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之窗 >

关于有神与无神的思考

时间:2005-09-25 00:00来源:读书笔记 作者:青骢 点击:
岁月不居,时光流逝(高中时语文俞嘉明老师教我们写作文的八股文)转眼到了七月中旬(阳历),暑假已过一周。余为杂事所累,无所建树,平时空闲唯有 FIFA (一种足球游戏)而已。今天又至图书馆,欲看些书进去,然而游戏乃人之天性,上午竟化在“网上阅览室
    

岁月不居,时光流逝(高中时语文俞嘉明老师教我们写作文的八股文)转眼到了七月中旬(阳历),暑假已过一周。余为杂事所累,无所建树,平时空闲唯有FIFA(一种足球游戏)而已。今天又至图书馆,欲看些书进去,然而游戏乃人之天性,上午竟化在“网上阅览室”(玩网络游戏,同城游,边锋、联众),即化在网上棋牌嬉戏中矣,二个半小时的辰光打了“水漂”而一无所获,只是在“青骢居”中记上一笔日记而已,顺便查阅了最近二天的天气预报,明天尚且阴凉,然后天气温又会窜至三十五度矣。很想去乡下乔岙(而今与另一村万宝合并称万桥村)小住几日,然而未得其便,虽有车马之便,但不忍一人孑身而回,况且晚上不敢一人独眠,因为奶奶正月初六驾鹤西归于三楼,虽则已经过了“五七”,但晚上于夜深人静时终有些害怕。这于我是一大致命弊病,羞于说出口而已。这人也真奇怪,奶奶病重时,吾晚上衣不解带地服侍,真至初六深夜奶奶咽气,虽然很疲惫但没有害怕感,而今却反而害怕虚无飘渺之说,以致至晚惶惶不能安睡,何也?自小学习的马克思之“无神论”精神不彻底,内心受鬼神之蛊惑何其深也,噫,此也封建思想毒害之深。但余深知之,有人说“知耻近乎勇”,吾虽已知己之耻,但却“勇”不起来,何也?没有拿起“无神论”之武器武装自己的头脑。上周六跟随父亲携芳母子返乡下,深夜十时许,父亲同亲朋好友在楼下大呼小叫地打牌嬉乐,时余呆在二楼房间外的阳台纳凉,因不甚凉快,几次欲上三楼露天阳台去纳凉,终不敢孤身上去呆着。盖因一则三楼漆黑一团,二来奶奶就于三楼偏房中咽的气,三则母亲在三楼楼梯口供有菩萨,贴有几道符,写着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令”,故终究有些心慌慌的。奇怪的是奶奶断气前余寝食俱忘、食不甘味地独身陪伴于床侧,虽有一书相伴,却未生惧意,奈何?盖因亲情胜过死亡的恐惧之故也。然则一旦和奶奶阴阳相隔,辄生惧意,为何?皆因心理定势也,有书本上看来的鬼怪阴间的例子,如《聊斋》;也有电视上看来的剧目;还有人言人语间接听来的故事,如偶尔从母亲处听到,村人有年老某公者说与母亲曰:“晚上见你婆婆住的老房子阁楼上夜半有灯火闪烁。”其时奶奶正患病而住在吾家(抑或小叔家)中,其住处毗邻四婶家,晚上绝无人等去奶奶之楼上,然则灯火闪烁何来?母亲亦甚怪之,余旁边耳闻之亦益添惧怕。然则此事又无法考证,或许村人老者眼花亦未可知,但终究“怪气”。余自小一人独处时往往胆小如鼠,以前奶奶在世时晚上尚敢独宿宅中,而今不复敢矣。所谓“人吓人,吓死人”是也。由此亦可见余之辩证唯物主义观念不强矣。自小吾即学《政治》课中的马克思主义辩证论,所谓“物质第一,精神第二”,朝夕背诵不敢稍忘,虽则是为了应付考试的死记硬背,但斧过留痕,纯粹的说教终于弃之脑后矣。再者为现今风气所感,到处论佛论道、求神拜佛已成风气,余当然亦不能免也。最明显的例子是父亲,当初自从参军复员回家,深受部队里的唯物主义影响,一点也不信鬼神。且常常教训我们说:“人死入土,何来鬼魂?”,故不信迷信。当时有二件趣事:一件是父亲文化大革命参加工作组的时候,进驻某村工作,晚上睡觉后半夜时分觉得门上有异响,急拉灯绳,不亮,遂大惊,细看乃一野猫,而灯线则碰巧拉断了,虚惊一场,自此胆子亦大许多。第二件是发生在父亲任大队支部书记训练民兵时,有人报告晚上某处有幽光闪烁,当时每人脑子里皆紧绷着一根阶级斗争的弦,疑是台湾特务藏匿于此,遂大张旗鼓,持枪上山抓特务。后来至彼处却见是鞭笋之老根腐烂后化为磷粉所发出的幽光,真乃 一场虚惊也。那时的父亲是个忠实的马克思主义者,敢作敢为、雷厉风行,然而年岁渐长,受了奶奶和母亲的影响,终于成了一个“居士”,可叹可悲,令人深思。而今余回忆,自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潮退后,人们之精神世界极端空虚,故沉渣泛起,各色封建迷信思想席卷而至,人人向钱看,个个为利来,以前尚有“拜金主义”之抨击,现今看得十分平常、见怪不怪了,不“向钱看”者反而成了呆子,要遭世俗耻笑,仿佛“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一般,古人说:“天下攘攘皆为利来”,真言也。吾辈生于这个时代,皆不能免,况父亲亦一俗人耳。然则吾思之,辩证唯物作为真理,可以拿来武装自己的头脑,今要发扬光大,学学古人的《灭神论》。

辩证法之根本是“物质决定意识”,此语并不否决“意识”

之存在,否则泱泱五千年中华文化皆失所依。然而“物质”

即客观世界是第一位的,是诞生意识之土壤,据说人之存在有“神、气、神”,皆天地之精华也,是父母精血交感而生,非似孙行者乃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奶奶常说,人体如一部机器,各器官皆其“零件”,时有磨损毁坏,故人有百病,然而人与动物之根本区别是人有思想、有意识,形之于文即成文化,故吾国有上下五千年之连续文化,积淀下来之文化精华数不胜数,此亦世界文化不可多得之瑰宝,但意识反过来作用于物质,甚至指导着人的行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人类慢慢从猴子进化而来,一切都是陌生的,由于人类对这个未知世界琢磨不透,于是畏天、畏地、畏神明,于是“敬鬼神而远之”(孔子语),于是产生了伪科学——巫术,进而思求神佛保佑、顶礼膜拜而迷信起来。而今人类已逐渐冲破地球、探索宇宙,此皆科学技术指导之功,非干神鬼之道。“白日升天终究幻,绝知此事须躬行”,形而上之,精神可以脱离肉体皆伪说,何故人皆喜闻乐见之耶?盖因凡人皆有好奇之心,喜癔想,好途听道说神怪之故事,君不见整篇《吕氏春秋》皆鬼神或因果轮回之荒诞之事,另外反躬自身,余暑期在阅读《三言二拍》时(为明代冯梦龙之《醒世恒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以及明代凌蒙初之《拍案惊奇》、《再刻拍案惊奇》)嗜好读鬼神之篇,以为奇闻,久而久之,神鬼之说潜入人心,非为真正存在也。故古人多著此等书,作似类文,扛鼎之作乃清代蒲松林之《聊斋志异》达到顶峰,通篇皆鬼狐之说,而隐剌世俗之弊,为何人喜阅之,以为奇文?甚至于屡次拍成电影、电视剧招摇过世,皆因其满足了人们猎奇之心、想象之力得以延伸于枯燥生活之外。余于绍兴图书馆藏书之古典文学处检视,凡小说之类皆是或情色、或鬼怪、或历史传记,其中之糟粕多也,精华如之中之金,需化大力气“大浪淘沙”般不易得。故先贤有经验之谈曰:“汲其精华、去其糟粕”,然于其中可窥古人生活之状,如《金瓶梅》,其中蕴含古人生活之大概,则亦十分有意思,当然其中所表现的思想观点也是鱼目珍珠混杂,如因果报应、天理之说等,或有焉,或虚焉,谁人可证?但正统思想如“忠义、贞洁、长幼有序、信守承诺、孝廉”等则对人类历史发展有益,有许多故事千古不灭,传为美谈。其本质思想是劝人向善,对中华文化之形成功不可没,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这种思想代代相传,对人们的感化是潜移默化的,并在人类的行动中不知不觉地表现出来。有益处,也有束缚,聪明如孔圣人者知不能完全摆脱神道之说的控制,只能圆滑地说“敬换神而远之”,真圣人也。

余常思忖,为何科学技术发达如斯之今天,佛教神道不但不退而远之,反而变本加厉地侵入人们之精神领域,大有市场呢?虽然文化大革命有毛主席挥臂一举,使其几乎绝迹,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至今日反而愈演愈烈,何也?可能与中国之国情有关。试想中国十二亿人口,九亿为农民,其文化素质普遍低下,有小数即使发家有钱,或腰缠万贯,但却精神无所依托,故转而信佛,亦有吃素念佛,祈求来世投胎于好人家的因果之念,亦可悲也。故中国之事当务之急非解放台湾,亦非谋求强国,首先应提高九亿农民之素质,使其脱离愚昧无知,则整个国家尚有脱胎换骨之希望。昏头昏脑中,不知所云。

(续)记得在《哪叱闹海》中太乙真人有一句话:“神仙也是凡人做,只是凡人心不坚”。虽然无稽,但也道出了一些端倪,即神仙不是生来而为神仙,而是凭后天的努力加上机缘,耐得住寂寞,不断修炼而成。故蒋氏奉化有一处“徐凫岩”,也叫千丈岩,相传为一个叫徐凫的得道成仙之处。此地壁立千仞,有一瀑如练飞泻而下,为风景险胜之处。相传徐凫从山顶瀑布源头飞身纵下,竟没有摔死,羽化成仙而去,留下千古佳话。凡人哪敢如此,余望见山顶水流湍急,下而为瀑,不敢涉足。史书记载另外一个故事,后衍为一句成语曰:“鸡犬升天”,完整的说法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盖出于道家葛洪在西湖边炼丹最终得道成仙的故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讨孔檄文

    大致说,中国自董仲舒为汉武帝刘彻出了个馊注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就步入“...

  • 也说逆反者鸿毛

    逆反者的行为从表面上看是一种对抗行为,不服从或者有意违抗主流意识形态的说服和命令...

  • 鸟粪的光合作用(纳米新闻的更新进展)

    打小学自然,俺就知道树叶能作光合作用,吸入二氧化碳,呼出氧气,是地球的肺.后来的中学\...

  • 旧诗小辑

    屈原是个永远值得尊敬的人。他的精神是爱国。他的借以表达情感的诗文,是中华乃至世界...

  • 哭鲁迅

    看了《读书周报》[1999 8 7]中的《许寿裳遇害》一文,深为许先生的《哭鲁迅墓》的诗所...

  • 致丁先生书

    丁先生: 你好。节前你召见、让我重新“填写”表格一事,颇费你、我之心血。当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