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科学警察何以跨学科说话?

时间:2007-05-14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3 作者:卫 科 点击:
蒲鹤年发表《“大实若虚”与“大伪似真”———丁肇中的“无知”与何祚庥的“无所不知”》说,物理学家丁肇中先生在接受采访或提问时,无论是本学科问题还是外学科问题,也无论提问者是业内人士还是业外人士,他最常给出的回答竟是三个字———“不知道”。
  

    蒲鹤年发表《“大实若虚”与“大伪似真”———丁肇中的“无知”与何祚庥的“无所不知”》说,物理学家丁肇中先生在接受采访或提问时,无论是本学科问题还是外学科问题,也无论提问者是业内人士还是业外人士,他最常给出的回答竟是三个字———“不知道”。而“何祚庥院士所到之处,都能从容不迫,侃侃而谈。”蒲文用两相比较的方法说事,用二人在学术成就上的差异隐喻两者人格的优劣品行的高下。其实大谬不然。

    一个人说话的方式、处世的基调有所不同,这取决于个人的性格差异而不是道德差异。此外才是学识问题。就是说,张扬或收敛、高调或低调、急流勇进或急流勇退,都应该与这个人的生存背景个人际遇个性特点联系起来分析,简单的说法就是处世态度有所不同。社会的丰富性就在于他不但需要谦虚谨慎者,他还需要果敢勇为的人。有两句西谚很有意思,一句说“沉默是金”,一句说“沉默是羔羊”。同样的沉默,大家的评价就不一样。不是这两句话有问题,而是我们实在应该辩证地面对现实。

    学识的问题、具体说学术背景的不同,也可以影响一个人说话的能力,这就是话语权问题。一个知识广博的学者可以在更多的学科有话语权威,而一个知识精深的学者则可以在某一学科有更多的话语权威。

    反对跨专业说话?这种说法在一般情况下是对的。提出这样的问题,不仅是对目前科学打假、反对伪科学问题的辩证观点,是对反对伪科学的人们的善意提醒,更是对我国一个长时期跨专业说话造成的危害的反思。据我看来,反对跨专业说话主要是反对两点。一是跨专业说专业方面那些带特殊性的只有经过系统的专业知识学习才能回答的问题,如一个没有科学知识背景的人(如陈林峰)指导卫星发射,又如一个作家去倒腾医学(如柯云路研究《黄帝内经》谈情商谈“我不想病谁能病我”的心理学);另一个就是要避免没有(或没有完全掌握)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人去跨专业说法(如著名科学家对违反唯物辩证法基本原理的“人体不实质性接触物质而使物质性状发生改变”的特异功能的支持;如哈工大某教授拿党性担保“水变油”是真实的)。这两种都是很有害的。

    一个人又是可以跨专业说话的。

    科学世界观、科学理性,让一个人有发表更多意见理解更多问题的能力。有些人之所以不能在专业外发言或者敌视在专业外发言者,则是他们自己要么无法在专业外发言———他们确实对专业外事情很无知,要么就是他们不懂得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他们无法运用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原理分析和解决问题。如果我们把专业知识看做是带特殊性的问题,则专业知识无论如何也存在于所有知识的普遍原理之中,所以跨专业说法在矛盾的普遍性意义上成为可能。

    民谚说:“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见过猪。”就是说,我没有吃猪肉的经验,但我仍然可以借看见过猪的感性认识通过逻辑分析理解猪肉是怎么回事。因为我看见过猪,知道猪是一个什么样子,按照一般性和普遍性原理,它应该有哪些特点,味道怎样,成分大抵如何。我只是不知道猪肉与牛肉羊肉存在的细微差异。如果你要我谈猪肉、牛肉和羊肉的细微差异(比如基因差异),则我就应该像丁肇中先生一样说我不知道;如果你要我说猪、牛、羊肉作为动物肉大抵应该有哪些特点(比如有没有蛋白质和脂肪),则我会像何祚庥院士一样从容不迫,侃侃而谈。

    作者简介:卫科,中国无神论学会会员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