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科学兴衰原因浅析

时间:2007-04-03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07.2. 作者:金宜久 点击:
一、探讨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科学兴衰的原因,是个很有意义的问题。这里说的中世纪,严格说来,应该说是8到12世纪,或者延伸到13、14世纪时的中世纪的阿拉伯世界,或者说,伊斯兰世界。就这时的科学家活动的地区来说,可以分为东方部分(主要包括今天的
       一、探讨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科学兴衰的原因,是个很有意义的问题。这里说的中世纪,严格说来,应该说是8到12世纪,或者延伸到13、14世纪时的中世纪的阿拉伯世界,或者说,伊斯兰世界。就这时的科学家活动的地区来说,可以分为东方部分(主要包括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埃及、伊朗和中亚的部分地区)和西方部分(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西班牙地区)。这些地区的科学家来自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信仰,有基督教徒、犹太教徒,也有琐罗亚斯德教的学者;阿拉伯血统的学者成长起来后,他们在科学发展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说,称为“阿拉伯世界”的科学,实际上是多民族、多信仰的学者在阿拉伯哈里发帝国时期,共同从事学术活动的结果,它的科学成果并不全是阿拉伯人的精神产品。
     当时的学者,通常把知识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宗教有关的,以真主启示为核心的“传统学科”;包括古兰学、圣训学、教法学、教义学、法理学等宗教学科的知识;一类是世俗的“理性学科”,包括哲学、物理学、天文学、化学、地理学、数学等世俗学科的知识。还有一些与这些学科有关的知识,如与宗教有关的语音学、语法学,后来发展为诵经学、经注学,一些记述宗教人物传记、言行事迹的活动,以后发展为历史学。
    公元7世纪初,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兴起。此后大约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伴随着穆斯林大军征服周边国家,形成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哈里发帝国。阿拉伯人也一批批地从沙漠陆续到征服地区定居,与当地民众通婚繁衍。伊斯兰教随之成为这些地区的统治意识形态。
    我们知道,原始的阿拉伯人,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知识的游牧民族。虽然在一些地方已有定居的城镇居民,但在总体上仍然是个游牧社会。直到今天,人们仍然能够看到阿拉伯半岛的游牧民族和游牧社会的痕迹。阿拉伯人在与周边民族交往过程中,能够给予征服地区人民的,只有伊斯兰教和阿拉伯语,而他们无论在社会生产、经济发展,还是科学技术、文化知识上,都比被征服的民族要落后得多。他们不得不接受征服民族的文化知识和生产方式,摆脱以前的蒙昧和无知状态,这就是“征服者被征服”。他们逐渐步入先进民族的行列。
    8 世纪中叶以后,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开始翻译古希腊、波斯、印度的著作。大致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被称为翻译运动时期。到9、10世纪时,这些学者开始了独立的创作活动时期。最初,主要是在伊斯兰世界的东部地区进行,以后,伊斯兰世界的西部地区(主要是在西班牙)也从事了学术创作活动。可以说在翻译运动时期的前后曾经出现过伊斯兰教史上的百家争鸣的时期,不同神学派别从维护信仰出发对一些神学问题展开争论,其积极意义在于思想解放而有利于科学和哲学思想的发展。
    二、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科学,在世界科学发展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它起到了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作用。我们对当时的科学成就,总体来说不能给予过高的估计。因为它还不系统,只是在某些方面做出了贡献。但我们对它的历史功绩却不能低估,应予充分肯定。因为这些科学家不仅保存、继承和发展了古代的科学知识,而且对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阿拉伯人所掌握的科学知识,陆续通过叙利亚、西班牙和西西里岛传入这时仍处于基督教会控制下的欧洲;另一方面,大约在10世纪以后,大批的欧洲学者到西班牙的大学留学,获取这些知识,从而使欧洲人再次认识到古希腊的文明。随后发生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运动,都与这一时期从阿拉伯世界输入的、接受阿拉伯世界的科学知识有关。
    例如《亚里士多德的神学》是新柏拉图学派的作品。它被介绍给阿拉伯世界后,最初,人们无法分清哪些是亚里士多德的,哪些是新柏拉图学派的思想,只是经过了阿拉伯哲学家(伊本路西德)的比较、注释,才把那些被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所曲解了的古希腊哲学予以修正,从而使欧洲得以认识亚里士多德的真面貌。阿拉伯哲学还以“双重真理”说,影响了欧洲的哲学家。约从12世纪后半叶起,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受到不同思想观点的人的重视。一些学者利用它作为反对当时居于统治地位的教会和经院哲学的斗争武器,成为他们利用的新的思想材料;在阿拉伯哲学(主要是伊本西那、伊本路西德著作)的影响下,出现了像罗吉尔·培根(约1214-1294)、著名的唯名论者邓斯司各特(约1265-1308)、奥卡姆(1300-1350)、以及后来的唯物主义始祖弗兰西斯·培根(1561-1626)。所以恩格斯说,“……在罗马人那里,一种从阿拉伯人吸收来的和从新发现的希腊哲学那里得到营养的明快的自由思想愈来愈根深蒂固,为18世纪的唯物论作了准备。”(自然辩证法)可以说,阿拉伯哲学正是古希腊哲学和18世纪唯物论之间的桥梁。
    与此相反,基督教会认为亚里士多德著作“以狡猾的思想为新的异端邪说提供根据”,随之做出不得阅读、保存买卖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法令,违者将被革除教籍。
    三、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科学家,并没有十分明确的分工。他们通常涉及自然科学的不同领域,有的数学家同时又是天文学家;有的学者既是医生,又是哲学家、诗人。就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科学兴盛和发展的原因来说,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哈里发重视科学,科学受到哈里发的支持和赞助而得以兴盛和发展。哈里发企望长寿、维持长期统治,因而特别重视医学。而这又与寻求医治疾病的灵丹妙药的需要有关。在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气候炎热、干旱,眼病流行。阿拉伯的医生已经开始注意对眼科疾病的治疗。伊本马赛维(777-857)的《眼的失调》,是一篇最早关于眼科学的论文,它的原稿的抄本被分别保存在开罗和列宁格勒的图书馆里。据说他的学生侯奈因的《眼科十论》的专著,是眼科学最古的教科书。除治疗眼疾、伤寒、天花、霍乱、麻疹已总结出有效的疗法外,伊本纳菲斯(?-1288)还发现了血液微循环。据说哈里发拉西德的御医伯赫帖舒(?-约830)每年都要给他放两次血,每半年给他开一次轻泻药方。为此,他付给御医丰厚的酬金。
    翻译古希腊的医学著作,是受到哈里发鼓励的。这时,希腊著名医生格林关于医学的39篇论文、希波克拉底的《格言》,印度的医书《阇罗迦》和《苏斯特拉塔》等,都已有了阿拉伯文的译本。据说哈里发马门给翻译家的报酬是与译出的书本同样重量的黄金,说明哈里发对医学和学术活动的重视。
    巴格达大医院院长拉齐(865-925),是外科串线法的发明者。据《书目》(Fihrist)记载,他有130种比较大的著作,28种比较小的著作。其中12种是关于炼金术的。他的《天花和麻疹》是有关这方面疾病的最早的论文。他的医学名著《曼苏尔医书》(十册本著作)是赠给他的庇护者(萨曼王朝统治者曼苏尔的侄子)曼苏尔的。他的最重要的医学著作是《医学集成》,除了总结阿拉伯人所了解的希腊、波斯、印度的医学知识,还增添了新的贡献,在当时及随后都被誉为医学百科全书。1279年,犹太教医生法赖吉将《医学集成》译成拉丁文,该书被多次再版,对西方医学的影响达数百年之久。
    琐罗亚斯德教徒阿里本阿巴斯(?-994)的《医学全书》比拉齐的《医学集成》简明扼要,同样受到欧洲医学界的重视,是医生的学习用书。该书关于毛细管系统的基本概念,关于分娩时婴儿不是自动出来,而是子宫筋肉收缩力推出的论述,是他的新贡献。
    伊本西那(980-1037,拉丁文名为阿维森纳)是著名的哲学家、语言学家、诗人,他被称为医生之王。他的《医典》总结了希腊的和阿拉伯的医学思想,提出不同疾病(肺结核)传播的原因和传播媒体(水、土壤、寄生虫等),还对760多种药物的性能进行了研究。该书于12世纪被译成拉丁文后,不断再版,是西方世界近代医学兴起之前欧洲医学的教本,从12到17世纪,被欧洲医学界奉为医学百科全书,主宰着欧洲的医学教学。
    此外,伊本祖赫尔(109l-1161)的《医疗之便利》和伊本路西德(1126-1198)的《医学纲要》,都总结了阿拉伯的医学实践和知识,对西方世界医学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可以说,在17、18世纪,一直到欧洲近代医学获得发展之前,阿拉伯的医学都在影响着欧洲的医生。
    其二,与宗教传播、发展和宗教生活的需要有关。伊斯兰教礼拜和朝觐的中心是在阿拉伯半岛的麦加。9、10世纪时,伊斯兰教在征服地已有很大的传播。伊斯兰教规定的每天5次礼拜和每年到阿拉伯半岛的麦加朝觐,这些宗教生活都需要确定麦加的方位。如果大家注意,就能发现在麦加以东的地区,清真寺的礼拜朝向都是西方,而在麦加以西的地区,穆斯林的礼拜都朝向东方。为了确定每年斋月的开始和结束的时间,也需要观察新月的出现(阿拉伯人以新月的出现为标准),见月封斋、见月开斋,以此制订年历(一年354天;每年比公历少11天,每年12个月,每月29或30天;每30年一闰年,在30年的12月增加一天。伊斯兰教历34年相当于公历33年)。适应宗教发展和信仰的需要,很自然地要求朝拜中心的位置、节期不得有误,从而与之有关的天文学、数学、地理学、建筑学获得了发展。
    8、9世纪时,古希腊托勒密的《天文大集》、印度的《悉坛多》(《历数全书》)于771年传入巴格达后,被译成阿拉伯文,受到后来的学者的重视。早在这些著作翻译之前,阿拉伯人已在700年在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建起了天文台,829年又在巴格达建立另一座天文台。这些天文台已装备有天球仪、地球仪、象限仪、日晷仪、星盘等仪器,进行了系统的天文观测。如著名的天文学家花拉子密(780-约850)编制了天文表、艾布马沙尔(788-886)、巴塔尼(858-929)也编制了天文表(称为萨比天文表),比鲁尼(973-约1048)在天文学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在系统观察天体运动的基础上,提出了地球绕太阳运转的学说、论证了地球是圆形体、地球自转以及潮汛与月球运动的关系、对地球的经度和纬度做出精确的测定。他们还订正了托勒密关于黄道斜角、二分点的岁差和岁实等错误,他们还在辛贾尔平原(位于幼发拉底河的北部)和巴尔米拉(约旦)附近进行了实地测量,测出地球子午线的一度之长,并由此推算出地球的圆周及其直径长度、地球的体积大小,绘制了天文图。花拉子密编制的历表,于1126年译成拉丁文,它取代了以前希腊和印度的历表,以……(电子传送乱码,待补) 阿拉伯学者在数学方面的贡献直到今天,人们仍能感到。各个国家和民族在计数方面都有各自民族自己的数字符号。可是,今天在世界上通行的是阿拉伯数字。尽管阿拉伯数字不是阿拉伯人(而是印度人最早使用的)发明的,可是,由于阿拉伯人统治着广袤的地区,他们使印度的数码得以推广应用,从而有阿拉伯数字之称。
    欧几里德的《几何学原理》传入阿拉伯世界后,很快被译成阿拉伯文。阿拉伯的数学和代数学对欧洲的影响,显然以数学家、天文学家花拉子密(780-约850)在算术和代数学上的贡献为代表,像他在天文学上的贡献一样,是中世纪时代其他科学家难以比拟的。他在代数学方面的主要著作《积分和方程计算法》,共有800多个例题,除了一部分例题是前人的成果外,主要是他的成就;他还提出六种二次方程式。著作原本像他的有关算术的著作一样已散失,只有12世纪的拉丁文译本留传下来。大诗人、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欧麦尔哈亚姆(1038/1048-1123/1131)在花拉子密数学成就的基础上,提出二次方程的几何学解法和代数学解法、各种方程式的分类法。一直到16世纪时,这些学者著作的拉丁文译本都是欧洲各大学的主要教科书。今天英文的algebra(代数学)和algorism(阿拉伯数字系统,十进位计数法),都是以上述《积分和方程计算法》的译本为媒介传入欧洲的。
    其三,与神学辩论需要有关。神学辩论需要哲学和逻辑。在早年的哈里发宫廷里留用了一批不同宗教信仰的官员、学者和医生。这些人很自然地会在哈里发的面前发生有关信仰问题的辩论。辩论需要工具,翻译古希腊、罗马的哲学和科学著作,就成为受到哈里发鼓励的事。当时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篇》、《解释篇》、《伦理学》、《物理学》、《形而上学》、《论灵魂》、《论动物的生殖与腐坏》,柏拉图的《理想国》、《法律篇》、《蒂迈欧篇》等,这时都已有了阿拉伯文的译本。与盲目信仰不同,科学需要理性,理性思想在阿拉伯世界的发展,其影响作何估计均不为过。
    以前的翻译是从希腊文经过古叙利亚文(阿拉马文、阿拉米文)的转译,再译成阿拉伯文。这时的阿拉伯哲学家的著作,主要是伊本西那(哲学百科全书《治疗论》)、伊本路西德(《矛盾的矛盾》、《哲学与宗教的联系》)的著作,又被译成拉丁文,大致在12世纪前,已有伊本西那的拉丁文文集,到13世纪50年代有了伊本路西德的拉丁文文集。约从12到17世纪的时间内,欧洲不仅接受了阿拉伯科学知识,而且它的科学思想一直统治着欧洲学者。它不仅使欧洲人重新认识了古希腊的文明,同时还认识到波斯和印度的学术成就,使他们得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进。
    最后,应该说阿拉伯世界科学的兴盛、发展,是与商业贸易、航海业的发展需要分不开的。阿拉伯人、穆斯林善于经商是大家都知道的。商业贸易需要计算,航海需要天文、地理的知识,这促使了有关学科的发展。
    四、可以说,阿拉伯科学的兴盛与衰落,都与伊斯兰教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伊斯兰教兴起后的一段时期内,它需要科学、需要医学的发展,为它的统治者服务。阿拉伯社会受益于科学、医学发展的同时,理性思维也获得同步发展。理性思维发展的结果,不可避免地会冲击宗教的信条。这是统治者不愿看到的。当科学失去统治者的赞助和支持后,也就开始衰落了。当宗教对科学和科学家持相反的态度时,科学的发展就受到限制或遏制。
    具体说来,阿拉伯科学的衰落,有内外多方面的原因。
    其一,9世纪下半叶以来,伊斯兰世界内部已呈现出衰落的趋势(王室的腐败和争权、哈里发的继承制度、奴隶———近卫军势力和权力的扩张、地方小王朝的出现和争夺等),使得伊斯兰世界的科学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优越的社会环境了。当然,科学的发展有它的相对独立性,在帝国衰落时期也会继续得到发展,甚至有的小王朝以鼓励学术、庇护科学家来掩饰自身的不义的统治,但这已无法与以前相比了。在不断受到内外打击的情况下,加上11世纪末十字军东征,特别是蒙古人西侵对伊斯兰世界的沉重打击,最终也就默默无闻了。
    其二,从政治上对理性的扼杀到宗教上一统思想的确立,是科学衰落的又一原因。如前述,科学和理性的发展与哈里发的赞助和支持是分不开的。随着9世纪下半叶哈里发对强调理性的穆尔太齐赖派的镇压,出现了宗教上的反动。政局的演变,使得伊斯兰世界以前的那种宽容、乐意吸纳外界优秀文化成果的大门也就完全关闭了。加上伊斯兰教权威安萨里的活动,特别是对法拉比、伊本西那等哲学家的批判,在9、10世纪那些受到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思想影响的哲学家,为世俗科学发展争得的地盘也逐渐丧失殆尽。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科学和理性的发展越来越受到限制,进而在无形中扼杀了科学和理性。
    其三,宗教世界观的影响。在哈里发赞助和支持科学时,最初,宗教界极其敌视理性。可是,宗教的发展又离不开理性。随着越来越多的宗教学者(乌里玛,教义学家、教法学家)接受了理性,甚至以理性为信仰论证和辩护,而具有自由思想的学者或世俗哲学家受到打击后,原来为科学服务的理性,这时却成为信仰的工具。特别是伊斯兰教关于真主的启示是一切知识源泉的思想,随后在阿拉伯世界越来越占主导地位。科学知识部门越来越萎缩,宗教学科成为人们认为的唯一的知识部门。这样,一度极其繁荣的科学也就无声无息了。
    其四,西方近现代科学的发展。由于欧洲学者受到阿拉伯科学的影响后,继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运动、以至于近代科学的发展,在16、17世纪还影响、支配着欧洲社会的阿拉伯科学和医学,逐渐为欧洲这时兴起的科学和医学所替代,阿拉伯世界的科学和医学最终在世界上的地位消失。目前,人们仅仅能够在某些地方还能看到它的踪迹,但已大不如前了。
    作者简介:金宜久,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