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之窗 >

人固有一死 ——祭我的老师潘承洞院士等

时间:2004-04-10 00:00来源:科学无神论网 作者:鸿毛 点击:
一 惊悉山东大学校长潘承洞院士去世的消息,心中顿时凝滞了。“人固有一死”几个字便浮现在眼前。 前人一个一个地去了, 后人一茬一茬地来了…… 去了的,去了。 来了的,来了,又去了——这就是规律,这就是历史——人类史! 重于泰山的死,胜于轻于鸿毛的
  


           一

    惊悉山东大学校长潘承洞院士去世的消息,心中顿时凝滞了。“人固有一死”几个字便浮现在眼前。
    前人一个一个地去了,
    后人一茬一茬地来了……
    去了的,去了。
    来了的,来了,又去了——这就是规律,这就是历史——人类史!
    重于泰山的死,胜于轻于鸿毛的生!
    我的校长,是寿终正寝而去的,能说重于泰山吗?

            二

    今年的事真多,先是小平逝世,举国悲哀;后是香港回归,举国欢腾。
    前些日子,山东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乔伟老师也去了。当时也是这种心情。心还没有完全平复,我的校长,又去了。是累的?是病的?还是所谓的“天数”已尽?不得而知。
    但他们给我的答案却是明确的——太年轻!不该!
    乔老师,六十五岁;潘教授,六十三岁。
    老师在撒手人寰时,我都不在场。他们究竞想了些什么?抑或什么都没想?不得而知。

           三

    乔老师一生耿直,忧国忧民,潜心学问。逆境中自珍,顺境中坦荡、正派。一部《唐律研究》,吹响了中国迈向法制的号角。“用法律和理智的精神,看待事物”——这是老师记在我毕业留念册上的教诲。
    潘教授生性沉默,专治数论,迷恋科技。
    基础科学研究是枯燥的,更需投入。他将毕生的精力作为赌注,默默地、全部地投入了。
    还在上大学办刊物时,请潘教授题词。他题到“没有法制,国无强日”。当时,真不敢相信数学家竟然能如此高度地理解法律。但字已题好,赫然目前。只可惜,这题词已不复存在了,就连那“刊物”,现在也很难找到一份了。
    所有学生考试都及格。潘教授说:这不符合“正态分布”规律。后来,有了不及格的了。现在看来,这是潘教授“竞争激励”机制在管理教学上的体现,或者说是数学指导教学管理的体现。

          四

    如果说哥德巴赫是导师,那么,潘教授就是勇士——打了胜仗了的!
    如果说哥德巴赫猜想只是猜测,那么,潘教授的工作,则是实证——毕其一生!
    如果说哥德巴赫猜想真的是皇冠上的明珠,那么,潘教授则是靠这颗明珠最近的人之一(还有陈景润先生)。
    如果说要摘取这颗明珠还存在一段距离,那么,潘教授则是通往这颗明珠的一架可靠的桥梁!

          五

    潘教授那高大魁梧的身躯,终于托起了通往科技顶峰的云梯——桃李满天!他那高度厚厚的眼镜,已经折射出胜利的光芒棗但他实在太年轻了。

          六

    刚刚住上“院士楼”的我的老师,已经“离楼”而去了。
    是这楼来得太晚?抑或是来得太早?不得而知。但他们实在太累。他们实在是太年轻了。这是事实。但他们实在是中国乃至世界高科技的脊梁!

          七

    我的老师是走了,真的,这是事实。
    然而,他们没走!没有!
    因为,有他们的精神——为人师表为证。
    这就是无怨无悔地追求真理的实干精神。
    这就是为国家为人民甘为“孺子牛”的高尚品德。
    这就是有不图个人“名利”而脚踏实地、孜孜以求的钢铁般的意志。
    这就是有为世人所刮目相看的“中国学人”的风采。

           八

    老师是去了,永远,这是事实。
    但虽死犹生,重于泰山!
    黄元庆 1997,12,29。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讨孔檄文

    大致说,中国自董仲舒为汉武帝刘彻出了个馊注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就步入“...

  • 也说逆反者鸿毛

    逆反者的行为从表面上看是一种对抗行为,不服从或者有意违抗主流意识形态的说服和命令...

  • 鸟粪的光合作用(纳米新闻的更新进展)

    打小学自然,俺就知道树叶能作光合作用,吸入二氧化碳,呼出氧气,是地球的肺.后来的中学\...

  • 旧诗小辑

    屈原是个永远值得尊敬的人。他的精神是爱国。他的借以表达情感的诗文,是中华乃至世界...

  • 哭鲁迅

    看了《读书周报》[1999 8 7]中的《许寿裳遇害》一文,深为许先生的《哭鲁迅墓》的诗所...

  • 致丁先生书

    丁先生: 你好。节前你召见、让我重新“填写”表格一事,颇费你、我之心血。当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