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生活 >

挂年画的故事

时间:2005-11-29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杂志 作者:周银珠 点击:
最近,在武汉市的近郊,传出了一件奇怪而有趣的事情。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在家和他的小孙子一起挂年画。当老人挂好一张后,便叫小孙子站在较远处望着第二张年画,看它是否挂得平齐。眼看春节即将来临,老人为了讨个“吉利”,于是就叮嘱小孙子说:“我若摆
       最近,在武汉市的近郊,传出了一件奇怪而有趣的事情。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在家和他的小孙子一起挂年画。当老人挂好一张后,便叫小孙子站在较远处望着第二张年画,看它是否挂得平齐。眼看春节即将来临,老人为了讨个“吉利”,于是就叮嘱小孙子说:“我若摆高了,你就说‘发财’,我若放低了,你就说‘健康’。”当老人摆放好年画后,站在远处的小孙子左看右看都像是一样平齐。于是,他就高声地叫喊起来:“爷爷,你不发财,也不健康。”急等着讨个吉利的老人,听到小孙子的叫喊声,顿时感到手脚发麻,竟一下昏倒在地上了……
    看来,大千世界,只要人们观察一下社会现象,不免总会发现一些令人奇怪的事情。这短短趣闻、百十来字,说得却是如此的富有离奇感,其中倒也不乏哲理,虽然出入市井百姓之口舌,却印上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一千年的古训。其实,类似之事,细细想来,人间也还不少,《淮南子·人间训》里就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边塞上有一位老人,丢失了一匹马,邻居们都来安慰他,他却毫不介意地对众人说,你们怎么知道这不是福呢?后来,那匹马果真带着几匹骏马回来了。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故事。
    中国是一个封建意识浓重的国度,千百年的根深蒂固,在科学文化高度发达的今天,没落的封建迷信色彩及固有的宿命论仍有广阔的市场。穷怕了的国民,在改革春潮的推动下,不时都有着发财的愿望。因此,在多年所沉积的社会言论及文化意识的影响下,种种不切实的心理观念,促使一些人通过自我拔高,印象整饰等手法,在故里或社会上“虚荣”显示。加之生活的各种熏陶,人们当然对“吉利”产生了崇拜的心理。然而如何完整地看待“吉利”才堪称道?倘若不去作诱导灌输,想必人们是很难进入头脑中的。特别是文化科学知识匮竭的老人及年幼无知的孩童,则更是如此。
    诚然,那位挂年画的爷爷,他一心为了讨个“吉利”,断然采用了世上最为吉利的两个词句——“发财”和“健康”来形容他挂年画的平齐。可遗憾的是,年幼无知的小孙子并非像爷爷那样考虑得“面面俱到”,更不懂事物的发展具有两重性,一旦出现情况有变,孩子所固有的天真和幼稚的心灵,竟将世上最不吉利的话脱口而出。纵然会造成一场不该出现的“恶作剧”,可幼稚的孩童也是全然不知原因到底出在何方,从而使他沉浸在“莫明其妙”之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古人的话真是如雷贯耳,入木三分。看来,吉利的词藻,未必都能给现实带来恰到好处;不吉利的言语,又未必会给生活留下不可挽回的蹉跌。当然,现实生活中的人们,时时处处都想讨个吉利,这是正常之举,大不为过,但吉利的前提也应该实事求是,切切不可一只脚踏进了21世纪的门坎,而另一只脚留在了20世纪的屋里。那才是蹉跌,才是真正“不吉利”。长垂于我们脑后的辫子虽然剪掉了,但那根无形的辫子并没有根除。要建设现代化,我们必须首先做个现代人。
    作者简介:周银珠,湖北汉阳锻压机床总厂机电工程师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