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精华 > 无神论坛 >

中国无神论学会三十五年

时间:2015-09-13 13:38来源: 作者:李申 点击:
中国无神论学会成立于1978年底,到2013年底,已经走过了35年的曲折道路。参加中国无神论学会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都干了些什么?许多人并不了解。今天是第一届无神论论坛开幕的日子。本人愿借此机会,向诸位介绍一点学会的情况。
  

  中国无神论学会成立于1978年底,到2013年底,已经走过了35年的曲折道路。参加中国无神论学会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都干了些什么?许多人并不了解。今天是第一届无神论论坛开幕的日子。本人愿借此机会,向诸位介绍一点学会的情况。

      一、学会的初创到“无神论无人讲”

      学会初创于1978年底。选举了两位理事长。一位是任继愈先生,一位是牙含章先生。第二年,又成立了“中国宗教学学会”,任继愈先生任会长。这两个学会,都挂靠在世界宗教研究所。

      许多人很纳闷,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既是宗教学学会会长,又是无神论学会理事长?而无神论学会怎么挂靠在宗教研究所呢?

      这就必须讲一讲宗教学和无神论的关系,也就是宗教研究所和无神论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是在毛泽东主席关于宗教问题的批示之后,由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建立起来的。这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研究”宗教的“宗教学”学术机构,不是信仰宗教的机构。而宗教学和宗教信仰是两回事,不是一回事。

      现在大家公认的宗教学创始人,是英国学者麦克斯·缪勒。麦克斯·缪勒创立的宗教学也称为“比较宗教学”,因为他把几种不同的宗教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得出他要追寻的结论。而这样的研究,在基督教的背景下,是受谴责的。因在基督教看来,只有基督教是宗教,即“Religion”,其别的,都只能是“偶像崇拜”,而不能称为“Religion”,即不能称为宗教。因此,宗教学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和宗教、首先是基督教,处于对立地位的学科。麦克斯·缪勒认为,宗教学研究的对象,是一种谬误,他把这种研究比作病理学家研究疾病,这更使宗教学家感到不快。也就是说,宗教学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和宗教信仰处于对立的地位。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没有关于宗教问题的专门著作,但是他们的后继者,却运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探讨了宗教问题的各个方面,遂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学。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则是任继愈先生。是他率先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佛教,接着又对儒教、道教、基督教等宗教,进行了研究,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做了基础性的工作。他的研究著作,除了著名的《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以外,还有其他许多著作,包括今天给大家的《宗教学讲义》。

      科学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前提和基础,因此,马克思主义宗教学,本质上是一种科学无神论,是科学无神论的最高形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正是在这样的思想基础上,才可以一人兼任宗教学学会和无神论学会会长,而无神论学会则挂靠在世界宗教研究所。

      起初,学会的参加者主要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宗教学学者,一部分是研究中国哲学的学者。宗教学学者中,也有一些原来就是研究中国哲学的。因而无神论学会起初的研究,大多集中于挖掘中国历史上的无神论资料,以为今天的借鉴。其基本成果,就是由牙含章先生主编的《中国无神论史》和王友三教授等完成的《中国无神论史资料选编》以及一系列学术论文。

      学会起初每年开一次年会,大多在北京以外的省会。比如成立大会就在南京召开,1982年的年会在武汉召开。大多由省委的宣传部支持。而就在1982年年会上,不少人提出,无神论宣传困难,有关无神论的文章发不出去,希望学会能够自己创办一份杂志。从这时开始,无神论事业遇到了困难,到了被称为“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无人讲”的时期。

      这几年里,对于无神论学会来说,有两件事是直接相关的。

  一件是所谓“第三次鸦片战争”,即宗教学界关于如何理解马克思“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论断的争论。其实,这次争论的实质,是要不要宣传无神论的争论。其代表作,一方是任继愈先生1979年发表在《哲学研究》的《为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而奋斗》;一方是一位宗教界领袖1981年发表在中央党校《理论动态》上的《对宗教方面的一些理论和实践回顾的认识与体会》。《奋斗》一文重申了毛泽东主席要“批判神学”的主张,强调了宣传无神论的必要性。《体会》一文则否定宣传无神论的必要,认为宣传无神论会伤害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不利于执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认为讲清了科学道理,比如说明为什么天会下雨等等,就是宣传了无神论。

      第二件是关于修改宪法。1980年,宗教界领袖提案,要求取消1978年宪法中公民有“不信仰宗教、宣传无神论自由”的条款;第二年,任继愈等学者提案,认为不应该取消这个条款。1982年,宪法修改委员会接受了宗教界领袖的意见,取消了宪法中公民有“不信仰宗教、宣传无神论自由”的条款。

      这两件事,既是现实状况的反映,也是推动影响现实状况的重要因素。从此以后,中国无神论宣传教育事业进入了一个艰难的时期。

      二、“无神论无人讲”到法轮功肆虐

      1979311日,《四川日报》报道了四川省大足县一个叫唐雨的小朋友能用耳朵认字的神奇故事,三天以后,四川医学院对唐雨进行了25次测试。其中19次偷看,6次偷看未成。虽然如此,各地还是陆续出现了能用耳朵认字的小朋友、大朋友。

      耳朵是听觉器官,却能履行视觉功能,是非常奇特的异常现象,所以被称为“特异功能”。继耳朵认字以后,很快就出现了更多的特异功能,比如透视,肉眼可以像X光机那样,看见人体内的疾病;可以透过钢筋水泥障碍,看到文件和矿藏等等。这项功能,也被称为佛教的“天眼通”。比如意念移物,即不接触物体,仅仅通过意念,可以移动种种物体。又比如预测,即未卜先知。还有人宣称懂得外星人语言等等。

      当特异功能人物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时候,气功大师出现了。《光明日报》19861118日报道,严新可以用气功,即通过发出自己的外气给人治病。1987124日,又报道严新和清华大学科研人员合作,在二千里外发气,改变清华大学实验室内化学药品的分子结构。第二篇报道还伴随着一位副总理和科学泰斗的贺信,成为不仅轰动全国、而且引起世界瞩目的事件。

      仅仅用自身肉体的外气就能产生如此大的能量,也是一种特异功能。从此以后,特异功能和气功合在了一起。具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纷纷登场,他们宣称,可以远距离发气给人医病,或者接受了他们外气的物体都具有医疗保健的功能。创立了“香功”的田瑞生到处卖带有他的外气的“信息水”;南方则有沈昌卖带有他外气的“信息茶”,还非常畅销。气功大师们到处作“带功报告”,听报告者带着各种各样的器皿接受他们的外气。还有不少人宣称他们的外气有极大的能量。可以打掉飞机,击落导弹,使全国的通讯系统瘫痪。那个叫沈昌的,还说自己发功曾经改变了太阳的运行速度。一个叫陈林峰的,宣称由于他的发功,保证了某次火箭发射的成功,并因此得了数以10万元计的大奖。

      这些气功或者特异功能能量比赛的尽头,就是这些气功大师们纷纷宣称自己是神。自称懂得外星人语言的张香玉,宣称自己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创立“中华益智养生功”的张宏堡,宣称自己研究出了使人成为神的几个步骤,他自己自然是更大的神。最后就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他不仅宣称自己具有更大的特异功能能量,而且宣称自己是比释迦、耶稣都更加伟大的神。

      特异功能问题,起初被认为是科学问题。耳朵能不能认字?眼睛能否透视?特别是人体发出的气能否具有巨大的能量?都是科学问题。起初反对特异功能的,也主要是自然科学界的人士。那么,这些大师们怎么后来都成了神呢?

      依照某科学泰斗的解释,特异功能,就是“超出人体正常功能的功能”。而这超出正常功能的功能,在宗教学上,就叫做“超自然力”。超自然力,正是神祇所具有的能力。而神祇之所以为神祇,也就是他们具有人所没有的超自然力。孙悟空一个觔斗十万八千里,如来佛一个毛孔中可以容纳三千大千世界。基督教的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要有鸟,就有了鸟。如此等等,都是超自然力。神,并不都是精神性的存在。比如古希腊神话中的神,就不是纯粹精神性的存在。但神都具有超自然的能力,则是共同的本质。许多科学家、教授把超自然力当做最新科学的教训提醒我们,愚昧,不仅存在于学历不高的人群之中,在高学历、高职称的人群之中,也同样存在着愚昧现象。

      伪科学、特异功能现象活跃的结果,就是法轮功邪教的出现。有人认为法轮功邪教的出现是因为正教不发展。假如正教发展了,邪教就会受到抵制。与这种说法相反的事实是,特异功能到法轮功邪教出现和邪教发展壮大的时期,正是传统宗教有神论大发展的时期。在这一时期,中国境内各个宗教的人数,都有成倍、成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增长。不能说正教的增长会促进邪教的生成和发展,但正教并没有抑制邪教的产生和发展,则也是事实。

      中国无神论学会在此一时期的活动,极其困难,最后终于停止了。现在可以查到的中国无神论学会最后一次年会,1986年于四川召开,此后就再无消息。但是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仍然坚定地坚持着无神论的立场,并于1988年发表《关于宗教和无神论问题》,再次强调,宣传无神论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有效的。杜继文先生则密切关注并深入研究了特异功能和伪气功现象的泛滥,并撰写了《气功与特异功能解析》一书,深刻剖析了特异功能的荒谬本质,指名批评了特异功能支持者的错误言论。法轮功被粉碎以后,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曾经自己出钱买了该书,送给副总理以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人手一册。此外还有一些同志,在《周易》研究等领域批判或者抵制着错误的思潮。

      面对新旧有神论的急剧扩张,这种单枪匹马的战斗显得力量太分散,太薄弱,1996年,任继愈先生和杜继文、何祚庥先生一起,谋划重建中国无神论学会,并于1997年完成重建。重建的中国无神论学会中有许多自然科学家和反对伪科学的斗士,实现了社会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的联合。迫于当时的形势,学会把反对和抵制伪气功和特异功能作为自己活动的主要目标。鉴于法轮功的迅速扩张,由何祚庥先生建议,段启明先生负责,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1998年年会决定,起草报告,尽快向中央反映法轮功活动的危险情况。报告在起草中,就发生了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事件。仓促完成、签字的报告于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当天下午送到了中南海,帮助党中央及时了解了情况。为遏制新的有神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三、“无神论有人讲”但声音微弱

      党中央果断粉碎法轮功邪教的决策,不仅使许多人一下子认清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也使许多人逐步认清了所谓特异功能的本质。中国无神论学会的理事和会员们的活动,在帮助广大人民群众认清法轮功邪教本质和特异功能本质方面,发挥了积极的、重要的作用。在党中央亲自关怀下创办的《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刊登了一系列揭露特异功能、伪气功真相的文章,刊登了一系列澄清各种鬼神迷信真伪的文章,也刊登了一系列批评鼓吹有神论的文章。由于种种原因,刊物发行量不大,但它起到了抵制有神论传播、宣传无神论思想的中流砥柱的作用。使那些鼓吹有神论优越性的作者,因为《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的存在,不得不有所顾忌。

      在注意传播无神论观念、抵制有神论传播、抵制鼓吹有神论言论的同时,学会积极向党和国家领导提出建议。每次建议,都得到了应有的批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曾经批示,要把科学无神论纳入国家科学研究的总体规划之中,锲而不舍地进行下去。并且指出,宣传科学无神论,和执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并不矛盾。这是由党中央为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实行的关于无神论宣传的争论做出的结论。在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建议下,中宣部、教育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六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加强无神论的宣传,并且在一定范围内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不久前,当李一、王林、胡万林之流的伪科学、特异功能活动见诸报端的时候,就处于几乎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境地,和二三十年前社会如痴如狂地对待特异功能的态度,可以说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随着特异功能问题降温,传统有神论的问题日益突出出来。在特异功能风行的日子里,传统有神论,包括封建迷信和传统宗教有神论,也在急剧的传播和发展。一些共产党员,甚至党的领导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也拜倒在神坛之下。一些学者,也打着“为党分忧”的幌子,为有神论的传播充当吹鼓手,甚至鼓吹让共产党员信教。这些年来,传统有神论的扩张显得更加突出。国外敌对势力,也借所谓宗教渗透,企图颠覆我们的社会主义政权。美国成立了一个所谓“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不管自己的事,专管别人家的事。美国是当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却没有一个关注别国《经济发展委员会》,只管别国的宗教信仰是否自由。本人曾经问过美国一些宗教领袖,为什么不能卖给中国一些尖端技术?该领袖说,那可能危害美国的安全。我说您们搞宗教输出倒不会危害您们的安全,可是会危害我们的安全,您知道吗?对方沉默了。事实上,这个委员会,就是一个专搞宗教输出、危害他国安全的机构,也是向我国搞宗教输出,也就是对我们搞宗教渗透的机构。可忧的是,这样的输出和渗透,还得到了我们国内的某些人的响应和支持。一些宗教研究者,宗教学家,成为鼓吹有神论的工具。

      宗教学最初和宗教有神论对立的趋势,曾经遭到宗教家的谴责。但是后来,情况就有了变化。马克思主义者用科学无神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宗教问题,宗教家也站在有神论的立场,开始跻身宗教学研究,使宗教学变为维护有神论的工具。宗教学的发展,也就分成了两股大的潮流。近年来,置身有神论之上的宗教学有了一定的发展。而我们国内,以鼓吹有神论为目的的宗教学也发展起来。由于种种原因,这些以鼓吹有神论、鼓吹神学为目的的宗教家,还往往占据着宗教学的领导地位,掌握了相当的社会和经济资源。鼓吹有神论、宣扬神学的宗教学家,成为有神论迅速扩张的重要推动力量。这样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工作,一面必须直面有神论的发展和进攻,一面还要面对一些举着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旗帜、实则以宣扬有神论、宣扬神学为目的的宗教学家的宣传和鼓吹有神论的言论。这就使本来就非常困难的无神论宣传事业,又增加了新的重担。面对新的形势,中国无神论学会的主要任务也由反对特异功能转变为抵制传统有神论的扩张。

      粉碎法轮功邪教以后,中国无神论学会得到了党中央的直接关怀和支持。《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的创办,就是党中央直接关怀的结果。党和国家的不少领导机关,也直接支持了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工作。不久前闭幕的中国无神论年会上,产生了新的理事会,选出了新的领导班子。这次年会,不仅得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的支持,而且中宣部、统战部、教育部,都有相关领导同志参加了年会。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同志到会作了重要讲话。中国无神论学会的队伍,也得到了发展壮大。中国无神论事业,正在艰难但稳步地向前发展。

      35年来,中国无神论学会经历了艰难而曲折的发展道路。到目前为止,虽然无神论有人讲了,但声音还非常微弱。以无神论为名的杂志,目前只有一家。而挂有“宗教”字样的杂志,单在一个研究所的资料室里,就可以马上找到几十家,总量估计有上百家。专门宣传无神论的中文网站,仅有的一家也时续时断。而宣传宗教的中文网站,则有数百甚至上千家。无神论的研究项目,难以得到批准;从事无神论、宣传和教育的人才,就更加缺乏。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社会日常生活中,有神论和主张有神论的声音,目前还是远大于无神论的声音。但我们相信,这种情况,终将得到改观。因为神是不存在的。科学无神论,是真理,真理的声音,是不可战胜的。

 

      作者简介:李申,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本文责编:申振钰

           (《科学与无神论》2014年3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