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宗教问题 >

敢于宣传宗教的负面影响

时间:2015-07-18 20:50来源: 作者:陶世龙 点击:
作为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和以科学发展观治国的国家,应该宣传无神论和揭示宗教的负面影响;作为无神论者,首先责无旁贷,应当敢于道出宗教的真相。
  

      作为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和以科学发展观治国的国家,应该宣传无神论和揭示宗教的负面影响;作为无神论者,首先责无旁贷,应当敢于道出宗教的真相。

      “无神论”(atheism)一词是西方首先提出,他们给的定义是“以否定上帝为第一原则的一种哲学”。(不列颠大百科全书中文版1986年5月第一版第8册343页)因此,如果承认有神论,就是要以上帝为第一原则,也就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无从提出科学发展观,而应该提出神学发展观了。由兹可见,要无神论还是要有神论,不是一般的信仰的问题,而是涉及到立国之本。
      中国人不信上帝,如法国传教士谭微道(David,Jean Pirre Aramand,1826-1900)所言,在“中华帝国”要想实现基督教的传播任务,不要五万年至少也得四万年!按这个标准,似乎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但基督教的信仰上帝,其实质是承认有一种超自然的神力在主宰世界。不信基督教的上帝,但信仰别超自然神力,称谓可以不同,其为有神论的本质未变,以此为准,中国人不信上帝也不是无神论者,因为从土地爷、灶王爷到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等等都是他们崇拜的超自然的神灵;没有产生严格意义的宗教,但对外来的宗教都不排斥,各种救世主在这里都可以有它的市场,而且不缺乏孳生邪教土壤。所以在中国传播无神论和全面认识宗教的影响,仍是这个国家沉重长远的任务。
      我不是研究宗教的,说不出什么理论,这里只是就所见的实际,按自己粗浅的理解,提出一些问题以求教于诸位方家。我知道有的用语不合宗教专业规范,或者不合时宜,但深感这些认识的混乱,正在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甚至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有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吐。因此,冒昧地在这里发言了。
      按说,在中国传播无神论和说出宗教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应该不成问题。  因为我们的执政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当然要否定以上帝为第一原则。
      我体会,否定以上帝或别的什么神灵为第一原则,并非出于主观上的好恶,而是历史和现实都在证明,按照这个原则,我们将不能正确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不利于人的生存与社会的发展。在中国,教训尤为明显,盖将封建专制视为天命,将自然灾害视为天谴,无法诞育民主与科学,传播亦频频受阻。所以无论是非,总是臣罪当诛,天王圣明;旱涝灾害,地震山崩,疫病发作,蝗蝻疯长,以为是得罪了天帝或那路神仙所遭到的惩罚,惟知敬畏,祈求保佑,不知也不察自然本身的原因;直至科学从西方传来,才有了正确的认识,但长期局限在部分人中,所以到二十世纪,还在关南门求雨,请喇嘛念经以消灾。因此科教兴国战略的确定,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保证。应当崇尚科学,宣传无神论,不言而喻。
      不能不感到遗憾的是,科学在中国,现虽貌似得到尊崇,但流行的实仍为在万物皆有灵一脉相承的各种心灵假象。求神问卜,看相算命看风水,都在大发利市,宗教更不用说,有云信上帝的教徒已达数千万,谭微道地下有知,当自悔失言了。
      当然,从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来看,宗教的发达繁荣,无可厚非;但从全民提高科学文化素养的角度来看,不能不认为是科学教育与无神论宣传的失败。出现这种局面,我以为并非不可避免,而是有主观上的失误。
      一个时期以来,宗教迷信以各种形式在社会上广为传播,大修庙宇,重塑金身,玉佛、大佛,耗资亿万在所不惜。各种传媒多在极力美化宗教,宣扬有了宗教信仰,便能提高个人的道德修养,增进社会的稳定和谐,乃至成为科学之“伦理”,主导科学的发展。相形之下,科学的普及远不如宗教迷信的扩散有力,而且不时遇到以维护宗教政策为由,只许有神论传播,不许无神论发声的障碍,限制对宗教阴暗面的揭露与批评,结果是公众看到的总是宗教的正面,也就难怪人们以为宗教就是好,感叹宗教信仰的缺失,宗教的影响越来越大。下面结合实际事例,再分别作一些说明。
      几天前,一位刚从拉萨参加学术会议回来的朋友告诉我,他在那里与一些藏族的高级知识分子接触后,惊人地发现,尽管他们在专业知识的掌握上,与其他科学家相较并不逊色,但对自身精神领域中科学思维的缺失不仅未予注意,而且还以为很高超,据称2008年发生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科学家未能预报,他们预报出来了;去年西藏大旱,在藏历中也已有预见云云。
      正好读到香港杂志中《西方人为什么同情支持西藏?》一文,其中有云:“藏传佛教对西方科学的影响也不可估量。 例如瑞士著名的心理学家荣格,就吸收了藏传佛教的教义,创造了他的‘治疗灵魂’的心理学理论。西方物理学家还从藏传佛教吸取哲学方法,藏传佛教的自然科学部分也被西方人所认识。因此,这个东方宗教能够在科技现代化的西方遍地开花。”在我们这里也不乏借谈论科学的哲学入手,鼓吹建立“科学外的科学”或所谓“东方科学”之士,津津乐道“东方文化将为世界文化中心”。像物理学家卡普拉把“东方文化”归结为“东方神秘主义”,并抬举这种“神秘主义”可与西方科学媲美,实际效果是让中国各民族满足于神秘主义,不要发展科学,维护愚昧。
      这类“东方科学”或“藏传佛教的自然科学部分”如何高超,未见到他们的介绍,但我知道不能低估这类言论的影响。《我们的环保阵地》这个网站中的《拜谒高原》(节选)一文即可为证,因为文中有这样的话:“喜欢西藏,因为那里的人,所有的人都有着一种坚定的信仰——信天信神!这也正是现在的人们所缺乏的。信仰——在这样的年代是必要的!”而这位作者是位军旅作家。她“一直以来都向往西藏,不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媒体宣传,只是因为她的原始和圣洁!”
      这位军旅女作家对藏传佛教的认识是:
 
      佛教进入西藏后便印上了强烈的地域色彩,或者说,高原人将这种教派深深地浸入这块土地,让心中的神占据了每一组山系,每一座山峰,神们飘逸的面影融入挺峻的高山,百年之后,神就是山,山便是神。藏传佛教因而显得宏大而广博了,神秘的西藏高僧面对雪山圣湖长久的禅坐,终于获得了彻悟觉醒的神圣时刻,那一刻,空中显出七彩虹霓,大地因开怀大笑而微微颤动,所有的国度都没有战争,太阳光温柔恬静的照耀着这个世界最寒冷沉寂的地方,没有人心生恶意念头,没有灾难袭向老人和孩童,高僧知道了自己来自哪里,又将到何处去,看到了思想和魂灵在风中无羁无绊的飞翔。
      远处寺庙里的诵经声随薄雾浮荡在圣湖之上,高僧睿智的目光使之化为雪峰之巅恢弘的合唱。(参见陶世龙的评论《在科学与文学之间》,《信仰在这样的年代是不必要的)
 
      果真如此吗,高僧的禅坐就能带来世界和平? 稍稍了解一下西藏的历史便不难看到,这块土地并不乏残酷与血腥。政教合一的农奴制给广大农奴带来的痛苦人们还没有忘却,2008年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的出现,更应能使人们头脑清醒,而我们的军旅作家是视而不见还是无动于衷。
      令人吃惊的是这篇颂扬宗教的文字,不仅被视为美文而被广泛传播,而且收入了高中的课外自主阅读(高三语文),对于那些涉世未深,不知人间甘苦的青少年来说,会产生什么影响? 难以想象,不过从下面这段读后感,可以见其一斑。
 
      笼罩全篇的是作者丰富而有爱心的情感。在作者笔下,青藏高原是圣洁的,藏传佛教是圣洁的……在这块远离人类文明的地方,一切都是圣洁的,哪一座山上都有高贵的神灵,连那高原上的野狼都有不同于一般食肉动物的“冷凝刚硬”,“通身笼罩着神秘而灿烂的光环”。作者要表达的是那个与我们所谓的文明相对的“坚强”“博大”“莽苍”和“遒劲”的内容。一切都与我们自傲却低俗的文明是那样的不同。作者用深情的笔传达出了在人所设置的文明所编制的痛苦之外,人对高原的那种新鲜而强烈的感受。
      (阅读:生命就是文字里闪烁的微光——畅想教育论坛)
 
      不能不说,这类赞美之词起着精神鸦片的作用。
      当然,个人有信仰的自由,也有赞美他所信仰的宗教的自由。但不信这个宗教的人,也应该有提出批评的自由,特别是纠正其中的虚假与谬误,以免误导公众,更是必须。然而在现实中得到的感受却是,美化宗教,夸张不实的宗教宣传,漫天遍野,揭示宗教存在负面影响,宣传科学与无神论的声音微弱,甚至有时竟不能发出。手头就有一例。
      傅小松所著《“毛泽东热”中的现代谶纬》以大量事实揭露,近年来,有人热衷于收集毛泽东的所谓数字奇闻,附会为预言谶语;或深化毛泽东为“真龙天子”,至今还在不时“显圣”,一些具有神秘色彩的迷信说法不胫而走,甚至许多报刊也大肆渲染。这篇文章对这类现象进行了批评,起了拨乱反正的作用,但也有人予以封杀,“‘毛泽东热’中的现代谶纬”被锁定,而造神的宣传继续层出不穷。
      还有一例,四川日报记者敬永祥揭露海灯法师造假,被告到法院打了10年官司,结果是拒绝造神反败诉(《法律界》回顾海灯案)。而在历时10年海灯法师名誉权案终审判决后,中国气功网得意洋洋地宣布,“本案的审理结果是对那些任意编造谎言、歪曲事实、诋毁气功的人的最好回答。对那借批伪科学、伪气功为名肆意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诬谄、诽谤的人的严重警诫。”
      最近,河南省镇平县政协副主席、年逾花甲的吴天喜相信通过“采阴补阳”,可以延年益寿、官运亨通。经人指点,他开始寻找处女,数目是100个。(河南镇平副主席吴天喜强奸幼女称采阴补阳,法律界 2009-08-14 12:05  新华网)有人揭露,其根源在房中术,马上遭到抗议,而媒体似乎淡化处理,没有进一步揭露。还有个“刘太医”,在弄虚作假证据确凿被依法拘留后,为之辩护张目的势力仍很强大。而且现被追究的仅是其欺诈部分,深层次的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尚未触及。
      凡此种种,均昭示在科学与迷信之间,在无神论与有神论之间,较量未有穷期。
      竺可桢言,科学家应当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竺可桢:利害与是非,1935)对政治家来说,为了全局的和长远的利益,往往还需要衡量一下现实的利害后再作决策,对此,科学家从大局出发也应予尊重。但作为科学家发言,并非代表政府,仍只能着眼于是非,更不可丢掉是非。
      的确,宗教问题如处理得好,是可以起到使人向善和促进社会和谐的效果。但存在决定意识,必须看到社会风气的改变,起根本作用的还在政治经济,而如以为宗教活动可以起到德育的作用,不仅是一种倒退;如无视宗教的负面影响,听其发展,更是对社会的一种腐蚀,还有可能酿成大祸。盖信仰产生力量,而且执着,一旦缺乏正确的引导,就会起极大的破坏作用。
      宗教信仰也未必能提升一个人的道德,相反,放下屠刀即可成佛,打醮诵经,烧香还愿,或用风水改运,就可以消除现实的罪孽,使恶人更加肆无忌惮地为非作歹。
      那位军旅女作家,对藏人信仰的虔诚艳羡不已,以为能有这样信仰就好了。殊不知缺少宗教信仰,并不是缺点而是长处,就不会有宗教的偏执,避免了许多国家长年被困扰的宗教纠纷。环顾世界的麻烦地区,不正是各方的宗教信仰都似乎最虔诚的地区么。
      因此把宗教比喻为鸦片没有错,应该让大家知道。鸦片是有药物和毒品两方面的功能,但它在社会上更多的是作为毒品在起作用。宗教的作用也是有两面,如果只让人们看到它的正面而讳言它的负面影响,其结果将是使它的毒品作用大发挥,反而会毁了宗教。特别是时至今日,在金钱的腐蚀下,宗教也在变质,更不用说那些宗教从业人员。“宗教信仰变成了利润机器,方丈成了另一种CEO,信仰、伦理是金钱逻辑的一部分”,(许知远:中国的逻辑/亚洲周刊)无神论者当然更不应该为之隐晦。
      我以为,在肯定宗教的正面意义的同时,必须明确宗教所特有的负面影响。这与允许香烟做广告,但在广告中必须讲吸烟的害处相似,在政策上给宗教以应有的地位,在感情上烟民和不吸烟的人也可以融洽相处,但吸烟对人确实有害,则不可以含糊。
      现在对宗教各种形式的宣传很多,投入巨大,科学的普及活动相形见绌,无神论的传播更为微弱。也就难怪看相算命,求签问卦,看风水等都在大肆活动,而更严重的对此负有责任者,不仅管制乏力,有的自己也身陷其中,如官员迷信风水已名扬海内外。几个书生实难挽狂澜,不过仍当只问是非,不计利害,尽其所能而已。
 
作者简介:陶世龙,中国地质大学教授
本文责编:秋实
 (《科学与无神论》2010年第1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