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精华 >

对“耶和华”和对其“信.仰.谎.言”的批驳

时间:2006-03-27 00:00来源:无神论坛 作者:刘机 点击:
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基督教也是教人向善的”——是一句不折不扣的弥天大谎! 以前的我就是在这句谎言的蒙蔽之下而错误的认为,在今天这个缺少“爱”的社会里多一些心怀慈爱的基督徒也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份善良和公正,所以便任其在我们身边或周围肆意的传
     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基督教也是教人向善的”——是一句不折不扣的弥天大谎!以前的我就是在这句谎言的蒙蔽之下而错误的认为,在今天这个缺少“爱”的社会里多一些心怀慈爱的基督徒也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份善良和公正,所以便任其在我们身边或周围肆意的传播而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批判和驳斥。但是,通过我多年来对那些信仰“耶和华”的基督徒们的观察,我绝非危言耸听的说一句:今天他们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博爱、怜悯、宽容的面孔,可是明天他们就会把血腥和残忍带给我们——慈爱的背后潜藏着杀戮!
  
  “上帝是万能的,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
  “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无可救药的民族,最终会走向灭亡”;
  “不信仰上帝的人,你们的灵.魂.是.要.下.地.狱的,只有上.帝.才.能.解.救.你.们”;
  “啊!中.国.人.啊!快信仰耶稣基督吧,只有他才能给我们带来民主”......,
  如果我们接触过基督徒,那么以上这些话语我们便不会感到十分地陌生。透过它们,我们不难闻到一股“宗.教.狂.热”或“宗.教.神.经官能症”的精神失常的刺鼻气味。很多虔诚的被“耶和华”迷失了心智的基督徒不仅仅他们自己信仰上帝,而且他们还往往披着上帝的外衣四处妖言惑众,并对不信仰上帝的人进行精神上的恫吓。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基督教“一神性”的本质在作怪。
  
  改革开放的二十年是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耶稣教,以下同)在中华大地上传播最为迅速和广泛的二十年。一方面是由于社会相对自由的宗教信仰政策和中国同西方国家之间日益频繁的文化、经济往来;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传统精神和文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毁灭性的破坏,并且由于现实社会的残酷和不公正,促使人们不再相信海市蜃楼的“共产主义”,而把目光投向了比中国自由民主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基督教——这一作为西方大多数国家所信奉的主要宗教便乘虚而入并迅速填补了国人的“信仰和精神空白”。今天,无论在中国的城市还是乡村,如果我们稍加留意,我们便会惊奇地发现,教堂的数量竟然超过或等同于道观、孔庙和佛寺的总和(中国的三大传统教派)。就在我现在所处的这个城市,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就无意中碰到过三座气势宏伟、建筑豪华的大教堂,却还没有遇见过一座道观、孔庙、佛寺乃至于关帝庙。基督徒遍布了中国的每一阶层,其数量不仅是相当的庞大和惊人,而且还主要集中于中华民族的主体民族——汉族。今天,一个不知道老子、孔子、墨子、管子是何人的农村老人或妇女,提起“耶稣基督”却会马上表现出满脸的虔诚和恭敬。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向我们诉说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和文化正在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浩劫。幸乎?悲乎?
  
  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当今世界的三大宗教。释迦牟尼所创立的佛教于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二年)传入中国,同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杂糅之后逐渐形成了完全异于印度佛教的中国本土化的“中国佛教”,两千多年来为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那么,也许有人会问:基督教可否与中华文化糅和之后也中国化呢?回答是否定的——不可能!因为在本质上和伊斯兰教同属“一神教”的基督教根本无法再接受中国的传统道教和传统的民间信仰!基督徒们不仅在其具体的行为方式上按照“耶和华”的要求拒绝了对祖先的敬仰,而且即使连他们意识领域中的敬仰也会被看作是对“耶和华”的背叛,犯了虚神和偶像崇拜罪,其所受到的惩罚将会是非常地严重。
  
  “耶和华”是一把双刃剑。它的一面刻着博爱、悲悯、宽容和忠诚;另一面却刻着自私、残忍、妒忌和背叛,我们对它的接受和容忍承度往往取决于它把这柄利剑的那一面刺向我们,至爱再往前跨一步就是至恨!这便是我之所以要批驳耶和华的主要原因。宗教战争、宗教法庭、宗教裁判所、十字军东征等等这些基督教在历史上所犯下的老吊牙的罪状我们都可以略过不谈,我想说的是:无论基督教进行怎样的变革或创新,只要其“一神性”的本质不变,即只允许他的信徒们信奉一个神——“耶和华”(着重强调“他的信徒”、“一个神”),那么其妒忌和残忍的一面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三军可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其志”,“你可以从肉体上消灭他,却无法从精神上战胜他”,控制或占有一个人无非就是控制或占有此人的精神或意志。如果占有了一个人的意志,那么此人便会为占有他.意.志.的“意志”而心甘情愿地去做任何事(包括自.杀.和.杀.人),并且还会为此而感到莫大的宽慰和无上的荣光。当“耶和华”残暴一面爆发出来的时候,越是虔诚和善良的基督徒就越是凶残,因为他已不是他,也就是说他的“个.人.意.志”已完全被“上.帝.意.志”所取代,他所剩下的只有对“耶和华”的忠诚,并且他坚信对“耶和华”负责就是对他自己负责、就是对他自己的理智和良心负责,就可以进入他梦寐以求的永恒天堂。牧.师、主.教、红.衣.主.教,教.皇等都是“耶和华”这个妒忌成性、残.忍.自.私.的魔鬼在人世间的代言人,他不是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的,而是活生生的,有血肉、有思想、有七情六欲的和我们一样的活人!教.皇更是被基督徒们看作“耶和华”在人.世.间.的.化.身,那么大家可想而知,教.皇.和这些代.言.人.的一言一行将会对基督徒们意味着什么!“我们的天.父是人世间唯一的真神,所有不信奉他的人都是魔鬼,我们应.该.烧.死.他.们”——《圣经》里告诉我们这不是天方夜谭!
  
  基督教是个无.底.魔.窟,人只要一陷进去就出不来了,除非他自己是真正地天才而自己拯救自己。今天我驳斥“耶和华”并不是要拯救那些陷.入.魔.窟的基督徒,而是希望还没有被“耶和华”迷失了本性的中国人不要再在某些基督徒的蛊惑之下跟着他们跳进深渊。为什么要信仰“耶和华”?有人说为了自由民主,有人说为了上天堂不下地狱,还有人说为了爱,其中我见过的最经典的回答是为了信仰而信仰,其实这些都属于谎诞不经的无稽之谈。那末,在谎诞不经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下面我们把这些容易让人误入歧途的谎言一一进行批驳。
  
  “啊,主啊,请赐我们以民主和自由吧!”,因为相信“耶和华”能带给我们民主和自由而信仰基督教的中国人是纯粹无知的具体表现,并且我发现这种人不仅为数不少而且还主要存在于知识分子中。每个国家和民族的繁荣或没落都有一定的周期性,今天的美国不可能嚣张到.地.球.爆.炸的那一天。今天信仰基督教的国家是世界上自由民主的典范,中国人就应该信仰基督教,但若明天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成了世界上自由民主的典范,中国人是不是又要信仰伊斯兰教呢?可我们中华民族在汉唐盛世的时候别人咋就不信奉我们的“黄老之学”呢?!在通往自.由.民.主.的道路上,法.国.人.砍.了.多少头、美国人流了多少血这种人看不到,他们只看到了“耶.稣.基.督.的.微笑”;在崇尚自由公正的国度里,德国人的严谨、英国人的睿智这种人学不会,他们只学会了在胸前划一个十字、喊一声“阿门”!
  
  “信.我.者.得.生,不.信.我.者.下.地.狱”,对西方人而言或许如此,但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它是.一.句.鬼话!正因为它是.一.句.鬼话,所以相信的人就多,就容易发生鬼迷心窍的事,所以他们就梦想着上天堂吃喝玩乐而害怕下.地.狱.烈.火.焚.身。如果一开始是基于此种信念信仰“耶和华”的人无论其以后变得如何的虔诚,在其以后的灵.魂.上.了.天.堂之后也会被耶和华一脚给踢出来:“那里来的黄皮肤、黑头发的鬼怪也敢来冒充亚当夏娃的后代”。天堂或地狱究竟存不存在呢?——不可知!从诚实的角度出发我只能说不可知,因为没有一个现实中的活人能给我们证明它们存在或证明它们不存在。但是,它们即使是存在的,我也有百分之千的把握指着“耶和华”的鼻子说:你,耶和华,永远不具备把我从中国的地狱掳到你的地狱里的能力和法力!因为我相信“耶和华”斗不过如来佛祖,也斗不过太上老君,还斗不过轩辕黄帝。更因为我的祖先根本就不是什么亚当夏娃,而是女娲娘娘用泥土捏成的,我死后只能是又化作一粒泥土回到女娲娘娘的怀抱。所以我只能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鬼.话只能用鬼.话来对付。
  
  “要爱你们的仇敌,要为他们祷告”,很多基督徒都喜欢用《圣经》里的这句话来为“耶和华”和基督教进行辩护:“啊,我们的天父是多么地宽容、多么地富有爱心啊”。难道只有“耶和华”才能培育我们的爱心吗?只有“耶和华”才能给我.们.冰.冷.的.社.会注入爱的温暖吗?难道我们自己就没有一个充满爱心的先圣吗?——否!墨子之爱比“耶和华”之爱宽容真诚千百倍!可我们为什么要弃本逐末呢?为什么要把我们自己灵魂中优秀的东西剔除掉转而去吸收别人的垃圾呢?!过去所发生的和现在正在发生的无不昭示着我们:“耶和华”之爱是完全建立在自私基础之上的残暴之爱!此爱一天不除人类就一天不得安宁,此爱永远不除人类就永远不得安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永无休止地战争、报复、仇杀,美国对伊拉克的疯狂蹂躏、掠夺、践踏,就是“耶和华”之爱最现代版的真实写照。在美国对伊拉克的这场战争中,我们中国的基督徒可是对美国大唱赞歌啊!可是对美.国.总.统.小.布.什.能够实施“上.帝.的.意.旨”而大加赞美啊!试问:除了自.私.地.残.暴之外基督教还剩下些什么?!墨子先圣在二千三百年前就一语道破了美国这个.恶.霸.国.家的本质:“独知爱其国,不爱人之国,是以不惮举其国,以攻人之国”。用基督教文化熏陶出来的只能是只爱其国,不爱人国的恶.霸!慈爱的基督徒们:就别再假仁假义地为你们的仇敌祷告了!
  
  动物的本性都是自私的,生存意志是所有有意识生物中最本质的意志。当一个人在其空虚之极、狂躁之极、悲愤之极、哀愁之极、欢乐之极、痛苦之极的时候,他会感到什么?他会感到他的灵魂要爆裂了,在“极”的威逼之下要爆裂了,要冲出他的身体夺窍而出了。于是他发抖,他震颤,他歇斯底里地呼喊:“谁来救救我啊,我不想死!”。于是他便会在他所能及的意识领域里极力搜寻一个能救他的“物”,搜寻一个能填补他的空虚、消磨他的狂躁、承载他的悲愤、化解他的哀愁、分享他的欢乐、倾听他的痛苦的延续他生命的“物”——这就是对“为信仰而信仰”的最佳注解和诠释。对任何一种宗教的信仰最终都可归于这一范畴,实质上也无非就是对生存意志的一种虚伪巧妙地解答。
  
  中华民族从来信仰的就不是上帝,而是精神!是屈子大夫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勇往直前、坚韧不拔的精神,刚正果敢、粉身碎骨的精神,狂傲不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精神!一个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精神,没有了一精神就成了一俱行尸走肉;一个民族什么都可以丧失但不丧失精神,丧失了精神就会亡.族.变.种!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还没有发生过大规模宗教战争和宗教迫害的屈指可数的国家之一,在不远的将来这一天会来临我们中华大地吗?只有未来才能回答。最后用叔本华在《宗教对话》里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
  
  “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世界上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必须要花费多大的影响才能予以纠正呀!想想那些狂热盲信,无休止的宗教迫害、宗教战争、血腥的狂暴!想想十字军东征,这场延续了二百年之久的不可饶恕的大屠杀,这场战争的口号是:‘这是上.帝.的.意.志’,而其结果却是为传扬爱与忍耐的人掘墓!想想大规模的流血、宗教审判、针对异教徒的宗教法庭,穆斯林对三大洲.血.腥.残.暴的统治和基督教在美洲对土著的大规模屠杀——古巴无一土著幸存!据拉斯卡斯记载,基督徒在40年的时间里.屠.杀.了.一.千.二.百万人。当然,是以‘神.尚.宗.高.的.上.帝.名.义’,是为了‘传播上帝的福音’,因为基督教徒以外的一切简直不能被看作是人类!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