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关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一些思考

时间:2007-05-14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07.2. 作者:涂建华 点击:
一、对立统一是科学与宗教关系的简单表述 我想站在辨证的立场整合先哲和同人业以提供的关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观点。 历来关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观点很多,视角各异,解构并予重组能够获得这样的清晰认识:科学与宗教是一对矛盾。科学与宗教矛盾的观点即使不是
  

     一、对立统一是科学与宗教关系的简单表述

我想站在辨证的立场整合先哲和同人业以提供的关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观点。

历来关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观点很多,视角各异,解构并予重组能够获得这样的清晰认识:科学与宗教是一对矛盾。科学与宗教矛盾的观点即使不是唯一风行的观点,至少也是学界最为普遍的观点。我的论述就是基于这个观点。

科学与宗教是矛盾的,他们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是完全对立的;与此同时,科学与宗教的对立是不排斥二者有条件的和谐的,二者是绝对对立和相对和谐的统一,对立是无条件的绝对的,和谐是有条件的相对的。科学和宗教相处的历史就是既对立又统一、绝对斗争与相对和谐的历史。

这样的观点显然不是我研究所得,但这样简洁的复述,是我乐意而为的。我期望的效果是由此我们发觉我们曾经争论得旷日持久的大是大非原本不很复杂。对立统一,就这么简单。


     
二、对科学与宗教关系的认知历程

在科学与宗教关系理解的历史上,大师们的研究达到了辨证的理性高度吗?从来学者就喜欢从原始宗教到现代科学与宗教共存历史鸟瞰二者关系之既统一又斗争的全貌,这样的工作显得繁复。删繁就简,历史视角的科学与宗教关系就会明朗如次:1、起源是有先后的,宗教在前,科学在后,科学甚至产生于宗教盛行之时或宗教之中。2、科学是宗教对世界的解释显得无力时的人类觉醒,或者人类认识发展到宗教无能时期的另辟蹊径,是时代发展的产物,是对宗教的反思和反动;3、科学与宗教在既交叉又独立的领域解释世界,影响人类。
   
从价值论看,似乎是这样的一条思想路线:首先认为宗教优于科学;其次是科学优于宗教并战胜宗教;最后,我们既看不到科学的迅速胜利也看不到宗教的迅速消亡,我们就开始思考科学与宗教和平共处的问题。英国分析哲学家罗素(B Russell)认为,科学与宗教无论在真理观上还是在方法论上都是根本对立的,因而从科学的立场出发对宗教予以了完全否定,维特根斯坦、波普等科学哲学家都表示了对这样的观点的支持。这是一个阶段。伽利略(Galileo)则提出宗教与科学独立论(independence)的模式,认为彼此无干相安无事。这是另一个阶段。爱因斯坦则站在科学家高度在情感上承认宗教的意义在理性上否认人格神的存在,在一种看似中庸的态度里模糊了人们对科学与宗教冲突的追问。但爱因斯坦只不过是在宗教问题上表个态而已,他没有专注于宗教问题探索。坚决反对冲突理论的,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如巴伯(IanGBarbour)、布鲁克(JohnBrooke)和康托尔(GeoffreyCantor)等科学史家。这是第三阶段。这就是科学与宗教关系问题不同观点的粗略线索。排斥、无关和相关,或者冲突、无干或相容。大抵如此。

后现代人们面对的宗教问题更显复杂,科学与宗教关系问题上你死我活的排斥和老死不相往来的无关观都被认为是偏颇过激的,对立和调和在随时消长,持久的胶着在所难免,而时代因之前进。

科学与宗教相关,这个问题不讨论。科学与宗教何以相关及如何相关,才是值得研究的。 


    
三、科学与宗教关系的历史

如果科学是羸弱的,宗教就不会在意他的存在。科学作为认知的体系,本不为宗教而生,则宗教亦无意以敌视科学为己任。宗教需要面对的很多:文学艺术,或者巫术。这样,科学有一个不被宗教注意的生成期。直到它强大到觊觎宗教的地盘威胁宗教的利益。

辉煌时期的宗教在意了后起之秀的科学,并且有力量压制和敌视科学。虽然客观的说,即使像加利略哥白尼这样的宗教受害者,他们的遭遇主要的不是因为他们的见解是科学的而是由于他们的见解是叛逆的,他们不是以科学的身份而是以异教徒的身份接受了宗教的审判。宗教在维护自己的领地时更多的不是敌视观念上的科学而是敌视异教,但辉煌时期的宗教确实是可以傲视科学的。宗教为蒙昧时期的人类解释了世界,并且从道德伦理等多方面规范者人们的思想和社会的秩序,这样的成就是宗教足以自豪的历史。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宗教的无能和无奈也是注定要出现的。宗教的骄傲不允许他轻易低下高贵的头颅,但事实的力量又逼迫宗教的谦抑和退缩。因此,现代科学飞速发展给宗教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其直接后果是政教的分离和对科学的承认。在这样的时代,科学的骄傲也是可以想见的,罗素是这样骄傲的代表。但是,世界的变化并没有人们热切希望的理性设计的那么快,宗教的先验并没有立即被科学的理性所速决。相反,人们一方面从社会学心理学道德伦理等不同视角挖掘出宗教之存在的合理因素,一方面宗教也立即在科学环境里获得了生存的策略和存在的空间,这样,胶着或者共处,就不仅是理想,而是现实。斗争远没有人们预料的激烈,一种先验的方法和唯心的世界观并没有立即被科学击垮,思考科学与宗教的和谐相处成为必要。

事实正是这样,就像作为生理毒品的鸦片没有因全球性打击而消失一样,精神的鸦片正存在着而且有时甚至是快乐着。这就需要我们对科学于宗教关系有着种种的预测和憧憬:各自朝兴盛与衰亡方向发展、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对立统一地共存。

 

四、科学与宗教关系描述

科学与宗教会此消彼涨地各自朝兴盛与衰亡方向发展吗?从宗教和科学的历史看,我们认为这样的描述是对的。宗教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上帝、真主或众神虽然几经修正自己而与时俱进,但废退的脚步从来就没有停止。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原因竟在于对立的另一面科学的进步。人类生活在感性与理性的比重上的调整,使科学对人生的意义越来越大。我们应该承认人本来是理性的动物,这是他们强烈的求知欲决定的。人们之不理性终究在时代局限下科学不能给予足够多的知识。当人们知道感冒的原因以后,最灵验的巫师也无法在这样的常见病症上插手。同样,今天的人们也不会在地心说与日心说问题上闹分歧了,因为空间技术能比逻辑推断更直观地提供给我们以作为照片的宇宙图景。在这样的进步面前,越来越多的认知领域被科学收复,宗教已经只剩下道德教化和心灵慰藉的边边角角了。人们承受科学带来的福祉,现实满足这个人生最重要的原动力使我们相信,就像很少有人愿意为了道德的或心灵的原因回归到洪荒和原始中去一样,科学精进和宗教废退的趋势不可逆转。到目前为止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科学与宗教会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吗?这要看斗争的动力是否存在。实事求是,科学与宗教是存在利害冲突的,就像人与动物界的厉害冲突、一国与他国的厉害冲突一样。但这样的厉害冲突只有达到某个严重影响对方存在的临界点时,你死我活才成为可能。科学和宗教会因为自身的利益置对方于死地吗?或者,非消灭对手自己不能生存吗?答案是否定的。原因在于:1、历史已经证明科学与宗教在斗争中共存。2、两者虽然有值得争夺的共同觊觎的地盘,但同时又有各自的不搭界的足以生成的私人庄园。3、科学与宗教还可以在某些领域以某种程度互利。科学与宗教的地盘之争也是显然的。可以说,科学的进步已经夺取了越来越多的认知领域,它把大量易于实证需要理性的领域悉数收归自己麾下,而逼迫宗教退缩到了道德教化和心灵慰藉的边沿。如果在这样的边沿地带,科学和宗教的活动是相容的互补的或者各自为政的,那么,宗教终究可以苟安,或者长时间偏安。宗教会起义反攻吗?这样的问题,需要对人生的动力问题作出解释后才能回答。人生的动力是什么?科学和宗教又各能给我们以什么?这个问题的解答能够说明,虽然宗教会在勉强的理由下顽强存在,但科学之光的普照使人们获得了比宗教的自由更现实的更真实的自由,人们没有理由抛弃科学而皈依宗教。作为自然物的人不是因为虚无的理性之光照得以繁衍进化的,恰恰相反,现实的生活而不是对来世的向往改变了人类。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这样,科学与宗教的共存就不需讨论的了。需要讨论的就只有他们如何共存的问题。

 

五、科学与宗教如何共存
    如何共存?辩证法关于矛盾的同一性与斗争性原理在这里有效吗?如果有效,他们共存的情景又是怎样的?简单说,矛盾的原理在科学与宗教问题上的解说是不言而喻的。这在我们已经是常识了。我上面的分析,也体现了这样的既对立又统一的思想。我们可以简单描绘科学与宗教对立统一的情景:

科学与宗教在本质上对立着。他们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是完全对立的,一个先验的超验的知识领域是无法被科学接受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讨论“上帝存在的证明”这样的问题,就显得天真可笑。因为在宗教的认知系统里,根本就没有科学所惯用的实证,科学对宗教说你把上帝存在的证据拿来,宗教对科学说,上帝的存在是“明明可知”的。于是,科学同宗教的对话就被描绘成鸡同鸭讲,实不可能。

科学与宗教在非实质问题上妥协着。这样的妥协往往表现为宗教对科学的有限的承认。包括一些像日心学说之类的常识。对基因学说、大爆炸理论等,宗教在根本反对的同时,都找得到有限承认的理由,如把大爆炸奇点看作是上帝创造的开始。他们可以找到很多借口说明他们何以能改变。表面看他们是在极力维护宗教的情感和尊严,实际上毋宁说他们是在寻找生存的缝隙。宗教的谦抑何以可能?因为“生存或者死亡,这是个问题”。宗教对待这样的问题,同样不能免俗。这是存在的哲学,世间万物概莫能外。而科学在对现世的解释之外,可不可以把终极的解释交给宗教,或者在这样的交权后科学失去的会是原则性的本质性的东西吗?科学既然是唯物的,则它必然也承认人性弱点这样的存在,科学是一种世界观,更是一种有用的知识。科学从来也不认为只有科学的知识才是唯一造福人类的知识。科学以理性为本质特点,但科学不会反对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一个无神论者是可怕的,他们否定灵魂的存在进而轻慢过世的父亲。这其实是一个误解。如果不是那个“无神论者”对无神论的误解,那就是旁人对轻慢先人者的误解。一个轻慢逝者的人不配称为无神论者,或者这样的轻慢与是否无神论无关。科学不拒绝情感。科学甚至不认为宗教的鸦片作用是毫无意义的作用。因此,科学完全可以认同宗教的合理的道德意义,认同对于垂死者来说,对科学光芒的向往与对来世幸福的向往在安慰痛苦的心灵方面同样有效。在现实中,信仰自由是科学与宗教妥协的最好证明。我注意到张世英老先生推崇这样的观点:人们需要信仰,即使是对虚无的信仰,因此他倡导一种无神论的宗教。这样的倡导如果不是追溯很远,至少在费尔巴哈那里早已存在。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在否定了过去的宗教之后,就试图建立一种无神的宗教来宣扬超阶级的爱,但是我们知道,这是没有结果的。宗教不是倡导一下就产生的简单事情。但这样的倡导告诉我们,人们总是试图运用宗教的籍慰意义。

科学与宗教更多的时候在两条道上奔跑着。这符合伽利略宗教与科学独立论的模式。这个模式的合理成分在于:科学与宗教虽然有着某种联系,但科学本不为宗教而生,更不为对抗宗教而存在。科学是一种手段,一个认知系统。它本质上是自恰而精进的。他依靠自身的力量而不是压制旁道者而前进。当然,科学也在乎同道的存在。但科学在乎的不仅仅是宗教。科学还要关注文学的艺术的道德的巫术的存在,科学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唯一有用的知识系统。科学与宗教的斗争只是行进中的摩擦。

 

六、在情感和道德问题上科学与宗教无可比较

宗教对科学有贡献有促进吗?贡献是一个事实,虽然不可以说是宗教出于对科学的善意和关心。会促进吗?这样问题是很多人尤其是宗教界提出来的问题。一些人认为宗教的情感和宗教的精神促进了人们的科研热情。这是可以认可的。但是,我们同时必须注意,这类促进科学精进的因素不为宗教所特有,甚至,来自科学的情感力量还会比宗教的力量更大。我们常常注意到一个事实,就是科学家的科学情感促进了他的事业。科学的情感是一种求知求真的欲望。比如居里夫妇把镭视同他们的孩子,而霍金的世界里宇宙是那样的灿烂美丽。所以,宗教情感对于科学研究来说,决不是必要的,也不是重要的。如此说,宗教情感与科学无关。有关的只是情感而不是某种特定情感。当宗教界大肆宣扬这一点(他们会说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有多少是信仰宗教的)的时候,我们必须指出他们这种用例举的办法将或然说成必然的诡计。

宗教会比科学更促进社会和谐吗?首先,我们应该指出,科学是美好的,和谐是科学追求的固有意义。其次,我们要看到,在一种反科学的情绪下,宗教的意义往往会被夸张并接受。对科学技术的负面影响的关注,促使人们对自然与社会进行深层的道德思考,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我们的思考不能是偏执的,科学的问题科学可以解决,用宗教解决科学问题无异于缘木求鱼。在科学的负面影响面前向神灵的求助和宗教的皈附,是一种思想的惰性。宗教是一种消极的现世态度,于是有人就希望以这样的消极使自然得以休养。他们不曾想,科学理性足以造成积极的休养。宗教消极待世如果能减少世事纷争造就有限和谐,那这样的和谐也是自发的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被新的矛盾击得粉碎。宗教和谐的意义只在于:它可以提示我们打着科学旗号的不科学行经,提示我们谋求科学的完美和进步。

宗教道德与科学道德孰优孰劣?这个问题是一个假问题。因为道德的评判本来就是有条件的。之所以有人提这个问题,是因为有人把后现代道德的普遍缺失归结到了科学的头上,于是在呼唤道德回归的时候错误地呼唤了宗教回归。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宗教而不是世俗的信仰或科学更注重道德的炫示,因为道德的广告最吸引人的,由此可以获得信徒,而科学虽然不排斥道德建设,却实在不把道德建设作为主要的工作。科学认为,虽然科学道德的说法是正确的表述,但建设道德实在不是科学刻意而为的。科学有更多的事情要做,道德范畴有专门的管家。所以,拿道德建设的标准衡量科学与宗教,实在是可笑的,因为他们不同质,故无可比较。科学可以用来指导道德建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道德建设的好坏,不由科学担责。一种信仰,或者一个文化体系,是有道德支持的。道德是历史的存在,既与信仰相关,又自成体系。我曾经做文指出无神论道德建设的问题。无神论可以建设很好的道德体系,这样的道德体系足以让任何宗教道德汗颜。

 

七、烛照我们前进的科学之光

科学与宗教,一对对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同一时代同一地域接受着人们的选择与追求。时间上的同一性、认知领域的相关性和对人生关怀、对社会秩序作用的有限互补,构成他们之间的和谐。但对立是绝对的。我们既不挑起这样的对立,我们也不能期望他们之间的长久和谐,只有共存和相安,可以获得广大空间和广泛时间的支持。

心灵的藉慰常常是有意义的,但这样的藉慰不是真实的。科学的特质是求真,宗教的特质是求善,他们或许都可以达到美的境界,但连宗教自己也不否认,要获得现世的解放,它是无能为力的。只有科学,才承诺引领人类最终解放自己。
   
烛照我们前进的,是科学之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