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生活 >

受贿厂长掉进“高人”陷阱

时间:2014-02-07 09:33来源:《民主与法制》周刊 作者:秦兴旺 周卫诚 点击:
一个有着大学文化、企业正处级干部,被一个“道士”骗得团团,将百万元贿金大部分都给了道士……
  
  “你受贿的这100万元,放在什么地方了?”
  当广西桂林市味精食品总厂原厂长肖立君涉嫌受贿100万元被拘留后,检察人员问她。“一小部分分给了他人,另一小部分我自己用了,大部分都给了一个道士。”肖说。一个有着大学文化、企业正处级干部,竟被一个街头“道士”骗得团团转,这让检察人员感到不可思议。
  2013年8月,广西桂林市中级法院终审以犯受贿罪判处肖立君有期徒刑13年。
  
 “掮客”带来房地产商
  2007年年初的一天下午,桂林市味精食品总厂厂长肖立君坐在办公桌前,正愁眉苦脸地想着事情,这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来客之一是桂林市博达食品总厂办公室原主任蒋某。由于双方的企业同属食品行业,肖立君和蒋某自是很熟,她热情地招呼蒋某,并聊起各自企业的近况。
  作为国企的桂林市味精食品总厂,虽然是个只有二三百人的中小型企业,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产值达数千万元,一度是桂林市的明星企业。然而它也和大多数中小国企一样,渐渐走向了没落。
  肖立君,1960年出生于湖南湘乡市,1982年从新疆农业大学林学系毕业后,留在新疆工作;1990年调进桂林市味精食品总厂;2005年出任味精总厂厂长。尽管她勤勤恳恳地工作,依然难挽企业颓势。眼下,味精食品总厂濒临破产。企业出路何在?如果企业宣布破产,如何安置职工?自己又怎么办?这些问题让她苦思冥想,却又一筹莫展。
  博达食品总厂面临的困境几乎和味精食品总厂一模一样,不过博达厂在2006年已对如何安置职工作了一些探索,即利用厂里的闲置土地建职工宿舍市场运作房(项目中一部分是职工集资房,一部分是商品房)。“一来可以帮职工解决住房问题,二来可以由房地产公司出钱买断职工工龄来安置职工,三来嘛,对厂领导班子也是有利的,味精厂不妨尝试一下这个模式。”蒋某说着,隆重推出身边的另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叫郭某,是桂林市琴潭房地产公司的业务员,他的职责就是四处找地给公司开发楼盘。2006年,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蒋某,在两人推动下,博达厂与琴潭公司合作开发了一批职工宿舍市场运作房。
  “蒋主任,能否再介绍一些生意给我?”其后,郭某央求道。
  这样,蒋某就把郭某领到肖立君这里来了。
  听了蒋某和郭某的介绍,肖立君没有马上表态,只说考虑一下。过了几天,琴潭房地产公司老总阳某出现了,他对肖立君说:“味精总厂地段这么好,目前处境又艰难,何不向政府要政策,为味精厂职工建宿舍?这也是为职工办实事嘛。”并说项目成功后,厂领导班子可以按成本价得到一套住房,琴潭公司还会给味精厂领导班子100万元“公关费”。
  虽然当着厂长,可因企业不景气,肖立君的收入并不高,而且近段时间父亲又生病,自己正在做“国珍松花粉”直销生意,急需钱用。阳某的话把她说动心了,她说:“我召集厂领导班子商量一下吧。”
  肖立君召集厂书记陈宏山、工会主席曾昭洪、财务科长阮梁赐开会,一番讨论,大家达成了一致意见,同意与琴潭公司合作建房。
  随后,肖立君与琴潭公司签订了委托代办建市场房协议书,接着,味精厂向桂林市国资委提交了《关于利用厂区闲置土地集资建房解决职工安置和住房的请示》,并获得批准。
  项目上报后,肖立君觉得可以要求阳某兑现“承诺”了。2007年4月初,肖立君叫来阳某,说:“目前味精厂工资发不下,你可不可以先给我们40万元?”阳某一口答应了。
  4月19日,郭某带着公司财务去了银行,取出20万元,存进蒋某的账户里。次日,郭、蒋两人一块将钱取出,驾车来到味精厂,由郭去肖立君办公室,把钱交给了她。
  收下钱后,肖立君觉得自己一个人独吞不好,因为阳某表示会给“公关费”的话别的厂领导也听到过,于是她藏了10万元,把另10万元放在桌面上,之后叫来财务科长阮梁赐,说:“琴潭公司拿了10万元公关费过来,你看怎么处理?”阮提议,由两人先分其中5万元,再拿另5万元给厂领导班子平分。肖同意了,又说:“只5万元,其他人会不会相信?”
  阮想了想,说:“叫郭某过来声明一下好了。”肖立君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叫郭某赶来厂里,又召集厂书记陈宏山、工会主席曾昭洪、财务科长阮梁赐在她办公室会合。郭某来后,按照肖的意图,说了一番“送来5万元表示感谢”的话。
  郭某走后,肖说:“这5万元大家看怎么处理?”陈宏山以前当过厂纪检书记,多少有点法纪观念,认为这5万元有问题,不能收。肖立君对陈的话很不满,说:“你这人真是个死脑筋,这是琴潭公司给我们的公关费,有什么嘛,出了事我来负责好了。”
  为了给大家壮胆,肖立君“率先垂范”,先拿了1万元,又拿起3沓扎钱(1万元一沓)一一放到另三个人面前,大家见状,也只好收了。还剩1万元,交由阮保管。
  4月27日,郭某、蒋某又送来了20万元。肖立君依旧如法炮制,先私自吞了10万元,再与阮梁赐分了5万元,又拿出剩余的5万元集体分。有了上次的经历,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拿钱走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