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宗教问题 >

李洪志“科学观”评析

时间:2015-07-08 12:31来源: 作者:辛芃 点击:
“法轮大法”是“超常科学”是“ 博大精深的科学”,这是“法轮功”的基本科学观。要评论“法轮功”的科学观,先要弄清什么是“法轮大法”。在李洪志的《转法轮》中,“法轮大法”也被称之为“佛法”。他是这样叙述“佛法”的:“‘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
  

       “法轮大法”是“超常科学”是“ 博大精深的科学”,这是“法轮功”的基本科学观。要评论“法轮功”的科学观,先要弄清什么是“法轮大法”。在李洪志的《转法轮》中,“法轮大法”也被称之为“佛法”。他是这样叙述“佛法”的:“‘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谜,唯有‘佛法’,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缪见,而予以正见”、“‘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到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以上短短的几段话,就把他的“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的内涵说得很清楚了。从字面上看,这种非驴非马的论述,在李洪志和他的“高级”弟子(李洪志杜撰出来的“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的所谓现代科学证明,都是由他的这些“高级”弟子完成的)的心目中,“法轮大法”就是指导人们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根本大法。 “它详尽的阐述了人为什么修炼,人能够修炼和人如何修炼等高层次上的道理,提及了人体,生命和宇宙的许多奥秘。该书(指《转法轮》——笔者注)内容虽然超出了现代科学所认识的范围,但是许多论述已被现代科学所证明和认识,有些问题结合现代科学的新发现和新思维也不难理解。”“‘法轮大法’实在是太大了,释迦牟尼、老子当时讲的理,都是我们银河系范围内的理。我们法轮大法练的是什么呀?我们是按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在炼宇宙”(引自互联网上“不是迷信,而是博大精深的科学”)。

      李洪志的这个“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评析:
      第一,李洪志讲的“科学”,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是掺进鬼话不伦不类的“科学”。李洪志在论述“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时,他的伎俩是:首先夸大其词、故弄玄虚。李洪志首先是夸大自己,把自己打扮成现代“超人”、自古以来 “最高”、“最大”的“神”,他无所不通、无所不晓。所以他谈到的“科学”自然是“超常的”、 “博大的”。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伪大师”,靠着他编造的“本事”,不仅能诌出人类史上和史前的一切文明成果,对古、近、现代科学成果,也能纵横捭阖。这就是李洪志自封的“神通”、“ 神变”;当代最高的“神”所具有的“超常思维”、“特异思维”。其次是神化“法轮大法”。李洪志和被他诱骗入伙的“精英”信徒,为“佛法”大唱颂歌,什么“最玄奥的”、“最高的”、“最新的”、“超常的”、“人不可能创造出来的”等等,先把人吓住;然后再东拉西扯,掺进神魔鬼怪的故事、传说、似是而非的“证据”,来证明李洪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科学”缪说。这样的缪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说多大,就说多大。列举一些李洪志对“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的论述。诸如:“现在用仪器在气功师身上测到了原子”、“我们人类生活的这层物质空间的物质‘本原’就是我们‘人类这个水’”、“月亮是史前人造的”、“‘元神出窍’可以洞察物质的内部结构”、“人类生活在分子构成的空间中,而‘神’生活在比分子微观的粒子构成的空间中”、“万有引力是‘神’在地球周围一定范围内通过创造某种特殊物质而产生的”等等。正像鲁迅先生所说的:“现在有一般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掺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捣乱得更凶的,是一位神童做的《三千大千世界图说》。他拿了儒,道士,和尚,耶教的糟粕,乱作一团,又密密的插入鬼话。他说能看见天上地下的情形,他看见的‘地球星’随与我们所晓得的无甚出入;一到别的星球,可是五花八门了。因为他有天眼通,所以本领在科学家之上”(摘自《随感录三十三》——《新青年》第五卷第四号)。鲁迅先生说的这两段话,如此切中李洪志的要害。
      第二,李洪志的所谓“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是玩弄于现代科学概念与虚幻的、不着边际的、捕风捉影的神秘谬说之间的另类科学。李洪志的另类科学打的是两张牌:
      第一张牌,是利用现代科学的局限性,来论证科学的无能,不能解释他的“科学”的“超常”与 “博大”。李洪志说:“所谓实证科学只局限在人的眼睛能够看到的这个物质空间中”、“现代科学之所以不科学,是因为现在实证科学的定义下得很窄,除了现在能看到的、摸到的,可以承认;看不到的一概不承认。它的科学定义根本不科学,它完全把人限制住了”。(这充分体现了李洪志对科学的无知,现代科学的研究对象,是靠眼“看”手“摸”吗?) 
      李洪志所说的“科学的局限性”,并不是我们所说的科学局限性。我们说的科学局限性说的是:对目前尚不能证实和解释的未知现象,科学局限性表现为:一是被认识的对象特征暴露尚不充分;(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二是已掌握的知识和认识能力有限;三是人类的实践水平还达不到。这就需要人类不断地追求、探索,不能终极真理。而李洪志及其追随者们则说,“现代实证科学的局限性使其不可能完全证实法轮佛法对时空、人体、生命以及整个宇宙的论述”。李洪志,一面诋毁现代科学,称“现代科学不是科学”、“科学一开始的出发点就是错的”、“现代科学是最大的迷信”;一面又利用现代科学的成果,用现代科学的概念和语言来论证他的“超常科学”、“博大精深的科学”多么的“超常”、多么的“博大”。有了“现代科学的局限性”和“现代科学不是科学”的遁词,李洪志就可以任意胡编滥造科学“事实”和科学“结论”。这类例子,在“法轮功”的著作里彼彼皆是。在《转法轮》中,论述“气功是史前文化”一节中指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周期变化的。”当有人问到李洪志“人们看到的海市蜃楼”怎么解释,李洪志答曰:“我说就是另外空间的景象阴差阳错地闪现出来了。那边的建筑也不光是古式的,也有现在的这种楼房建筑。而且那边的空间有的是可以移动”。在“法轮功”的宣传材料上看到“元神出窍”的情形是这样描写的:“……当我的元神变小,小到分子那么小时,我就跳到钢水里面去了。钢水的温度在一千七八百度。我在钢水里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化合物或元素,比如C、Si、Mn、S、P、氧化物、硅酸盐,等等。我只是看到分子状态,我还不能进入原子内部去。看得很清楚,一下子就把矿石直接冶炼铝合金的反应看清楚了。这个反应是很复杂的。我看完以后,我的主元神很快回来了”、“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人的汗毛孔里能跑汽车”,类似这样的只有结论没有证据的热昏的胡话,随处可见。
      第二张牌,是利用捏造、歪曲的“证据”,或完全没有证据,来创造李洪志的另类科学。如李洪志及其弟子们说:“关于史前文明的存在和人类发展具有周期性的看法,已为大量确凿的考古证据所证实,并为许多科学家所认同。”在《转法轮》及互联网上,由部分学员署名“不是迷信,是博大精深的科学”、“‘法轮功’不是迷信和伪科学,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学”的著作和文章里,列举了不少从考古发现论证“史前文化”和“史前文明”的段落。这样的“证据”还可以列出很多。关于“考古发现”这是另一门类的知识,它与“自然科学”之间是一种探索、启迪、印证的关系,特别是对新的“科学发现”和人们争论不休的“人类起源”、“宇宙生成”、“地质构造”等问题,“考古发现”,有特别的参考价值。但它不是自然科学充要的“检验证据”。更何况考古年代的测定,是一个很难确定的事情。上述例证中有关考古年代的确定,也只是一种推测,从考古学的角度,都很难让人相信;更甭说作为“史前文化”和“史前文明”的“证据”了。
      李洪志和他的弟子说的最多和最详细的“证据”,要算“加蓬共和国奥克罗矿区发现了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和“古埃及金字塔之谜”。关于这两个事件,已经有许多科学家作过考证和说明,这当然是一个争论的问题,可以研究、讨论。但作为科学证明是不充分的。
      第一个事件,是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科学家提出的“20亿年前的铀矿石可能产生天然连锁反应”,并认为,如果这种推测成立,“可以把核反应堆理论应用于地质年代学,解释地质年代与铀矿稳定性之间一定的相关性,并给出了天然铀矿反应堆的条件”。到了上世纪70年代,法国科学家发现了天然铀矿,并在加蓬共和国奥克罗矿区找到了这种天然铀矿。李洪志和他的信徒们,拿这个事件来作为“史前文明”的“证据”,其要害在于:一,编造“铀矿石都是被人工提炼过的”、“铀矿是大型核反应堆,而且布局非常合理”,用此来说明史前的人,就已经有了从铀238提炼铀235的技术了,并建设了布局非常合理的大型核反应堆(核反应的条件:纯铀235,天然的铀元素绝大部分是铀238,半衰期为45亿年,且不易裂变,而铀235的半衰期为7亿年,并易发生核反应,铀235占铀238的比例只有0.7171%,所以天然存在的铀元素多为铀238);二,捏造反应堆已“运转了50万年”、“现在的人都不可能创造出来的”。这也是李洪志的胡言乱语。如上所言,获取铀235的几率如此之低,核反应的条件,更是既复杂又苛刻,何况是天然裂变连锁反应。待20亿年前地球气候、环境变化形成了天然裂变反应的条件,那还不知道是哪一年发生的?又是什么时候停止下来,并成为遗迹了?怎么就推算出来了这个反应堆已运转了50万年?这个事件,早在1976年,乔治阿·科恩(George A.Cowan )在《科学美国人》杂志,发表一篇“天然裂变反应堆”(A Natural Fission Reactor)的文章,已经有所说明。二十年后,还被李洪志及其信徒们视为最有力的考古“证据”。真是一出李洪志贯演的闹剧。至于说“现在的人都不可能创造出来的”,更是李洪志一贯使用的蛊惑人心的伎俩,上世纪40年代,就已造出了原子弹,上世纪后半叶,美国就造出了2300兆瓦的核电站。
      第二个事件,“关于古埃及金字塔之谜”,也是争论近一个世纪的古老命题。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是金字塔建造的年代,是否像李洪志说的——那样的古老,又是那样的高度文明;二是金字塔那么多神秘传说又是怎么回事?当然,这两个问题,直到科学昌明的今天,也不能说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但是这一百多年的争论,让我们对事实的真相,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关于金字塔的建造年代,据金字塔研究学者的考察,在埃及,古埃及王国统治第三到第六王朝时期(公元前2686年—2181年)是建造金字塔的全盛时期,被称为“金字塔时代”。以后直到十一和十二王朝(公元前2133—1786年前),还有金字塔建造。在持续900多年间,以尼罗河西岸孟斐斯为中心建造了大小金字塔约80多座。据考证,从建造埃及最大金字塔的古埃及第四王朝的胡夫往前推算一、二代,有零星小金字塔的建造到埃及法老莱姆赛斯二世统治时期,即胡夫修建最大金字塔之后的十四个世纪,在《圣经》旧约中叙述的金字塔石刻所反映的金字塔修建情况至今,也超不过五千年至七千年。李洪志所说的古埃及金字塔“实际上是一种史前文化,沉积到海底下去了。后来地球发生变化,多次大陆板块更换,它又上来了,埃及人发现了它,利用了它,后来埃及人又仿造了一些小的金字塔。”这个说法与事实完全是不符的。至于“史前文明”、“史前文化”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探讨、争论的问题。这个争论大概围绕以下几个问题:第一,就“史前文明”和“史前文化”存不存在?始于什么时候?就是一个很大的争论。有的科学史学家说,“史前文明”、“史前文化”的说法,来源于神话、传说、宗教经典,所以是虚幻的、荒诞不经的;它的起源时间,也就无法确定。有的说几万年前,几十万年前,几百万年前,还有的说几千万年前,甚至几十亿年前。第二,对于“史前文明”、“史前文化”存在的“事实”,基本上是描述性、猜测性的;观察少、证据少,这就为对神秘事物作出逻辑反应留出了空白。第三,从考古学来看:考古学者总是力图系统而又科学地获取资料,但对任何考古结论的给出,都不能超出资料所给出的限度。由于考古资料的这种不完备性、不确定性,以及测量技术的局限性(用碳14测定建筑物及年代,目前,只能做到5000年之内)。所以把考古学作为“史前文明”、“史前文化”的证据是不充分的。第四,根据目前的天文观测和天文理论,说明地球的运转是平稳的,所谓“地球文明”的周期性变化,毁灭多少次的说法,缺少证据。李洪志的地球曾经毁灭81次的说法,更是毫无根据的胡言乱语。由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李洪志对金字塔所做出的判断,完全是蛊惑人心、欺世惑民的喧嚣,无论从考古学还是科学上说,都是没有根据的。
      关于“金字塔的”神秘传说盛行于19世纪。这些神秘传说基本上都牵涉到金字塔的建造是神力还是人力、π之谜、日地距离、一年日数、金字塔的方位、形状、用途等。围绕这些问题产生了种种神秘传说和科学“奇迹”,历经一个多世纪。最有代表性的是苏格兰皇家天文学家、爱丁堡大学教授查尔斯·皮亚奇·史密斯。他在1864年出版的《我们从大金字塔获得的遗产》一书,把对金字塔的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潮。史密斯在书中,就上述问题,给出了一系列解释。史密斯也像他的前人一样,他利用自己设定的量度单位,推断出一系列结论来。如:金字塔塔高乘10的9次方得日地距离;大金字塔底边之长除以饰面石块之宽得365;他以“圣尺(饰面石块宽度)”、“圣寸(圣尺的1/25)”进行测量,又得出地球的平均密度、岁差周期、地面平均温度等;重申大金字塔基底周长与高度二倍值的比例为π值;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恰恰等于大金字塔高度的109倍等等,这些看似“科学”的问题,实际上,还是为了给宗教教义寻找根据。史密斯把一“圣寸”的长短当作一年,居然在金字塔内的墓道和墓室中量出了地球历史上过去和未来的“重大日期”。诸如,世界创世于耶稣诞生前4004年,耶稣的诞生是从通往墓室的大走廊开始的,以后赎罪、受难和复活的年份,也都可以从金字塔内部通道和墓室的复杂布局中找到;他还提出,金字塔的体积,如以立方金字塔寸为单位表示,则等于上帝创世以来的总人数等等。总之,史密斯在金字塔方面所作的工作:一是比较系统地完成了用数字和符号来表述古老的、久已失传的古埃及科学;二是用大量富有想象的、带有主观猜测的(实际上史密斯对大金字塔也没有进行过精确的测量)、言过其实的推演,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和《圣经》经文的真实。在这之后,不断有人顺着他的思路,或相信或补充或修正或反对,使“金字塔学”的研究,至今仍在继续着。尽管史密斯举着“《圣经》金字塔”的招牌,使这位被人们普遍信任的天文学家的威望大大降低。但在金字塔的研究方面,却开辟了两个方向:一是从久已失传的古埃及科学的角度考察“金字塔”;二是奠定了“《圣经》金字塔学”的研究方法。之后的“金字塔学”研究,大体上是沿着这两个方向进行的。1880年,一位是被誉为现代建筑学之父的威廉·弗奇林德斯·皮特里到达埃及,对大金字塔进行了全面的考察、测量,驳倒了史密斯所罗列的某些数字和一些浮夸的说法。这就为后来“金字塔学”的研究,提供了可靠和可依据的数据。人们从测量学的角度来说,大金字塔确实是根据一种古埃及的度量单位建造的。至于,金字塔的建造是神力还是人力、π之谜、金字塔的方位、形状、尺寸、用途等,随着人们研究的不断深入,也就没有什么神秘可言了。以古埃及第四王朝胡夫大金字塔为例,据公元前5世纪,曾游历过埃及的希腊学者希罗多德考证,在胡夫统治的22年间,大金字塔建造了20年,据估计大金字塔用2300000块石块,以每块平均重2.5吨,以3个月为一周期,每期征用10万人,利用尼罗河水泛滥期,水运距大金字塔建造地仅400米的建筑材料和从尼罗河上游运来花岗岩,都是当时埃及国力和技术所能及的,用不着什么“神力”来建造大金字塔。至于π之谜,希罗多德认为,埃及人造大金字塔时的设计思想是:使用角锥的每一面的面积等于锥高的平方,按这个设计可以算出大金字塔基底周长与高度二倍的比值为3.145,确实十分接近π值。由此看来,π值也不过是这一设计思想的副产品,毫无“神秘”可言。按照希罗多德的考察和分析,金字塔的方位、形状、尺寸,也不过就是,各个时期建造金字塔的不同设计思想和设计方案而已。
      事实上,科学发展到今天,“金字塔之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在这多元化的时代、多元化的世界,就有那么一些对金字塔热衷的人,抱有不同的目的,或张扬个性,探寻奥秘或为宗教唱赞歌,寻求神明灵感。在继承查尔斯·皮亚奇·史密斯“《圣经》金字塔学”方面,当今最有影响的要算瑞士的厄里希·丰·丹尼肯,他寻着“《圣经》金字塔学”的道路,继续寻找“史前文明”,企图论证超自然上帝的存在。他在1968年《众神之车?》的一本著作中,大谈“大金字塔之谜”,从金字塔的施工建造所表现的神工、神力到金字塔所蕴含的科学“奇迹”。丹尼肯认为,这一切都充分展示了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曾经在地球上存在过。而这种“超文明”,是古埃及人无法做到的,也是现代人类无法想象的。人们都知道,金字塔象征着埃及,而埃及又同《圣经》有着密切的联系。于是丹尼肯就顺理成章地演绎出,必然存在着一个超自然的上帝,来完成这一切。而这恰巧就是《圣经·旧约》——“出埃及记”中所记载的,上帝在埃及显示的许多惊人圣迹。丹尼肯就是这样来证明上帝存在的,“《圣经》金字塔学”也就在他这里发扬光大了。
(本栏目由中国反邪教协会协办)
参考文献
      ①《转法论法解》  法轮佛法出版社  1997年11月
      ②《背叛真理的人们》——科学殿堂中的弄虚作假[美]Broad.W  Wade .N著朱进宁 方玉珍译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4年12月
      ③《剖析洋迷信》 申振钰等编著 北京出版社 1992年4月
      ④《科学与怪异》 乔治.O.阿贝尔等著 中国科普研究所组译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9年9月
 
      作者简介:辛芃,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责编:秋实
      (《科学与无神论》2011年第2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