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精华 >

我们应该怎样讨论宗教问题

时间:2005-04-15 00:00来源:无神论坛 作者:dzzzzz 点击:
一、关于论证 首先我们看一个典型:“XX是不需证明的”或者“XX是明明可知的”。看到这样的表述,说实话,我总忍不住想笑(对不起对不起),既然是这样,我就纳闷,您上这儿干啥来了?不需证明是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自然而然显示出来又为大家所公认,可
  

    一、关于论证
    首先我们看一个典型:“XX是不需证明的”或者“XX是明明可知的”。看到这样的表述,说实话,我总忍不住想笑(对不起对不起),既然是这样,我就纳闷,您上这儿干啥来了?不需证明是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自然而然显示出来又为大家所公认,可那又何必劳动诸位大驾费这劲、上这火来说服别人相信呢?由此可知,拿来讨论并希望别人相信的,一定是因为有不信或者不知的人,也就不是“明明可知”,那就是说必须证明!从这个意义上讲,不需证明的东西少之又少,当然也不是没有,比如在一些公理系统中的公理就是,但事实上这些公理也是从长期生产生活实践中总结归纳出来的,这种总结归纳,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证明”。
    明确了需要证明,那就看看怎么证明吧。刚才说的总结归纳是方法之一,但是归纳法有很多问题。可完全归纳的例子很少,而不完全归纳结论是或然的,也就是可能对也可能不对,只能设法提高结论的可靠性。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逻辑推理,也就是演绎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相应的书籍或者教材。但演绎法也是不完备的,有相关知识的朋友应该知道。那什么才能保证结论的正确性呢,归根结底还是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这个正确性也不是绝对的。至于真理的理论,这里也不多介绍了,大家可以自己找资料。虽然说演绎法也有问题,但它在人类获得正确认识的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为什么说演绎法特别重要呢,因为它能通过正确的步骤得到正确的结论,只要保证前提正确。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进行那么多的实践,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而演绎法特点可以让我们利用别人的实践成果得到更多的正确认识。说得客观点,人类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绝大多数认识是通过演绎法得到的。举个简单例子,欧氏几何中,定理远比公理多。因此我在以前的贴子里也多次强调逻辑学习的重要性,可是效果就目前来看,实在不佳。这里针对本坛上的一些贴子中的问题,重点用演绎法,也就是逻辑推理进行分析。
    先举个基督教的例子。我不是歧视基督教,呵呵,只是这里传这个教的最多,例子好举,对不住了。有人拿耶苏来证明上帝存在,可以,但是你得先证明耶苏存在,而且是上帝的儿子耶苏。于是又拿《圣经》来证明这个耶苏存在,也可以,但是你得保证《圣经》上的记述是对的。于是有人又说了,《圣经》绝对是对的,因为它是上帝让人记录下来的,也可以,但你得先证明上帝存在。……好象绕回来了啊?不错,这正是一个循环论证的错误。其基本形式是因为A,所以A。与此类似的还有“神存在的证据在《XX》里……《XX》是神的启示绝对正确”……这样的论证可以得到任何结果,至于是否正确,那就谁都不知道了。
    再举个例子。无神论者要求有神论者提出有神的证据,而对方反过来要求拿出无神的证据。有神无神的区别在哪里,在于“神”是否存在。如刚才说了,你提出了“神”存在这一假设,就必须给出相应的证明。那有人说了,无神怎么就不需要证明了呢?因为“无神”只是“有神”的对立面,在逻辑上是矛盾关系,是随着“有神”这一假设的提出才产生的,“有神”这一假设是其前提,如果没有“有神”这一假设,就根本不会出现“无神”这种说法。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一问题的关键是“有神”这一假设的提出,只要这一假设不能被证明,则“无神”这一概念就无从谈起。这类问题的基本形式是,如果不能定义命题A,就不能定义A的反命题(不知道怎么在这用逻辑符号,就是A的补集)
    至于更多的从“神”存在这一基本点而阐发的诸多结论,因为其大前提“神”存在不能被证明,其正确性无从谈起。这也是逻辑学的基本规律。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

     二、关于论据
    如前所说,论据的正确性或者准确性直接关系到结论的可靠性。可现在看看我们都在犯什么样的错误呢?
    首先,这也是最差劲的,喊口号,根本无论据。例如上来就“神如何如何,你要信,不信就如何如何”,“在没有神的地方,恰恰是人最没有尊严的地方;在得到神的地方,人开始活得象人”……。全无依据,您这结论都是哪来的?比如我连有没有你那个“神”都不知道,为啥要信。说到这我想起有个贴子,说以前不信神后来信的那个,里面有一段让我哭笑不得,被个几岁的小女孩“为什么不信、为什么不信”问得就信了,您怎么就不反问一下“为什么信”呢?您坚强的信念和这么多年的积累阅历,还怕比不过个小女孩么?我想不是,没别的原因的话,恐怕还是让面子给害了吧,其实有啥呢,老祖宗早就教导我们要“不耻下问”的嘛。呵呵。
    还有就是给论据不给出处,让人无法知道可靠性。比如有个贴子说现在前300名科学家里,信神的有90%,不知道您这个数据从哪来的,又该如何知道它是否准确呢?我恰恰有个和您这个不大符合的数字。
    对神的信仰(年份) 1914 1933 1998   对永生的信仰(年份) 1914 1933 1998
    个人相信(%)      27.7 15   7.0    个人相信(%)        35.2 18   7.9
    个人不相信(%)    52.7 68   72.2   个人不相信(%)      25.4 53   76.7
    怀疑或不可知(%)  20.9 17   20.8   怀疑或不可知(%)    43.7 29   23.3
    上表数据来自1998年Edward Larson 和Larry Witham在《Nature》上发表的研究论文《杰出的美国科学家至今反对神》,他们的调查对象是美国科学院成员(美国啊!这可是有的人羡慕的所谓基督教国家)。我不知道是您那个数字可靠,还是上面这个数字可靠。如果您的可靠,应该给出处方便大家查对。
    再有就是论据不当。比如“美国是神照耀的国家,所以它最强大,最先进……”(原话记不大清了,恕罪,意思应该是不错的)。作者的本意可能是想拿这个例子来说明基督教对国家的推动作用,然而这样的论据是毫无用处的,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例如我也可以举个例子,“埃塞俄比亚(国教是基督教)是神照耀的国家,它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每年饿死多少多少人……”。这说明了什么呢?论据要客观,要充分。如上例,想考察宗教与国家经济政治的关系,就要考虑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各国的宗教信仰情况和经济状况综合分析,甚至应该将宗教信仰与经济状况发展的动力原因找出来。这样才是科学分析研究的态度和方法。这样得到的结论才能让人信服。
    论据不当的另一种形式就是以势压人。例如:美国强大,所以它什么都是对的(这不用我多说,大家也能看出荒谬来);牛顿伟大,所以他晚年沉迷于神学也是正确的(殊不知牛顿几乎所有重要成就都是早年获得的,后来就没什么了,不知是不是神学的反效果);“你们知道XX的来头吗?一帮无知的人,你们要遭殃了”(他什么来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违法了吗,犯罪了吗,没有。那我怕什么!)……事实就是事实,不以权力为转移,也不以权威为转移,谎言再重复多少遍也始终是谎言。用这样的论据进行论证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