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邪教研究 >

说说“外星人”邪主马晓晓那些事儿

时间:2019-01-30 10:30来源:动力沟通 作者:王文忠 点击:
马晓晓,自称跟外星人、古佛、菩萨都有交流,并借此为噱头,办班收钱。由于刘博洋博士举报她为邪教,马晓晓扬言状告刘博洋……
  
       
       最近有个朋友,让我关注一下马晓晓。朋友说,这个马晓晓,自称跟外星人、古佛、菩萨都有交流,并借此为噱头,办班收钱。朋友把马某讲课的文字资料,给我发来一些,并给我提了两个问题:
        1你研究过邪教问题,帮我看看这些东西,判断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在搞邪教宣传呀?
        2 一个正在国外上学的博士生,因为写篇文章,说马某人可能在宣传歪理邪说。马某,自称具有律师资格,要起诉这位博士生,侵犯他的名誉。你作为一个心理学工作者,对这个博士生,有没有什么话说?
         我打点起精神,翻看朋友发来的马某的讲课资料,可是读起来很费劲儿。就像2000年前后,为了研究FLG和李H.Z.,硬着头皮看反邪教课题组转发过来的LHZ的言论一样:不合逻辑,充满自我吹嘘、自我神化的暗示,东拉西凑,胡言乱语。
         但是,就是这些胡言乱语,为啥有人信呢?对此,我的想法有如下两点:
         第一,真理总是朴实的、谦卑的,它总鼓励人们怀疑自己,鼓励人们不断地去探索,从而在实践中检验并不断发展真理。很多人,没有这样的耐心和实干精神,总希望有人告诉自己一些绝对的东西,以便自己照着去做,以便可以快速取得好的效果。为了取得成功,甚至相信别人告诉自己的,“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第二,有的人,需要一些神奇的东西,来摆脱现实生活带来的沉闷甚至绝望。比如,跟外星人对话,跟死去的人,尤其历史上传说中的名人、牛人的对话,总会给沉闷的生活,增加一点幻想的玫瑰色的希望。
         我觉得,正是因为这样两个主要原因,让很多谎言得以传播,让很多骗子得以成功。
         在铺垫了上面的内容后,我再来回答朋友问我的两个问题。先回答第二个(年轻的博士生怎么办),再回答第一个(是否是邪教宣传)。因为,第二个问题更实在,它跟一个年轻人的幸福生活和自在心情有关。
         1)对这个博士生,有没有什么话说?
         邪教教主或宣传者,凭啥能从信众那里骗钱?因为,这些人,善于调动信众的希望和恐惧!增加信众的希望,增加信众对反抗或违背教主的恐惧。慢慢地,信众就被教主和宣传者,精神控制了。希望和恐惧,这就是邪教对付信众的胡萝卜加大棒!
         基于这个原理,我想说的是,这位年轻的博士,如果你觉得马某搞邪教宣传,搞精神控制。那么,他的主要手段,也就是希望和恐惧。你不信他,他调动不了你的希望;你跟他作对,他必然要增加你的恐惧!
         所以,首先要安稳自己的心,邪教的核心就是让跟邪教沾边的人心不稳,用希望和恐惧增加人心的波澜。自己想战胜邪教,首先就是要让自己的心稳定下来。
        其次,要想想,自己的目的是啥?自己担心什么?先了解自己的希望和恐惧,分析对方的目的和恐惧,知己知彼,然后投入战斗。
         我猜想,作为一个在国外上学的博士生,目的就是尽快完成学业,回国服务;担心的就是对方死缠烂打,浪费时间和精力;对方的希望就是,通过恐吓,让你尽快收兵,从而扩大自己的影响,巩固自己的粉丝队伍;恐惧的就是,被慢慢揭露出来,树倒猢狲散。

         第三,分析之后,可能的最坏结果就是花钱、花时间,陷入对方的法律缠讼(对方应该不会指挥外星人或鬼神害死你,最多蛊惑自己的粉丝,对你进行恐吓,甚至肉体伤害。对此,应该保持警惕)。虽然麻烦,但是增加了法律知识和法庭诉讼经验,让更多的人认清了邪教的欺骗,普及了相关科学知识,为国家、为社会,尽了一个科学工作者应尽的义务。俗话说,针没两头快,有得就有失。说不定社会因此多了一个具有科学素质和公益心的反邪教斗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只要符合社会的公益,肯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你!
         有了这三个心理准备,就首先实现了毛主席说的,在战略上蔑视敌人!战略上蔑视了敌人,就有可能,调动敌人,而不为敌人所调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有理有利有节地打击来犯之敌。
         剩下的,就是战术上重视敌人。哈哈,怎么在战术上重视?这就不是一篇文章能够解决的,需要你的朋友,了解你的实际情况的朋友,跟你当面商量,这不是我这个外人,所能够远距离瞎忽悠的了。
         2)马某是否搞邪教宣传?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跟李L.Z.相比,马某根本不值一提。不过,马和李还是有两个共同点:
         第一,胡言乱语、不讲逻辑、用各种暗示和故事来神化自己,鼓励听众、读者崇拜自己;
         第二,由于不合逻辑,会让认真的、抱着研究目的的读者,读不下去,觉得是东拉西扯,胡乱堆砌。这样干,如果有目的,那么唯一的目的,就是搞乱读者的心,增加对作者(说话者)的崇拜和依赖。
         为啥说马和李比,根本不值一提呢?因为马说的,比李说的,还要混乱,还要废话多。作为一个后来者,怎么也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比前人强一点,但是,马比李,要差很多。
         不过,我猜想,有一个原因,李是因为搞气功班,赚了不少钱,组织很多人,帮助自己修改完善后出了书和产品。我在2000年前后看到的,都是李有钱之后的集体创作的结果。而马,还刚刚起步,赚钱不多,目前可能只靠自己一个人瞎吹,因此,更不值得推敲,也没法推敲。
         但是,就是这些不值得推敲、没法推敲的人,有人信!并且经过包装后,会有更多的人信,甚至会变成李L.Z.那样的邪教头目!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我感谢我的这个朋友,感谢那个写文章揭露马某的那位年轻博士生!希望社会能够重视这样的问题,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和科普宣传,彻底铲除邪教的土壤,让,怀疑精神,实证精神,科学精神,在中国大地扎根,从而为中国崛起,插上科学的翅膀!
 
       作者:王文忠:博士,中国科学院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沟通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危机干预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北京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

       (原文《我也说几句》首发于动力沟通微信公众号;图片来自网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