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钱学森,一个不懂科学的科学家(4)

时间:2014-03-10 20:59来源: 作者:涂建华 点击:
四、钱学森是一个不懂科学的空气动力学家 我在研究中国伪科学现象的时候,因为涉及钱学森而对这位老人进行了文献研究,研究获得的基本结论是钱学森是影响中国20多年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运动(特异功能)的总推
  
四、钱学森是一个不懂科学的空气动力学家
我在研究中国伪科学现象的时候,因为涉及钱学森而对这位老人进行了文献研究,研究获得的基本结论是钱学森是影响中国20多年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运动(特异功能)的总推手,这个运动后来发展成至今还影响中国和世界的什么功大家都已经清楚。我们以事实说话,不情绪化,以下的结论看是不是比较客观。
(1)钱学森是空气动力学家。他在导弹方面(而不是上节我戏称的“两弹一星”)功劳卓著。
(2)钱学森是一个政治家,不管麦卡锡主义迫害下回国也好,回国后既搞业务也搞行政也好,还是满腔热情为大跃进粮食高产卫星背书做注也好,钱都表现出极大的政治热情和政治头脑。
(3)钱学森是一个不安分的杂家。全才是难得的,但全才不是凭热情可以造就的。钱的成就,严格说就在空气动力学之内,至于他的系统论、农业中的力学问题理论、特异功能理论、沙产业理论、巨系统理论、教育学理论、大成智慧理论,除系统论外,其他都是经不起推敲、绝大部分是完全错误的。错误的程度有多大?大到了犯常人都不犯的错误的程度。至于系统论,我们当然不能说他错误。这个理论是一个方法论,它从属于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之中“普遍联系”的原理,是对这个原理的具体阐释和技术化,属一个方法论成果,它存在于传统方法之外的新方法群中,严格说是传统的方法基础上的次生方法,既非前无古人,也非后无来者,更非钱一个人在作这个研究。一般而已,理当低调。
(4)钱学森是一个在哲学上犯糊涂的人。钱学森不安分,说明他不懂得实事求是扬长避短。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到处插手,甚至搞出什么四岁上小学十八岁当硕士的“教育理论”,很荒唐。钱学森四处插手,看到沙漠就搞沙产业,看到还有他自己不熟悉的文学地学就干脆来个囊括全部知识体系的“巨系统”,让这些还没有来得及研究和掌握的知识囫囵尽归自己麾下。我知道我闲话沙产业有人不高兴,因为所谓沙产业已经被科学界“认可”甚至已经产业了成就斐然。但我要提醒大家这是不是与从课题研究到项目扶持相关的一大批人的利益有关?我在博客写了一篇《哪壶不开提那壶的沙产业》,结果被一些人举报后封杀了(后来我又重新发表了),我的基本思想就是:对于沙漠,我们呵护它都来不及,你却还要产业它,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这不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吗?有些人说不是这样的,沙业、林业、农业、海业,那是全局观点系统思维。可是我要告诉你,沙产业一开始就是对“农业中的力学问题”往沙漠方向的平移,原来照在农作物上的太阳光跑到沙漠去照那些沙生植物去了。说来说去还是“卫星”思想。不信你看他的论文去。至于对特异功能的支持,表面上是采用了认识的无限性原理,实际上连方法论前提都错了。说直白点,就是对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的研究。特异功能一开始就是而且至今还是魔术、巫术和骗术的混合体,别人都看出来了,他却不知道。你说这是大智若愚呢,还是本身就有点愚!
宋健说,“我发现,在中国有少部分人,特别是在钱学森回国以后,对于他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军队和国防事业的贡献,了解并不多,有的人根本不了解,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无限上纲,结果使人很愤怒。”(宋健,《控制论和系统科学与中国有不解之缘》,《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1998年第1期)作为学生,宋健的情绪可以理解,可是我们这些“少部分人”抓住的是钱的“一点”呢还是多点,看看事实就可了然。高产卫星、特异功能、钱式教育论、大成智慧学(有人戏称为“大成愚昧学”)、巨系统,等等,这已经不是“一点”了。这些问题还不包括一言难尽的沙产业问题,也不包括钱学森在回国之前加入美国国籍与他的“爱国主义”形象相冲突的问题。一个大跃进三年,一个特异功能二十年,你说中国解放六十多年,有多少这样大的事件?这叫“无限上纲”吗?如果宋健先生实事求是,他老人家就不必愤怒。
钱学森在哲学上的糊涂,主要有两点:一是没有彻底的唯物主义思想。你看研究来研究去一个子虚乌有的特异功能,唯了什么物?二是形而上学。最典型的就体现在植物对阳光的利用率问题。钱学森说:“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1/5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一会儿30%,一会儿1/5,他也不想想这个30%、1/5有什么依据,随便就这样量化了,亩产能不53吨吗?
或者说,科学是允许假设的。可是辩证法不允许随意假设。随意假设就是乱设,乱设就会导致瞎折腾(这个假设至少折腾了他老人家三十五年),就是片面的毫无依据想当然的方法论,简单说,就是形而上学。但是为了替钱学森申冤,叶永烈先生就很推崇这样的乱设。民间有句谚语,别把乌龟脑壳说得天大。但是按照叶永烈老先生认可的钱学森的“乱设”,以乌龟把身边30%的食物吃掉消化吸收肌体迅速扩大然后它的脑壳占整个身体的1/5计算从而得出乌龟脑壳有天那么大的结论在“科学计算上”是“正确”的。毫无根据的假设基础上的“科学研究”只能得出谬误。虽然科学方法决非只有实证一种,但先假设有上帝然后研究上帝存在的各种情形在方法上的错误在实际上的危害在理论上的荒唐,不是显而易见吗?你如果是真正有科学精神的科学家,就应该计算植物对阳光的利用率究竟是多少、通过何种方法和途径可以提高到多少,而不是首先设定提高到多少然后去研究提高的途径。有人说,为什么不可以假定一个高指标然后研究如何达到高指标?比如,我们既可以假定中国足球如何通过努力成为亚洲冠军,同样也可以假设中国足球是世界冠军然后研究何以达到世界冠军。那我要说,我们是否可以假定人可以用自己的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然后研究如何提起来呢?如果假定是正确的,假定就有意义;如果假定本身错误,假定就毫无意义。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无法知道我们乱设的假定正确还是错误,就去研究如何达到这个假定去。我们无法确知事实存在,却研究已知事物与未知事物的联系。这就像如下情形:我们无法确知外星人存在,却去研究神秘麦田圈、复活节岛石像与外星人的联系;我们无法确知特异功能存在,却研究特异功能与治疗癌症的联系;我们无法确知生辰与命运的联系存在,却研究生辰与命运的联系;我们无法确知这个美女与我成婚的可能性存在,却研究这个美女和我结婚以后的幸福生活;我们无法确知神存在,却研究人与神的联系,这样研究能不荒唐吗?钱学森研究了一个假问题,这个问题不真实。科学不研究不真实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科学与唯物主义是一致的。钱学森用三十五年的时间,研究了一个假问题。对假问题进行研究的意义,就是培养了神学家文学家幻想家,却培养不出科学家。科学的发端也许可以的幻想,但科学的研究必须是实证。钱学森疑似Z君捉刀的文章最后说:“今天条件不具备,明天就会创造出来,今天还没有,明天一定会有!”这就这样的情形。“明天一定会有”把话说到了十分,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与科学无关。如果有人还要说科学可以假想,那你写篇论文说把未来描绘得天花乱坠,叫《Science》发表去!钱学森的高产数据,连托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都不如,更何况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还有较大差异。乱假设在方法论上是空想,用于实践会劳民伤财。空想是个温和的词,哲学上叫唯心主义。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涂建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12-01 09:12 最后登录:2014-03-10 08:03
推荐内容