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气功养生 >

气功怎能是成年人的游戏?——与涂建华先生讨论之一、之二

时间:2003-12-14 00:00来源:新语丝 作者:张洪林 点击:
气功怎能是成年人的游戏?--与涂建华先生讨论之一 涂建华先生在9月8日《新语丝》发表“气功是成年人的游戏”一文(简称《游戏》),宏论气功的概念定义,并对本人的相关论述提出一些不同看法。涂建华是我认识多年的反伪气功特异功能方面的同志,这里,以朋友
  

气功怎能是成年人的游戏?--与涂建华先生讨论之一

    涂建华先生在9月8日《新语丝》发表“气功是成年人的游戏”一文(简称《游戏》),宏论气功的概念定义,并对本人的相关论述提出一些不同看法。涂建华是我认识多年的反伪气功特异功能方面的同志,这里,以朋友的方式对其部
分观点进行讨论,同时更希望对其他读者们能有所帮助。

    气功的定义划界不能以刘贵珍为准

    涂建华认为:“刘贵珍(对气功)的定义及划界已经很明确。假如有人有意见说一些不以规定呼吸方法为特征的锻炼方法也应纳入气功范畴的话,那么现在问题是:刘贵珍定义了‘气功',他说了算,其它的方法,你爱叫什么叫什么
吧。”
     的确,如果“气功”这个事物从一开始就是刘贵珍发明创造的话,那么气功的定义当然应该如《游戏》所说,由刘贵珍说了算。然而,1985年前后我在花了大量时间研究气功发展史时发现,除了统一了“气功”名称外,气功这个事物在刘贵珍认识前早已存在数千年。刘贵珍自己也承认他的功法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他在自己的著作《气功疗法实践》中甚至写到:“古代流传下来的导引法、内养功、吐呐法、内功、深呼吸、静坐呼吸养生法等,虽然名称不同,均属于气功之前身。”又说:“‘气功’这个词概括了静坐、吐呐、导引、内功等修练方法。”由此可见,气功的概念定义划界应该由数千年传承积淀的合理内涵来决定,不能由刘贵珍说了算,更何况他说错了!

    一、古代中医早就明确了气功概念
    了解中医的人都知道,中医最早最权威的经典著作是成书于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医绝大部分基本理论都出于此书。气功的本质特征和概念早在这部著作中也阐述的非常清楚了。所有相关内容如下:
   《素问·上古天真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素问·上古天真论》:“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
   《素问·生气通天论》:“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是以圣人为无为之事,乐恬淡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故寿命无穷,与天地终,此圣人之治身也。”
   《素问·刺法论》:“肾有久病者,可以寅时面向南,净神不乱思。”
   《灵枢·始终篇》:“深居静处,占神往来,闭户塞牖,魂魄不散,专意一神,精气之分,毋闻人声,以收其精,必一其神。”
   《灵枢·本藏篇》:“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魄魂不散,悔怒不起,五藏不受邪也。”
   《灵枢·上膈篇》:“恬淡无为,乃能行气。”
   《灵枢·大惑论》:“独暝独视,安心定气,久而不解。”
    稍微有些逻辑学基础的人,通过以上论述,足以发现《黄帝内经》早已经明确了气功的本质特征及基本概念。一句“恬淡虚无,真气从之”和“恬淡无为,乃能行气”,充分表达了通过主动调神促使气机随之协调的“神”与“气”,亦即主动的自我心理调整影响自身生理功能的主从关系。充分显示了“调神”是气功的本质特征。上述其它与气功有关的条目中,“精神内守”、“独立守神”、“传精神”、“通神明”、“为无为之事,乐恬淡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净神不乱思”、“占神往来”、“专意一神”、“必一其神”、“御精神,收魂魄”、“精神专直”、“心和调”、“安心定气”等这么多专一内容的论述,清楚地证明了“调神”是气功任何其它非本质特征都不可替代的本质特征。
    古人不仅理论上如此论述,在创编功法时也紧紧地联系着心理调整的核心,达到了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统一。以唐代名医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的一段练功记载为例:“闭目存思,想见空中太和元气,如紫云成盖,五色分明,下入毛际,渐渐入顶,如雨初晴,云入山,透皮入肉,至骨至脑,渐渐下入腹中,四肢五脏皆受其润,如水渗入地,若彻,则觉腹中有声,汩汩然,意专思存,不得外援,斯须,则自达于涌泉。”懂得心理学知识的人从这段论述中可清楚地看出,这一练功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围绕着自我暗示核心,聚精汇神地自我想象、自我注意、自我感知直至自我催眠的自我心理调节过程。这一过程中“想见”的“太和元气”及其从头到脚的运行途径,也完全是以自我想象的内容进行自我暗示的结果。通过这种想象,摈除杂念,忘却烦恼,将自己带入一个令自己心旷神怡的意境中,形成一种美好的心理情绪状态,亦即气功入静状态(自我催眠状态)。
    类似论述在历代重要的中医著作中几乎都有记载。可见气功不是刘贵珍发明创造的事物,不能以他的错误见解来定义划界。综上客观史实的所述,我们完全可以下结论说:气功是中医调神理论、情志理论具体指导和应用的学科,是与现代心理学、心理生理学、心身医学、行为医学等密切相关的学科。气功绝不象涂建华先生所说的那样:“由于气功术与道家方术以及巫术的承传关系,气功的机理与科学相去甚远。作为观念形态的气功理论,是玄妙的难以捉摸的形而上”。是什么“大杂烩”。
    综上客观史实的所述,我们更可以运用逻辑学方法,轻而易举地发现气功的本质特征,明确气功原本的概念,下出符合气功实际的定义。如果用中医语言为气功下定义的话,可以说气功是通过调神来促使气机协调(所谓心平气和),以实现防治疾病目的的锻炼方法。如果用现代语言来概括气功,可以说气功是通过自我心理调整促使生理功能变得协调,以实现防治疾病目的的自我心身锻炼方法。根据气功的锻炼方式,也可将其定义为:气功是使用自我暗示为核心的手段,使意识进入自我催眠(入静)状态,通过良性的心理调整,使体内各系统生理功能趋向协调,甚至使某些病变的形态实质得以修复,从而达到防治疾病目的的一类自我心身锻炼方法。可见,基于气功自身客观本质特征的定义是自然和必然的,也不象涂建华理解的那样,是我个人对气功“这种诠释使‘气功’的外延在‘呼吸’的范围内进一步缩小而在‘意识’的方向上有所扩大”,是“狭义的”,以及“气功本不是科学,那种在科学上寻找定义的作法无异于缘木求鱼”。

     二、刘贵珍造成气功定义重大历史失误
    很多朋友可能还不知道,气功虽然有数千年历史,但是,数千年来,气功一直在民间流传,并没有当今“气功”这样一个统一的称呼。这类锻炼方法或因其强调姿势、呼吸、意念的不同,或因其来源于医、儒、道、佛、武之差异等等,有很多称呼。例如导引、吐呐、行气、服气、食气、坐忘、静坐、守神、内功、炼丹、坐禅……追溯现代气功发展的历史,前述各种各样称呼的锻炼方法最后被统称为“气功”,并得以在全国推广普及,刘贵珍先生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此,理清刘贵珍先生的一些重要史实,对认识气功一词在50年代后被确定下来及其内涵衍变的情况是很有帮助的。以下是我80年代研究并先后以“对气功概念的重新认识”、“‘气功’一词及其内涵衍变的考析”、“气功定义的重大历史失误”、“气功的本质特征是调神练意”等题目发表的部分文章的内容:
    刘贵珍,男,1920年生于中国河北省威县大寺庄,1945年参加工作,1956年开始担任北戴河气功疗养院院长,1984年12月27日病逝。
    刘贵珍在自己的著作中介绍他1945年参加工作后:“我患有严重的胃溃疡病,长期胃病的折磨,又引起失眠。在解放区医疗条件较差的情况下,经介绍跟本乡刘渡舟老师(一位农民)练内养功,诚心诚意地练了一百零二天,我的胃溃疡病好了,其它症状也随之减轻。”刘贵珍学会内养功治好了自己的病后,又将这种方法教给别的患者,这些患者也获得疗效。这个情况逐渐得到了邢台地委、唐山市委以及河北省卫生厅的重视和支持。后来,由河北省的卫生厅厅长组织,他们在一起商定,将刘贵珍的锻炼方法和前述多种称呼的锻炼方法统一叫做气功。因为气功运用于防病、治病,故名为“气功疗法”。
    刘贵珍之所以选择“气功”一词命名而没有选择其它词汇,是因为他所练的功法属于吐呐类、是以强调呼吸为特征的。这个功法要求吸气后停住,然后再慢慢地呼气。如果用现在的眼光看,这个功法是要求练功人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自己的呼吸上,用呼吸这一个念头取代其它杂念,使练功人的意识达到入静状态。换言之,呼吸方法主要是吸引注意力帮助入静的手段,而不是气功的本质特征。然而,极其遗憾的是,不懂医学不全面了解气功发展史可能也不太熟知逻辑学的刘贵珍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在自己的代表作中写到:“为什么称它为气功疗法呢?‘气’这个字在这里是代表呼吸的意思;‘功'字就是不断地调整呼吸和姿势的练习,也是俗语说的要练得有‘功夫’,将这种气功疗法,经用医学观点加以整理研究,并且用到治疗疾病和保健上去,去掉以往的迷信糟粕,因此称为气功疗法。”这是刘贵珍给气功下的定义。通过这个定义,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刘贵珍是将呼吸之气当作气功的本质特征了。这个定义以其呼吸之气的内涵,硬性地改换了古人调整心理的内涵,造成气功定义出现第一次严重的历史失误。
    后来,河北省卫生厅委派刘贵珍前往北京,向卫生部汇报了气功。这个由民间发掘出来的不吃药不打针就能治病的方法,自然也引起了卫生部的重视。1955年12月19日,在国家研究中医的最高学术结构--中国中医研究院成立典礼的大会上,国家卫生部对全国一些先进的中医集体和个人进行了表彰,其中就有刘贵珍领导的唐山气功实验小组。不仅给他们颁发了奖状和奖章,而且还颁发了三千元人民币的奖金。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健康报、工人日报、体育报等多家新闻机构对刘贵珍本人及气功疗法进行了报导。从而使刘贵珍及气功疗法在全国的影响迅速扩大。全国各地办气功班,还有许多人涌向河北省参加刘贵珍举办的培训班。在全国范围内,第一次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学练气功的热潮。1956年,国家投资在北戴河创建了第一个气功疗养院,刘贵珍出任院长。同年,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专门请刘贵珍同志来北京汇报和传授气功,对他研究气功给予高度评价和直接给北戴河气功疗养院批示给予物质支持。此后,中央一些领导同志常请他去教气功。陈毅同志学会气功后,高血压病明显见效。林伯渠同志学会练功后,高兴地说:“你为老人找了个治病强身、延年益寿的好办法。”谢觉哉同志则为刘贵珍的《气功疗法实践》一书提词:“气功疗法,人人可行,不花钱,不费事,可以却病,可以强身,可以全生,可以延年。”此书先后印刷11次,发行百万册。刘贵珍的重要著作还被译成日、英、印尼等文字,发行于国外。至此,刘贵珍以很快的速度成为当时气功领域最有影响的权威人物。当然,他改换错了的气功概念也因此传向了国内外。直到今天,外国词典和国内的汉英词典中的气功条目还仍然将气功解释为呼吸锻炼方法,概源于此。
    针对刘贵珍在前人基础上确定的“气功”这个名称,以及他给气功下的定义,国内的一些著名养生专家当时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如蒋维乔先生指出:“现在大家都称‘气功’,其实这个名称并不妥当,不过已经通行,我也只有从俗了。在古时叫养生法。”前上海气功疗养所所长陈涛指出:“气功疗法这个‘气’字如果把它看成是人体所固有的神经系统活动的各种现象,那就容易理解,如果硬说是天地的玄气在人体内起作用,那就无法从神秘的外衣中解脱出来,成为广大
人民的一种治病养生的方法。”李立知先生更明确地写到:“常常有人顾名思义地把气功理解为练气,于是专在‘气’字上用功夫,以致发生了各种流弊:比如有的初学的人,为了‘练气’就强力地做深呼吸或憋气下沉,结果不但影响入静,反而产生气闷和胸腹疼痛等弊病。所以要进行正确的呼吸只是为了达到入静的一种手段,而不是为了‘练气’。”然而,这些先生的真知灼见在当时的气功热中,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从而错过了一次纠正气功定义失误的机会。
    情况正如李立知先生预言的那样,后来学习气功的人不仅将气功之“气”理解为呼吸之气,而且真的顾名思义,逐渐将气功之“气”理解为人体内气、元气。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气功被禁锢十年,于1977年复出后,几乎所有学练气功的人都不知不觉地望字生义,将气功之气理解为元气、内气。面对这种情况,刘贵珍又对气功定义进行了新的解释,他在修改后的代表作中写到:“依据古典理论,将这种以培育正气为主的自我锻炼方法命名为‘气功',我们认为,气功的‘气’不仅包括呼吸之气,也包括人体的正气。”“我们把培育元气的健身方法称之为气功,这充分体现了祖国医学传统理论的观点。”同书还写到:“气功之‘气’,主要指真气(元气)而言。”从刘贵珍对气功新的定义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对气功概念的内涵由当初的呼吸之气又随意地改为了人体内的正气、元气。显而易见,这种变化是纯思辨演绎的结果。这些使气功定义发生了第二次失误。这个失误为“内气外放”--外气现象的产生奠定了理论基础。
    稍微有一点认真做学问的精神,就可以很容易考证出气功的本来概念和概念被改变的并不复杂的历史事实。回顾这段并不久远的现代气功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新中国成立后,刘贵珍先生是在中央领导、卫生部和新闻媒介的支持下,将气功推向全国的第一人。同时我们还可发现,面对推广气功的无人可比的巨大历史功绩,刘贵珍同时也制造了一个同样巨大的气功概念、定义、本质特征的历史失误--因为他对中医、对《黄帝内经》的无知,在统一气功名称的同时,硬性地将古代气功“调神”的概念给改换成“练呼吸之气”。这个重大的理论失误是后来人望字生义,将气功的“气”理解为内气和内气可以外放成“外气”的基础。众所周知,任何一门学科的基本概念都是这门学科理论大厦的第一块基石。气功概念就是气功学科理论大厦的第一块基石。这第一块基石奠歪了,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理论大厦也必然是歪(失误)的,失误理论近50年来培养出的气功专业队伍人员(包括那些气功百科全书的作者们)的实际内涵和水准当然是可想而知的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重大现实是,对气功的错误认识至今仍在气功领域占据着主导统治地位。理论的正确与否和专业人员的水平高低必然严重影响气功学科是否能沿着科学轨道健康发展了。气功学科自身的这些情况自然是社会伪气功产生、发展、泛滥直至邪教的基础或内因了。显而易见,这些恶果与刘贵珍对气功概念定义的失误有必然联系。因此,气功的定义划界绝不能还以刘贵珍为准了。 
   

          气功怎能是成年人的游戏?--与涂建华先生讨论之二 

    涂建华先生在其《气功是成年人的游戏》一文中说:"气功是集巫术、道术、心理疗法和体操于一体的大杂烩。这个大杂烩如果一定要命个名的话,那它就是成年人的游戏。之所以认为它是游戏,是因为气功的机理不甚科学,有些还是伪科学,所以你不能说它是一种身心锻炼的方法"。还说:"气功是一种古老的养生术,这种养生术是建立在不甚科学甚至反科学的理论基础上的。气功学不是科学,而是东方神秘主义的典型代表",以及:"由于气功术与道家方术以及巫术的承传关系,气功的机理与科学相去甚远。作为观念形态的气功理论,是玄妙的难以捉摸的形而上。事实上,西方学术界早已把中国的气功和佛教的瑜伽术合称为东方神秘主义"。对于一位缺乏现代气功学科基础知识的非专业人员,我钦佩他的敢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纯洁勇气,但实在不能苟同他这些浅尝则止甚至非常错误的观点。
    首先,让我们看看中医气功与宗教的关系。从气功史学角度看,涂先生很不了解气功与道教方术以及巫术等之间的关系。的确,社会上的各派气功爱好者甚至气功专业内,一些人站在各自流派上也分别主张气功起源于道教、佛教、儒教、武术等,当然也有人认为气功是各方面内容的大杂烩。然而,这些人不了解气功的历史远比道教、佛教等长。这里,不以"四千多年说法"为据,仅根据已经奠定了气功理论基础的中医最早的经典著作春秋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这部两千多年前的著作的历史就比道教形成和佛教传入的时间长。更何况该书第一篇章就写到:"上古(很久很久以前)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吐呐),独立守神(站桩入静),肌肉若一"?!由此我们最起码可以得到这样认识:气功不仅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象针灸、中药、推拿一样,是中医学框架内发展起来受中医理论规范的组成部分,绝不是什么其它东西的大杂烩。无庸置疑,气功主流在中医学内发展过程中,确实也不断地汇纳其它方面与自己相关和有用的理论与方法来丰富完善自身。道家、儒家、道教、佛教等都与气功有着这样一层关系。例如吸收了道教的丹田理论练内丹功方法。再如现在气功理论中被确立为基本练功方法的"三调"--调心、调身、调息,就取自佛教修习方法中的"五调"--调心、调身、调息、调饮食、调睡眠。但不能仅因此而简单地断言气功是什么大杂烩。
    其次,让我们看看气功的科学性。我在《与涂建华先生讨论之一》文中列举的史实,无可辩驳证实我们的先人在数千年前就认识和确立了自我心理调整的理论和方法。面对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现代心理学以及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心理生理学、心身医学、行为医学等,我们的中医气功难道不科学吗?这又怎么能是'伪科学'甚至'反科学'呢?当然,针对气功定义在50年代以来出现重大历史失误给气功在现代理论发展和合格人才培养方面带来的挫折现状,我也不认为气功已经成为一个完整的学科。但气功所具有的科学内涵及其发挥作用的科学机制是不可否认的。众所周知,入静,是气功锻炼本身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气功区别于其它健身方法的重要特点。入静是练功者通过采用集中注意力方法排除思想杂念,使意识从普通清醒状态逐渐过渡到"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状态。此时,大脑除自知自己是在练气功这一点上保持清醒外,其它部位都处于一种主动性的休息抑制状态。气功术语称之"一念代万念"。
    心理学将处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意识状态称为催眠状态。气功入静状态在实质上属于自我催眠状态。在形式上稍有区别的是练气功导致的催眠使用的是带有中国民族文化特色的手段。大量实验室研究及临床观察结果表明,处于入静状态时,主观上练功人会感到全身舒适、心情愉快、心胸开阔。这种美好情绪状态,使心理紧张得以充分放松。客观上,可以检测到这种良性精神状态会直接影响神经内分泌的功能活动,进而影响全身各系统的生理功能指标(如脑电、心电、胃电、血压、血氧和二氧化碳分压、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状态......)向着协调有序化的方向发展。长期坚持气功锻炼,进一步可使诸如炎症、溃疡等实质病变在一定程度上得以修复。这种通过自我心理调整来协调自身生理功能进而有限度地影响形态实质的过程,就是气功发挥作用的主要科学机制。当然,也是气功具有消除心身疲劳、增强免疫能力健身防病,以及治疗心身疾病作用之所在。这些50年代以来被包括我们气功研究室在内的全国许多气功现代实验研究所证实了的内容,能否认他们的科学性吗?涉及如此繁杂学科知识的气功"游戏",是随便什么"成年人"都可以参加进来的吗?我在10年前与一个不具备气功专业基础知识但自认为很气功权威的伪气功人士论战时,针对气功专业人员必备的素质就写道:他们最起码必须具备医学(包括中医学和西医学)、心理学、科研方法学和哲学(正确的思想方法)等学科知识。在此基础上,从事气功史研究还要有医古文和文献学等知识,从事气功现代实验室工作要具有电子学等知识...... 没有经过十几二十几年时间的上述专业教育和实践,绝对不可能深入认识和中肯准确地评价气功学科!这就类似中学水平的人不可能攻克哥德巴赫猜想一样。古人云"术业有专攻"。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我毫不客气地说,气功只能是合格的气功专业人员参加的游戏。伪气功才是各方面成年人都可以随便参加的游戏。
    我认为,涂建华先生的专业特长是从社会学角度认识分析批判伪气功和特异功能。多年来,他在这方面做了不少有益于社会的工作,并被我认作朋友同志。但我也认为涂先生可能是出自对伪气功和特异功能的愤恨,在横枪立马批判伪气功的社会危害时杀红了眼,越界进入自己并不知其深浅的气功专业领域也乱刺一通,引起我不能不稍微招架一下。还请谅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