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坛精华 > 无神论坛 >

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政策(三)

时间:2015-10-17 23:53来源: 作者:加润国 点击:
正如“宗教批判”是革命资产阶级的历史任务一样,在人类历史上明确提出“宗教信仰自由”也是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当古代世界走向灭亡的时候,古代的各种宗教就被基督教战胜了。当基督教在18世纪被启蒙思想击败的时候,封建社会
  

 三、马克思主义宗教政策的重要内涵:坚持进行无神论宣传

  
  正如“宗教批判”是革命资产阶级的历史任务一样,在人类历史上明确提出“宗教信仰自由”也是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当古代世界走向灭亡的时候,古代的各种宗教就被基督教战胜了。当基督教在18世纪被启蒙思想击败的时候,封建社会正在同当时革命的资产阶级进行殊死的斗争。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思想,不过表明自由竞争在信仰领域里占统治地位罢了。”{21}对于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主张,马克思主义一向持肯定态度,因为这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要求。但是,资产阶级在取得政权之后又全力挽救被他们击败的基督教,以便“为人民保存宗教”。因此,资产阶级政权逐渐变得反对甚至敌视无神论思想,而仅仅满足于一般的宗教宽容政策。作为服务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事业的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政策,当然不能停留在资产阶级的水平,它不仅要实现“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且要实现不信仰任何宗教的彻底自由,即继续进行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宣传的自由。
  关于马克思于1875年在《哥达纲领批判》这一科学社会主义“最重要的纲领性文献”中为工人政党制定的宗教政策及其经典表述,我们在上文中只引用了一半,即它的前半段。它的后半段是:“……但是,工人党本来应当乘此机会说出自己的看法: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不过是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已,工人党则力求把信仰从宗教的妖术{22}中解放出来。但是他们不愿越过‘资产阶级的’水平。”{23}
  如果说,马克思的前半段话表明无产阶级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继承并改造了资产阶级的“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政策,使它更加全面、彻底和真实的话;那么,马克思的这后半段话则鲜明地宣示了工人阶级政党在世界观上的革命性和先进性。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既然揭开了宗教的本质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这个秘密,就不能仅仅满足于只是“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这种“‘资产阶级的’水平”,而是应该在自己的革命实践中持续扩大现代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这一无产阶级科学世界观的影响,使人民群众逐渐摆脱宗教世界观的束缚,在党的组织领导下通过现实斗争去争取自己真实的幸福生活。马克思的这一论述,击中了拉萨尔机会主义者企图放弃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宣传的要害,为工人政党旗帜鲜明地坚持和宣传无神论树立了典范。
  关于工人阶级政党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这一重要方面,马克思因忙于完成《资本论》而没有作进一步论述,但恩格斯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重要的论述:“基督教和工人的社会主义都宣传将来会从奴役和贫困中得救;基督教是在死后的彼岸生活中,在天国里寻求这种得救,而社会主义则是在现世里,在社会改造中寻求。”{24}“在社会主义者当中也有理论家,或者,像共产主义者称呼他们的那样,十足的无神论者,而社会主义者则被称为实践的无神论者。”{25}“社会主义同时又是工人不信仰宗教的坚定不移的表现,这种表现是这样地坚决,使那些不自觉地纯粹为了实际原因而不信仰宗教的工人也往往被这种尖锐性所吓退。但是在这里,也是穷困将迫使工人抛弃信仰,他们会愈来愈相信,这种信仰只能使他们俯首帖耳地听从自己命运的支配,顺从地听任有产阶级榨取他们的脂膏。”{26}
  既然工人阶级中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成为社会主义者或曰实践的无神论者,那么作为工人阶级先进代表的工人政党坚持自己的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思想,并在实践中向群众宣传无神论思想的这种自由,当然也就历史地成为无产阶级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了。
  对此,恩格斯1875年在坚决反对党内少数人企图以行政手段取缔和限制宗教信仰自由的“左”倾错误的那篇《流亡者文献》中,作了十分明确的论述:“在我们时代,当个无神论者幸而并不困难。在欧洲各工人政党中无神论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事,虽然在有些国家中它往往带有一位西班牙巴枯宁主义者的无神论所带有的那种性质,这位巴枯宁主义者说:信奉神,同整个社会主义是背道而驰的,但信奉童贞马利亚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每一个正派的社会主义者当然都应该信奉她。至于德国绝大多数的社会民主党工人,则甚至可以说,无神论在他们那里已成了往事;这个纯粹否定性的术语对他们已经不适用了,因为他们已经不只是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根本不相信神了;他们干脆把神打倒,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生活和思考,因此他们是唯物主义者。在法国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最简单的做法莫过于设法在工人中广泛传播上一世纪卓越的法国唯物主义文献。这些文献迄今为止不仅按形式,而且按内容来说都是法兰西精神的最高成就;如果考虑到当时的科学水平,那么就是在今天看来它们的内容仍有极高的价值,它们的形式仍然是不可企及的典范。”{27}
  在这里,恩格斯不仅批判了有些国家中存在的那种“一位西班牙巴枯宁主义者的无神论”的荒谬逻辑,即所谓“信奉神,同整个社会主义是背道而驰的,但信奉童贞玛利亚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每一个正派的社会主义者当然都应该信奉她”这种文理不通、自相矛盾的宗教民主主义谬论,而且提出了工人阶级政党进行无神论宣传的具体策略:“最简单的做法莫过于设法在工人中广泛传播上一世纪卓越的法国唯物主义文献。”
  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涌现出的进步思想家群体的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著作,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宗教神学构成了致命打击,在中世纪宗教神学一统天下的环境中成功地培育出人类历史上第一批彻底的无神论者。正是在近代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思想所体现出来的科学理性精神的启蒙教育下,才产生了所谓的“民主国家”和资产阶级的“人权宣言”,从而为消除由来已久的宗教专制和宗教迫害、“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创造了条件。马克思主义哲学把资产阶级的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发展到现代唯物主义和现代无神论的科学形态,无产阶级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在“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基础上增加了宣传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的内容。但是,由于在近代革命的“宗教批判→政治批判→经济批判”三环节中,“宗教批判”是由资产阶级革命思想家完成的,马克思主义是在资产阶级“宗教批判”的基础上直接从“政治批判”和“经济批判”进入科学社会主义的;所以,如果要对未觉悟的无产阶级群众进行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那么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充分利用资产阶级在长期宗教批判的斗争中所留下的大量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思想遗产。因为“这些文献迄今为止不仅按形式,而且按内容来说都是法兰西精神的最高成就;如果考虑到当时的科学水平,那么就是在今天看来它们的内容仍有极高的价值,它们的形式仍然是不可企及的典范。”正是根据恩格斯的这一论述,列宁于1922年写下了《论战斗唯物主义的意义》这篇在他生前公开发表的最后一篇雄文,它被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学家们恰当地称为列宁为我们留下的“加强意识形态领域工作的庄严号召”和“哲学遗嘱”{28}!
  综上所述,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如我们许多人所知道的那样,创立了包括宗教本质观、宗教根源观、宗教形态观、宗教规律观和宗教作用观等主要内容的科学宗教理论,而且提出和论证了以“信仰的特权是普遍的人权”这一科学理论为核心的无产阶级的宗教人权观,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了包括“彻底实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坚持进行无神论宣传教育”这两方面■内容的无产阶级宗教政策观。为了捍卫这些基本政策,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同党内外企图消灭宗教(激进的资产阶级青年黑格尔派)和禁止宗教(布朗基主义者、巴古宁主义者和冒充社会主义者的杜林)的“左”倾错误进行了坚决斗争,而且同19世纪70年代以后党内日益滋长的右倾机会主义者企图放弃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错误倾向进行了坚决斗争。
  胡锦涛同志2007年12月18日在新一届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在长期实践中,我们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与我国实际相结合,确立了我们党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针。”中国共产党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理论,不仅包括以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本质观、宗教根源观、宗教形态观、宗教规律观和宗教作用观为基础的“宗教的存在具有长期性、宗教问题具有群众性和特殊复杂性”等基本理论,而且包括以“无产阶级宗教人权观”为支点的中国共产党新的宗教人权理论。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正是在首先规定“尊重和保护人权”的基础上,进一步规定了“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团结信教群众为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的内容。因此,正如胡锦涛同志在上述讲话中所指出的:“尊重和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是我们党维护人民利益、尊重和保护人权的重要体现,是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扩大党的群众基础的必然要求。”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忘记江泽民同志和胡锦涛同志反复强调的如下观点:共产党员不但不应该信仰宗教,而且应该积极向人民群众宣传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进行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宣传教育与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无神论宣传教育要坚持不懈、纳入规划、细水长流。学习和宣传我党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针,决不能忘记它是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包括宗教理论和宗教政策两方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完)
 
      注释
    {2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92页。
      {22}请不要对马克思使用“妖术”这个词过于敏感。实际上,“妖术”这个词恰恰是历史上占统治地位的正统宗教对民间宗教及所谓异端、异教的某些带有巫术色彩的崇拜活动的惯用语汇。当然,马克思站在无神论立场上借用这个词,无疑含有批判宗教有神论的意味。
      {2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17页。
      {2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457页。
      {2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33页。
      {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526页。
      {2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46-247页。
      {28}列宁在这篇著作中这样论述无神论宣传的意义和方法:“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以为,被整个现代社会置于愚昧无知和囿于偏见这种境地的亿万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民和手工业者)只有通过纯粹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这条直路,才能摆脱愚昧状态,那就是最大的而且是最坏的错误。应该向他们提供各种无神论的宣传材料,告诉他们实际生活各个方面的事实,用各种办法接近他们,以引起他们的兴趣,唤醒他们的宗教迷梦,用种种方法从各方面使他们振作起来,如此等等。”见《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648-649页。
      ■ 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最近选编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论宗教》(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2月出版)一书,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分为“如何认识宗教”和“如何对待宗教”两部分,前一部分包括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宗教本质观、宗教根源观、宗教形态观、宗教作用观和宗教规律观的主要论断,后一部分包括他们对这两方面政策内容的主要论断和列宁处理宗教问题的具体案例,关于宗教人权观的论述也在其中。参见《宗教与世界》2007年第5期的相关介绍。
      ■ 新党章规定的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指“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四句话。
 
      作者简介:加润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责编:文丁
      (《科学与无神论》2009年第3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尹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6-06 13:06 最后登录:2015-11-05 22:11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