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精华 >

稳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特大发现:另一半遗传物质被基因论给弄丢了

时间:2006-11-09 00:00来源:www.science-china.com 作者:周慕瀛 点击:
[慕瀛按] 5.3.31.在《为张颖清回天乏术》一文内,我曾说过我“已经解开了生命之谜。要是真正被学术界所认识,那么就会获得诺贝尔奖”,06.1.8.在《谁是张颖清“冤案”的缔造者》一文内,我又说“在不久的将来(不迟于06年10月),我将向世界公布:基因论是丢
  

     [慕瀛按]  5.3.31.在《为张颖清回天乏术》一文内,我曾说过我“已经解开了生命之谜。要是真正被学术界所认识,那么就会获得诺贝尔奖”,06.1.8.在《谁是张颖清“冤案”的缔造者》一文内,我又说“在不久的将来(不迟于06年10月),我将向世界公布:基因论是丢失了半边天的遗传学。”承袭这些申明,我发表今文。]

   

          稳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特大发现:另一半遗传物质被基因论给弄丢了
 
                     周慕瀛 (肥城矿业集团公司中心医院,山东肥城 271608)           

 

     摘要:文章用逻辑学原理及函数原理证明孟德尔(根据豌豆实验结果与基因变动完全同步相关就判定基因是造成性状的唯一因子)的结论不可靠、留有遗漏(在实验过程中保持固定的)其它(参与造成性状的)因子的可能性。文章又用分子生物学常识(中心法则或转录酶×基因组是启动并造成细胞生物一切生命活动包括性状的根源)及细胞学常识(一个细胞可生成2个克隆细胞,细胞成分等同,即1份转录酶×基因组复制成2份转录酶×基因组)证明细胞生物的性状、生命及自复制全都是由细胞内转录酶及基因两个因子造成的。

     导言:性状及细胞生命都是由生物的基因组×转录酶两个因子造成的,没有任何一个基因(DNA)能在没有转录酶与其合作的情况下产生性状或生命。这已是分子生物学的常识。转录酶是必须由亲代遗传给后代的物质,它不是制造性状或生命的原料、条件或环境,就像女子不是(男子)制造新生儿的原料、条件或环境一样,它是基因组的对等合作者。也像女子是男子对等合作者两者共同复制出新男女一样,基因组必须与转录酶系合作,一个细胞里的基因组×转录酶在下一代细胞里才能复制成2个基因组×转录酶。与上述常识形成绝对不对称的是:基因论,它说遗传物质只有基因,性状或生命只起源于基因。基因论者做PCR时,“理所当然”地从外源拿来Taq DNA 聚合酶去实现靶DNA的复制;制造“多莉”羊时,“理直气壮”地把另一头羊的卵内转录酶系拿来与“多莉”的基因组合作发育成羊。然后却把功劳全记在基因的名下,就好象自然界就该天上掉馅饼似地向基因论者提供转录酶免费午餐一样。面对如此光怪陆离的荒谬现实竟没有一位科学家出来说“不”,人们实在比哥白尼以前的人们坚持说太阳绕着地球转要迟钝多了。

    一.事实与常识  1992年以来对rRNA功能的深入了解使人们终于确认,性状(蛋白质)是由RNA(含mRNA及rRNAs、tRNAs和ribozymes等,我们把参与制造蛋白质的RNA命名为RNA+。既往曾经在病毒学里规定过RNA+,其性质属mRNA,那也是能参与制造蛋白质的,所以这两次规定的RNA+是可兼容的)制造的[1~6]。而细胞里的RNA+都是由基因组与转录酶合作(转录)制造的,所以生物的性状是由细胞中的转录酶与基因制造并决定的。即:转录酶×基因(转录出RNA+)制造并决定了性状(蛋白质)。一个克隆系内的每个个体,不仅有相同的基因,而且有相同的转录酶。可见,这是两项同等重要的遗传物质,而且谁也派生不出谁,谁也替代不了谁。缺少这两种遗传物质的任何一种,便不会有性状,也不会有生命。记住这点很重要,这使你坚信每1个因子的同等重要性。
    实际上基因组与转录酶两个方面构成一个完整的遗传物质这个事实可以早在50年前就得到确认。也就是在转录酶被发现以及中心法则被提出之时。根据中心法则,必须有基因及转录酶两个因素才能发生转录,才会出现RNA,然后才会有翻译,会有蛋白质(性状)。而其它各种有机物质(含糖类、脂类)的合成更是在蛋白质出现后才衍生出来的事。可见,生物的性状及一切生命事件都是由转录酶×基因所造成的。DNA虽可决定细胞有什么信息的总范围,但这些信息能否流出、选择哪些部位流出(另一些就不流出)、怎样速度流出等这一切在细胞内部都要取决于当时的转录阻遏及开放因子的综合影响。也就是说,细胞的性状等一切都由这些因子与DNA的共同作用来决定。这就像飞机的性状是由图纸及按图制造者两个因素所决定是一样的。图纸虽可决定飞机有什么性状的总范围,但这些性状能否兑现、各部件能否被正确(或不正确)制造、装配是否对口吻合等这一切还得取决于制造者的技能、知识等的综合素质。只拥有图纸能决定飞机的性状吗,不能。把图纸交给飞机厂可以制得飞机、交给汽车厂就制不成飞机或许会制成一架飞不起来的机动车、交给自行车厂那产品就更不像飞机了,而交给一个铁匠那就连飞机的个别性状也几乎看不到了。反之也一样,飞机厂只有同时拥有飞机图纸才能制造出飞机。若它只拥有坦克的图纸,它要么根本造不成什么要么造出有点像坦克的一个怪“飞机”;若给它的是自行车图纸或手表的图纸,那么产品与飞机距离就更远了。羊的基因组必须进入羊卵与羊的转录酶合作才能生成一只羊。羊基因组若与马卵转录酶合作可能会生成有一定羊性状的不正常“羊”,若与鳄鱼卵的转录酶合作则产品的性状更离奇,几乎不可能生成活的生物个体,若与无脊椎动物的转录酶合作,更不可能有什么象样的性状生成;反之也一样,羊卵内置换进马基因组同样难有正常的马及性状生成,换成鳄鱼基因组则产品更怪诞,也不会形成活的生物,而换以无脊椎动物的基因组就更不能有什么象样的性状生成了。可是

    二.基因论告诉我们说:遗传物质只有一种,就是基因  那么

    三.另一半遗传物质——转录酶怎么会被基因论者给丢弃了呢?

    通过下述事例的类比,哪怕是中学生也能看清基因论失误在哪里了。

    1、外星人在一颗外星球上遥望地球研究地球人。他固定了一幢房子进行观察:发现5年前新生的都是白婴儿,而近5年新生的都  是黑婴儿。于是他假设:婴儿的出现是由决定婴儿的因子所造成的。当该因子是白因子时就产出白婴儿,当该因子是黑因子时则产黑婴儿。5年前后白、黑婴儿的改变被解释为:5年前决定婴儿的因子发生了变动——由白因子变成了黑因子。后来证实,该房子里5年前真是发生过变化:原来有一个白种男子约5年前离开了,接替他的是一个黑种男子。正是这一变动导致了婴儿的白、黑变动。于是外星人欢庆自己的胜利——他们说他们解开了婴儿形成之谜:婴儿是由男子造成的。但这一结论是不符事实的。事实上婴儿是由男子和女子2个因子合作造成的。在这幢房子里,女子是位白种人,这些年里婴儿的母亲全都是她。那么研究者错在哪里呢?

    这里的研究方法属黑箱研究法,研究者面对着箱子(这里是一幢房子)观察,他不能直接了解箱子里的因子数量及作用,而只能通过箱外观察到的结果来推断箱内的因子数量及作用。这就要求研究者必须对造成结果的全部可能性都考虑到,不能主观地排除部分可能性。因此他见到婴儿时假定婴儿是由决定婴儿的因子所造成的,这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因子数量是几个呢?对于处于箱外的他来说,婴儿到底由一种因子(比如男子)还是两种因子(如男子及女子)甚至更多因子所造成,他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只能把各种可能都想到,也就是说,决定婴儿的因子可能是1个,2个甚至更多个。但是外星球人没有加以说明,以至给人的印象似乎决定婴儿的因子只是1个。

    2、研究者把观察到的婴儿(白、黑)变化假定为黑箱内一个因子变化所造成的,这是可以的,该假定是否成立将由事实来作答。但是,即使成立,也并不意味着婴儿是这个对应因子独自造成的。因为尽管是由2个以上因子造成的,但只要其它因子在观察期间保持恒定不变,婴儿仍可表现出只随1个因子变动的现象。在本观察期内,另1个因子——白种女子没有变动,所以,(白、黑)婴儿就只随(白、黑)男子而变动了。也就是说,一个因子(男子)在另一个因子(女子)不变的条件下,就能成为使结果发生变化的唯一因子。在数学上,那就是y=f (x1x2),当x2=c(常数)时,y= f (x1x2)= f (x1c)。此时y就只随x1的变动而变动了。

    3、后来证实造成婴儿变动的相对应因子是男子时,研究者认定婴儿是由男子造成的,这就彻底使原来含糊(给人的印象似乎决定婴儿的因子只是1个)的错误固定为真正错误了。不幸的是:婴儿正好是(男子与女子)2个因子决定的;如若人类是单性繁殖的,那么上述外星人的疏忽就会被掩盖,而碰巧能幸运地得到正确答案。

    正确思维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1.假设时应该说明,决定婴儿的因子可能是1个、2个甚至多个,暂不能确定;2.设想婴儿(白、黑)变化源于黑箱内一个因子的相应变化。如果设想成立,也不等于婴儿就是该因子独力造成的,只能说该因子至少是造成婴儿的1个必要因子;至于是否存在其它因子,那不是本观察能予以解答的,要在全部事实搞清楚后再确定。3. 后来证实婴儿确实是随(白、黑)男子而出现变化时,研究者就只能认定男子至少是造成婴儿的一个必要因子。

    不合逻辑思维法在不同实验条件下还可以得到互不吻合的多个错误结论。例如,当观察另一幢房子得到前述同样的观察结果时,也作了同样的假设,后来也证实该房子里5年前真是发生过变化——但不同的是,这里变化的因子是女子:5年前是一个白种女子,她走后接替她的是一个黑种女子;这房子里保持不变的是一位白种男子。那么,这次的错误结论就成为:婴儿是由女子造成的。

    豌豆也是个黑箱,受精卵里基因与转录酶是看不到的。基因论所犯的错误与上述例子是类同的:

    1、孟德尔面对他的豌豆实验结果,他假定豌豆的性状是由决定性状的因子造成的,这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因子数量是几个呢?对于处于箱外的他来说,性状到底由一种因子还是两种因子甚至更多因子所造成,他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应该把各种可能都想到,也就是说,决定性状的因子可能是1个,2个甚至更多个。但孟德尔没加以说明,以至给人的印象似乎决定性状的因子只是1个

    2、孟德尔把观察到的豌豆性状变化假设为是黑箱内1个因子(基因)的(按孟德尔定律变动)变化所造成的,这也是可以的,该假设是否成立将由事实来作答。但是,即使成立,据此认为性状就是这个对应因子(基因)单独造成的还是不合逻辑的。因为2个以上因子造成的结果仍可以表现为只随一个因子变动的现象,只要除这1个因子变动外其它因子在实验过程中保持恒定就行。事实上在该实验内,性状依然是基因与转录酶两个因子合作才产生的,性状变化之所以只与基因的变动对应只能反映出第2个因子——转录酶在这里(豌豆)的各个杂交后代里是等同的。这与上一例子里女子保持不变是雷同的。

    3、当孟德尔因子——基因得到世界公认并由摩尔根创立基因论后,基因就被认为是唯一的遗传物质,是决定性状的唯一因子。从而把之前显得含糊(给人的印象似乎决定性状的因子只是1个)的错误确定了下来成为真正的错误了。这在摩尔根的《基因论》内有着明确的表达:“基因论认为个体上种种性状都起源于……基因”[7]。基因后来被定位至染色体乃至DNA,但是它的唯一地位一直未变。不幸的是性状偏偏是由基因与转录酶两个因子合作决定的。如若基因能独自制造出性状来,那么基因论者的疏忽就会被掩盖,能碰巧幸运地得到正确答案。

    不合逻辑思维法在不同实验条件下还可以得到互不吻合的多个错误结论。例如,以两个品种柳叶菜作互交实验,结果是:Jena ♀×München♂= 高大植株,  München♀×Jena♂= 矮小植株;又如马和驴的正、反交杂种也有广泛差异:马♀×驴♂=骡(mule),驴♀×马♂=驴骡( hinny);两种蟾蜍互交:Bufo communis ♀×B.viridis♂及B.viridis♀×B. communis♂结果也是很不同的。如果同样按基因论思维法,那么1.假定性状是由决定性状因子所造成的;2.互交出现的性状差别可假设为是一个因子在两类杂种内的差别所造成的。两类杂种的基因组组合概率是一样的,有差别的只是细胞质(实质就是与基因组合作的转录酶系)差别;3.当用事实证实细胞质确有差别时,研究者就可以欢呼:性状是由细胞质决定的了。这与基因论的结论正好是各说各的一半,两者都错了,又各自答对了一半。

 

        参考文献:

        [1]Noller, H.F., Hoffarth, V.& Zimniak, L. Unusual resistance of peptidyl transferase to protein extraction procedures. Science 256,1416~1419(1992).

        [2]Piccirilli, J.A., McConnell, T.S., Zaug, A.J., Noller, H.F.& Cech, T.R. Aminoacyl esterase activity of the Tetrahymena ribozyme. Science 256,1420~1423(1992).

        [3]Ban, N., Nissen, P., Hansen, J., Moore, P.B.& Steitz, T.A. The complete atomic structure of the large ribosomal subunit at 2.4Å resolution. Science 289,905~920(2000).

        [4]Cech, T.R. The ribosome is a ribozyme. Science 289,878~879(2000).

        [5]Moore, P.B.& Steits,T.A. The involvement of RNA in ribosome function. Nature 418,229~235(2002).

        [6]Steits, T.A. & Moore, P.B. RNA, the first macromolecular catalyst: the ribosome is a ribozyme. Trends biochem. Sci. 28,411~418(2003).

        [7]Morgan, T.H. The Theory of the Gen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p.25(1928)

        中译本:卢惠霖译。基因论。北京。科学出版社,18页(1959).

        [2006.8.11.发表于www.science-china.com ]

        Email: fckzmy@163.com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