,才是全面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要防止脱离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及其无神论思想基础,去谈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不能下笔千言、言不及义。
坚持党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是党的光荣传统和成功经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主流话语权和主导地位。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既不能用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来作为全社会的精神支柱,也不能用宗教来作为全社会的精神支柱。
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还要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帮助和引导人们划清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加强无神论宣传教育,重点对象是党员领导干部和青少年。前者关系到执政的权力和资源如何使用,后者关系到中国人精神世界的未来面貌。同时,党明确宣布不向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进行无神论的宣传,也不在宗教场所进行无神论宣传。但不能把对宗教界的政策和要求,误解为是对全社会的政策和要求。不能因为不以宗教界和信教群众为对象宣传无神论,就放弃在面向社会的大众传媒和宣传教育中开展有理有力有效的无神论宣传教育。同时,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了解面向社会进行的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的一些基本道理,也有助于他们摆正宗教信仰、宗教活动与国家法律、与政府管理、与国民教育、与社会共同利益的关系。
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也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有的同志认为,我们天天在讲马克思主义,没有必要再讲无神论。这是一种误解。列宁在《论战斗唯物主义的意义》中早就指出,一般的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不能代替专门的无神论宣传教育。在当代中国,一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宣传教育,也不能代替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宣传教育。我们也应向人民群众提供各种无神论的宣传材料,特别要善于运用身边发生的事例,告诉人民群众实际生活各个方面的事实和道理,用事实和对比进行生动有效宣传教育,不断巩固无神论观念,而不是把无神论宣传教育仅仅停留在一般的理论、原则和概念上。
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宣传教育,要与普及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相结合,引导、形成健康文明进步的生活方式和社会风尚。无神论在本质上与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的精神内涵是一致的,无神论宣传教育在内容和形式上也应与科学知识和先进文化相结合,进而使无神论宣传教育有知识、有文化,生动活泼,让人们喜闻乐见、润物无声。

       无神论解决的是人们世界观上的问题,只要人们还有不能认识的问题,就可能产生超自然的幻想。即使原有问题解决了,也还会有新的问题层出不穷,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因此,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是一场韧性的战斗,要坚持不懈地进行下去。(摘自《环球时报》2016912日。作者,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研究员)

顶一下
(10)
90.9%
踩一下
(1)
9.1%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