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宗教问题 >

反对《治安法草案》新设“辱神罪”

时间:2017-02-13 08:49来源:云山论道 作者:何光顺 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第六十八条新设“辱神罪”,有违信仰自由原则和文化批评精神,应该引起全社会特别是无神论者的重视。
  

 


 
在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同情已然发生的灾难,却对即将发生的灾难视而不见,对制造灾难的即将出台的恶法不去阻止和反对,这是我们民族始终沉沦于痛苦和灾难的真正原因。
 
在这里,我要呼吁,我们每个人,都要起来不屈不挠地努力,防患于未然,在我们的思考和行动中,去唤起我们面对这个时代应当有的责任和良知,去阻止灾难的发生。
 
一、一条即将出台的危险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第六十八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一)煽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的;
 
 (二)利用宗教煽动仇恨、歧视的;
 
 (三)在出版物、信息网络中刊载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的。
 
这条法律的第一条和第二条问题虽然不大,但语言和细则还可斟酌,我们后面将给出参考,目前关键是第68条第3款:“在出版物、信息网络中刊载民族、宗教的歧视、侮辱内容的。”这个条款将可能引起某种危险。
 
很多人还未曾预见到这种危险,我这里就向大家把这危险警示出来,那就是“辱神罪”、“不敬宗教罪”、“歧视宗教罪”、“破坏民族宗教感情罪”……
 
您是否觉得这个不严重,你可能会说,我们难道不应该尊敬宗教吗?难道不应该尊敬信教群众吗?难道不应该尊重有宗教信仰的民族吗?
 
问题来了,您是否知道哪些属于尊重,哪些属于不尊重,这个判定标准无法由不信教的个人和集体来判决,无法由执法机关与政府来判决,而往往只能由那些信教的个人和宗教领袖来判决,这必然导致宗教势力在整个国家和社会的蔓延,造成宗教领袖在信教群体和整个社会中的权威和势力的扩大,以后必将沦入宗教治国,而非法律治国!
 
我们再来整体看待这第六十八条的三个法律条款,这三个条款本身也是相互抵触的,因为既然第(一)条要对煽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的行为进行制止,要用法律来制裁,但第(三)条又要保护民族的宗教,防止宗教歧视和宗教侮辱。问题就来了,有些民族就是和某种宗教相互捆绑的,对某种宗教的过度保护,就很可能导致冲突和分裂的危险。在后文我将就该问题再予详细阐述。
 
就我个人来说,我提倡一种宗教情怀和一种宗教精神,但这种宗教精神是一种超越精神,是一种爱的精神。我强烈反对一种宗教被某个国王、教皇或宗教领袖利用,以成为控制世人的思想和行为的旗帜。当制定“宗教辱神罪”的时候,实际往往保护的是宗教不被侵犯的治外法权,保护的是宗教信徒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特权。这就将引起这些宗教族群从一个国家分裂出去的危险,强化宗教族群秉承其宗教经典的对非宗教族群的歧视。因为宗教族群往往是严守其经典,而他们的经典中是充满着大量让非宗教信徒下地狱,要杀戮非宗教族群的仇恨言论的。要批评驳斥这些宗教经典中的荒谬言论,就必然涉及到对其宗教领袖和人物的批评,这就容易被视为是宗教歧视和侮辱,这就阻断了一种宗教适应多元社会的进步。
 
二、中国历史上任何思想和宗教都是允许被辱骂和嘲讽的
 
我们与其既制定宗教歧视罪和宗教辱神罪,却为何不制定文化歧视罪和文化侮辱罪?不允许宗教被歧视和侮辱,那是不是非宗教的文化就可以被歧视和侮辱?非宗教信徒的文化感情和文化信仰就可以被践踏和无视?保护特定的宗教不被歧视,这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是逻辑不通的,也是不可行的。
 
实际上,为了反击某种思想、文化和宗教被统治者和野心家利用,人们对任何思想和文化,都会有讽刺、嘲骂、辱骂。这样,我们就常常看到,很多历史上的宗教人物、宗教偶像或宗教信仰就常常是被嘲笑和被辱骂的,这几乎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
 
首先,遭到最广泛嘲笑和辱骂的恐怕就是儒家和孔子,人们反对礼教,嘲笑孔子,这是鲁迅就经常做的,中国人也经常做的,在很多时候,孔子更是要被踩上一万只脚,批倒批臭。即使当前大力倡导中国传统文化复兴,儒家或儒教都会有不同的反对声音,你反对或辱骂,都没有问题,这既是儒家思想本身的宽容,也是中国社会的宽容。和而不同,是由儒家奠基的中国文化的核心精神,因为容许被批评,儒家文化反倒更加强大了。
 
其次,佛教也是被骂得极多的。呵佛骂祖,说佛祖是“干屎橛”、“老骚胡”,这是佛教禅宗的大师们经常在骂的,普通人也会骂,他们骂淫僧妖道,也没有问题,这也是佛教的开放和宽容。佛教因为宽容,因为不追求思想的独裁,其融入中国文化也毫无障碍,并从而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还有道家、兵家、法家、墨家,各家文化相互批评,只有以韩非和李斯为代表的法家文化要求实行思想独裁,钳制民众,这种思想支撑起了中国此后的王权,但它却又总是遭到来自道家、儒家和佛教的消解,秦始皇也被视作历史上的暴君,而并不被称颂。这个暴君,和后来的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却在当前价值观混乱的中国成为英雄,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当然,说不可思议,也还是可以思议,那就是当前社会奉行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所以那些一时成功的暴君也就被推上了神坛。但不管如何,中国历史上的任何圣人、圣君贤相,都没有不被批评过的。嵇康、阮籍也在他们的文章里有“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这种现象都始终体现着中国文化的互相补正而防止一元霸权的优良传统。
 
然而,在当前,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却可能迎来一种不宽容不许辱骂的宗教,以及对于某种宗教的保护,这将极可能造成一种笼罩整个社会的宗教恐怖主义。
 
三、“宗教辱神罪”不可行的七点论说
 
在笔者看来,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第68条通过,将无法处理以下问题:
 
1.宗教作为普通民众的一种低端信仰,必须接受科学的再教育和再启蒙,这就不可避免地要从思想政治教育层面否定佛、上帝、真主、基督的存在,这个教育是针对所有学生的,不能因为一个班级有几个信教的基督徒、佛教徒或伊斯兰教徒,于是,讲授马列主义、讲授宗教产生根源、批评或抨击宗教的老师就被认为是在进行宗教歧视。如果说否定某个宗教的神或先知,就是宗教歧视,那中国坚持马列主义的无神论,坚持认为宗教是精神鸦片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就会面临被取消,就会成为非法的事情了。我们也无法面向信教的群众进行科学教育和启蒙教育,因为面对信教群众进行科学教育,就是对他们信仰的不尊重。关于这一条,学生的宗教信仰虽然不能被强行剥夺,但从教育上抨击宗教的虚妄,揭露宗教犯下的罪行,批判宗教领袖对民众的愚弄,宣传科学启蒙的人文价值观,却不能被认为是宗教歧视。
 
2.在一个追求和而不同的文化宽容的中国社会,这也是一个充满温和的思想观点的温暖的社会,一切宗教的先知、领袖、神,都可能在漫画、小说、辩论、电影、电视中被丑化,被俗化,这本身也是华夏民族文化的包容性的体现,是民众智慧的喜闻乐见的反映,我们都说封建统治者常常利用宗教来麻痹和欺骗民众,而民众往往会将那些统治者推崇的先知、神、佛绘画或描写成丑角,以表达对于某种专制统治或宗教领袖的骗术的反抗与声讨,这既是属于文学创作的,也是属于民间正义表达的。如果按着宗教歧视、宗教侮辱的定罪,任何文学、影视、艺术等都不能丑化佛祖、上帝、先知、真主、玉皇大帝、先知,这些书籍都要被焚毁,这些作者都要被拘留或判罪。这就根本不可行。
 
3.当一个信教人士到不信教的个人或众人面前宣教时,很可能会引起反感,不信教的民众会起来批驳传教者或某个信徒,会指出其信仰是荒谬的,指出其宗教习俗是落后的,对宗教信徒过于神化自己的信仰而贬低其他文化的宣传,不信教的人可以采用某些言语来进行消解,这也可能容易被认为是侮辱性的,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一种消解的策略,这怎能被认为是宗教侮辱?比如当传统佛教神化佛陀走火入魔时,禅宗祖师骂佛祖是“干屎撅”、“老骚胡”,如果将这视作宗教侮辱,那还会有禅宗吗?如果允许禅门人士骂,为什么不能允许其他人骂?又比如庄子为了防止有些人将道神化绝对化,说道在屎尿,这是不是侮辱了后世道教徒的感情?比如一个人是孔子的信徒,反击者却认为孔子是“丧家狗”,是“封建卫道士”,这是不是侮辱了孔子信徒的感情?当然,还有人宣传上帝,宣传真主,宣传耶稣基督,那么非信教的学者或普通人根本不信童女生子的说法,偏要认为耶稣基督是私生子,这是不是宗教侮辱?这个宗教侮辱和宗教歧视在根本上是难于定罪的,实际上,我们在法律中有一般的禁止人身攻击,禁止侮辱和诽谤即可,因为这种禁止人身攻击和侮辱诽谤,不是保护特定的宗教信仰,而只是保护每个具体的个人,比如我们不能直接骂一个对话者和某个人是“杂种”,不能传播损害某个人名誉的不实信息。法律应该基于保护某个人的人身和人格尊严,而非制定某些难于被核查的宗教歧视和宗教侮辱,来对某些宗教信仰进行特殊保护。
 
4.可能有的人会说有些国家有关于宗教歧视和宗教侮辱的定罪,但这完全不适用于中国,这些制定宗教歧视和宗教侮辱罪的国家,往往是那些一神论曾经占据着主导地位的国家,这些国家特别容易爆发大规模的宗教冲突和宗教战争。为防止两个极端对立的宗教的冲突,禁止宗教歧视和侮辱的法律就产生了。而中国作为一个既有自己的文化信仰又强调世俗生活的民族,坚持对任何宗教的神、先知与领袖都可以讨论,都可以漫画,都可以在小说、诗歌和艺术中进行各种讽刺性的表达,这就是去魅化,这就是中国文化和而不同,海纳百川的极具魅力的体现。因此,中国没有因为某个人不信仰某个宗教,就被宗教法庭判处火刑、石刑,爆发大规模宗教战争的极端情况,虽然有民间陋俗对于个体施以压迫,但却并不为主导性的中国文化在法律上予以承认的。
 
然而,当前治安法草案第68条第3款却要推动宗教歧视和宗教侮辱入刑,就必然导致人们再也不敢在电视、电影、小说和绘画中批评某些宗教的权力。而这会导致一种情况,宽容的中国传统文化仍旧不断地被继续批评,不宽容的某些宗教不允许批评,而这种不宽容的宗教还得到国家法律保护,他们控告作家、导演、演员、记者、普通中国公民侮辱他们的神的法律案件,就都会胜诉,于是一种不宽容的宗教特权,就得到充分保护,而这种宗教的宗教特权因为这种保护就会吸引更多民众皈依。这就像罗马帝国给予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同样平等的权利,不再限制基督教时,基督教征服了整个罗马帝国。为何?因为其他宗教包括罗马国教都是宽容的,而当时基督教是不宽容的,他们不断摧毁其他宗教的神殿、神像,而却得不到处理,于是整个罗马帝国的民众越来越信奉了强势的基督教,而当君士坦丁大帝信奉基督教以后,整个罗马帝国就成为不再宽容其传统文化的基督教帝国,此时传统的罗马已经灭亡,此真所谓亡天下了。当然,在现代社会,基督教已经变得宽容了,这是另外的话。
 
对于当前中国来说,如果我们抽象地提倡宗教平等,制定宗教辱神罪,保护宗教徒的情感和习俗,最终就会导致那些宽容文化的消失,而不宽容的某些宗教文化借助国家法律的保护和纵容,而不断得到好处,那么,不宽容的某种宗教就将统治这个国家,这就会成为一个宗教恐怖主义的国家。
 
5.以前,中国共产党是信仰无神论的,共产党员的信仰是和宗教徒的信仰是相抵触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担负着一个民族的文化使命,那就是以科学、民主来启蒙整个民族。但如果治安法草案第68条第3款通过,就会导致共产主义教育,共产党的思想宣传无法在民族宗教地区开展,中华民族的科学和民主的启蒙也无法在民族宗教地区完成,习近平主席提倡的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民族宗教地区也将寸步难行。如果我们放弃了这个无神论的只相信科学和民主的信仰底线,那么,共产党就会任由共产党员信奉各种宗教,那么,共产党的对于中华民族的宽容文化的维护也将丧失根基,而那种不宽容的极端宗教文化就会在共产党的思想和文化教育中不断蔓延,因为在民族宗教地区,他们会要求共产党员不能谈论无神论,不能谈论科学和民主,不能批评某些宗教领袖愚弄民众的宗教权威,不能阻止大肆修建寺庙的行为,这样,当地共产党员就不得不遵从宗教领袖教导,就失去了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就不得不信仰其宗教,而这个趋势持续下去,共产党就会对于党员的无神论的科学信仰不再坚持,允许那些有着极端宗教信仰的某些党员进入国家和政府高层,他们不但控制各个地区的宗教协会、宗教事务局,还会控制地方和中央的税收、工商、行政部门,要求国家政府和社会以尊重某些宗教的名义,不断免税,免路桥费,给予低价土地或免费土地,扩大信教民众凌驾于普通公民的权力,要求建立宗教的国际联系,借助海外力量影响中国政府,并以投资和资助教育的名义在民族宗教地区扩大宗教影响,吸引更多民众信教。
 
这种宗教和民族的差别待遇在以前因为对于汉族的严格计生,已经让族群在很多地方失衡,而以后又将随着经济和法律的特殊待遇,让中国传统文化丧失对于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而某些具有宗教特权的宗教族群借助国家政策和国际联系,而取得更多优势。这样,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就难免有某些官员会讨好这些特殊群体,如果那些信教的党员渗透到权力高层和中央,中国的国家性质就会被改变,以后就会要求中国变成宗教国家,要求中国实行某种教法来治国,这都是极可能改变中华民族命运,改变中国共产党的纯洁性的潜在危险。因此,防止那种保护某种宗教特权被某种宗教利用的宗教侮辱和宗教歧视罪的法律的制定,就是避免中国政权和国家性质变质的重要措施。我们不但不能设立宗教侮辱和宗教歧视罪,而且应该鼓励中国民众以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消解某个宗教的神和领袖的权威,弱化某些宗教对于民间的超越于政府和法律之上的影响。这才是建设和谐社会,弱化极端宗教信仰的有效途径所在。只有对那些进行思想和政治专治的封建皇帝和宗教领袖进行嘻笑怒骂式地嘲讽,社会的思想才能得到解放,民众的智慧和才华才能得到释放!
 
6.对于地方政府和法律部门助长某种宗教的行为要厉行问责制,一票否决制,要开除其党籍,罢免其行政职务,对于那些坚持无神论的科学启蒙教育的党员要进行大力表彰,要对在民族宗教地区推行共产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和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情况进行政绩考察,如果在民族宗教地区,某种限于特定时代的宗教领袖的宗教权威没有得到瓦解或者被祛魅,如果那里的宗教寺庙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多了,如果那里的宗教开支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如果代表着中华文化共同体凝聚力的优秀传统文化没有得到推广,中国优秀的经典没有得到普及教育,而那些宣扬仇恨非信教群众的宗教书籍却在寺庙之外被传播,就要对那个地方的政府官员和教育部门进行问责。现在某些在民族宗教地区的官员把推动该地区的宗教建设和宗教教育视为其政绩,这是非常荒唐的,也是与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以及中国共产党所提倡的科学民主的意识形态信仰背道而弛的。当前在宁夏、甘肃、陕西都出现了将某些宗教食品泛化推广,并借助宗教习俗来推动宗教的非常危险的趋势。这些宗教习俗和民族习俗一起捆绑,然后泛化推广,就为这些宗教赢得了极端可观的经济利益,又加之中国政府的一些宗教局官员的推波助澜,这种宗教泛化和渗透的势头,已经势不可挡。
 
7.随着一带一路的中国国家大战略的推进,某些宗教势力还会借着中国国家战略的名义,借着和一些宗教国家进行经济和文化交往的名义,大力推进中国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宗教化运动和宗教化教育,从而弱化中国文化和中国政府的影响,引外援以自重,将成为某些宗教领袖、宗教官员和宗教族群的常用战略,他们会提倡在西北、西南乃至东部等地区建立更多的教堂和寺庙,以满足海外进入的宗教教徒,他们的理由也将是冠冕唐堂的。这样,宗教势力就会借着在中国西北和西南的影响而渗透到中国核心地区。前段时间复旦大学教授仅仅因为转发了云南某个贫困县的寺庙图片,就被宗教极端势力喊打喊杀,这些喊打喊杀的狂徒没有尊重他人,发出人身威胁,没有得到任何处理,据说该县县委书记还给复旦大学校方打电话要求删除这个微博图片,而且荒唐的是,复旦大学校方竟然屈从了这个要求,勒令这位教授删除了这个图片。这样仅仅在网上转发了一个寺庙图片的微博就受到如此攻击,那么在《治安法草案》第68条“宗教辱神罪”正式制定以后,以任何形式对某些宗教的批评,或者对其权威的消解,那就更可能受到的上纲上线的歧视宗教的大罪地攻击了。我们要强调,在一个提倡和而不同的具有包容性文化的国家,只要不违法地攻击某个具体当下生活中的个体,对于任何历史上的宗教领袖、先知或专制的皇帝等,都应当是可以批评的,甚至是允许被民众进行嘻笑怒骂地嘲讽的。只有这样,才有像鲁迅这样的伟大文学家产生的土壤,只有这样,才有庄子这样的思想家产生的土壤。他们都非薄谩骂圣人,都批评某种传统的思想文化或者某种宗教,但他们仍旧是伟大的。而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也正是在容许批评和辱骂中,才成为了优秀的文化。经得起辱骂和挑战的文化,都是值得尊重的。
 
四、在中国,任何宗教都应入乡随俗落地生根并实现中国化
 
目前据相关学者估计,中国信基督教民众有1亿,信伊斯兰教民众有2000万,信佛教民众没有具体统计,但据估计也至少有2-3亿,而有儒家文化信仰的当更多,信道教的也有数千万,没有严格宗教信仰的也不少,面对这样复杂的文化生态,我们就不能简单地保护某种宗教,不能把某些宗教信仰神圣化。
 
我们只能提倡相互尊重,但必须认识到文化有先进和落后的区分,有文明和野蛮的区分,我们需要以先进和文明的具有科学精神和启蒙主义的文化来批评、教育、引导那些还停留于古代的落后与守旧的文化。在中国,很多宗教的生活习俗与饮食禁忌,都还是落后和出于迷信的,是要通过学校教育、影视文化宣传而进行否定和批评的。我们必须要求,那些从宗教或迷信角度奉行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俗,必须从适应本土化,适应科学卫生化的角度予以改造。因此,在任何地方对这些宗教习俗地批评与否定,都是应当予以鼓励和肯定的。
 
对于任何进入中国的外来宗教,都应当要求其尊重中国的固有文化和本土习俗。当前全世界有一种严重的宗教绥靖主义。比如当一个中国女人去伊朗时,必须带上面纱,而一个伊朗女人来到中国时,她仍可以带着面纱。外来的佛教已经中国化了,佛教适应了本土中国文化的需要;伊斯兰教也进入中国一千余年了,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民众个人来说,我是怀着敬意和尊重的。然而,伊斯兰教既然进入中国,就需要尊重中国本土的文化和习俗,而不能凌驾于中国文化和习俗之上。
 
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入乡随俗”或“客随主便”。外来宗教进入中国既久,还没有中国化的,我们应当尽量为其提供中国化的条件,而非让其朝着非中国化的道路上继续采取保守主义的策略,采取歧视中国文化的态度。然而,我们现在看到,有不少进入中国境内的外来宗教,对中国本土文化采取的是公然歧视和否定的态度。这种反客为主的逆中国化,让中国文化向西方和中东看齐,是极其不利于建立中国文化的共同体认同的。这种对于中国文化的殖民化和宗教化的趋势是必须被警惕的。
 
即使对于部分外来宗教因为进入中国时间较久,其宗教信徒在中国某些地区还在继续遵从其从中东和西方传过来的习俗,还无法一时完全中国化,但大趋势是往中国化方向发展,这是没有问题和必须制定相关鼓励性政策的。这种鼓励性政策可以表现在用中国传统的儒家、道家、佛家、墨家、阴阳家等各家思想去阐释外来文化,并在这些外来宗教文化中植入中国文化的精神,鼓励外来宗教信徒实现中国文化的皈依。
 
从鼓励外来宗教中国化的方向上说,我们要特别反对某些地方政府利用公共资源为某些特殊宗教群体提供便利,反对在机场、医院、学校为如佛教徒、穆斯林教徒、基督徒、儒家信徒单独提供祈祷室、餐厅等特殊待遇。因为如果专门为佛教徒提供祈祷室、素餐厅,那就同样得为穆斯林教徒、基督徒提供相应的餐厅和祈祷室,公共场所的公共资源有限,如果这样分门别类提供,就将导致不信教群体或者其他人群的诸多不便,这就歧视了非宗教人群。
 
如果为某些特殊的宗教人群提供特别保护,从法律方面要求非信教群体必须尊重信教群体的习俗和感情的法律和规则,就会助长一种宗教的霸权。在这种过度强调尊重少数人的宗教特权中,普通民众的感情和习俗就往往要为某些特殊宗教群体让路,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我们必须为宗教的中国化,为宗教走向启蒙和思想的解放提供更多的学校教育,这也才是国家和民族的久安之计!
 
小结
 
我们再次强调,法律中已经有对于具体个人的保护,就不能再有对于特殊宗教群体或族群的特殊保护。任何历史人物、宗教领袖、宗教先知、宗教故事、宗教信仰都允许民众以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或非艺术形式来进行漫画化、丑角化、游戏化、戏剧化地否定、批评、消解和批判,而这也是我们的文化永远充满活力的原因所在。如果国家真想保护某种宗教或思想不被冒犯的话,我至少提倡孔子是不能被冒犯的,而不是某种外来的宗教不能被冒犯。但孔子如果不允许被冒犯,这连孔子本人都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孔子正是给我们开创了一种可以被冒犯被否定的宽容的文化,这也才有了华夏民族的宽和大度与忧乐圆融的美好品格。
 
如果想保护某个宗教不能被冒犯,那就先从保护我们中国更广大民众热爱的孔子不被冒犯吧。比如,以后,有人说他信仰孔子,但他在网上,看到了有人辱骂孔子,那他也可以起诉这个人侮辱了他的信仰和文化感情。我们不能只重视宗教感情而不重视文化感情。宗教感情往往是狭隘的,是应当被破除的,而文化感情是更值得尊重的,也是更应当被保护的。如果一个民族的成员已经没有任何文化感情,这样的民族也就不可救药了。
 
从尊重文化感情来说,我们也无法防止孔子不被辱骂,当然也不能防止某个更加狭隘的宗教不被否定和抨击。如果要严格禁止,那鲁迅的文章,五四以来的新文化运动,都将禁止。因此,在我看来,只有正在活着的具体的个人的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是当受到保护的,但我们的法律却不能将任何人的文化信仰或宗教信仰神化和固化。我们虽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却只是强调政府不能强行剥夺个人的宗教信仰,却并不是保护某个人和某个族群的宗教信仰或宗教偶像不能被否定和批评。只要中国还没有制定辱骂历史人物可以入罪的法律,那么,保护特定的宗教和宗教偶像,都是不合时宜的。
 
      2017.2.9
 
何光顺(1974-),笔名蜀山牧人,男,文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哲学研究、儒道思想比较研究、中西诗学比较研究、中国诗歌批评。在《哲学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代表著作为《玄响寻踪——魏晋玄言诗研究》。

       原载何光顺微信“云山论道”

顶一下
(9)
75%
踩一下
(3)
25%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