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伪科学活动中的人员构成探析

时间:2006-04-02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2 作者:卫才胜 点击:
伪科学的英文表达是Pseudo-Science,Pseudo是有假的、伪的、冒充的含义,由此可见,伪科学就是:表面上打着科学旗号,实质上却违背科学本质的虚伪骗人学说。伪科学活动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大地呈蔓延泛滥之势,给社会稳定
       伪科学的英文表达是Pseudo-Science,Pseudo是有假的、伪的、冒充的含义,由此可见,伪科学就是:表面上打着科学旗号,实质上却违背科学本质的虚伪骗人学说。伪科学活动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大地呈蔓延泛滥之势,给社会稳定和人民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危害。整个伪科学活动主要包括三个环节:生产环节、传播环节和接受环节。



    一、伪科学的炮制者
   (1)伪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一种是某些科学家为了得出“突破性”的发现,而对观察到的一些现象作出违背科学基本现象的解释,提出“新”的理论,以便一鸣惊人,这种现象称为病态科学现象。病态科学在科学史上屡见不鲜,近年来最典型的事例是世界上公认的“聚水”事件。病态科学实质是伪科学,但是它同一般的伪科学有所不同,它是无意识地制造伪科学的行为。由于科学探索的复杂性,人类认识的有限性,对于人们在科学探索过程中出现的病态科学现象,一般来说,无可厚非。另一种是主观故意,为了获得经济利益甚至政治利益故意制造伪科学。如1980年,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约翰·朗在一个研究项目中,用猫头鹰的细胞代替人体细胞,骗得75.9万美元的科研经费。约翰·达西在13年间伪造了大量数据,8篇科研论文和43篇研究摘录,骗取了“美国医学界了不起的年轻人之一”的荣誉。另外,前苏联的李森科主义,典型地带有政治利益。在中国,近二十年来,这种现象也不容忽视,由于新旧体制的变换,西方腐朽思想的侵蚀,一些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为了个人的利益,放弃了原则,丧失了科学精神,他们伪造数据,剽窃论文,有的甚至明知是伪科学却为伪科学摇旗呐喊,编造和拼凑理论,给社会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2)伪气功师。气功是祖国医学遗产中具有民族特色的一种医疗保健运动,但是伪气功师们打着气功、人体科学的旗号,夸大气功的作用。他们采取伪劣的手段“愚化”群众,神化自己,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骗取钱财,甚至已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如沈昌在苏州成立“人体科技中心”。胡吹他的“神功”可以使茶叶带上信息,人们喝了这种茶叶将会延年益寿。他把每公斤20元的茶叶加上“信息茶”的包装,以每公斤200元的高价售出,骗取大量的钱财。李洪志创立“法轮功”除赚取大量的钱财外,还大肆传播歪理邪说,对“法轮功”信徒进行精神控制,唆使信徒围攻中央电视台和中南海,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3)神功异能人。他们把本是魔术的东西宣称为特异功能,是一种科学。20世纪70年代,四川某报报道《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后,许多地方发现了耳朵和人体其他部位(当然不是眼睛)辨字的“特异功能”人等等,掀起了一股伪科学的浊浪。经过严格的科学检验证明,那不过是一种魔术手法,是魔术师耍弄的一种骗局。
 “超人”张宝胜表演的弯刀叉、勺子,抖药片、烧衣服等等同以色列“超人”尤里·盖勒一样,被揭露为不过是魔术表演而已。
   (4)江湖术士。江湖术士的成分比较复杂,在这里我把从事颅相术、通灵术、算命术等术的人统称为江湖术士。近年来,在中国,由于“易经”的不切实际的宣传,将在中国大地上绝迹了40多年的看相、算卦、占卜的陋习又勾引起来。他们打着科学的旗号,把算命术称为“命运预测学”。一些地方,甚至把算命作为一种产业来经营,据1995年《长江日报》披露,“武汉三泰周易应用研究所”已经把“算命预测”当作“科技产业”来经营。
    命运预测学是伪科学,它把实际上没有联系的东西胡乱联系在一起,公开宣扬“宿命论”。人们迷恋于它,不仅被骗去钱财,同时还消磨人的斗志,给社会带来诸多的负面影响。
   (5)公开的骗子。这类人一般文化程度较低,却借科学的名义大肆宣扬伪科学,制造轰动效应,从而骗取大量的钱财。如本来水是不能变成油的,即使能变成油也要经过复杂的程序且成本较高。而1984年3月,哈尔滨普通司机王洪成却宣布“水变油”,神吹是中国四大发明之后的第五大发明,骗得几千万元的投资,结果证明是一个骗局,给国家和企业造成重大损失。另外,“神医”胡万林事件、“癌症克星”李之焕事件都如出一辙,胡万林和李之焕都是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却吹嘘自己医术高明,能够治好艾滋病、癌症等不治之症,结果不仅使许多人上当受骗,有的甚至还丢掉了性命。这类伪科学应该很容易识别,却能够使那么多人受骗,的确值得我们反思。



    二、伪科学的传播者
   (1)个别社会权威人物。伪科学的炮制者在宣传伪科学时,往往会借助各种社会权威人物。通过社会权威人物的影响,达到其宣传效果。事实表明,利用或骗取某些领导和名人的信任是一些人以伪科学成名的主要手段。一些领导、社会知名人士在“眼见为实”的蛊惑下,和伪科学“大师”们合影留念,为伪科学“大师”们挥毫题词,有意无意地做了伪科学的“托儿”,从而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这种伪科学的传播。有些地区的领导带头算官运,拜菩萨、看风水,练“神功”,致使这些地区迷信伪科学之风越来越盛行。
   (2)个别作家。一些作家为了成名,总喜欢写一些奇闻异事,如“神功异能”,“世界末日”等。有一些作家,不仅为伪科学摇旗呐喊,而且自身还参加到伪科学活动中。中国作家柯云路不仅写了《人类神秘现象破评》、《大气功学》、《发现黄帝内经》等一系列伪科学书籍,鼓吹神灵鬼怪、神功、神医,而且自任“中国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直接从事伪科学活动。
   (3)个别新闻工作者。一些报刊、电台、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在一定程度上为伪科学的产生和泛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伪科学的制造者深知新闻媒介的重要作用,所以一有“新成果”推出,总是首先邀请对科技专业知识不是很了解的记者们观看“表演”,参加新闻发布会。进入市场经济以后,媒体竞争激烈,媒体为了扩大自己销路,极力追求独家耸人听闻的新闻,诸如“水变油”、“神功”等等都具有耸人听闻的特点,一些媒体纷纷投入炒作,导致这种伪科学的新闻迅速而持久的传播。个别职业道德低下的媒体和新闻从业人员拿了人家的钱为人家宣传,明知是虚伪的也要说成是真的,搞有偿新闻,更给伪科学的产生大开绿灯。不明真相的公众,往往正是从新闻媒体那里了解和相信伪科学的,考察每一个伪科学成果,几乎都可发现新闻媒介在其中的极大作用。媒体对“水变油”长达十多年的热炒使王洪成诈骗了大量钱财就是一例。
    三、伪科学的接受者
    伪科学接受者的成分比较复杂,为了便于分析,根据划分的依据不同,我对他们进行了分类:一种是从知识层次来划分,既有一般的群众同时包括了极少数较高层次的知识分子。一般群众主要集中在城市退休的老人和农村的农民,一些人退休了,无所事事,容易被伪科学诱惑和拉拢。而我国的农民,普遍文化素质不高,更容易被伪科学所蒙骗。可是为什么一些具有较高文化层次的知识分子却去信伪科学呢?当年有十几位从事医学、生理学、化学、电脑、天文学等研究的博士,沉溺于“法轮功”,向人们推荐“法轮功”。有人说这是因为这些博士们不是全才,不是所有领域的专家,那么难道天文学博士也不知道“法轮功”的宇宙学说是真理还是谬误吗?卡尔·萨根曾说:“一个拥有科学知识的人不一定具有科学精神。”科学知识可以产生理性,是科学世界观的基础,但是有了科学知识不一定自然而然具备科学世界观。我们要抵制伪科学,光有科学知识是不够的,关键是看有没有掌握科学的方法,有没有具备科学的精神,有没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另一种是根据社会群体来划分,我们发现伪科学的接受者主要是疑难杂症患者、残疾人、老人、妇女等社会弱势群体。这些人特别需要帮助,而一些大师们很懂得他们的心理,先以“免费咨询”、“优惠服务”为诱饵,骗其信任,引人入门,然后举办辅导班或“连环”推销“信息产品”,伸手要钱。另外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一般认为老人、妇女比较容易从众,所以我们看到在伪科学活动中,参与伪科学活动的以老人、妇女居多。
    根据以上不同环节伪科学构成人员的分析,我认为主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第一,规范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的行为,严厉打击各种伪科学的炮制者,从源头上杜绝伪科学的产生。第二,建立科学研究的同行评议制度,加强新闻出版的立法和管理,提高新闻从业人员、作家的科技素质和职业道德水平,约束社会权威人物的行为,堵塞伪科学的传播渠道。第三,加强科普宣传工作,提高广大群众的科技素质,大力弘扬科学精神,增强人们的防伪能力。由于伪科学的产生历史久远,影响伪科学流行的因素又比较复杂,反对伪科学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
    主要参考文献:
   [1]何祚庥《伪科学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10月版。
   [2]何祚庥《伪科学再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9月版。
   [3]严金海《论伪科学泛滥的社会基础》自然辩证法研究1996年第10期。
   [4]程福华《对伪科学蔓延的几点反思》南京政治学院学报1999年第5期。
   [5]廖作斌《是精神毒化还是精神文明》国防大学学报1999年第9期。
   作者简介:卫才胜,武汉体育学院马列课部讲师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