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新闻 > 社会新闻 >

刘博洋实名举报“外星人”邪教组织(4)

时间:2019-01-30 09:59来源:科普中国 作者:刘博洋 点击:
这本书的 创新之处 是其对 宇宙大爱 ( Universal Love )的强调。 全书共出现25次宇宙大爱,和多达213次爱(love)。这与我们在中国反邪教微博中所看到的相关邪教团体(下文会详述)对宇宙之爱(Cosmic Love)的强
   这本书的创新之处是其对宇宙大爱Universal Love)的强调。全书共出现25次“宇宙大爱”,和多达213次“爱”(love)。这与我们在“中国反邪教”微博中所看到的相关邪教团体(下文会详述)对“宇宙之爱”(Cosmic Love)的强调似乎遥相呼应。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昴宿星人阿拉耶”(Alaje the Pleiadian),与“宇宙人类”共享论述体系的一个信仰派系,在其宣传中强调“宇宙之爱是一切的解药”
  “昴宿星人”则来自于瑞士人比利·迈尔(Billy Meier,1937- )的创造。这位自称是以利亚、耶稣、穆罕默德等6位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先知的第七次转世的车祸致残独臂男人,从1975年开始发表了600余篇所谓与外星人接触的报告,讲述了其自5岁起,与“昴宿星人”(Plejaren)联络的历史。在这些报告中,迈尔构建了包括昴宿星人所在行星、所属种族、乘用飞船等各方面的信息。他甚至还展示了两个女性昴宿星人和一些飞碟的照片——后来被证实为是假的。
  比利·迈尔出示的“飞碟”照片(图片来源:新浪博客)
  将“昴宿星人”概念进一步发展的是女性作家、自称“通灵者”的巴巴拉·马西尼亚克(Barbara Marciniak,1948- )。她于1992年发表《带来黎明的人:昴宿星人的教诲》(Bringers of the Dawn:Teachings from the Pleiadians)一书,可以说是集前人之大成者,目前市面上“宇宙人类”理论体系中昴宿星人(Pleiadians)脉轮(Chakra)地球层面(Earth Plane)光之某某(sth. of Light)自我(Ego)以太的(Etheric)疗愈(Healing)等概念,都在本书中整合在了一起。
  巴尔巴拉·马西尼亚克《带来黎明的人:昴宿星人的教诲》一书封面(图片来源:图书封面)
  “宇宙人类”网站提供了构成该团体信仰基础的大量书籍材料,后面附上一个网页截图供读者批判。而在这些著作搭建的既有设定下著书立说、自立门派却未被“宇宙人类”网站收录的,应还有一些,本文难以一一尽数。仅举一例:自称通灵者的 Gina Lake 于1995年出版的 The Extraterrestrial Vision: Who Is Here and Why,虽然未被“宇宙人类”网站收录,但综合论述了昴宿星人”“天琴人”“天狼星人等角色。这些也都是同一话术体系下的高频词汇。该书亦于2012年被翻译引入中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宇宙人类”理论体系的部分经典书目(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该团体网站推荐书目多达53条。归根结底一句话:

  图片来源: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20180929期
  有意思的是最后还有一个“警示信息”:
  “警告!阅读关于绑架和飞船坠毁的书籍对读者是危险的,因为在阅读时,读者会向太空持续发送这些思想(思想传播的速度大大快于光速),这些思想恰恰就会被这些书所描写的负面存体所捕获,它们会随之攻击这些读者。”
  呃,虽然理由很扯淡,看完这些书容易产生臆想倒确实可能是真的。
  伊沃·本达开宗立派之后,进行了勤奋的推广工作。办讲座、出书、上媒体,不一而足。在1998到2000年间,“宇宙人类”的主要观点为末世说,宣扬人类要在末日时撤离到另一个星球上;千禧年之后,以新千年作为末日的很多团体惨遭打脸,“宇宙人类”的主要关注点也转向防御所谓地外负面存体(negative beings)的进攻,这个大反派指的是所谓蜥蜴人”(Reptilians)。当然如前文所述,受到“新纪元运动”对“灵性圈”的影响,阿斯塔和昴宿星人作为人类“扬升”的指导者,也都是“宇宙人类”理论体系的顶梁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