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邪教研究 >

分清科学与伪科学、宗教与邪教

时间:2007-04-03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07.2. 作者:文有仁 点击:
20世纪80、90年代,我国伪科学和邪教大量出现,给我国社会和人民带来巨大危害,它们都宣称自己是科学,是宗教;不承认自己是伪科学,是邪教;甚至参与批判别的伪科学、邪教,以显示自己是科学,是宗教。这样就搅浑了水,混淆了视听,使人真伪莫辨,便
  

       20世纪80、90年代,我国伪科学和邪教大量出现,给我国社会和人民带来巨大危害,它们都宣称自己是科学,是宗教;不承认自己是伪科学,是邪教;甚至参与批判别的伪科学、邪教,以显示自己是科学,是宗教。这样就搅浑了水,混淆了视听,使人真伪莫辨,便于它们浑水摸鱼,在浑水中生存和发展。它们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发展起来。

       一、伪科学都自称科学或被某些人、某些媒体宣扬成科学

       1984年3月,哈尔滨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进少量配置的“洪成基液”(或称“水基燃料膨化剂”)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这项“发明”受到不少权威人士肯定,被全国几十家新闻媒体炒得火热,宣扬为重大科学成就,对解决世界能源短缺有重要意义。最后查明,王洪成的“水变油”是伪科学。

       胡万林1983年以“故意杀人”等罪被判无期徒刑。1991年被送到新疆农二师劳改三支队劳改。1993年,他在这里办了一个狱内中医气功门诊部,给人治病,大量创收。《气功与体育》杂志、《国际气功报》等载文高度赞扬胡万林。胡万林1997年7月被释放,先后到太原办“万林医院”,西安太乙宫镇办“终南山医院”,河南商丘办卫达医院。胡万林治病时让病人大量服用芒硝,他称自己的疗法是“大自然疗法”、“运动疗法”。柯云路编写的《发现黄帝内经》称胡万林为“当代华佗”。《中华新闻报》2002年3月4日刊载的一篇文章说:“胡万林得以一夜成名,正是新闻传媒为之大肆鼓噪的结果。”

       1981年,河北无极县农民邱满囤宣布研究“邱氏诱鼠剂”获得成功。许多新闻媒体一轰而上,宣扬这种鼠药“能将50米以内的鼠类引出”,“要杀公的杀公的,要杀母的杀母的,药放在树上也能将老鼠引上树”。这被说成是灭鼠科学的成就。《人民日报》1995年4月12日报道,国务院办公厅专门下文查禁邱氏鼠药。案件至此画上了句号。

       《四川日报》1979年3月15日刊登消息《大足县发现了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消息说,省委某负责同志到了当地,接见了这个名叫唐雨的儿童及其亲属,了解了情况。省有关科研部门对此进行了科学研究。此后,此类现象在各地广泛出现,一些报道甚至说,头、手、额、腹、膝盖、脚掌、脚趾、背、臀都能认字。在西方,这叫“超感视觉”,是一种特异功能。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学科,在国外称为“心灵学”或“超心理学”。我国的研究者觉得,“心灵学”这样的名词,在意识形态上过于敏感,把它称为“人体科学”。

       《自然杂志》1979~1982年间发表了3篇宣扬“人体特异功能”的文章,包括中国科协某高官的文章等。一位身居高位的大科学家1980年6月表示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并首次提出“人体科学”概念。某些科学家提出,“要把人体特异功能与气功、中医理论研究结合起来”,“应该注意把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些有关部分与现代科学技术结合起来,使之纳入现代科学研究的轨道”。这以后,我国出现了“人体科学”热潮。

       1979年夏,两家电影制片单位合拍了一部纪录片《四川奇趣录》,其中有四川江油一名民间武术家海灯表演“二指禅”的短暂镜头。海灯法师从此成名。据揭露,这个所谓“二指禅”是用绳子把海灯倒吊起来拍摄成的弄虚作假的货色。这以后不少新闻媒介大力宣扬海灯,说得越来越神。

       随后海灯的徒弟严新“大师”出山,创立“童子长寿九步功”。严新满口科学,自称具有发外气的“特异功能”,不但能向2000公里外发功、改变分子结构,甚至扑灭了大兴安岭大火、包治截瘫和癌症。在《严新大师在北京》一书中,严新自称“与一些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合作,在横跨高能物理、基础化学、生物科学、遗传工程等重要学科领域内,纵涉宏观物质运动、微观分子、粒子结构,成功地进行了几十项重大科学实验。其中每一项都能引起现代科技革命”。这些高校和科研机构某些人也宣扬他们和严新搞的这些实验是科学的。

       此后全国出现了“气功热”,诞生了上千种功法、门派,张宏堡“中华养生益智功”(“中功”)、张香玉“自然中心功”、张小平“万法归一功”、沈昌“人体科技”、陈林烽“慧莲功”、张宝胜“特异功能奇人”等等大师纷纷登场,举办了无数场“带功报告”,让千万人痴迷。

       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在这方面是相当典型的。

       李洪志不仅认为他的“法轮功”是“现代科学”、“现代人体科学”,而且认为是“超常科学”。据他自己宣布,“超常科学”包括以下内容:宇宙之外还有“另外空间”,地球曾经毁灭了多次,“精神就是物质”,“德是白色物质,业是黑色物质”,“每个星球上都有生命”,“人是从宇宙中空间一层层掉到最底层来的”,只有李洪志和他的“天书”———《转法轮》能带着人们“消业”、“上层次”、回归“天堂”。“真、善、忍”是“万物起源”,“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的一切物质都存在着真、善、忍这一种特性”,“真、善、忍”“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他还说:“我们法轮大法在一个史前的时期曾经像释迦牟尼佛的佛教一样在人类社会大面积度过人,在这次人类文明时期从来没有过。这次人类出现后,我们这是第一次又拿出来。”他的著作中还提到了“中子”、“夸克”、“伽马射线”、“大陆板块更换”、“史前文化”、“植物的心灵感应”等等科学术语。他说,“我们讲的东西非常明了,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

           二、伪科学严重危害社会与人民

       在王洪成的“水变油”被炒得火热,宣扬为重大科学成就时,一个部队企业专门为此办了一个公司,有300多家乡镇企业拿出上亿元资金给他搞共同开发,把他当成财神爷。王洪成获得了数以亿计的钱财。1995年全国政协八届会议上,何祚庥、郭正谊等4位科技界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呼吁调查“水变油”的投资及对经济建设的破坏后果。1996年1月1日,王洪成被收容审查;1997年11月14日,被哈尔滨中级法院判处10年徒刑。而这幕闹剧此时已给人民群众造成了数以亿计钱财损失。

       胡万林日诊五百至千人,几年治了240万人,有不少人被他治死。由于胡万林多次治死病人,西安警方1998年2月查封了“终南山医院”。1998年9月,胡万林到河南商丘卫达医院开业。胡万林在商丘卫达医院又治死了河南漯河市市长刘法民等病人。当年有不少传媒以及司马南、何祚庥、郭正谊等专家学者顶住压力,以大量事实揭露胡万林。1998年12月胡万林被捕,2000年9月30日,河南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胡万林以非法行医罪致多人死亡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大师”认为“法轮功”组织已经羽翼丰满,借口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何祚庥院士批评“法轮功”的文章,煽动其练习者一万多人围攻中南海,向中央提出无理要求。这以后,他们竟然进一步提出“大师”要进全国政协,并继续在北京和一些省市政府所在地非法聚集,其带有明确政治目的邪教真实面目彻底暴露。李洪志还让“法轮功”习练者有病不求医吃药,只练“法轮功”,结果,到1999年“法轮功”被取缔时为止,就有1500多名“法轮功”习练者的因苦读《转法轮》、苦练“法轮功”耽误了医疗而丢了性命。

       1999年7月22日“法轮大法研究会”被取缔。7月24日《中国体育报》报道,11种气功功法的创编者及负责人7月23日齐集北京举行座谈会,声讨李洪志罪行。严新气功的创编者严新在会上说,李洪志的“法轮大法”“言词荒唐,手法庸俗”,“是对追求健康、幸福的善良人们的一个误导。”似乎严新气功不是“言词荒唐,手法庸俗”,不是对“善良人们的一个误导”。

       三、邪教把伪科学作为自己的“理论”依据

       从已揭露的邪教来看,它们都是把自己的歪理邪说宣扬为“科学”。然而,它们所谓的“科学”都是“伪科学”。它们把这些“伪科学”作为自己的“理论”根据,大肆宣扬,迷惑并吸引了大批追随者。

       上文提到,李洪志提出了一系列实为伪科学的“现代科学”、“现代人体科学”乃至“超常科学”作为“法轮功”的理论根据,到处宣讲,“法轮功”势力迅速壮大,到1999年信众达到200万人。李洪志这套伪科学的歪理邪说不容许任何人质疑。哪家媒体揭露了“法轮功”的伪科学,李洪志就煽动其追随者去围攻,甚至到当地有关部门去闹事。

       沈昌提出的“人体科技”认为,“意识决定存在,万物有灵、心想事成”;“人体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生产力”。沈昌的“人体科技”谬论迷惑了许多人。1996年10月10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沈昌案时,竟有数百沈昌信徒围在法院门口,法院只好“因故不开庭”。

       1987年8月,张宏堡出山,推出了“中华养生益智功”(“中功”)。张宏堡“用系统工程的理论来解释气功”,唬了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包括有的高校领导和部级干部。

       纪一(原名姬学统)的“一通法”功法也有他自己炮制的一套“科学”理论。纪一,1957年生,当过兵,做过记者,出版过《大气功师出山》等50多本著作。《大气功师出山》是专门吹捧张宏堡的,使神化张宏堡的运动达到了巅峰。纪一随后也提出了“人类新起源说”、“神秘文化论”、“风水论”、“特异功能说”、“生命平衡论”、“排毒健康论”等自己的一套“科学”理论,于1995年创立了称为“一通法”的功法,当上了“大师”。纪一宣扬自己是“世界唯一一位用气功完成‘DNA变性实验’的大气功师和特异功能人”,“其生命特异光照之多是唯一的”。纪一发过功的“一通茶”“可以调百病”、“确有抗癌防癌作用”、“对晚期肿瘤生长有防治作用”,大搞推销。由于非法销售宣扬“一通法”歪理邪说的图书《人活精神》和出版发行《中国手疗讲义》,纪一于2001年5月25日被捕。

       四、伪科学不会自行消亡。如不反伪科学,它们会日益泛滥,危害社会

       有人说,伪科学不应当反,不需要反。随着科学的发展,经过科学的检验,它们有可能是真正的科学;要真是伪科学,就会自行消亡。但是,多年来的事实正好与此相反,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大力反伪科学,伪科学不仅不会消亡,而会日益泛滥,对社会造成越来越大的危害。

       1982年6月15日有关领导部门发出通知,宣布对人体科学和气功研究的“三不政策”,即“不争论、不宣传、不批评”。在这以后,反伪科学者遵守通知,对伪科学及邪教停止了公开批评与争论。而搞伪科学及邪教的人们却并不遵守“三不”,采取出书、作演讲、搞表演、成立组织和发表内刊的方式大肆宣传他们的伪科学和邪教的歪理邪说,各种功法大师纷纷到处宣扬各自功法,放手发展追随者队伍,大肆敛财,扩充自己的经济实力。结果,伪科学和邪教追随者越来越多,形成了一股强大势力。

       2000年1月,由《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中华读书报》“科技视野”专刊等邀请部分专家、学者评选出“当代中国十大伪科学作品”。《北京青年报》在关于这些伪科学的报道中指出,1998年出版的《发现黄帝内经》“吹捧胡万林,影响极大。”1993年出版的《沈昌人体科技———二十一世纪的曙光》“宣扬沈昌神鬼学说,影响很大。”1998年出版的《严新气功科学实验纪实》“代表中国神功‘科学研究’最高水平。”1990年出版的纪一著《大气功师出山———张宏堡和他的功法秘宗》“宣扬张宏堡,为‘中功’壮大立下汗马功劳。作者本人后来也自立门户,当起了大师,近来卖开了信息茶。”1993年出版的张小平著《中华奇宝“万法归一功”秘传真经》“为‘佛子’张小平神化自己的著作,此书称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张小平。”1994年出版的李洪志著《转法轮》。1989年出版的《大自然的魂魄———记自然中心功传授者张香玉》是“吹捧女巫张香玉的专著”。1995年出版《中国元极功法》,“元极功以‘科学’开路,盛极一方。”

       “三不政策”发布十多年间,严新在国内“声誉”越来越高,有越来越多的追随者。一批正直的中国科技工作者实在看不过去,站了出来,把严新的所谓“重大科学实验”揭得体无完肤。《工人日报》1995年7月中旬召开严新“气功科学实验”座谈会,科学家何祚庥、科普作家郭正谊等严正指出,严新这些试验极不真实,极不严肃,他们强调对伪气功不可等闲视之。该报随后发表一系列文章从各个方面加以揭露。但由于某种原因,揭露未能继续进行。即使如此,严新由于自己的“科学”在国内多次露馅,只得跑到国外去唬人了。

       许多人笃信沈昌的“人体科技”,练“沈昌特功”走火入魔而死亡。沈昌大办“特功讲座”,卖“信息茶”,诈骗巨额钱财。《工人日报》1996年多次刊文揭露沈昌及其“人体科技”,遭到沈昌起诉。2001年9月,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判处沈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近900万元。沈昌从此才销声匿迹。

       张宏堡出山不久,1988年1月,某些媒体就掀起了一股张宏堡热。1991年,他在四川省都江堰市青城山建立了名叫“国际生命科学院”的训练基地,到1999年11月被查封时,该基地累计培训“中功”学员近百万人。张宏堡建立全国性、国际性的“中功”组织,出版刊物《麒麟文化》,并创办“中功”实业。他通过多种名目和方式敛财,成为当时所有“神功大师”们中最富的一个。后来,张宏堡以涉嫌强奸妇女、谋杀和伪造证件等罪名被通缉,“中功”被取缔。2000年初,张宏堡持假护照潜入美国关岛。2003年8月,张宏堡在美国宣布成立一个“中国影子政府”并自称“总统”。2006年7月31日张宏堡因车祸死亡。“中功”消亡。

       1999年,“法轮功”发展到号称拥有信众200万人。李洪志“大师”于4月25日策动“法轮功”练习者一万多人围攻中南海,以后还在一些省市政府所在地非法聚集,其带有明确政治目的邪教真实面目彻底暴露。这年7月22日,民政部公布了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当天,公安部也发出通告,禁止“法轮功”各种扰乱社会秩序的活动。“法轮功”走上了穷途末路。李洪志逃到国外,成为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的走卒。

       这里要特别谈一谈司马南。他一度拜在“气功大师”门下,发现了“气功大师”功法骗人的奥秘,反戈一击,从“大师”营垒中杀了出来。他用他从“大师”那里学得的“绝活”在各种场合公开表演“特异功能”,他会意念拨表、意念弯勺子,他会让烟头在玻璃杯中跳舞,他更会耳朵认字,他讲的“宇宙语”不比张香玉差。他明确宣布这都是魔术,都是掌握了一定技巧后就可以做到的,而不是什么“特异功能”。

       于光远、何祚庥、郭正谊、司马南、杜继文、段启明、李申、申振钰、陶世龙、方舟子、陈祖甲等一大批专家、学者和新闻工作者令人信服地揭露“特异功能”、伪科学,对邪教及其“大师”们不能利用“特异功能”、伪科学继续行骗,坑害百姓,诈骗钱财起了重要作用。没有他们大反“特异功能”之类伪科学,邪教及其“大师”们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吗?

       五、邪教宣扬自己是宗教,但邪教决非宗教

       某些以这类伪科学作为自己“理论”根据的邪教,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邪教,而是宣扬自己是宗教,“新兴宗教”。然而它们同宗教是有根本不同的。

       任继愈先生主编的《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5年出版)关于宗教的释义是:相信在现实世界之外还存在着超自然、超人间的神秘境界和力量,主宰着自然和社会,因而对之敬畏和崇拜;有由信教者组织成的宗教组织、专职教务人员、教义信条、神学理论、清规戒律和祭仪制度等。

       我国是一个多宗教的国家。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五大宗教并存的格局。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出现了一批邪教。有些邪教自称为宗教或新兴宗教,西方某些势力出于反华政治需要出发,也把它们列为宗教或新兴宗教。美国国务院每年一度的“世界宗教自由报告”,总要把“法轮功”纳入其中,攻击中国“取缔法轮功”违反宗教自由。

       然而,邪教就是邪教,决不是宗教。

       法国国民议会邪教问题调查委员会曾于1995年提出报告,定出辨别邪教组织的10个特征,如“导致精神失常”、“危害身体”、“擅自聚集儿童”、“无端提出过分钱财要求”、“强行隔断家庭联系”、“反社会言论”、“危害公共秩序”、“卷入司法纠纷”、“企图渗入公共权力部门”等。法国打击邪教部际委员会2000年在法国第一次制定明确的邪教定义:“邪教是一个极权性质的社团,申明或不申明具有宗教目的,其行为侵犯人的尊严和破坏社会平衡。”

       阿根廷《民族报》2000年10月2日刊登题为《邪教》的文章指出,邪教组织的共同特点是,采用种种手段制约思想空虚的受害者的意志,使他们人格解体,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奴役他们;从那些糊涂人身上榨取金钱,表面上一般都是利用某种宗教的名称或其象征:要服从某个有绝对权力的头目,头目要有魅力能够把自己说成是绝对真理的主宰;信徒在心理上甚至会达到信仰癖的程度,这种心理变态会导致家庭分裂、破坏友谊、隔断一切与其过去生活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东西;信徒一旦加入邪教,就会受到邪教种种手段的“洗脑”,最终使其意志和批判能力完全丧失。

       “法轮功”等邪教完全符合关于邪教的这些定义。既然它们是邪教,不是宗教,当然也谈不上是新兴宗教。

       外国有不少传媒就明确认定“法轮功”是邪教。美国一家网站1999年下半年就“法轮功”问题在美国进行过一次民意调查,60%的受访者认为“法轮功”是邪教,17%认为是科学,认为是气功的只占13%。这次民意调查中,还有61%的人认为李洪志是骗子。15%认为他是邪教掌门人,5%的人相信他是妖人,只有7%的人认为他是气功师。美国三一广播网总裁保罗·克劳奇2000年5月12日说:“法轮功”不是宗教,而是为害人们健康的邪教。瑞士卢赛恩宗教咨询中心马丁·沙伊格德神甫说,他在认真研读了德文版的李洪志《转法轮》一书后得出结论:“法轮功”是邪教。李洪志是通过所谓的“练功”去控制人们的心灵,达到对他这个“教主”绝对服从的目的。

       六、为了社会安定和人民利益,必须反对伪科学和邪教

       全国人大常委会2002年6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第八条明确规定,“科普工作应当坚持科学精神,反对和抵制伪科学。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科普为名从事有损社会公共利益的活动。”

       现在有些人竟然为伪科学叫屈、要求为伪科学平反,公然要求删去《科学技术普及法》第八条中有关反对伪科学的规定。

       首都某报2004年7月22日载文《科学靠证伪而不是反伪向前发展》说:“我国科学界有一股‘反伪’之风:许多富有原则和独创的、或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生发出来的、或从现有科学(常识)看来难以理解的理论或假说,一经提出就给扣上‘伪科学’或‘似伪科学’的帽子,打入冷宫,再也不可能获得立项、拨款和其他能够继续研究下去的条件。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情况,不利于我国科学的发展,特别是不利于出创新性的成果。”“‘反伪’不可能推动科学向前发展,甚至还可能阻碍科学的发展”。“‘证伪’能推动科学向前发展”。

       笔者认为,把“反伪”与“证伪”对立起来,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证伪”本身就是一种反对某项伪科学的行动,最后达到的效果也是反对某项伪科学。哥白尼提出“日心说”,是反对当时在天文学界占统治地位的“地心说”伪科学,证明“地心说”是伪科学。人们都知道,布鲁诺是一位著名的“反伪英雄”,因坚决反对已被哥白尼证伪的“地心说”伪科学而被宗教裁判所烧死。

       近几年,我国科学界、科普界的确“有一股‘反伪’之风”。具体表现在:其一,反对搞“从现有科学(常识)看来难以理解的”“永动机”、“水变油”、“超浅水船”之类研究;其二,反对打着“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生发出来”旗号的“风水学”、卜卦算命、星相学、“耳朵识字”、“辟谷绝食试验”、“气功”改变物质结构,等等。

       如上文所述,许多邪教都是以伪科学作为自己的理论依据的。有一个时期“反伪科学”集中在反对邪教、“大师”散布的伪科学谬论上。如《“法轮功”歪理邪说剖析》(中宣部新闻局编)所指出的,李洪志宣扬,“人类有过81次完全的毁灭”、生老病死是“业力轮报”因而要努力“消业”、李洪志可为修炼者小腹部装进“有灵性的旋转的高能量物质体———法轮”、能使人“开天目”即“使松果体直接向外看”并“透过我们的空间看到另外的时空”、“法轮功”有“能把人的整个元神揪出来”的“摄魂大法”、“月亮就是史前人造的,它里边是空的”、“基本粒子都是由真、善、忍宇宙特性组合而成”、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拍摄了银河系中心的“天国城市”“可能就是天主呆的地方”等等。

       这些“伪科学”早已被“证伪”了,现在被某些人又搬出来搅乱人们的思想。有些项目如“水变油”、“超浅水船”乃至许多伪气功曾被立项、拨款、研究,浪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对社会造成不小的祸害。对于这些早已被“证伪”而后来仍在招摇、为害社会、阻碍科学发展的伪科学,为什么不能“反伪”?为什么要求我国社会继续花精力去“证伪”而不去反它们?

       在一家法院网上2006年11月28日竟然刊发文章,说什么“‘反伪科学’活动是一种有组织、有计划、有阵地的帮派活动,有的学者称之为‘反伪帮’”。人们都知道,“反伪科学”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规定的,中央领导同志反复强调要反对伪科学。伪科学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巨大伤害和物质损失。有些人相信邪教的伪科学谬论,有病不求医服药,只是诵读邪教“经文”练功,导致死亡。广大人民群众,包括许多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纷纷起来批评伪科学,揭露邪教。怎能说他们搞“有组织、有计划、有阵地的帮派活动”?是“反伪帮”?如果说这是“反伪帮”,这个“反伪帮”看来包括了中央领导同志,许多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以及广大人民群众,这个“帮”也未免太大了吧!

       首都某报2006年11月29日刊文说,11月15日以来,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发起一场名为“不要让‘伪科学’一词成为灭亡传统文化的借口”的签名活动,“恳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

       早在2004年3月,就有人提出,因为“伪科学”往往表现的是对自然界的不同的认识,《科学技术普及法》第八条与中国《宪法》相抵触,建议从《科学技术普及法》第八条中删去“坚持科学精神,反对和抵制伪科学”的规定。

       他们反对“反伪”的行为,“恳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的行为,符合什么人的利益?会受到什么人欢迎?看看我国当代伪科学和邪教发生与发展的历史,人们不难回答这个问题。

       为了我国的社会安定,为了维护人民的利益,使广大人民群众不受伪科学和邪教的危害,必须坚持《科学技术普及法》的有关条款,必须坚定不移地反对伪科学和邪教,绝不为伪科学和邪教保留发展的空间。

    作者简介:文有仁,新华社新闻研究所研究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