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孙敬修和上帝“ 拜拜!”

时间:2005-11-21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杂志 作者:李友唐 点击:
孙敬修,我国20世纪著名的儿童教育家、儿童故事艺术家。 孙敬修的故事艺术,有它突出的风格和特点。他以一颗真诚的爱孩子的心,以他那雄浑、醇厚、慈祥的声调,以民族化的风格、像一个老爷爷在月光下娓娓动听地给孩子“讲”故事一样给孩子讲了一生的故事。他
       孙敬修,我国20世纪著名的儿童教育家、儿童故事艺术家。
    孙敬修的故事艺术,有它突出的风格和特点。他以一颗真诚的爱孩子的心,以他那雄浑、醇厚、慈祥的声调,以民族化的风格、像一个老爷爷在月光下娓娓动听地给孩子“讲”故事一样给孩子讲了一生的故事。他的故事艺术炉火纯青,至今仍无后来者。
    西班牙记者莫拉雷斯说:“孙敬修先生是世界上受崇拜的人中,崇拜者人数最多的人。”孙敬修的故事艺术给20世纪中国教育史、中国艺术史中留下了一个光彩的亮点。王光美同志2000年在这年出版的10卷本《孙敬修全集》序言中写道:
    “在中国历史上,他是第一个成就了这项事业的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超过他的成就。”
    胡耀邦同志1984年说:“全国只有这么一个为广大少年儿童喜爱的人。”
    孙敬修1901年10月12日生,1990年3月5日辞世。孙敬修祖父、父母、伯父母原住京北。上上个世纪末因闹水灾,全家逃难来北京城,住在崇文门边的城墙根用破苇席支的窝棚里。
    孙敬修的母亲曾生过五个子女,都没养活,其中孙敬修有一位哥哥和姐姐,就是因为阔人家的少爷在城头向下推城砖被砸伤不治而死。生孙敬修时家已搬进租来的平房居住。孙敬修生下后,父母给他取名叫“六赚”。
    那时的北京崇文门内,西面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大本营——东交民巷。东面的孝顺胡同里是帝国主义的耶稣教传教场所——亚斯礼堂。孙敬修的祖父、伯父、父母亲全都入了耶稣教。他们有的在教会举行宗教仪式时当过站班的“执事”,有的给教会送过信,卖过书。孙敬修5岁,父亲到非洲当华工去了。母亲孙宿玉恒带着小敬修在天津西门里一座基督教福音堂医务室当杂役,养育小敬修。这时除给小敬修讲许多《岳母刺字》、《孔融让梨》、《孟母三迁》、《孙悟空保护唐僧西天取经》、《王羲之练字》、《戚继光平倭》等故事外,也给小敬修讲过一些基督耶稣的故事。并带领小敬修到教堂做礼拜。
    孙敬修7岁在天津入小学堂读书。8岁父亲从非洲回来,一身的伤、病,不久全家回了北京,天主也没保住小敬修的父亲,第二年父亲就病逝了。母亲免费到基督教会学当布道员,后分在北京卢沟桥福音堂干事儿,教妇女识字、读经和做布道工作,每月6元。小敬修住在伯父家读小学,母亲供养着小敬修。小敬修9岁时他母亲带他在亚斯礼堂接受了耶稣教牧师的洗礼。
    洗礼这天,小敬修等几个孩子,排队走到台前,低着头闭着眼睛跪在那儿。穿黑袍的牧师用手指蘸银杯里的清水,在每个孩子头上点了一下。并对每个孩子说:
    “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命,为你施洗。阿门!”
    施洗完毕,教堂里的人一起唱诗,唱完诗,小敬修和别的孩子都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从那天起,小敬修就算是基督徒了。
    入了教,要遵守教规,信奉上帝,认定上帝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并且每天都要做祷告,“求上帝保佑,赐给自己聪明和智慧”。祷告时嘴上必须说那些世界上本没有的唯心的话。
    孙敬修回忆这些唯心的话: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
    免了我们的债,
    如同我们免了别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世世无穷,直到永远。阿门!
    每天吃饭之前,也要先闭上眼睛祷告:
    感谢天父赐我食物,
    养我肉身,
    救我灵魂。阿门!
    他说:“那时候,我对上帝是虔诚的,相信上帝是万能的主,每次祷告,我都真心诚意地求上帝保佑我和妈妈,让我们别再挨饿受冻,被人欺负。”
    上小学,每天到学校都先集中在一个大屋子里。铃声一响,牧师走进来,老师领着学生唱《耶稣爱我,我真知》那段圣经。唱完,大家闭眼睛祷告,听老师闭眼睛说:
    “求上帝保佑我们,赐我们聪明智慧,做人神共悦的人。阿门!”
    大家一起说:“阿门!”
    在学习的科目里,每周都有一节圣经课,念“四福音”中的一段,说是金句。学生不会背,老师举起教鞭就打。边打边说:“我打你这个小魔鬼。”每星期日,学生都要排队到亚斯礼堂去做礼拜。在教堂由牧师领唱耶稣教的歌曲《三一颂》:“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大主宰……”然后牧师祷告,读经。学生有睡觉的,有看书的。
    在日伪统治北平的1941年,孙敬修9岁的小女儿孙爱来突然患病,孙敬修抱着孩子坐洋车赶紧往医院跑。在路上,孙敬修流着泪真诚地祷告上帝:“求上帝保佑,千万别叫我女儿死去!”但车还没到医院,小爱来就断气了。
    爱来死了以后,家里人劝他说“女儿到天堂去了”,他知道这是骗他,他说,上帝,你在哪儿啊?
    他说,从爱来死在我怀里那天起,我就和上帝在精神上分离了。
    孙敬修说:“我曾经笃信上帝,希望基督耶稣能把我们从大苦大难中解救出来。但在这八年间,我接连失去了三位亲人,它彻底动摇了我对上帝的信仰。”那时,有神论对青少年的灌输、束缚、欺骗是很厉害的。孙敬修从幼时起就受着它的骗。当他知道了那是欺骗之后,他终于和上帝说了“拜拜!”
   作者简介:李友唐,北京教育音像报刊总社退休干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