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宗教问题 >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 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关系研

时间:2015-08-03 20:30来源: 作者:加润国 点击:
近年来,随着宗教在我国社会生活中影响越来越大,一些地方特别是某些民族地区共产党员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的现象增多。有的学者提出,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属于不同层次,可以并行不悖,应该允许宗教信徒中的先进分子入党、允许共产党员信仰宗教,引起党内外、社会各
  

    近年来,随着宗教在我国社会生活中影响越来越大,一些地方特别是某些民族地区共产党员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的现象增多。有的学者提出,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属于不同层次,可以并行不悖,应该允许宗教信徒中的先进分子入党、允许共产党员信仰宗教,引起党内外、社会各界关注和争论。笔者认为,这根本就不是学术问题,而是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问题。党中央一贯强调,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不能参加宗教活动,对违反规定的党员要严肃处理。党员干部公开发表违背党的政治组织纪律和基本精神的言论,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一、“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虽然都是“信仰”,但这两个“信仰”的含义是不同的,一个是本义,一个是转义

 

      “信仰”作为术语来自拉丁文fides,相对于“知识”(哲学和科学)而言,指自愿把某些尚未或不能得到理性或经验证明的观点当作真理,特别与对宗教神学的信奉有关。在《新约》中,使徒保罗用fides表达对“主耶稣基督”的言行信奉态度,从而使该术语进入西方哲学并逐渐通行。中世纪以来,如何协调“信仰”与“知识”的矛盾,一直是西方哲学的重要课题,信仰主义者认为信仰高于理性和经验知识,而理性主义者则认为只有得到理性或经验证明的知识才是真理。在马列著作中,“信仰”一词主要是指对宗教、鬼神的迷信,偶尔也用来泛指对某种哲学、理论、理念、民主、国家、政府、权威、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等的迷信,总的倾向是崇尚科学(知识)、反对迷信(信仰)。列宁曾用“信仰主义”代替“僧侣主义”以规避沙皇俄国的书报检查,认为“信仰主义是一种以信仰代替知识或一般地赋予信仰以一定意义的学说”①,“僧侣主义则是一种认为信仰高于科学或者同科学平分秋色,或者总是给信仰让出一席之地的学说。”②

      近代以来,信仰一词随着西学东渐传入中国,除了特指对某种宗教教条的信奉外,还被用来指称对某种知识性思想体系或“主义”的彻底信服,如革命者所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中国共产党人逐渐把自己对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信服和信念称为“信仰”。因此,我国权威的百科词典《辞海》把信仰解释为“对某种宗教或主义极度信服或尊重,并以之为行动的准则。”冷战结束后,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受到冲击,而宗教的社会影响却持续扩大,这使中国共产党人的信仰意识受到刺激,党的领导人对“马克思主义信仰”一词的使用逐渐增多,直到写入党的十八大报告,成为表达“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标准语汇。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

      在我们党的思想理论语汇中,与“马克思主义信仰”密切相关的还有“理想信念”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及“政治信仰”等。用得最多的是“理想信念”,它侧重于社会实践层面,特指“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用得较多的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它侧重于知识性的思想体系,特指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信奉,“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偶尔使用的还有“政治信仰”,它侧重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

      马克思主义信仰、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虽然都用了“信仰”一词,但具体内涵是不同的。宗教信仰中的“信仰”是本义,即对缺乏理性或经验证明的超自然观念的信奉,其典型表述为德尔图良的名言“荒谬故我信”和安瑟尔谟的格言“我相信是为了理解”,而共产党人所谓对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信仰则是转义,是对经过理性或经验证明的科学知识的坚定信奉,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一个是非理性的幻想和迷信,一个是理性的知识和科学。字面上相同的“信仰”,隐藏着实质上理性与非理性、科学与迷信的矛盾对立。

 

      二、“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确属于不同领域,但它们的关系既非并行不悖,也非截然对立,而是十分复杂的

 

      宗教信仰是一种世界观,相信世界上存在着某种支配人们日常生活的超自然、超人间力量而加以崇拜。政治信仰则是一种政治观,是关于社会生活中如何生产和分配财富的政治立场、政治观点和政治行动。不同阶级、阶层的人都可能信教,甚至信同一种宗教,因此政治观不同甚至对立的人可能有相近甚至相同的世界观,而世界观相近甚至相同的人也可能有不同甚至对立的政治观。但是,世界观往往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人生观、价值观紧密相连。世界观不仅包括自然观,而且包括历史观,而历史观是与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密不可分的。另一方面,政治观也往往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经济观、文化观密切相关的。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而文化的本质是维护一定的政治经济利益,这种维护上升为哲学,就会成为一定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从而使世界观和政治观相联系,甚至相统一。

      政治观主要是由经济地位和阶级立场决定的,而世界观则是由文化传统和思想认识决定的。某些思想家、理论家会把世界观和政治观贯通起来,形成统一的思想体系;而没有经过足够理论学习的人,其世界观和政治观则往往是不贯通或缺乏内在统一性的,所以不同的世界观和政治观在一些人身上可以随意组合。比如一个大地主、大资本家或站在大地主、大资本家立场上的政治家、知识分子,既可以信仰某种传统宗教也可以信仰某种外来宗教,还可以信仰某种唯心主义或唯物主义甚至彻底无神论的思想体系,一个工人、农民或站在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立场上的政治家、知识分子也一样。对他们来说,信仰某种宗教同坚持符合或维护本阶级、本阶层根本利益的政治立场、政治观点和政治行动,既可能相统一,也可能有矛盾,还可能没太大关系。

      从历史上看,宗教既可以维护某种政治制度,也可以破坏某种政治制度;既可以宣扬“君权神授”、“秩序天定”,为统治阶级的政治经济利益服务;也可以宣扬“天命无常”、“替天行道”,为被统治阶级的政治经济利益服务;还可能被帝国主义、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邪教组织利用,成为文化侵略、分裂国家、恐怖袭击、残害生命和骗财骗色的工具。在特定社会中,不同宗教组织的政治地位和政治立场是不同的。一般来说,传统宗教往往是维护既有政治秩序的,而新兴宗教或外来宗教则往往会破坏或冲击既有政治秩序。但是,经过磨合与调整,无论旧有宗教还是外来宗教都可以适应新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

      由中华民族特别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组成的中国共产党不同于任何资产阶级政党。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拥有反映广大劳动人民根本利益的独特意识形态,具有内在统一的科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政治观,其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其逻辑前提和理论基石是彻底否定一切超自然观念的科学无神论,正如我们党在《国际歌》中所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共产党员只有信仰马克思主义,才能树立科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拥有坚定的理想信念,自觉践行党的宗旨,而不会在宗教神学或资产阶级思想中迷失自我。

      对于宗教信徒来说,只要其宗教信仰和政治经济利益受到尊重和维护,他们既可以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也可以跟着资产阶级政党走资本主义道路,所以我们党要团结争取宗教界人士,结成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引导他们走社会主义道路。同时,国内外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也会看到宗教信仰与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矛盾,利用宗教在部分群众中的影响来破坏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以达到他们颠覆和演变社会主义的目的。因此,我们党要重视对宗教界人士的政治教育,认真做信教群众的工作,团结带领他们与不信教群众一起走社会主义道路。

 

      三、坚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互相尊重”的原则,妥善处理党的科学信仰和政治信仰与宗教信仰的关系问题

 

      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在这一科学指导下进行的伟大事业。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对科学思想的理性信仰和对美好未来的崇高理想,与宗教以鬼神观念为核心的非理性信仰和超自然幻想截然不同。马克思主义哲学建立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可靠知识上,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彻底的无神论,而宗教则是“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①,“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②,“是人民的鸦片”③,是建立在非理性的信仰基础上的唯心论和有神论。共产党员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成员,是人民群众中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进战士,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者,而不应该是宗教徒。

      共产党员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要宣传无神论、帮助人民树立科学的世界观。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厦的基石,没有无神论就没有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工人党本来应当乘此机会说出自己的看法: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不过是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已,工人党则力求把信仰从宗教的妖术中解放出来。但是他们不愿越过‘资产阶级的’水平。”④ 恩格斯指出:“在欧洲各工人政党中无神论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事……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最简单的做法莫过于设法在工人中广泛传播上一世纪卓越的法国唯物主义文献。”⑤ 列宁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党是争取工人阶级解放的觉悟的先进战士的联盟。这样的联盟不能够而且也不应该对信仰宗教这种不觉悟、无知和蒙昧的表现置之不理。”⑥“我们的党纲完全是建立在科学的而且是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上的。因此,要说明我们的党纲,就必须同时说明产生宗教迷雾的真正历史根源和经济根源。我们的宣传也必须包括对无神论的宣传。”⑦“无产阶级专政应当坚持不懈地使劳动群众从宗教偏见中解放出来,为此就要进行宣传和提高群众的觉悟。”①“《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杂志要成为战斗唯物主义的刊物,就必须用许多篇幅来进行无神论的宣传。”②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上述主张,已经被我们党中国化,成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内容。毛泽东指出:“我们是信奉科学的,不相信神学。”③“要用唯物论代替唯心论,用无神论代替有神论。”④“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⑤ 邓小平指出:“我们建国以来历来实行宗教信仰自由。当然,我们也进行无神论的宣传。”⑥江泽民指出:“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共产党员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必须要向人民群众宣传无神论、宣传科学的世界观。”⑦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尊重宗教徒的宗教信仰,放弃在政治上团结教育他们的责任。列宁指出:“我们应该牢记我们的欧洲同志的经验,他们认为甚至对参加天主教工会的工人也持慎重的同志态度是自己的义务,他们不是以轻蔑的态度对待这些工人宗教上和政治上的偏见,把他们一脚踢开,而是坚持不懈地、有分寸地、耐心地利用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的每一个行动对他们进行启发,使他们在共同斗争的基础上靠拢觉悟的无产阶级。”⑧“在我们看来,被压迫阶级为创立人间的天堂而进行的这种真正的革命斗争的一致,要比无产者对虚幻的天堂的看法上的一致更为重要。”⑨“我们永远要宣传科学的世界观……但是这决不是说,应当把宗教问题提到它所不应有的首要地位,……而分散真正革命斗争的、经济斗争的和政治斗争的力量。”⑩“同宗教偏见作斗争,必须特别慎重;在这场斗争中伤害宗教感情,会带来许多害处。应当通过宣传、通过教育来进行斗争。斗争过激会引起群众的愤恨;这样进行斗争会加深群众因宗教信仰而造成的分裂,而我们的力量在于团结。”{11} 总之,既要坚持宣传无神论和科学世界观,又要尊重群众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团结他们与不信教群众共同奋斗。对此,我们党同样进行了中国化。

      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就同宗教界人士建立了爱国民主统一战线。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同宗教界的统一战线进一步巩固。江泽民指出:“这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的宗教理论同我国宗教问题的实际相结合得到的一条重要经验。概括来说,我们处理同宗教界朋友之间关系的原则是政治上团结合作,思想信仰上互相尊重。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12} 对于中国公民来说,不论其是否信仰宗教,我们党都可以团结带领他们走社会主义道路,让他们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中发挥作用。对于既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又有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的先进分子,经考察合格的可以吸收入党,以发挥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作用。对于虽然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却仍保留宗教信仰的积极分子,经过培养可以让其进入爱国宗教组织,发挥他们在引导信教群众方面的积极作用。

 

     作者简介:加润国,国家宗教局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责编:习五一

          (《科学与无神论》2015年2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