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两科工作者继续联盟 关注现实以尽社会之责 ——“教育与宗教相分

时间:2015-07-04 19:11来源: 作者:求实 点击:
2011年9月13日,由中国无神论学会、《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组织,自然科技工作者、社会科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和部分媒体记者自愿参与的“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座谈会,在北京圆山酒店举行。与会人员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国科普研究所、北京大学、清华大
  

       2011年9月13日,由中国无神论学会、《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组织,自然科技工作者、社会科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和部分媒体记者自愿参与的“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座谈会,在北京圆山酒店举行。与会人员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国科普研究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民主与科学》杂志社、《牛顿科学世界》杂志社、《五柳村》网站、中国社会科学网、新华社、人民网等10多家单位,共计20多人。

      这次座谈会是由《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主编杜继文和《五柳村》网站主编陶世龙两位老先生积极倡导和发起的。自2010年以来,一些有兴趣的同志就在一起议论,现实提出的问题,比如邪教的问题、宗教的问题、中医的问题、人生信仰的问题、世界末日的问题、转基因问题、干细胞研究的医学应用问题等等,都是单一的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难以解决的问题,如何加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互补合作,共同关注与国家和民族未来命运相关的社会现实问题,积极推动“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尽到一种社会责任,仍是目前需要解决的。以往一些年的两科联盟及其论坛活动,在这方面发挥过很好的社会影响与作用,这样的传统应该坚持发扬。2011年4月,《科学与无神论》、《民主与科学》以及《人民日报》、科普作家协会、中国科普研究所、中国科协信息中心、《五柳村》网站等单位的若干学者,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对这一座谈会形式的筹划。大家针对现代教育文理分科严重,恐怕一时难以解决,而现实中宗教进入大学校园的现状,确定了这次讨论会的主题为“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大家认为这是一个近几年来较为突出的社会现实问题,讨论目的是捍卫和落实国家的教育方针,纯洁国民教育领域,以科学精神和唯物论世界观维护青少年免遭鬼神之说的侵蚀。这与当年两科联盟的重点活动既有衔接又有所区别。
      座谈会由《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常务副主编申振钰主持,她首先通报了“两科座谈”的缘起和组织,回顾了“两科联盟”的历史情况,并介绍了为什么这次座谈会要以“教育与宗教相分离”话题为开端。她指出,在上个世纪与本世纪之间的约8年时间,在中国科协设立的“促进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联盟”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社会效果良好。由龚育之等人组织工作的两科联盟,曾组织过10次“捍卫科学尊严、破除愚昧迷信、反对伪科学”的论坛,有效地遏制了愚昧迷信和伪科学的活动,在反对“法轮功”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参与者普遍感到受益匪浅,希望能够继续延续这一传统,在新的社会文化条件下,发挥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互补的优势,以利于科学发展观的顺利推进,科教兴国战略的具体实施。“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就是与当前社会文化形势的变化相关的话题,它不仅涉及到教育问题,也涉及到公共文化领域和法律的问题,这对于我们所倡导的依靠科学文明发展社会、坚持科学与无神论、推进先进文化、推动“科教兴国”战略实施等都是一种考验,因而受到学者、教师和社会各方面的忧虑与关切,理应成为两科座谈的急迫内容。
      中国科协信息中心的张小林主任曾是当年两科联盟委员会秘书单位具体工作的负责人(详细内容见本刊发表的全文),并给会议提供了简短的书面发言,第一,表达了她对会议的关心,对始终坚持理想信念、关心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关心民心的那么一群人表示由衷的敬佩;第二,她认为当今破迷反伪事业面临一个新的形势和新的社会环境,一定要研究新情况和新问题,要与时俱进;第三,她认为当下最开放、最具影响力的社会传播通道就是互联网,破迷反伪事业要想发挥更大的社会影响,健康的互联网是最好的、最快的达仁、达智的传播手段。她希望无神论学会、反邪教协会支持颇具影响力的民间网络:如陶世龙先生的《五柳村》、方舟子的《新语丝》。她建议,可否请陶先生做个版主,在互联网上开个论坛,用维基模式共同记录我们曾经走过的10年——事件、人物、作用、影响,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思考一下:这样有意义、有价值,需要长期坚持的事业,如何跟上时代步伐,与时俱进地发展下去。
      我国著名的科学史专家、北京大学的孙小礼教授做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交融”发言,带来了一份1986年6月“把科学注入我们的文化讨论会”的文章:“沟通文理”是重要的一环。她发言指出:龚育之在去世前20年,就关心科学的人文交流,做了很多研究和演讲。在21世纪初提出了一个观点:我们提倡的人文精神,应该是具有现代科学意识的人文精神;我们提倡的科学精神,应该是充满高度人文关怀的科学精神,这就是现代科学精神同人文精神的相互渗透结合统一。孙小礼教授随后介绍了蔡元培先生在北大期间是如何提倡融通文理以及1985年以来我国科学家钱三强等同志倡导文理交叉的历史情况,指出现在文理分割很厉害,是一种倒退的现象。
      《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主编杜继文研究员做了主题发言——关于落实“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法规的呼吁。他以关于“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立法文件、立法简史以及立法必要性的客观形势,阐述了“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理论问题,同时,他以“汉语基督教神学运动”大量的事实与资料,揭示了当前文化教育领域中宗教传播的状况,对其产生的社会影响以及“文化基督徒”或“人文神学家”的神学性质,与海外的关联等问题。指出基督教向教育科研领域的入侵,是西方“抓住中国的脑袋和脊背”战略的继续;教育机构的职责就是办好教育,教育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也就意味着拒绝“宗教兴国”。它直接涉及中华民族是否能够真正复兴、国家是否实现实际上的独立。落实“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法规,对提高“科教兴国”的声音,推动“科教兴国”事业,当起积极的作用。
      随后,“五柳村”网站主编陶世龙先生做了“我对教育问题的几点思考”的发言,这是他曾在1989年2月的一份两科联盟简报上的文章,提出了教育改革的指导思想,应该使学校保持道德学术的圣洁,成为培育中国脊梁的净土;教育改革的战略目标,应在于提高整个民族的素质;对于教育体制、教育的内容与方法提出了当时背景下的自己看法,现在回味起来,仍觉十分深刻。
      中国科普研究所的张志敏博士介绍了“美国教育与宗教分离”的概况与纷争,提到了多年来进化论教育在美国遭受神创论阻碍的曲折历史,以及现在智能设计论对进化论的挑战和所引起的美国教育界、科技界与法律界的纷争。
      中国科协的孙倩副编审在“捍卫科学理性需要两科工作者联盟尽社会责任”发言中,简要回顾了取缔“法轮功”近10年来,两科工作者联盟在捍卫科学理性上,同形形色色的愚昧迷信、伪科学、反科学和神秘主义的各种言论与现象进行了反复地较量的三个历史阶段,指出两科工作者这些年进行了大量正本清源的工作,在厚积反邪教的社会土壤,提高公众科学素养和推动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方面,作出很多思想理论上的贡献。但是,迷信、伪科学、神秘主义和反科学就像“沉不下去的橡皮鸭”,在科学工作者的批评下沉寂一段时间后,又会以新的形式出现,来挑战科学理性的主流思想意识。近几年,受到国际上新蒙昧主义思潮影响,国内社会文化出现新的形势,以“宗教是文化”、“宗教与科学可以融合甚至指导科学”、“信了教就道德高尚”等为代表的言论,在学界和社会上形成了一定的舆论倾向,而目前宗教渗透到教育领域的问题,正是这种变化形势的反映。今天讨论“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应该是捍卫科学理性这条历史线索上的新话题,是需要两科工作者特别关注的,是对于反对科学、消解科学的思想意识的警惕,以防止由此再次引起社会思想认识上的混乱。两科工作者应该继续加强联盟,优势互补,共同关注关乎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社会现实,尽到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民主与科学》杂志主编孙伟林在自由发言中说:20多年前我参加过两科联盟的会议,编过这些会议的报道。今天看到20多年前两科联盟简报中科学家们提出的问题和观点,非常感慨,这好像就是为我们今天的现实说的似的。时间过去了那么长,这些话仍是那么深刻,那么有现实针对性。这也说明,当时的问题我们至今也没有解决好。反思一下宗教渗透到大学校园问题,实质上是这些年来的社会转型期,我们还没有解决好价值观的问题。改革开放之初,在价值观和精神寄托上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十几亿人就匆匆走上了市场经济转型之路。在社会意识多元化、复杂化的今天,很多人生活遇到困难或是寻找精神家园的时候,去选择了宗教,正是说明我们的社会面临错综复杂的形势。
      北师大李志英教授回忆了20世纪初清政府推行新政以来,当代中国的分科分班式教育的历史过程,指出过早和过度的文理分科以及应试教育,使得学生们在知识结构上存在缺陷,科学素养和文化素养不能得到完善,所以要提倡文理互补,让文科学生补充科学常识,提高科学素养,让理科学生多阅读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的经典著作,涵养人文情怀和辩证意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教育要注意引导学生多方面的兴趣,培养既有高深的专业知识,又有开阔的事业和健康心灵的人。只有这样,学生才能在各种挫折、困惑面前保持健康的心态和克服困难的坚毅,从而不给各种迷信与宗教以可乘之机。
      会上很多学者分别提出了教育与媒体宣传上的一些问题,比如武汉理工大学朱国伟教授指出了现在大学中腐败之风盛行,清华大学的赵南元教授指出学界的腐败与现行的某些制度不完善有关;新华社记者王艳红博士指出科学新闻记者普遍的科学素养不高,造成科技新闻错报;水利学会的水博先生指出提高科学素养是国人应该重视的问题。另外,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陈祖甲先生对中国当代史上造神运动的情况进行的回顾。
      会议主持人申振钰研究员充分肯定这次座谈会所取得成果,认为大家精彩的发言,丰富和启迪了思想,促进了科学与人文的交流。杜继文研究员在总结时说:今天讨论的问题是大家对国家与民族前途关心的话题,希望今后能继续进行,并提出可操作性的意见,比如依据法律不让宗教进入大学校园。我们也还有不断关注社会现实,提出中心命题,在网上发帖,引起讨论。两科联盟的中心目的就是要推动科教兴国的战略实施。中国不仅要在政治上独立,还要实现民族复兴,不让外国人卡脖子,靠的是科学技术的发展,靠的是全民科学与文化素质的提高。
      与会者认为,这次会议不仅讨论了宗教与教育相分离的现实社会问题,而且进一步提出了促进科学与人文相交融,文理教育交叉,以关注社会文化新形势变化的问题。它是一个标志,即两科学者之间自民间自愿联盟,共同关注社会现实,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在社会上营造捍卫科学精神的舆论,尽两科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作者简介:求实,《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编辑
      本文责编:秋实
       (《科学与无神论》2011年第6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