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探索发现 >

中国水怪调查——天池“怪兽”

时间:2006-01-25 00:00来源:中央电视台CCTV-10《走近科学》 作者: 点击:
主持人: 今天给大家拿来的是一份1980年10月份的《光明日报》的合订本,我们把它 打开翻倒1980年的10月9号这一天的报纸,这张报纸据说在当年真是引起无数人 争相传阅,为什么呢,大家关注的是什么呢?是这样一条消息,消息的题目是 “天池怪兽目击记”,文章
     主持人:

  今天给大家拿来的是一份1980年10月份的《光明日报》的合订本,我们把它
打开翻倒1980年的10月9号这一天的报纸,这张报纸据说在当年真是引起无数人
争相传阅,为什么呢,大家关注的是什么呢?是这样一条消息,消息的题目是
“天池怪兽目击记”,文章的作者说在1980年8月21号的早上四点多钟,他当时
是在长白山天池顶部的气象站门前看日出,他突然发现在远处的水面上有一个物
体,体大如牛、头大如盆,就向他飞快地游过来,而且背后还拖着一条很长很长
的喇叭形划水线。

  当时作者就觉得是百思不得其解,就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就把它给记
录下来,见诸报端。消息登出去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
长白山本身是一座火山,天池它是一个火山口湖,那么里面的营养含量非常非常
的低,过去大家都认为在长白山天池里面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生物的,结果就有这
么大的一个怪物突然之间出现在了天池之上,这能不让所有人都觉得非常有意思
吗?

  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真相不仅没有大白,反而显得是扑朔迷离。

  我们把时间再倒回到现在。到了2005年7月份的时候,长白山天池的怪兽却
频频地出现,并且被人摄入了镜头之中,看来一切终将水落石出了,因此我们的
记者也专程赶到了长白山天池,为您制作了今天的这期节目。

  郑长春家住吉林省抚松县,2005年7月7日一早,当他背着新买的摄像机出门
时,万万没想到自己即将成为一个新闻人物。

  之所以起大早出门,是因为这天,他们一家要去长白山天池游览。

  郑长春:到了山顶上是九点五十分吧,当时这个天池上空是一片大雾,什么
也看不见。

  事实上,在天池能碰上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并不容易。这里海拔2189米,
四周群峰环抱,就像在一个盆底,云多雾大、阴晴不定,据说有的游客几次上山
都难得一见天池的美景,而郑长春一家的运气却非常好。

  郑长春: 没过十分钟,这个天池大雾就徐徐散去了,散了以后大伙高兴得
了不得,又蹦又跳的。

  见好天气来之不易,郑长春急忙拿出摄像机给亲人们拍摄。可是当他把镜头
摇向水面……那是什么?

  郑长春: 冷不丁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就出来了,水面泛出来挺高,然后一
看一个黑点,我冷不丁寻思这是不是天池怪兽,但是我没敢说是天池怪兽,大伙
快看,天池里有东西,快看。

  主持人: 为什么一看到天池里有东西,老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怪兽呢?其
实这并不奇怪,因为自打二十多年前“天池有怪兽”的消息一传出,就轰动了全
国,尤其是在吉林省,真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由于这个谜团一直没有解开,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每一个去长白山旅游
的人都想看看天池,而每一个到了天池的人又都想看看怪兽。可以说来这儿的人,
早就或多或少的对看“怪兽”抱有一定的心理预期了。

  而老郑所住的抚松县就在长白山上,所以他对这件事就更是格外关心。

  可是这个怪兽究竟怪在哪里,人们为什么对它如此关注呢?这还要从1980年
说起。

  长白山地处吉林省东南部,是我国最大的活火山。总蓄水量二十亿立方米的
天池就坐落在长白山山顶,是一个由火山喷发后形成的火口湖。同时,天池又是
一个界湖,中朝两国的国境线有一段就从湖中划过,天池的东岸在朝鲜境内,因
此,从我国登山的游客通常都是从北坡和西坡眺望天池。

  在长白山北坡有一个天池气象站,它是我国境内离天池最近的建筑物,从
1980年开始,这里的工作人员曾经不止一次在天池中看到过神秘的生物。

  这就是当时根据气象站的一位工作人员的描述所画的怪兽图,虽然目击者本
人我们一直未能找到,但图中的动物却似曾相识。

  1934年有人公布了一张在苏格兰的尼斯湖拍到的湖怪的照片,照片中这个脖
子细长,长着蛇形脑袋的怪物使人很容易联想到一种远古生物——蛇颈龙。

  蛇颈龙是一种生活在白垩纪的大型海洋爬行动物,它头小颈长,体躯宽扁,
体长可以达到十八米,长着浆状的四肢。

  尽管恐龙的时代早在6500万年前就已经结束,但还是有人怀疑,尼斯湖水怪
可能是蛇颈龙的后裔;尽管1994年已经证实这张湖怪的照片是有人用玩具潜水艇
和塑料伪造的,但依然有许多目击者声称自己曾经见到过湖中的怪物;尽管无论
是水下摄影还是声纳探测,乃至撒网捕捞,人们始终未能找到湖怪的影子,尼斯
湖却依然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

  而天池水怪的出现,无疑,再次点燃了了人们对这个远古生物的好奇心,那
么,此时出现在水面的这个东西,会不会就是人们传说中的恐龙的后裔?按捺不
住兴奋的郑长春第二次把镜头推了上去……可是家用摄像机的分辨率实在是有限。

  主持人: 那么老郑拍到的究竟是不是生物呢?从录像上我们实在是无从分
辨,只是能清楚地看到这么一圈巨大的水波纹。

  现在让我们来做一个小小的试验,如果一个物体在水中做前后运动,就会出
现这种喇叭形波纹,而如果是站在水里,或者只是偶尔露一下头,那么尽管可以
带起圆形的水波纹,但这个水波纹很快就会消失,那么只有在做这种上下运动时,
才有可能出现这种圆形的波纹,并始终保持不变。这就说明,这个物体并没有前
后游动,而只在水中上下起伏,可说句实在话,我觉得从它的形状上看,与其说
它是生物,还不如说更像一截木头桩子。

  长白山地处温带,植被分布随着海拔的升高,也发生着明显的变化,可是无
论是阔叶林带、针叶林带、或者是岳桦林带都分布在海拔2000米以下,而天池所
处的海拔2000米以上则完全是高山苔原,根本没有树木。

  事实上,郑长春也坚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生物。

  郑长春: 我还用高倍的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观察这个生物脑袋是黑
的,但是两旁还带点白的。

  既然是生物,这会不会真的和恐龙有关?可是答案并不如我们所想象。

  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 魏海泉: 要说天池里面有这个史前的生物这种可能
不能存在,它可以是新的,多新都有可能,不会是很早的,最起码不可能早于
1000年,因为我们说天池这个水体,就是一千年前才有的,在这个天池火山千年
大喷发之前,这个天池是不存在的,这个坑是没有的,当时是鼓起来是一个包的,
这个所有的现象都从一千年这个左右这个时间,开始来讨论。

  原来,长白山火山最早的一次大规模喷发始于1000年前,而后又在1597年、
1668年和1702年相继有过不同程度的喷发,因此,别说这里不可能留有史前生物,
即便是有,多次的火山爆发也早已将它毁于无形。

  尽管火山的喷发否定了天池中有史前生物的可能性,然而,在长白山生活了
一辈子的朴京植老人,却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个传说。

  吉林省抚松县居民 朴京植: 过去老传说,说是天池里头锁过一个大兽不知
道是什么东西,有铁链子。其实这个据我上长白山天池去多少次了,从小也是经
常去,从来没见过。

  尽管传说中的天池怪兽人们未曾得见,但二十年来却不断有人在这里拍到奇
怪的影像。

  吉林大学退休的周介文教授1994年7月就曾在天池边有过这样的经历。

  周介文: 有人发现湖里面有东西,那时候湖面非常的平静天池啊,非常平,
所以它一划出来的就是人字形的波纹看得很清楚。

  看到这一情况,周教授急忙按动了相机的快门。

  尽管连续拍摄了十几张,但都由于距离太远,最终照片的效果并不理想,我
们只能依稀分辨出两条人字形分水线。

  好在与周教授同行的另一人借助20倍的望远镜看出了端倪。

  周介文: 我们产业处的党委书记,他当时就用20倍的望远镜看,说有个东
西好象脑袋黑的,它就翻,反过来肚子是白的。

  2003年7月,同在长白山西坡,几位吉林电视台的记者捕捉到这样一组镜头。

  吉林电视台记者 李北川: 给我的感觉,这是一条很大的东西,是鱼或者是
什么东西,说不准,但是有一点肯定,它非常大……

  尽管这样的事情在二十年间时有出现,但有一个关键问题却始终得不到解答。

  东北师范大学著名的鸟类学家 高玮: 里边没有食物,我们80年代的时候,
上长白山的天池用橡皮艇也进行过调查,调查它这个里面只是有一些水藻,无脊
椎的水藻也等食物,没有大型的,像鱼类,脊椎动物根本没有。这样没有食物,
不可能生存。

  的确,任何动物要生存都离不开食物,体积越大需要的食物量就越大,要维
持一个大型水生动物的生存,仅有藻类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没有鱼,那么食物链
中关键的一环就缺失了,那么,怪兽之说显然站不住脚。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如果是那样,郑长春拍到的这个神秘生物又是什么?

  在长白山生活着五百多种野生动物,其中绝大部分兽类都会游水,这会不会
是一个普通的野兽偶尔来池中戏水呢?那么,在天池水边到底有没有出现过大型
动物呢?

  吉林省长白山保护区管委会副主任 丁之慧: 出现过。黑熊去年就发现过,
两只黑熊在水面上往主峰上爬,我们怕出现危险以后,把游客都驱散了,这两只
熊两个小时以后爬到主峰,走进密林以后游客才恢复旅游,这个情况确实有。这
个情况确实有,但是据我观察因为天池水的温度特别低,大约是平均常年温度
5.2度,这样的话这么低的水温,黑熊进来以后,它不会游到湖心去,或者在天
池水边上玩一会儿水,可能也就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在水中上下起伏的神秘生物究竟是什么?

  然而,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2005年7月21日,这个怪物竟然又在天池
北岸现身了。短短十几天中,它居然两次出现,这究竟预示着什么?

  记者立刻启程去寻访新的目击者。

  黄祥童,是长白山保护局科研所的工作人员,2005年7月21日,就是他,在
天池北岸的这块叫做补天石的高岗上,拍下了那个神秘的生物。

  如果仅仅从照片上看,我们很难将这个仿佛起飞过程中的大雁一样的东西,
与传说中的怪兽相联系,可是当时黄祥童在望远镜中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情景。

  长白山保护局科研所 黄祥童: 当时我从望远镜接过一看之后,首先第一个
印象,就是像一个鲸或者潜艇一样,从水面浮起来,浮起来之后,就看见水从它
身体流下,水流都依稀可见,然后看见的就是鳍,背部的鳍,鳍的形状就是跟我
们看到的普通的鱼的鳍没啥区别,

  整个身体的颜色应该是棕黑色,感觉比较光滑,身体呈流线型……还能看到
它的胸部露出一个白色的月牙型的斑纹……总的感觉应该是一条,看到好象应该
是鱼的形状。

  难道是一条鱼在作怪?可是天池山高水冷,一年中有近八个月的时间被冰雪
覆盖,即使是在盛夏的正午时分,水温只有11摄氏度左右,什么鱼会在这里生活
呢?再说当年有关部门对天池的考察不是说这里没有脊椎动物吗,这究竟是怎么
回事?

  吉林省长白山保护区管委会副主任 丁之慧: 它一开始天池并没有生物存
在……朝鲜他们20年前就在天池里面放养了这些冷水鱼,逐渐的就泛滥起来了,
所以现在天池里面冷水鱼相当多。

  在长白山自然博物馆中,我们终于找到了两条从长白山瀑布冲落下来的鱼类,
它们的学名叫花羔红点鲑,是一种鳞质细密的冷水鱼,也是目前为止天池中发现
的唯一的鱼种。

  既然天池中有鱼得到证实,人们看到的是否就是它呢?如果是那样,这又有
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而事实上,是它露出水面的高度让黄祥童难以置信!

  黄祥童: 打击能有好象能有两米到三米这个样。

  更让黄祥童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动物竟然长着一对近一米长的大鳍。

  黄祥童: 要是鱼的话,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鱼,它那个鳍非常特殊,它那个
鳍从望远镜中看,应该达到一米左右吧,大概估计,长度,宽度也得达到八九十
公分,它的鳍非常有劲,一般的鱼是不能竖起来的,它能够把头竖起来,搞这两
个前肢浮在水面上,一般的鱼作不到。

  主持人: 一条鱼,仅仅露出水面的头部就有两到三米高,还长着一对一米
见方的大鱼鳍。那么如果要是再加上它藏在水里的部分,总长度简直不可想象。
如果天池中真有这样一条大鱼,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条大鱼怪。

  据我们能够找到的资料显示,目前世界上已发现的最大的淡水鱼是生活在我
国长江流域的一条体长3.3米、重达350公斤的雄性中华鲟鱼,其次在柬埔寨的湄
公河流域,人们也曾捕捞到体长3米,重达300公斤的巨型鲶鱼。

  但是已经发现的这些巨型淡水鱼都是生活在气候温暖、食物充足的河流当中,
可是天池地处两千多米的高山之巅,气候寒冷,而冷水鱼的特点就是生长缓慢,
它究竟有没有可能长成一条巨型鱼怪呢?

  郑馆长:花羔红点鲑的长度有半米左右。

  这种体积和黄祥童所见的巨型怪物实在相差太远,那么,是不是黄祥童出现
了视觉误判呢?

  然而,就在2005年7月,就在黄祥童拍到巨型怪物的同一地点,摄影员孙福
新也曾拍到这样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物体几乎与浮出水面换气的鲸别无二致。

  长白山旅游区摄影员 孙福新:……有时候他就出来换气。

  鲸,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海洋生物,但是,尽管以海洋为家,它却是一种哺
乳动物,需要用肺呼吸,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它就要浮出水面换气。

  难道说,天池中的巨型怪物会和海洋有关吗?

  天池是一个火口湖,它的底部本应存在一条火山喷发的通道,按照常理,这
条通道应该直接通往地下几公里深的岩浆房,可是在长白山东南方向不远的地方
就是日本海,一千多年前它的一次大爆发,火山灰就曾飘落到那里,那么天池底
下会不会还存在一条通往海洋的秘密通道?会不会有海洋生物进入了天池呢?

  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 魏海泉: 那种大规模的爆炸喷了以后,这个没有那
么大规模这么爆发力岩浆推上来,碎屑物是要把这个通道封住的,也说部分这个
封闭,或者是给它完全的这个比较结实的封闭,完全的封死,现在天池火山下面
的到处于一种封闭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如果没有海洋生物的进入,天池中的巨型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为
什么二十多年人们都没有搞清,而在2005年7月这短短的十几天中它却频频出现
呢?这究竟是一种巧合还是暗藏玄机,这个多年未解的谜团是否真的要大白于天
下了呢?可是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我们的记者发现绕着
这个怪物其实还有很多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秘密,这些秘密最终能否一一解开?
欢迎您明天同一时间继续收看!

  主持人:

  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长白山位于我国吉林省
的东南部,它是我国最大的一座火山,那长白山的天池呢,它是一千多年前长白
山在喷发之后遗留下来的一个火山口湖。

  就在20几年前,从这里传出了惊人的消息。长白山天池里面有怪兽。很可惜,
因为一直没有图像资料,所以说呢,这个迷始终也未被解开。但就在2005年7月
份,短短的十几天之内,这个怪兽却频频地出现,被众多的游客拍摄了下来。其
中这是一位叫做郑长春的游客拍摄到的,画面似乎在告诉我们,在长白山天池当
中确确实实有怪兽的存在,大家现在看到的画面则是另外两位游客拍摄到的。那
么长白山天池这个消息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是不是当我们拍到了实际的影像资料
之后,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些影像资料来判断它的真假,是不是这个谜底就可以真
相大白了呢?为此我们的记者专程赶到了长白山进行调查,这个时候呢我们又听
到了一种新的观点,会不会这个怪兽呢,是因为火山口这样的特殊的地理环境而
造就的呢?

  2005年7月21日,长白山科研所的工程师黄祥童和家人在长白山天池水边观
光时,忽然发现,六百多米外的天池水面出现了一个神秘生物。

  在他的描述中,这是一个头部出水两、三米高,长着一对一米见方大鳍的巨
型生物,样子很像一条鱼类。

  而就在同一地点,几天前,摄影员孙福新拍到的照片也证实了这一点。

  可是,据我们调查,天池中仅有一种名为花羔红点鲑的冷水鱼,以往人们见
到过的最长也不过半米左右。那么,会不会是某种特殊的原因使普通鱼类的体形,
发生了超乎我们想象的变异呢?

  以往,在一些科幻电影中,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场景,一种普通生物由于受
到化学辐射的影响,而变得体形巨大,形态怪异,甚至成为危害人类的恶魔。

  那么,在长白山的火山喷发物中是否也有放射性物质存在呢?

  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 魏海泉: 对天池火山而言它这个岩浆成分上,我们
说它是一种很偏酸性的这种岩浆,这种岩浆有的这个层位里面,我们已经测到了
比较高的放射性的含量,但是总体上它是一个安全的背景,对于我们人是没有影
响的。

  天池附近没有人长期居住,因此火山放射物质不会对人造成影响,可是天池
中的鱼类长期生活在这里,它们又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方舟子: 放射性辐射的结果,它确实有可能引起基因的突变,但是基因突
变绝大多数都是有害的,它的结果是让生下来的这些动物没法生存,死了。绝大
部分的结果是这个样,有个别可能存活下来,存活下来的话是一些畸胎,一些畸
形。不可能说一下子变得特别大,然后又特别适合于生存。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
存在的。

  既然天池中存在巨型鱼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黄祥童所说的一切究竟是
真是假?事实上,他本人对这个怪物究竟是不是鱼也感到迷惑。

  黄祥童: 游一段它就又沉下去了,沉下去的过程中,再往前走它又把头竖
起来,竖起来之后,停了大概一分钟到两分钟左右,然后它又旋转着翻滚着往前
走,这时候走的就不是走直线了,走的是这个之字形……并不是说直线像它这么
一直这么走,它是翻滚着这么转,边转俩鳍拍动水面,边转边翻滚往前走,而且
还吐着气泡。

  翻滚着游动,头留在水面上一两分钟,还吐气泡,这些现象似乎与鱼类的特
点并不相符。

  鱼是水生生物,它的呼吸器官是鳃。鳃由梳子一样紧密排列的鳃丝组成,鳃
丝上密布着微血管。当水通过鳃丝时,这些微血管可以摄取水中溶解的氧气,同
时把体内的废气排出来。因此,水从鳃里流过,鱼就可以不断地进行呼吸。如果
鱼离开了水,鳃丝会因失水而干燥,互相粘结,一旦气体交换功能遭到破坏,鱼
类就会窒息而死。因此鱼类的呼吸必须在水中完成,它们不能直接吸取空气里的
氧气。

  主持人:

  可是如果不是鱼的话,那么这个在水里面神出鬼没的生物它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它是一种用肺呼吸的生物吗?但据我们所知呢,目前在我们地球上我们认知
的动物当中,哺乳类动物、鸟类还有爬行类动物都是用肺来呼吸的,长白山天池
里的怪兽到底是属于哪一种呢?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说,二十几年前有一个人不止一次的亲眼看到了长白山
天池当中的怪兽,那么这个人是否对我们的调查有帮助呢?

  周凤瀛退休前在吉林省气象局通讯科工作,每年都要到天池气象站检修通讯
设备。在工作之余,他经常拿着望远镜俯瞰天池,从六十年代起他曾经不止一次
在天池中看到过不明生物。

  原吉林省气象局通讯科工作人员 周凤瀛: 而我所看到的呢一般的是两个,
好像在里头戏耍互相追逐,就是说追逐前一个,它一潜水后一个又出来了,前一
个又潜水,好像这种东西,好像是一大一小。

  尽管多次目击,但都因为距离较远,周凤瀛始终没有看清楚天池中的动物究
竟是什么模样。直到1980年8月23日的早晨,他终于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周凤瀛: 和我同来的郑宝诗同志他说我们今天回到长春,他说我回去以后
准备给小孩拣几块那个花石头,孩子做个纪念,我们俩就从那个烂石坡那个地方
就一边走一边就唠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下到天池底下去了。

  周凤瀛他们下山的地方位于天文峰的东侧,是一个堆满碎石的沟谷,因为地
势险峻,很少有游人从这里下到水边。

  周凤瀛:这个时候在山顶上就有气象站的这个几个同志就喊,你们注意看身
后又出怪兽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接近水面将近20米左右,我们俩一回头……

  这个怪兽就是两个眼睛遛圆嘴张得老大,就是那个、那个样子很吓人似的,
就是“哈、哈、哈”就向我们游来了,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挺吓人的那个样子。

  为了再现周凤瀛老人的所见,我们请来了一位画家,为水怪画像……

  周凤瀛: 好象是耷拉两个耳朵,这个脸,这个扁方形的,它的头就是露出
水面有一米多高,它的脖子是挨着头那块是细的,越往下越粗,这个脖子底下是
白色的,就像那个老虎那个脖子抬起来以后,有花纹似的,就是这样的。

  面对这个不期而遇的神秘生物,两人一时不知所措,而那个动物却在继续向
他们靠近……

  周凤瀛: 正在这个时候,这个西边的山头上就已经开始打雷闪电下雨了,
这个时候下那雨点已经是很密了,当时这个郑宝诗同志就给我提出来,他说我们
赶快走吧,我们今天还要回去,我一看我有点不甘心我就转过身去,我就用手做
喇叭桶形,我就啊……

  这个怪兽掉过头来,就向那个天池的深处就游去了。 灰黑色,有点发亮光,
身上是肯定没有鳞的,大概是有毛皮之类的这种东西。

  主持人:

  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画家根据周凤瀛老人的口述绘制出来的一张长白山水怪
的画像——头是方扁方扁的、眼睛很亮、这个嘴这个部分绝对是龇牙咧嘴的、而
且牙齿非常锋利,老人当时还说,它背后的毛是灰黑色的,胸前的这部分是白色
的。因为另外一位目击者我们始终联络不上他,所以说这张图像,别看只是一张
半身像,但它却是目前为止对于长白山天池怪兽最具体的一个描述了。

  如果说黄祥童他们所拍到的那些生物跟它是同一种生物的话,那么似乎从它
的外表的长相,从它用肺呼吸的这个特点,我们似乎可以断定,它是一个哺乳类
动物。

  可就在我们大家为这个发现而感到兴奋的时候,却传来了这样一个消息:几
年前就在周凤瀛老人发现水怪的那片水域,有两个年轻人也遭遇了水怪,但是他
们对于水怪的陈述却和其他的目击者是大相径庭。

  找到刘波是在长白山下一个名叫二道白河的小镇上。他是一位厨师,以往每
年夏季,都要到山顶的旅游景点帮忙,可是自从2002年以后他就很少再上山了。

  薛俊林是刘波的好朋友,当年是山顶旅游景点的摄影师,如今却只在半山腰
的停车场做些日常工作。

  周围的人都搞不懂,是什么原因让二人同时远离了那山顶的工作呢?

  刘波: 2002年,大概是7月6、7号左右。我们俩去玩去。

  薛俊林: 就是那天天特别好,我俩决定是到水边儿去拍照去,上水边儿,
完了从主峰开始走的时候大约是四点来钟,在这个天文峰往东侧三十米远有一条
小路。

  事实上,薛俊林他们下山的地点正是当年周凤瀛所走得碎石谷。

  刘波: 往那儿下的时候湖面特平静什么也没有,我还跟小薛我还说呢,我
说你看今天这湖面照相多漂亮啊。 照了几张相之后我就不照了,不照了我们俩
溜达玩儿,到水边捡点儿那小石头什么。

  借着落日的余辉,两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刘波则来到了天文峰的附
近。

  刘波:我从这个位置下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风平浪静的,然后他上那边去
玩儿去了,我上那边去玩儿,那时候天特别亮呢,比现在光线还强,因为湖面非
常平静,瓦蓝的,我就上那个位置去玩儿去了,然后从那个位置,从那个角度就
看,突然之间中间就出来一个黑的,特别大,顶上特别光滑的。

  记者:有多大?

  刘波:就像十个头似的,就像那个汽车那个轮胎吧,汽车那个里带那个轮胎,
咱说捷达那个轮胎,它有这么大个轮胎。它有轮胎那么大,但是它头特别光滑

  记者:你能看出来这个轮胎这么大的是头还是身体?

  刘波:根本看不清,但是这个是看这么大个东西它始终在水上面浮着。

  记者:什么颜色?

  刘波:黑色,圆的,类似圆的。

  记者:是那个鼓的弧形的还是平的?

  刘波:不是鼓的,不是鼓的,有点这个形状的。像个大锅盖似的半圆形,有
点半圆形。

  主持人:

  现在我们在演播室的桌子上搁着一个汽车轮胎的内胎,我们可以用尺子来量
一下,它大概直径是多少,那么它的直径大概是在40厘米左右,那么据刘波和薛
俊林回忆说,当时他们在水面上看到那个非常奇怪的黑色物体,大概就是这么大,
只不过那个是椭圆形的。那么好,现在我们给这个轮胎上面加上一个顶盖,难道
这就是黄祥童所说的巨型生物吗?可是我们仅从肉眼观察,看它的外表和形状的
话,怎么看它都不像是一个生物,更不用说是传说中的那个巨型怪兽了,那么它
会不会就是在水面上漂过来的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呢?

  近年来随着天池水边游客不断增多,乱丢垃圾的事时有发生,刘波他们看到
的会不会就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呢?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刘波: 一开始刚浮上来的时候,没有游动,后来是,但是我那时候不太注
意,等我注意的时候,我就发现它奔着人来,因为我站的那个位置,它越来离我
越近。我往那边走的时候,它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它是逆着方向走的,等我往
回走的时候,它又在水里边。它始终离岸边都是一百多米,保持那个距离,它不
靠岸,我往回逆着走的时候,它又往回逆着走。我发现这肯定是个活物。我就觉
得有点害怕了。

  很快,满腹狐疑的刘波找到了薛俊林,试图从他那里寻找答案。

  薛俊林: 当时我没看着,因为他过来跑过来喊我的时候,大约天都蒙蒙黑
了,完了喊我过去发现那个东西的时候,当时过去到晚上我也没太瞅清,我俩就
怀疑,我就说可能是船,朝鲜的船漂过来了,因为我们原先我们在水边儿照相的
时候可能住的时候有这个经历,朝鲜的船,风大的时候,没绑住就划过来了,我
说可能是船,他说是不太像,我俩分析,他说船嘛,它应该顺风走,但它属于逆
风。

  能够逆风而行,如果不是船,肯定是个动物。可是在长白山上生活了这么多
年,他们从未在天池中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刘波: 我说哪来的什么天池怪兽,他说这个没准,备不住,咱俩看看吧,
我说天都快黑了,看什么,他就拿着相机拍了几下,拍到前边根本看不请,洗出
来以后都是黑颜色了,我们那相机质量也不行。

  薛俊林: 后来我们就是在这儿发现,就是没太确信看见它以后,我们就决
定离开。离开在上面先准备吃点饭,因为那各地方比较背风。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们感到惊讶不已。

  刘波: 到水边饿了吃饭,他说我给你打点儿水去吧,我说那行你去打点儿,
咱俩吃完再往上走。

  借着依稀的月光,薛俊林朝水边走去。

  薛俊林: 一到水边一看,这个东西离特别近了,就大约能有三十多米远,
当时瞅得特别清亮。

  薛俊林:刘哥呀,你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个东西?

  刘波: 非常惊讶地叫我,你快来你快来,招呼好几声,我还以为干什么呢,
他说你看这是什么,他还没说是我们发现的那个东西。

  薛俊林:到跟前来了,你看看是不是它?

  刘波:这时候我就赶紧拿手电我就跑过去了吗,跑过去我不用手电照的时候,
隐隐约约就看到那个黑东西,就是挺大,往这边一点一点来的,就是顶着那个小
水波纹,那个天池平静的时候,跟镜面一样,一点波纹没有,它那个就顶着小波
纹呼呼呼往岸边来。

  薛俊林: 当时我就随便捡了两块石头,我寻思它继续到河边来的时候,突
然打它一下子,打它一下如果说是动物或者什么应该有反应啊。

  此时,拿着手电的刘波也来到了近前。

  刘波: 拿手电这么一照,就看到黑糊糊的一个东西,呼呼的来,小薛完了
就告诉我,哎呀你仔细看,那好像是眼睛。

  薛俊林:你就用手电一打,当时它也是,不是说照很长时间,当时一照吧,
眼睛好像就反光似的。

  记者:什么颜色的光?

  薛俊林:确实是眼睛,有点发点白,但是有点蓝色,那样的眼睛。当时我手
里拿石头了,我在那儿蹲着,我心想到跟前,打它一下子,如果是动物或者什么
能具体认识一下,因为当时没怎么,太慌。完了吧他就一照,我说“咋还有眼睛
呢刘哥”,回头我就一转身,它就跑了。

  刘波: 小薛长的小子那么小,长得那么矮小,咱不是说是别的大型动物,
就是假如说是普普通通一只黑熊什么的,那我们俩也打不过它呀,快跑……

  薛俊林:他跑了我一瞅,因为他三十多岁我才二十来岁,我瞅他跑了吓得我,
我也跑了,当时我俩就赶紧就往上跑,跑到得有半山腰了,我俩还回头瞅那个东
西,能不能跟上来。

  记者:还能看见?

  薛俊林:瞅不着了,当时特别黑了已经。

  记者:吓坏了?

  薛俊林:因为那么大的东西,那肯定如果说是要是白天的话那我们肯定……

  主持人:

  尽管这个长着眼睛的黑色生物并没有追赶他们,但是两个人还是被吓得惊恐
万分、心有余悸。于是相隔不久时候,两个人都辞去了山上的工作,而且从此对
于天池也是敬而远之。

  不过说到这儿呢似乎在提醒我们有一点非常重要的问题,那是什么呢?就是
他们的这个黑色生物,跟前面那些目击者所见到的奇怪的生物似乎不大一样,不
一样在哪儿呢?以前那些目击者他们看到的那些奇怪的生物呢,都是把头露出水
面好长一大截子,哎,但是他们俩见到的这个奇怪的东西呢,却一直是把脑袋浸
在水里,只露着两只眼睛,有那么几十分钟的时间,那是不是这就在暗示,难道
说长白天池当中的怪物还不止一种?要么就是这两个年轻人杜撰出来这么一个离
奇的故事?

  其实说到这儿,可能有些个朋友会觉得,难道只有他们两个人看到这个怪东
西了吗?还真的不止他们两个人,把我们记者送到山上的司机师傅呢,也是一位
目击者。

  记者:在这儿看着就有,像油桶二分之一那么大,到水面上那么远?

  司机师傅王利: 对,就好像是漂个油桶似的,不过油桶不是平底吗?它那
个不是平的,它那个是圆的,圆顶的,黑的,确实往这边,当时能看出水的那个
波纹。

  看来他们三人看到的就是同一种生物,那么,这究竟会是什么呢?

  王利:肯定是个活的东西,那时候看到的时候还人多,要是就我一个人的话,
我还不敢……

  薛俊林: 估计那个是脑袋,我估计那个是动物的脑袋。

  刘波: 就是在顶上那么多年,他们别人都说天池怪兽,我还有点不信呢,
这次我自己亲眼见到的,以后一到水边我都不敢下太深水了。

  如果薛俊林的判断没有错,那么一个头部直径达到几十厘米的动物,它的整
个身体又会有多大呢?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难道说天池里的不明生物还不止一种吗?

  更为蹊跷的是,据我们了解,最初这张怪兽图的目击地点也是在这里,为什
么二十多年间,人们总能在同一地点遭遇水怪呢?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怪兽与这
个地点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按照常理,只要有动物活动就应该多少留下些痕迹,记者决定就沿着这段几
百米长的水岸,寻找怪兽的踪迹。

  很快,夜幕降临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搜索记者终于有所发现……

  记者:我们在水边大概找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野生的动物,也没有发现什
么动物的粪便啊之类的,但是在这儿呢,发现了一只这个死掉的这种,好像是一
种燕子,可能是这儿的一种高山雨燕,对,还有一只已经变成标本的蝴蝶。

  蝴蝶也许是偶然落水而亡的,而燕子的尸体出现在这人迹罕至的水边却令人
费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它丧了命呢?

  主持人:

  一只燕子的尸体,莫名奇妙地出现在了人们频繁发现水怪的地点,它的死因
不得不让人怀疑,长白山天池怪兽的攻击性居然会这么强,我们的记者带着燕子
的尸体去寻访一位被当地人称作“老山参”的人进行调查,看看他能不能够帮助
我们去解开这一系列的谜团。那么到底这次调查的结果会是什么呢?欢迎大家明
天同一时间继续收看我们的《走近科学》。

  主持人:

  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长白山天池里面有水怪
这个消息由来已久,很可惜,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什么答案。但是正因为如此
所以说它就跟尼斯湖水怪,还有神农架野人等等这样的消息并称为世界的几大不
解之谜。

  但是到了2005年7月份,在短短的十几天的时间里面,长白山天池的怪兽却
奈不住寂寞,频繁地出现,并被一些游客拍成了一些影像资料,我们的记者闻讯
也立即赶往了长白山天池进行了一番细致而深入的调查,在调查的过程当中她却
发现,几乎所有的目击者他们的陈述都不一样。

  2005年7月7日,家住吉林省抚松县的郑长春,在长白山天池偶然拍到了一个
在水中上下起伏的神秘生物,尽管这个生物在水面停留了两分多钟,却由于距离
太远而看不清它的模样。

  时隔不久,2005年7月21日,长白山科研所工程师黄祥童,又在距天池岸边
600米左右的水面上抓拍到神秘生物的照片,不仅如此,通过望远镜的观察他发
现,这是一个出水两、三米高的巨型生物。

  就在同一地点,几天前,摄影员孙福新拍到的照片也证实了这一点。

  通过对种种现象的分析,我们发现这很可能是一个用肺进行呼吸的哺乳类动
物。果然,其后我们找到的一位名叫周凤瀛的目击者,不但证实了这一点,而且
根据他的描述,我们还得到了这样一张水怪的画像。

  然而,就在天池怪兽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一位名叫刘波的年轻人和
他的同伴薛俊林却说,他们看到的天池怪兽是一个长着轮胎般大小头部,能够把
头长时间浸在水中的动物,这个说法几乎推翻了我们前面的推断,同时让我们感
到,天池中的怪物还不止是一种!

  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夜探天池水边,最终发现了一只离奇死亡的燕子。

  为了解开燕子的死亡之谜,第二天,我们来到了长春。

  高玮,是东北师范大学著名的鸟类学家。因为曾多次深入长白山搞野生鸟类
调查而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老山参”

  记者:这是什么呀?

  高玮:这就是白尾燕。

  记者:是么?这不是腰白的。

  高玮:哦,这就叫白腰雨燕。白腰雨燕翅膀非常长,翅膀比它尾巴还长,所
以它落在地上起不来,飞不起来。必须落在崖,像这样崖上,唰,起来,飞。

  记者:那它一旦要是落在沙滩上或者是水面上就不行了?

  高玮:不行了,起不来。它这个是怎么死的呢,我知道的原因啊,长白山尤
其天池雾比较大,雾大有时候对面都看不见,所以它在天上飞,它速度很快,它
相当于火车的速度,每小时可以达到百公里,所以它速度非常快,撞在石壁上,
掉下来。

  撞山而亡?果然,在燕子的头部我们发现了使它丧命的石块。

  尽管答案有些出人意料,但事实足以让我们信服。更让我们意外的是,高教
授本人竟然也是一位“水怪”的目击者!

  1984年8月,高玮和同事正在长白山进行鸟类学考察,偶然听说这几天又有
怪兽在天池频繁出现,出于职业的敏感,他们连夜赶到天池,分成几组在山顶守
候。

  东北师范大学著名鸟类学家 高玮: 我们早上出来以后,8月20几号,都穿
着皮大衣,在那坐着看,等到8点多钟时候出来四个……出来以后,我们用望远
镜一看是天鹅那样的,而且是水还在动,白色的,完了我们就从天文峰东边豁口
下到天池边上……

  我们在水边上等啊等啊,看啊看,看的老半天也没看到,也没伸脑袋,后来
有气象站的一个男同志他到了50多米的时候,他开始下去……捞上来一看是一种
蛾子,蝴蝶蛾,这个蛾子多大呢?就像火柴盒那么大。

  在山上时明明看到的是天鹅般大小的东西,怎么到了水边就变成飞蛾?这究
竟是为什么?

  东北师范大学著名鸟类学家 高玮: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呢?因为尤其早
上的时候,湖面上风平浪静像镜子一样的,一旦它在水面上游的时候,飞的时候
可能掉到水里,它就一拍打,这个水,波浪起来太阳出来搁东边一照反射这个光
也是非常大,所以出现象天鹅像牛那么大的东西。

  主持人:

  传说中的巨型怪兽,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只小小的飞蛾呢,这真的好像
是给我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于是关于“长白山天池怪兽”在我们脑子当中就
逐渐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它到底是子虚乌有还是确有其事?如果说子虚乌有
的话,那么,那么多目击者亲眼看到,那么多的人们拍摄到的影响资料,这又该
如何解释呢?如果说它是确有其事的话,那么为什么众多的目击者每一个人和每
一个人的陈述都不一样呢?到底是我们被谎言蒙蔽了,还是那些目击者他们被假
相蒙蔽了呢?假如说我们换上一种平常心,从另一个视角,不是从这种寻怪的心
态来从新审视这些线索的话,那么结果又会怎样呢?

  首先让我们再来看2003年吉林电视台记者在天池中拍到的这种水面打旋的奇
异现象。

  7、8月份是天池水温最高的季节,也是鱼类的繁殖期。因为鱼是体外受精,
为了在水中获取更多的受精卵,某些鱼类就会出现这样交颈旋转的动作,这时水
面就会出现水花旋转的现象。

  而在调查的过程中,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原来刘波和薛俊林
目击神秘生物的这个地方,很久以前就有一个名字叫做“钓鳖台”,虽然如今这
个名字已经被很多人淡忘了,但当初这里又是因何得名的呢?这里会不会真的生
活着一种龟鳖目的爬行动物呢?

  龟和鳖都属于水陆两栖的爬行类动物,所不同的是,龟有角质的皮肤和坚硬
的背壳,而鳖的背壳是平坦光滑的软骨。它们大部分时间呆在水下,可是由于爬
行类动物都是用肺进行呼吸,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要浮出水面换气。龟鳖目
的动物有冬眠的习惯,每当气温降到十摄氏度以下时,它们就会进入冬眠状态,
只有到了夏季才活动频繁,它们常常在夏季的傍晚浮出水面觅食,而这也正是刘
波他们在天池中发现黑色生物的时间。

  更为有趣的是,与蛇颈龙相比,图中的怪兽是否与眼前这只慢腾腾的乌龟更
为相似呢?

  可是天池的年平均水温最高只有11度,一年中有近八个月的时间大雪封山,
如果有爬行动物又如何能够生存呢?

  吉林省地震局长白山火山监测站站长 张恒荣: 当时天池下面经过我们考察,
和多年通过勘测角度考察,因为它地下,天池有个断裂带,断裂旁边有温泉。

  原来在与钓鳖台紧邻的天文峰和对岸朝鲜境内的将军峰下,各有一处近百米
长的温泉带,即使在最冷的冬天也不会封冻。而且在它们之间的水下,还存在着
一条火山断裂带,那里也源源不断地有温泉冒出。

  吉林省地震局长白山火山监测站站长 张恒荣: 温泉水在流出来之后能达到
六十多度左右,六十多度和冷水结合之后,有一段断代就是10度以上到20度左右
这个水。

  北京动物园两栖爬行动物馆馆长 刘立泉: 爬行动物正常情况下水温,一般
气温、水温在20多度它就可以进食,可以吃东西,如果再低了它就不进食了。

  而刘波和薛俊林发现黑色生物游动的地点,正是在这片温暖的水域。

  主持人:

  原来山高水冷只是长白山的一个表面印象,实际上在它的底部却是有一个非
常特殊的小环境。当然这一切都是拜火山所赐。

  那么为什么薛俊林他们会认为他们看到的那个物体,是一个黑色生物的头部
呢?我们给仔细的来分析一下,当时刘波手电打开,薛俊林肯定是看到了这个生
物两只眼睛的反光,但正是因为这两只眼睛在反光,所以薛俊林就判断说反光点
的背后就是它的头部。可是大家现在想一想,如果脖子前面给它插上这样一个东
西,然后把两只眼睛摘下来,放在这个小东西前头,这么一来的话,就感觉到什
么呢?他们看到的那个 40厘米左右的黑色物体,不是一个生物的头目而变成一
个生物的身体或者背部了,同时呢,这个头部,小的东西和这个身子是离的非常
非常近的。这么看,像是一个什么呢?现在,我们为了便于大家看的更清楚一些,
我挪一个方向,大家看,像什么呢?展开您的想象力,像不像是一只乌龟或者是
一些龟鳖类的动物?的确很像,这么一说的话,我们大家就会明白,因为我们都
知道龟鳖类生物它很容易就能长到三、四十厘米的个体了。

  可是,1980年8月的那天早晨,周凤瀛老人发现那个不明生物的水域也恰恰
就在这个地方,但是据他说呢,当时他看的那个东西呢是头伸出水面有一米多长,
而且长满了毛的一个兽类,那么在长白山天池当中有没有这样一种喜欢长期在水
中生活的兽类呢?

  在长白山自然博物馆,我们终于发现了一张以往几乎从未见过的面孔,而它
也是长白山上惟一一种无水不欢的哺乳类动物。

  老猎人: 总的情况来看是水獭,水獭的生活习性来看,它这一辈子一般就
是90%以上在水里头。

  水獭是一种半水栖动物,它擅长游泳,动作敏捷、嗅觉发达,野生状态下行
踪难觅。

  捕鱼是水獭最大的爱好,即使在饱腹之后,它仍然会无尽无休地捕鱼。而天
池中生活着大量的冷水鱼,无疑是它捕食的上乘之选。

  水獭的头部是扁方形,体毛短而密,背部棕黑色,腹部毛色灰白,头颈部上
窄下粗,因为是食肉动物,牙齿也异常锋利,这些特点与周凤瀛老人的描述竟然
完全一致。

  而水獭喜欢边游动、边翻滚、戏耍的情形,与几位目击者在天池中看到不明
生物的动态也完全吻合。

  那么,天池每年从11月开始封冻第二年6月冰雪才会完全融化,这期间水獭
怎么生活呢?

  老猎人: 底下的松花江支流里的水獭,一面抓鱼吃,一面往上走,为啥,
和鱼的生活习性有关,这个鱼,松花江主流也好,支流也好,这些鱼多数都是游
到上游凉水里头下卵、孵化、繁殖,到秋后往下走,咱们这有个说法叫七上八下,
一直到7月份鱼是往上走的,到8月份开始鱼就往下走,所以随着鱼群的移动这些
水獭跟着就往上走。

  原来,水獭是每年的夏季顺流而上,寻着鱼的踪迹来到天池的,难怪以往几
乎所有的水怪目击者事件都是发生在7、8月份。

  薛俊林: 天池天气特别好的时候,这个水獭有成群的水獭,就是在水里头
嬉戏,天好的时候,高兴,就是蹦起来,有时候窜起来,蹿得挺高,这个望远镜
都能看见过。

  那么黄祥童拍到的这个跃出水面的动物会不会也是水獭呢?

  主持人:

  那么究竟是水獭还是怪兽,看来谜底一会就能够揭晓,不过却有一个问题让
我们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除了高玮教授说,他看到的怪兽,是掉入水中的飞
蛾之外,其它所有的目击者都说,他们看到的怪兽体形非常大,但是我们知道水
獭这个生物虽然很可爱,但是个头从头到尾绝对不超过一米,但是目击者都说,
他们看到的光是这个怪兽出水的部分就长达一到两米,而且体大如牛,头大如盆,
这都和水獭怎么也沾不上边儿!长白山怪兽它到底是另有隐情还是另有所在呢?
这些目击者他们是怎么看到这些东西的呢

  二十五年前,在天池有“怪兽”的新闻最为轰动的那段时间,许多报刊杂志
都曾刊载周凤瀛老人关于“水怪”目击过程的回忆文章,然而,就在他当年亲笔
书写的介绍文章中,我们发现了这样的描述。

  一尺和一米相差两倍之多,难道是这个动物在时间的流逝中长大了吗?

  方舟子: 我们如果当时看到一个觉得比较奇怪的东西,在事后回忆的时候,
或向人描述的时候,就很容易就做一番加工,并不是说描述的这个人他想要骗人,
他不一定有这种想法,但下意识里就会对它进行一番加工,进行一番添油加醋的
描述,就为了能让听话的人能够有兴趣,觉得我跟你讲一个故事,我讲的时候就
有这种倾向,讲的越有意思越好,所以下意识就会有一些夸大这种成分。这个在
心理学上是做过试验的。

  而另一位目击者黄祥童回忆,当时那个不明生物,距离他所在的这个名叫补
天石的地方大约六百米左右,那么在六百米外的水面上出现了一个两三米高的物
体,水边的其他游客是否也看到了呢?

  记者: 当时周围人的是怎么一个反应?

  黄祥童:当时周围人他们没有望远镜,他看不到。

  记者:肉眼根本就看不到?

  黄祥童:肉眼你看不到。顶多感觉一个小点。只有到望远镜你一拉过来,当
时我开始用的长焦的十五焦端,一拉过来之后,就看得非常清楚了。

  一个两三米高的物体,在没有障碍物遮挡的六百米之外,究竟需不需要用望
远镜才看得到?我们来做一个实地测试。

  身高165厘米的记者和一个60厘米高的充气玩具,同时站在六百多米之外,
两米左右高的堤岸前,现在我们将摄像机镜头调到35毫米焦距,这就相当于普通
人肉眼的视力。在不进行任何变焦的情况下,两米以上高度的堤岸和一米多高的
人显而易见,而60多厘米的充气玩具还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小黑点。

  记者: 当时你在望远镜里面看到的有参照物么?

  黄祥童:没有,全是就光是水面,没有参照物,只有拿走望远镜之后,拿数
码相继再拍,

  有一个参照物。

  记者:你是根据什么开看的?你是根据山体?

  黄祥童:根据山体,因为当时大概的判断了一下,回之后来又推算了一下觉
得差不多。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黄相童通过望远镜经过15倍放大后,所看到的那个不明
生物,并没有他估算得那么高,这很可能就是一个出水几十厘米高度的普通动物。

  方舟子: 所谓的这些怪兽,根据大家一般的描述,都是一种很大型的动物。
那么我们现在已知的大型的动物主要就是三类:鱼类、爬行类、还有哺乳类。这
些都是属于高等的动物,高等的动物如果要生存、要繁衍的话,不能说只靠那么
几头、几对公母雌雄,就能够一直都繁衍下去,它不可能。如果它这个群体数目
太少的话,繁衍几代以后就出现近亲繁殖,大家知道,近亲繁殖的结果就是会这
个群体的遗传品质越来越糟糕。这样的话,慢慢的就会灭绝。像高等动物一个群
体,一般至少要有几百头才能避免近亲繁殖,才不会说因为这个灭绝。

  2005年9月8日,在结束调查即将告别长白山的这天清晨,记者决定在天池边
最后一次守望怪兽……

  记者:现在大概是早上的7点30分,在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等待之后,我们
终于在天池的水面发现了一些异常。

  此时,在天池平静的水面上,由东南方向出现了一个体大如牛、颜色深黑的
物体,它游动极快,身后拖着一条近百米长的喇叭形划水线,这一幕可否就是
1980年8月老作家所描述的情景?黑色的身体,尾部溅起白色的水花,这可否就
是照片中的神秘生物?然而,当我们将摄像机变换为120毫米的长焦镜头时,可
以清楚地看到,这不过是朝鲜境内的一艘快艇……

  主持人:

  其实,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可以帮我们去解决这个问题,在天池这片水域之
中,如果说里面有一种动物或者有一种怪兽生存的话,那么它保证自己的繁衍就
得有一定的种群规模。种群规模一旦有了之后,它就绝对不可能在这片只有不到
10平方公里的水域上是神出鬼没、踪影难觅,而应该是经常出现才对。俗话说的
好嘛,少见多怪,正是因为我们知道长白山天池水当中少有动物出现,因此当一
有动物的时候,我们就会往这种怪兽方面去想了。但是现在经过我们一番调查之
后大家也都发现,长白山天池里面,水下有鱼,水上有船,空中有飞鸟,山上有
走兽,任何一种动物都可能会在这个水面上驻足停留。关键就要看我们自己用什
么样的心态去看这个问题了。好,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下期节目
我们再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探测金星的历程(三)

    美国对金星的探测 美国于1961年7月22日发射“水手1号”金星探测器,升空不久...

  • “彩票预测师”曝黑幕

    张强曾经当过“彩票预测师”。近日,他向笔者倾诉了欺骗彩民不堪回首的往事。 误入歧...

  • 无神论宣传和科学普及

    今天由科普所召集会议讨论科学与无神论问题,我觉得非常高兴。这是对中国无神论学会的...

  • 走出伊甸园(一)

    一、认知善与恶 如果上帝死了,世间万物都会消失吗?如果一个人拒绝相信神圣的造物主...

  • 动物通灵和动物灵媒

    (编译自《 Skeptical Inquirer》2002年第六期,总第26期) 长久以来,许多人相信在人...

  • 妖魔击磬之谜

    唐朝的时候,洛阳有一座寺庙,建造在风光旖旎的郊外。寺庙里金碧辉煌,香烟缭绕。信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