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弘阳教与朝廷

时间:2016-03-26 22:19来源: 作者:贾作林 点击:
嘉庆18年即癸酉(1813)9月15日,北京皇宫内院上演了一出震动朝野的历史活剧,这就是以八卦教为主谋,以弘阳教为骨干联合攻打皇宫的“紫禁城之变”或“癸酉之变”。正在塞外行围归途的嘉庆皇帝闻变极为震骇,遂于事变平息后的9月17日在行次燕郊痛下《遇变罪
  

 嘉庆18年即癸酉(1813)9月15日,北京皇宫内院上演了一出震动朝野的历史活剧,这就是以八卦教为主谋,以弘阳教为骨干联合攻打皇宫的“紫禁城之变”或“癸酉之变”。正在塞外行围归途的嘉庆皇帝闻变极为震骇,遂于事变平息后的9月17日在行次燕郊痛下《遇变罪己诏》,惊呼“变生肘腋,祸起萧墙”,乃“汉唐宋明未有之事”,而“突遭此变,实不可解!”其实此事并不难解,作为骨干的弘阳教的壮大,某种意义上就是朝廷和官员们长期培植的结果。

弘阳教教祖飘高,原名韩太湖,又名韩春坡,明隆庆4年~万历26年(1570~1598)在世,终年28岁,直隶广平府曲周县(今河北省曲周县)人。据说他曾不断拜师学道,还编造了一通自己曾经梦游仙乡、跪拜神母、乞食灵丹和应受天命的神话,把自己塑造成了弘阳正法的惟一传人和末劫现世的惟一救主。万历22(1594)年,他正式开山立门,登坛作祖,次年即北上京师开荒办道,刊经布卷,其教势自此竟得以兴盛,他本人也成为一教正宗和教首。后来,据《北齐村古庙韩太湖记载·药王传》,他“骑着猛虎绕山走,一脚蹬错摔下山。凡体落在山门外,灵光真性上了天”等语,则似在传教途中不慎失足坠崖而死。
韩太湖不过是一个在出家途中依靠自学得以粗通文字和略知医术的凡夫俗子,他的医术,也不过是江湖方术。这样一个凡夫俗子,竟能够在京畿重地大兴其教,其重要条件之一,就是寻求官方支持:攀附重臣,勾结权监,周旋后宫。至于韩太湖实现这一策略的具体手段,透过民间传说和弘阳教经卷,可以知其大略。
天津弘阳教教徒中有一则传说:“徐彦昭罢官归家,在祖茔内居住守坟。一天遇到韩太湖,为徐看了祖茔的风水,并说出了许多后来果然灵验的谶语,彦昭惊为神人。当时太湖辞别彦昭扬长而去,其背影飘飘然越来越高,因即以‘飘高老祖’呼之。后来彦昭把他推荐给奶子府,果然访得他,奶子府又将他转送石亨府,最后遂得到定国公护持,弘阳教乃得昌盛。”该传说与弘阳教经卷基本相合。据《孔圣宝卷·忠经古人圣传第十四》:“老千岁,徐彦昭,为国正直;他也曾,入道门,混元领袖;原留下,五部典,十册经集。”而这“五部典”,则不但是在“京都开造”,而且是在“多蒙定府国公护持”下,这才“通行天下”的。另据《混元教弘阳中华经序》:“大明万历年中,佛立混元教祖。二十六岁上京城,也是佛法有应。先投奶子府,转送石府宅中。定府护持大兴隆,天下春雷响动。御马监程公、内经厂石公、盔甲厂张公,三位护法同赞———修行世间稀有,博览三教全真,留经吐卷在凡心。”
民间传说中的徐彦昭,实为明代开国元勋徐达9世孙徐文壁。以他的门望权位来“推荐”和“护持”,则弘阳教之“春雷响动”和“大兴隆”,乃势所必至。文武官员与僧道交好,本明之时尚;结合隆庆6年该徐追随李太后即所谓“李艳妃”共同捐赠皇姑寺大钟,“护持”大乘教之举,则其同样善待弘阳教,亦顺理成章。据此,则徐文壁不但是韩太湖入京后利用“看风水”等手段所蒙骗和攀附,而且还是虔诚入教、真心护教和大力荐教的第一个当朝重臣。面对徐文壁的“护持”,韩太湖所能回报的,不过一“捧”字而已,故在其经卷中就大加发挥道:“大明一国天下通,开辟元勋定国公。护持混元如来教,般若门中早超升。”把弘阳教的护教领袖徐文壁比之于大明朝的开国元勋徐达,可谓谄事之极!另弘阳教经卷中尚有“西宁府赞”等内容,论者认为该“赞”对象乃当时的西宁侯宋世恩,可见“护持”弘阳教的公侯巨卿决不止徐文壁一人。
关于“三位护法”太监的真伪,学界虽多存疑,实则明末政治之昏庸与腐败、刑律之酷烈与极端及官宦之倾轧与仇视,其背乎人情,出乎人道,亘古未有。弘阳教经卷出于种种考虑,故凡言及某人某事,料必亦如介绍韩太湖其人其事一样,不得不用谜字隐语或只用借姓假名以规避风险。因此,无论其人为谁,其事若何,都必然是有权有钱,有能力“护法”的人。
通过这些达官重臣,韩太湖甚至吹嘘说他达到了高攀皇家,周旋后宫的目的《北齐村古庙韩太湖记载·药王传》称:“正月里来正月正,药王治病上北京。正宫国母身得病,万岁皇爷将他请。他给国母治好病,金口玉言将他封。封他小官他不做,封他大官他不应。”据说他惟一接受的封号是“敕封正德明医真人”。现已修复的定州北齐村韩祖庙中的对联道:“由明朝受朝封封济古今,得始祖传祖道道治乾坤。”不论此事的真假,其弘扬本教的社会效果则已经达到。
而韩太湖假医技方术之名,凭达官显宦之力而被荐入宫,走线号脉,行谶验病,骗取信任,惑动人主,承恩受封,得膺“真人”,也不无可能;否则,没有“皇爷”“国母”们的“护持”,徐文壁和“内经厂石公”们恐怕就未必敢这样放胆“护持”。这一点,从韩太湖的“捧”字经中也可以聊窥端倪:“文武大将护佛法,各祖挂号保安宁。能着千日无父母,一日无君国不清。君王有道出贤士,国有祥瑞出真人。得道全仗皇恩护,才得平安找元人。”据此,则韩太湖之周旋后宫且被“金口玉言”封为“德明正医真人”的有关记载,是非常可能的。
紫禁城之变中的八卦教,和清代的皇宫也有交往。当时攻打东华门的30多人,由八卦教徒陈爽率领,太监刘得财和刘金引路,太监张福禄内应。攻打西华门者40多人,由八卦教徒陈文魁率领,太监张太和、高广幅引路,太监阎进喜内应,另外弘阳教徒杨进盅、赵密亦分别一同担任引路和内应。八卦教之所以和皇宫交往,当和吸收弘阳教的经验有关。宫内太监,不少就是弘阳教或八卦教徒。
弘阳教的坐大和紫禁城之变,给后人留下的教训,值得深思。
作者简介:贾作林,国际关系学院教师
(《科学与无神论》2005年第4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6-03-26 22:03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